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是真的穷
    王离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

    “此人身上有件很特别的法宝,应该是一件灵宝。”

    也就在此时,他的耳廓之中响起了何灵秀的传音。

    “什么!”

    王离的心头顿时一热。

    灵宝意味着什么他当然很清楚。

    他现在也根本不知道吕神靓体内剑罡的异变,他也不知道当日吕神靓是如何确定通惠老祖会不和他们计较将阴雷伞给他们,但阴雷伞当时他和吕神靓是放在手中还没捂热,就直接交易出去了。

    因为他和吕神靓都十分清楚,那种级别的宝物,就算是通惠老祖肯给他们,他们放在手中也是个极大的祸患,也根本保不住的。

    但即便如此,一件残破不堪,说不定要花无数灵源才能彻底温养回来的阴雷伞,还是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灵砂收益。

    若是一件完整的灵宝,那真的是有价无市。

    “是什么样的灵宝,何等品阶?”他顿时传音问道。

    牵扯到真正的灵宝,何灵秀也是没有什么废话,传音道:“此时他未动用,看不出品阶,但真源灵韵极为独特,先前我感知到此人,原来便是因为此人身上的这件灵宝。”

    “不好办啊。”

    王离顿时有些发愁。

    慕余和韩耀明显十分强势,若是能够击杀这名绝修,那对方身上的这件灵宝他们也不可能不心动。

    但眼下看来,能否战胜这名绝修还是未知之数。

    这名绝修此时完全就是一副仗着身上法器数量惊人,直接要用法器来耗死他们的感觉。

    连续回了两道磷火给王离之后,这名绝修又是好整以暇的顶着那些法盾静静看着他们。

    “诸位道友,此人什么意思你们也应该看得出来了。”此时韩耀的声音响起,他厉声道:“我便不信他一个人能够耗死我们如此多人。”

    王离道:“韩道友所言极是,韩道友你多多激发法器,多消消此人的嚣张气焰!”

    韩耀一怔,顿时大怒,道:“王道友难道你听不懂人话么?光凭我和慕道友,哪里承受得住如此的消耗。”

    王离讪讪一笑,道:“我一炼气期修士,也没什么好手段,韩道友你看我刚刚的法术,就像是在给他挠痒痒,反倒是增长此人气焰。”

    韩耀更怒,寒声道:“最早从那两名被镇压的修士身上,你还得到了不少厉害法器。”

    王离无辜道:“方才我在那黄天道阵之中都几乎用完了啊,否则韩道友你觉得我是凭什么能够单独杀死一名筑基期的绝修?”

    韩耀冷笑道:“我怎么知道王道友有没有什么我等根本不知晓的特殊手段。”

    王离道:“韩道友你多想了,我只不过就是一名炼气期修士,时不时还要遭受神识反噬!”

    韩耀眼中涌出凶光,“你!”

    “王道友,韩道友,此时大敌当前,我们切莫先自己伤了和气。”叶吉见状马上出声劝阻,与此同时,叶完和叶九月点了点头,嗤的一声,叶完手上灵光闪动,却是祭出了一道银色的灵光。

    王离见状顿时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

    他总觉得任何交易都要建立在实力对等的基础上。

    兔子肯定没法和恶狼一起图谋啥。

    很显然自己这伙人里面,慕余和韩耀相对于他们和叶九月等人就不在一个层面。

    既然如此,让慕余和韩耀先行消磨些实力最好不过。

    但叶九月等人明显还是太过良善了啊。

    “要不实在不行我们找机会先跑了吧?”他一边在心中叹气,一边忍不住传音给何灵秀,“总感觉这名绝修太危险了。”

    “你真舍得那件灵宝?而且就算你舍得灵宝,我看你也舍不得这三个叶道友。”何灵秀冷笑道:“关键在于,此人好像也不一定会让我们逃得掉。”

    王离顿时有些头疼。

    他觉得何灵秀说的很有道理,若是叶九月等人先逃说不定还有可能,他们的遁速惊人,但自己和何灵秀恐怕是这些人之中逃得最慢的,此时若是先逃,恐怕就先成了这名绝修的活靶子。

    就在他和何灵秀对话之间,叶完激发的那道银色灵光已经冲击在了那名绝修最外层的法盾上。

    一面坚厚的龟甲状法盾居然被这道银色灵光直接切开。

    不过这名绝修却是一动都不动,只是安静的看着这道银色灵光直冲第二层法阵。

    啪!

    这道银光直接就击穿了一面圆形的透明晶盾,接着冲击在第三层的一面红色棱形法盾上。

    这面棱形法盾原本只是静静悬浮在他身外不动,光泽也是如同普通的岩石一般,但在这道银光击中的刹那,这面棱形法盾骤然发亮变形,就像是一块岩石骤然变成了一团岩浆一般,将这道银光包裹其中。

    接着这面变形的棱形法盾和银光就同时威能消隐,往下坠落。

    叶完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这名绝修身外此时一共四层法盾,看似这些法盾都像是成套的法盾,但其中一两面损毁,其余的却依旧稳稳的悬浮,丝毫不受影响。

    唰!

    也就在此时,一直好整以暇看着他们的这名绝修伸手一点,却是朝着叶完回敬了一道银色的灵光。

    这道银色灵光在空中的速度极为惊人,直到冲击在众人头顶上方的光穹上时,才显露出真身,却是一柄银色的骨剑。

    这柄银色的骨剑和慕余激发的这光穹出现了短时间的僵持,接着这柄骨剑一声清脆的爆响,碎裂开来。但与此同时,已经有些不稳的光穹也同时碎裂开来,变成片片的流光。

    慕余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

    她手中一直握着的这根短杖也灵光黯淡,胎体上甚至出现了细碎的裂纹。

    王离和何灵秀在此时忍不住互望了一眼。

    两人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意思。

    这名绝修身上的法器,似乎也都是用灵骨炼制的骨器。

    慕余一直最为和气,但她这件法宝被破,她的脸色却也迅速阴沉下来,“诸位道友,恐怕你们的确要各施法器,否则我也无法护得住你们所有人。”

    她口中虽然说是诸位道友,但王离心知肚明,她自然就是在说自己。

    “呵呵!”

    他干笑了一声,将刚刚到手的青木扳指和七颗鱼妖法珠全部祭了出来。

    一个青色的灵光光罩让他和何灵秀包裹在内的同时,七个鱼妖忠心耿耿般护卫在他和何灵秀的身侧。

    他已经觉得慕余接下来不太会浪费法器来护住他们所有人。

    他很明显感觉出来,如果慕余和韩耀觉得形势不妙,恐怕他们会设法先行逃离。

    慕余和韩耀与他们其余这些人之间的友谊小船,还是太不牢靠了些。

    “诸位道友,虽然家丑不可外扬,但实话实说,我是真的穷。”连续祭出这两件法宝之后,王离一脸无奈的说道:“我这两件法宝都是从绝修身上所得,身上实在是没什么好东西,恐怕连自保都是不易。”

    听到他这么说,韩耀只是冷笑,也不再说什么。

    何灵秀却是也不在意韩耀的脸色,也是呵呵一笑。

    她倒是觉得和王离在一起不会吃亏,而且王离现在的说话方式似乎又隐然多了点特色。

    “叶道友,若是和此人这般耗下去,对我等都是不利,你们蛊道手段不俗,不如我等同时雷霆一击,和此人分个胜负。”此时慕余的声音轻柔的传入所有人耳中。

    王离和何灵秀两个人互望一眼,又有一种这名妇人又在欺骗良善乖宝宝的感觉,但两人心中的想法也是一样,若是有机会出现,他们也绝对会试着能否杀死这名绝修,毕竟这名绝修给他们的感觉太过危险。

    “好!”

    叶九月等人倒是也没有什么犹豫,都是点了点头,“全听前辈指挥。”

    “很好。”

    慕余温和的脸上顿时笼罩了一层浓厚的煞气,“那便叫这名绝修看看我等的手段。”

    她这句话还未说完,身上已经涌起剧烈的灵气波动,一道黑色的光华从她的手中飞出,噗的一声,这道黑色的光华在距离那名绝修还有数十丈之遥时便又一阵灵气涌动,接着黑色光华在空中骤然变化,却是化为一朵至少有桌面大小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