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唯法器多
    何灵秀没有丝毫的动作。

    她的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冷笑。

    王离嫌弃她阴险。

    她嫌弃王离心机深沉。

    但绝大多数时候,她和王离合作愉快。

    她和王离有种说不出的默契。

    王离在这个时候和她的看法显然是一致的。

    韩耀此时身上那奇异的丹炉里,很显然封印着两颗金丹,即便不知道这个丹炉到底有什么作用,但对于她而言,只要这两人不动用到这个丹炉和内里的两颗金丹,便肯定不算山穷水尽的时候。

    此时慕余的这种言语催促,肯定是无法蛊惑她和王离,但却能够蛊惑叶九月等人。

    叶九月等人的蛊道手段不俗,必定能消耗这名绝修不少力量,但接下来叶九月等人的蛊虫尽数被灭之后,他们对于慕余和韩耀便没有什么威胁了。

    吆喝叶九月等人出力,对于慕余而言,自然是一举两得。

    ……

    战车上的绝修身体骤然微微一僵。

    他的后脑处毫无征兆的涌起一圈灵光。

    这圈灵光五彩缤纷,就像是一个琉璃盘子。

    啪的一声爆响。

    这圈灵光也就是刚刚出现便直接崩碎。

    碎裂的灵光就像是真正的琉璃碎片一般飞洒开来,带出许多道好看的光痕。

    与此同时,一只一尺来长的蛊虫也被往后震飞出去。

    这只蛊虫十分奇特,身体就像是一根锈迹斑驳的长钉,但身上有着六片混金色的翼翅。

    它虽然被这名绝修脑后涌起的那圈彩色灵光震退,但它的冲击威能也使得这名绝修站立不稳,差点直接从战车上翻飞出去。

    这只蛊虫极为凶悍,几乎毫无停顿般朝着这名绝修的后脑激射过去。

    嗤!

    在王离的感知里,这只蛊虫都是直接将这名绝修的后脑一穿而过,从前额飞出。

    然而他眼见的画面,却让他再次感到匪夷所思。

    这名绝修的整个头颅和身体都像琉璃碎片一样裂开了,但他的身影,却反而在原先站立的位置显现出来。

    一道黄光从他的身前飞出,竟是无比精准的捕捉到了这只蛊虫的具体身位,将这只蛊虫罩落其中。

    当!当!当!

    如撞击巨钟的巨响不断响起。

    那道黄光在不断的震荡中显现出本相,这是一尊黄色的骨塔。

    这骨塔就像是一根根细小的脊骨堆砌而成,一共有七层,总共也不过六尺来长,但它浑身散发的光华却是连成一体,就像是一个黄色的琉璃光罩将那只蛊虫困锁其中。

    叶九月脸色剧变,他身外灵气剧烈波动,那被困在骨塔之中的蛊虫连撞了六七撞,终于硬生生将这尊骨塔撞出了一个孔洞,激飞出来。

    但即便如此,它所受的冲击震荡也似乎传递到了叶九月的体内,叶九月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他的脸色瞬间黄如蜡纸。

    战车上的那名绝修却是依旧一副冷峻严肃的神色,他目光牢牢的锁定着那只蛊虫,目光闪动之间,数道纯金般的雷光骤然出现,像纯金锁链般捆缚在那只刚刚脱困的蛊虫身上。

    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一弹,一道红光也朝着那蛊虫激射而去。

    那只蛊虫刚刚硬生生的挣脱雷光,这道红光便已经狠狠冲击在这只蛊虫身上。

    轰!

    一声爆响之中,这道红光围绕着这只蛊虫化为大团大团的红色火焰。

    嗤!

    这只蛊虫再次硬生生的冲出包裹的火焰,它浑身焦黑不堪的朝着叶九月激飞回来,与此同时,叶九月又是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王离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已经对慕余和韩耀骂出了***,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说的是声色俱厉,弄了半天却是纯粹让叶九月等人冲在前头。

    越是如此,他便越不想出手,除非那名绝修直接威胁到他和何灵秀以及叶九月等人的生死。

    至于慕余和韩耀,管他们去死。

    慕余和韩耀这两人之前都讨好起他们来了,明显是试图结下善缘,但眼下略有真正的危机,这两人便恨不得他们先上去填命。

    这种人,哪怕今后有什么好处能提供给他,他也绝对懒得和这种人做什么交易。

    “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何灵秀丝毫不掩饰脸上的冷笑,她传音给王离,道:“这名绝修身上不知道还有多少法器,若是慕余和韩耀这两人不敌,我却是也没有什么办法。”

    “这里是七宝古域,办法终究有一些。”王离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道:“只是那也是最后压箱底的东西,而且是真正的鱼死网破,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动用。”

    “嗯。”何灵秀面色依旧镇定,内心却是真的松了一口气。

    她方才其实也有些恐惧了。

    若是王离也没有丝毫后手,那自己好端端的一个小玉洲不世出的仙苗,有希望冲击“道子”称号的天才少女,那要是真的陨落在这里,那这次就真的是自己作死。

    王离不动如山。

    在他的感知里,慕余和韩耀这两人还明显刻意等了等。

    这显然是想利用这名绝修带来的巨大压力,来压迫一下他和何灵秀,看看他和何灵秀会不会迫于压力显露出一些隐匿的强大手段。

    但对于王离而言,这两人是真的想多了。

    他都敢在金丹修士晋升元婴修士的天劫还未结束时就去抢夺阴雷伞,此时那名绝修带来的无形压力算什么。

    慕余和韩耀对他和何灵秀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势也是毫无办法。

    一团紫色的灵光从慕余的手中升腾而起。

    这团紫色的灵光包裹之中,是一件外观极为独特,皱巴巴的就像是一片干枯的荷叶般的法器。

    但细看之下,它外观虽然和干枯荷叶类似,但实际上好像是一块完全风干的血肉。

    与此同时,面色阴沉如水的韩耀的心脉处却是出现了一道血光。

    他自身体内的一股鲜血,竟是被他施法抽离出来,落在慕余手中的那件法器之中。

    这件法器和这股鲜血瞬间相融,极速搅动起来,竟然直接化为了一个浑身紫黑色的血婴。

    这个婴儿和寻常的婴儿一般大小,但浑身荡漾着一种令人心悸的诡异元气波动。

    它骤然如活物般桀桀笑了起来。

    唰!

    接下来一刹那,它如同瞬移般直接消失,下一刹那出现时,便已在那名绝修战车前不远处。

    “解仙血婴?”

    那[笔趣阁 www.biquku.biz]名绝修微微皱起眉头,眼光剧烈的闪动了一下,似乎在思索对策。

    但他的激发法器却是根本不停。

    一只黑色鬼爪般的法器首先激飞出来,对着这诡异血婴当头就是一抓。

    这血婴头顶顿时五个爪孔,紫黑色鲜血直流,虽然下一刹那,它头顶的这五条伤口便瞬间愈合,但它似乎也是吃痛般尖叫起来。

    但也就在此时,五片金黄色的骨片已经飞了出来,贴在它的身上。

    这五片骨片同时发亮,天空之中突然雷声轰鸣,有许多道细小的金色雷霆不断出现,不断落在这五片金色骨片上。

    这个血婴瞬间就被这些金色雷霆包裹成了个粽子。

    这血婴凄厉的惨叫,它也是凶横无比,双手疯狂撕扯,虽然又瞬间将身上的五片骨片撕扯下来,但一根洁白的骨钉又已经狠狠从它的天灵钉入。

    它的身上雷霆刚刚消散,浑身就又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霜。

    王离摇了摇头。

    这简直就是虐待婴儿。

    他都忍不住有些同情这诡异的血婴了。

    也就在此时,让他更加无语的一幕发生了。

    噗噗噗……

    那名绝修身外连续闷响,竟是连续出现了十三层灵光光罩!

    十三层灵光光罩层层不同,而且很显然不需要他持续用真元支持,都是由不同的法器激发形成。

    这绝修似乎在以这种方式对他和在场所有人说,“无他,唯法器众多多,用都用不完。”

    何灵秀也是无语。

    在以往,她也是和王离一样,也是看不起那种站桩式打法的修士。

    但她现在发现若是面对真正有资格站桩式打法的修士,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去鄙视对方。

    对方现在这样纯粹的站桩打法,不停的激发各种防御法器,给自己套上一层又一层的防御威能,她哪怕是想偷袭都很难。

    别人是斗法,他直接就是斗法器数量。

    她的神智慧觉天赋都根本起不到作用。

    慕余的胸膛也剧烈的起伏起来。

    她修行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修士。

    “叶道友,实在不行你们先走,反正你们遁速惊人。”就在此时,王离对着叶九月等人突然说道。

    他此时是绝对认真的。

    他不觉得除了自己最后鱼死网破的手段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对付此人。

    如果只有那一条路走,那还不如让叶九月等人先走。

    毕竟在他看来,叶九月等人也是难得的良善乖宝宝。

    “住口!”

    但叶九月等人还未来得及出声,慕余已经一声厉喝。

    她一向温和的面容,现在竟是变得前所未有的狰狞起来。

    “我便不信还对付不了你这个小辈!”

    她咬牙切齿般说了这一句,那空中被各种折磨的血婴一路惨叫挣扎着飞回来,与此同时,她伸手一招,一道白光从叶九月的手上飞出,飞回她的手中。

    这是一枚白色方戒,便是她之前收取了帝沼魔君之后便交给叶九月保管的空间法宝。

    “慕道友,你要做什么!”王离瞬间有种不妙的感觉。

    但他的声音也才想起,一圈月白色光华已经洒落在慕余的身前,帝沼魔君的庞大身躯,也随之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