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报复心这么强?
    她还在发愣。

    王离却以为她是不是不想要。

    但正当他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何灵秀却已经传音过来,“一言为定。”

    王离顿时松了一口气。

    “对了,呵呵道友,你知不知道哪里有那种增长见知,尤其是记录各宗各派修行法门概述的典籍出售?”他此时想到一点,传音过去问道:“我这见知实在太薄弱了,连得到的法门是哪个宗门的都根本不知道,到时候我怕乱用陡然招惹什么祸事,毕竟呵呵道友你也知道,有些宗门是世仇,万一有修士见我用了什么敌对宗门的秘术,还以为我就是那个宗门的人,那怎么结仇的我都不知道。”

    “这简单。”何灵秀回应道:“低端一些的有万法说秘、道云典,高端一些,记录法门最多的有万世法典,法鉴。只是万世法典和法鉴记录得最多的是中神洲一带的宗门,对于我们小玉洲这种边缘洲域的宗门法术记载得却反而不是太全。”

    “那都要。”王离口气极大的说道。

    何灵秀微微皱了皱眉头,道:“那这几部主要经典大约也价值六十万灵砂,如此一来,那你将方才那雷法传给我,我便负责给你找齐这几部经典。”

    “这么贵的?”王离顿时有些傻眼,他这才醒悟过来何灵秀虽然说得头头是道,但实际上这几部典籍好像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

    “那我再额外给你五万灵砂。”何灵秀却是对这种化雷法志在必得,对她这种修士而言,筑基期晋升金丹的修行时间比绝大多数修士要短不知道多少倍,所以在任何时候,见到对筑基晋升金丹渡劫时有用的东西,便绝对不能放过。

    “可以!”王离这才感觉出来何灵秀对这门雷法其实极为看重,但此时再加条件似乎不太合适,他便有些惋惜的答应下来。

    ……

    雷海沉降的速度并不快,远处那名绝修似乎一开始就只是想用这雷海消磨王离这方的力量,只是用这雷海的缓慢沉降,来给王离等人不断施压。

    在王离的连续施法之下,这片雷海正对着王离等人的一片区域已经雷光稀稀拉拉,开始出现一个巨大的孔洞。

    叶九月在此时深吸了一口气,道:“此人擅长远攻,不如我们……”

    他的话也没有来得及说完,嗤的一声裂响,韩耀的那道飞剑已经化为了一道流光,直接朝着那名绝修所在的方位飞掠而去。

    其实他这句话即便没有说完,所有人也都明白他的意思。

    既然对方擅长远攻,那他们不如拉近距离去主动设法袭杀对方。

    总比只能被动挨打要强。

    不过这飞剑一出,倒是也提醒了他,剑修原本就最擅长这种远程袭杀。

    赤红色飞剑转瞬就到那名绝修的身前,但那名绝修面对这道势如惊雷的剑光,只是不紧不慢的祭出了一个丝囊。

    这丝囊祭出时似乎很寻常,包裹着一层月华般的灵光,但它迎上韩耀的这道飞剑,噗的一声被这道飞剑轻易的刺破时,内里却像是直接洒出了一条星光斑驳的银河。

    无数星星点点的银色磷砂不断黏附在赤红色飞剑上,接着猛烈的灼烧起来。

    韩耀一声厉喝,他根本来不及控制这道飞剑,这道飞剑就已经被灼烧得灵光尽失,如同朽铁一般坠落下去。

    这一道飞剑,竟是直接被这一丝囊的法器毁了。

    接下来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这名绝修并未和何灵秀以及慕余所想的一样,纯粹依靠远攻,他反而是主动朝着他们这些人的所在飞掠过来。

    与此同时,这名绝修左手灵光不断闪动,却是连续激发出了三层法盾。

    最外一层是七面玄色的龟甲状法盾,每一面都有门板般大小,中间一层是八面圆形的透明晶盾,闪耀着一层蔚蓝色灵光,最内里又是五面红色的棱形法盾,此时只是静静悬浮在他身外不动,光泽也如同岩石一般,没有特殊的灵光。

    “什么意思?”

    王离看着这名绝修不断逼近,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觉,“他这意思是,随你们来打?”

    何灵秀微微眯起了眼睛。

    她的心中也生出凶险的感觉。

    她之前都对这名绝修产生了误判。

    抛开这名绝修的修为和其它手段不论,眼下他似乎完全就是依仗着身上法器和法宝众多,便是想用站桩式互轰的打法来耗死他们这些人。

    只是一个人就想凭身上的法宝和法器耗死他们七个人,这在平时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但这名绝修直接以恐怖数量的湮法吞元箭开场,却似乎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她眼睛的余光扫向韩耀。

    此时韩耀虽然失了那道飞剑,但脸上的怒意却已经消隐下去,而且身上的气息也不见得有多动荡,很显然她和王离之前的判断是对的,此人压根不是真正的剑修,这道飞剑也并非他主修的法门。

    这名绝修此时身外又是灵光一闪,在最内里竟然又是多了一层法盾。

    这一层法盾密密麻麻有六十二片,都是青铜色,巴掌大小,就在他身外一尺处密密麻麻的旋转,就像是组成了一件厚重的青铜铠甲。

    这名绝修此时距离他们已经不足一里,面色异常平静的看着他们,很明显是一副“我都这样了,你们到底打不打我”的神色。

    这种神色让王离都有些无奈了。

    嗤的一声,在旁人都没有施法的情形之下,王离倒是出手了,一朵鬼爪模样的黑火出现在这名绝修最外层的法盾上。

    这朵黑火就像鬼爪一般朝着一面龟甲状法盾抓了一抓。

    噗的一声闷响。

    那面龟甲状法盾上连抓痕都没有留下一条,这朵黑火却是火花四溅,直接崩碎了。

    “.…..”王离老脸微微一红。

    “嗤!”

    一道磷火朝着王离激射而来。

    这道磷火被慕余手中短杖激发的灵光光穹挡住,但磷火洒落开来,却是依旧灼烧着灵光光穹,发出滋滋滋滋的声响,就像是炭火烤着肥肉一般。

    “报复心这么强的?”王离不可置信,又是化出一朵鬼爪模样的黑火在落在那名绝修最外层的法盾上。

    又是噗的一声闷响,那面法盾上连抓痕都没有留下一条。

    那名绝修的脸色也没有丝毫的变化,伸手一点,又是一道磷火朝着他激射而来。

    “不是吧?”王离忍不住郁闷道:“我这法术威能这么弱…居然我发一道法术你就回我一件法器,你这也不赚啊。我这法术又消耗不了我多少真元。”

    “王道友…”就连叶九月都忍不住提醒道:“你是没有消耗多少真元,但他这法器消耗慕道友的法宝威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