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梦想搬进现实
    王离顿时肃然。

    任何时候的确都不能骄傲自满。

    他现在的实力应该是远超小玉洲的绝大多数炼气期修士了,但任何一个敢到这种混乱洲域来刀头上舔血的修士,都依旧能够让他感到不小的差距。

    此时慕余的这门法门极为独特。

    这朵花朵的花瓣黑色为主,但表面布满斑点,比一些花蝴蝶的翅膀还要绚丽,而且它的花瓣肥厚,内蕴生气,竟似汲取元气迅速生长出来的真正花朵,不像是元气威能演化而成。

    噗!

    花朵在瞬息之间绽放到极限,花心之中有异常鲜艳的黄色花蕊在空中摇曳,接着喷涌出大量的黄色花粉。

    这些黄色花粉就像是一条浓雾般瞬间冲向那名绝修,花粉落在他身外的法盾上,那些法盾表面顿时灵光紊乱。

    也就是一个呼吸之间,法盾内里的灵气都像是被吸吮出来,和这些花粉结合,竟然在法盾的表面形成一颗颗异常明亮的光点。

    这些明亮的光点就像是一颗颗镶嵌物在法盾的表面出现之后,这些法盾便不受控制般纷纷往下坠落。

    先是第一层所有剩余的龟甲般法盾全部坠落下去,接着便是第二层剩余的漆面透明晶盾也全部坠落。

    “这是什么异花,如此厉害!”

    叶九月等人都是大惊,他们在王离看来并不算快,但等到这第二层法盾也纷纷坠落时,他们三人也终于做出了反应。

    叶吉和叶完两人同时抬手,和之前如出一辙,两人的衣袖一瞬间就像无底洞一般,无数蛊虫从中狂涌而出,瞬间形成了两条蛊云。

    这两条蛊云涌到那名绝修身前时,那名绝修身前第三层法盾也已经全部坠落。

    浓厚的黄色花粉此时已经扑洒向他身外的第四层法盾。

    但这名绝修的面色却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反而在此时认真看了一眼慕余,道:“岁孽花…原来是解仙宗的余孽。”

    接下来他的目光再落到汹涌袭来的两条蛊云上时,他却是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似乎只是觉得这种蛊道手段对于他所知的蛊道宗门而言也是平常。

    嗡!

    他的身外突然响起一声奇异的震鸣。

    一道看不见的音波从他身外席卷开来,那些已经接触到他这最后一层法盾上的黄色花粉都瞬间全部被震飞出去。

    与此同时,就连空中那朵奇异的巨大怪花都在这音波的冲击下直接溃烂解体。

    无数带着粘稠汁液的碎片在空中溅射开来。

    与此同时,他身外六十二片巴掌大小的青铜色法盾上光纹亮起,内里铮铮巨响,这每一面青铜色法盾竟是全部变化成了一头头拳头大小的青色狮子。

    这一头头小狮子在刚刚变化而成时,还显得有些憨态可掬的样子,但在下一刹那,这些青铜小狮却都是如活物般咆哮起来。

    它们身上青气翻腾,面相都瞬间变得凶恶无比。

    这六十二只青铜小狮在虚空之中变成六十二道青光,直接就冲进了前方的蛊云之中。

    一阵阵刺耳的撞击声顿时响起。

    这六十二只青铜小狮浑身瞬间被蛊虫堆满,但它们爪牙齐动,又不断撕碎身上的蛊虫。

    叶完和叶吉之前的这两道蛊云已经损耗不小,但相对于这六十二只青铜小狮还是占据有绝对的优势,后方的蛊虫不断冲击上去,这六十二只青铜小狮的动作越来越缓慢,在空中也是不断下坠。

    但这名绝修给他们所有人的感觉却还是不慌不忙的样子。

    他此时左手又是祭出了一个闪闪发光的丝囊,右手往身下一点。

    轰!

    他的身下赤红色的烟气翻滚,竟是直接化出一辆战车!

    这辆战车通体都像是由赤红色灵骨炼制而成,战车的前方,竟还有四具完整的兽骨。

    这四具兽骨都有普通马匹大小,浑身包裹着赤红色的焰光。

    他左手之中的丝囊囊口张开,内里嘈杂的声音不断,接着涌出无数白色的甲虫。

    这些甲虫一只只也有拳头般大小,并非活物,一个完整的躯壳内有怪异的苍白色灵气涌动。

    顷刻之间,这些甲虫就形成了一条洪流和两道蛊云冲击在一起。

    这些甲虫似乎毫无灵智可言,但似乎就是攻击眼前一切活动的物体,它们有些甚至冲在了那些不断下坠的青铜小狮身上,这些甲虫的躯壳似乎只要一破,便马上自爆开来。

    王离看得头皮发麻。

    这些甲虫自爆起来类似爆炎符,但威能似乎比爆炎符强出太多。

    他看着那个放出白色甲虫的丝囊,忍不住苦笑着传音给何灵秀,“那就是法幔囊?”

    何灵秀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

    她很能理解此时王离的情绪。

    法幔囊是一种专门用来储存和一次性激发大量法器的空间法器。

    它内蕴的空间不俗,但最大的缺陷是只能用来装载同种法器,而且价格也极为昂贵,一个法幔囊的价格相当于五个普通的纳宝囊。

    所以在小玉洲的绝大多数坊市,几乎所有修士提到这种价值不菲的法器时,都几乎是同一个反应,“啥,还有啥傻子真的会买这种东西?”

    因为在小玉洲绝大多数修士的认知里,一名修士身上到底有多少同类的法器要收纳,以至于需要多买一个巨大空间的专用纳宝囊?

    寻常就算有个数十件甚至上百件同样的法器,收在寻常的纳宝囊里不行么?

    剩下的灵砂多买点别的法器不香么?

    但现在眼见的画面,却让她和王离清晰的认识道,这真的是档次相差太大,所以才体会不到人家为什么会需要。

    之前此人的湮法吞元箭恐怕也是撞在了一个专用的法幔囊里,现在他又有一个专门用来装这些甲虫的法幔囊。

    不知道为什么,王离突然觉得这个人可能还有很多法幔囊。

    他看着这个绝修,眼睛里流淌着的每一丝神色都是羡慕。

    之前他在灰殿之中想象过自己有朝一日是否能够身上的法器取之不尽,可以让他肆意的挥霍。

    因为以他的施法和激发法器速度,那种肆意挥霍的感觉是真的爽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但那只不过是白日梦一样的幻想。

    可是眼前这个绝修,好像把他的梦想都直接搬进了现实。

    “你到底什么鬼啊!你身上的法器怎么这么多啊!不要消耗灵砂的吗?你这样肆意的浪费法器,难道不会心痛吗?”他忍不住都在心中哀嚎了起来。

    叶吉和叶完两个人的脸色变得异常惨白。

    虽然那六十二只青铜小狮此时也近乎完全损毁,天空之中那些白色甲虫也瞬间消耗过半,但他们的两道蛊云根本对这名绝修形成不了真正的威胁,而且恐怕很快这两道蛊云都要完全消失。

    这两道蛊云是他们过往十余年的辛苦积累,此时毁于一旦,让他们心痛得简直无法呼吸。

    “诸位,不尽出手段,恐怕就要交待在这里了。”也就在此时,慕余的声音再次响起,她的声音说不出的森寒。

    一听到这句话,王离就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忍不住望向叶九月。

    叶九月此时已经一咬牙,他的身前,骤然出现一道快得连王离都根本感知不清的影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