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零五章 你一定赢?
    就在王离刚刚神识探入这绝修的纳宝囊,觉得那些死状狰狞的妖兽有些惊悚时,何灵秀冷冷的看着和她对战的那名绝修,问道:“你烦不烦,你玩够了没有?”

    那名绝修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他自然是没有兴趣和这名小丫头斗嘴。

    但也就在他想着接下来用什么手段有可能对何灵秀造成真正的威胁时,他骤然感应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身体下方。

    数缕黑色的光焰,竟在他丝毫没有察觉的情形下缠绕在了他的双腿上。

    轰!

    他脚下瞬间产生一圈透明的涟漪。

    这数缕黑色光焰瞬间被这圈透明的涟漪击溃。

    与此同时,这名绝修的身体已经出现在数丈之外。

    但也就在此时,这名绝修眼中不可置信的神色变得更加浓烈。

    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腹部。

    一道黑色真火凝成的法剑,已经从他背后刺入,从他的腹部刺出。

    “怎么…可能?”

    他怎么都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他就像是自己用背撞在了这道刚刚凝出的法剑上。

    他甚至心中还未产生警觉,还未想到要激发什么防御法术或是法宝,他的身体就已经被这道法剑洞穿。

    何灵秀只是冷冷的笑笑。

    这名绝修口中发出的声音才刚刚响起,他的七窍之中就同时涌出汹涌的黑火。

    接着黑火覆盖了他的整个面目,他的整个身体也随之剧烈的燃烧起来。

    ……

    王离看着手中的这个纳宝囊,他只是犹豫了一个呼吸的时间。

    接下来的一刹那,这个绝修纳宝囊内里的东西,全部被他一股脑释放了出来。

    但也就是一弹指的时间,这个绝修纳宝囊内里刚刚放出来的所有东西,全部被他收入了那枚鱼形玉符之中。

    “…….”

    接下来,他看着手中这个绝修的纳宝囊,又是绝对的无语。

    那几缕缠绕在纳宝囊袋口的灰色元气,此时便悄然消失了。

    而这纳宝囊袋口几缕金丝状的封印,又彻底恢复了原样,根本好像没有被破解过的样子。

    很难用言语来描述他此时的心情。

    他不是笨蛋。

    这矗立在他气海之中的灰色道殿在他的感知里是绝对不受他控制的,但按此时的这灰色元气来看,它竟像是能够得知他的心意,而且还能主动做出反应。

    而且更有可能的是,它会自行判断,自行做出一些事情。

    现在来看,那吸纳那颗阵石之中的阴雷,就是它直接自主做出的事情。

    只是它的元气活动太过诡异和玄妙,以至于他自己都根本感知不到这座灰殿的元气是如何流动。

    就像是他根本无法知道这灰殿是如何汲取阴雷,是如何汲取那些灵毒。

    他都根本感知不到这灰殿怎么调集元气,怎么汲取的,只知感觉到的时候,那些阴雷和灵毒,都已经开始进入他的体内了。

    尤其是现在,他都明明看到几缕灰气出现了,接着又看到这几缕灰气消失。

    但他就像是纯粹看变戏法的。

    纯粹是看了个热闹。

    这几缕灰色元气的流动,他压根就没有任何感知。

    就好像和他根本没关系似的。

    这到底是叫尴尬,还是叫郁闷?

    虽然结果好像是足够惊喜的。

    他的思绪还在这几缕神出鬼没又神通广大的灰色元气上,突然之间他却感到了一丝异样的灵气波动。

    他瞬间下意识的祭出了一张拟形符。

    于是当场就有了两个王离,十四个鱼妖。

    但也就在这时,他的耳廓之中便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怎么,拟形符不需要耗费灵砂的?”

    “呵呵道友!”

    王离瞬间喜出望外,他看着出现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何灵秀,道:“我正要想办法找你,你就出现了。”

    “找我?”

    何灵秀鄙夷的看着他,“你找得到我么,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法阵,恐怕你都根本不清楚。”

    王离倒也不觉得羞愧,道:“是看不出什么花样。”

    “这是黄天道阵。”何灵秀面无表情的看着被王离杀死的那名绝修,道:“可以理解为最简单的弥罗天道阵。”

    王离这倒是有些微微脸红,道:“弥罗天道阵我也不懂,没听过。”

    何灵秀明显也不想再解释什么,冷笑道:“王道友,你一个炼气七层的修士,单独杀了一名筑基二层的修士,而且还是一名绝修,你就不想说些什么?”

    “说什么?”王离拍着胸口道:“绝对不是运气好,这绝对靠的是实力!”

    “呵呵。”

    何灵秀笑了笑。

    说实话她倒是没有对王离这样的回答感到意外。

    虽然王离的确是思路清奇的对话鬼才,但似乎相处时间长了,她也习惯了王离的套路。

    “你还说你修的是玄天道诀?”

    她的笑容莫名的就显得有些阴森了,“王道友,就算是中神洲那些传承了上万年的古道宗门,他们的至高秘法,恐怕也只能支持他们越两三个小境压人吧?那就算是他们这些古道宗门之中被称为仙苗的,炼气七层的时候,最多应该也只能对付筑基一层的修士,他们能够对付筑基一层的绝修,应该也算真正的妖孽了。结果你单独杀了一名筑基二层的绝修?像你我修士和修士之间,不能多些真诚吗?”

    “我绝对真诚!”王离道:“如假包换的玄天道诀!”

    “呵呵!”

    何灵秀手中突然多了一根阴气森森的齿状灵骨,她右手抓着这根灵骨,拍打着左手手心,“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不仔细想想清楚再回答?”

    “这就是那根内蕴阴雷的灵材?”

    王离看着她手中的这根灵骨,脑海里瞬间出现绝修突袭时,她飞快的抢这根灵骨的画面,他突然顿时就悟了!

    他顿时十分郁闷的连叫了起来。

    “呵呵道友!你之前是生怕那些绝修捣乱,让这根灵骨落不到你手里。”

    “你到底是多想锤我的头?”

    “都那种危险的情形下了,你**的第一时间居然是去抢救这根灵骨。你好歹第一时间抢救我啊,我要是直接没了,你拿了这灵骨锤什么啊?”

    “现在什么时候?现在我们还在这法阵里头,其余几位道友还生死不知呢,你居然第一时间就想要拿了这根灵骨来锤我的头了?你就觉得你一定赢?”

    何灵秀听着王离这些郁闷的叫声,她的笑容就显得更灿烂更阴险了一些,“那当然,既然你死不悔改,我也可以改名叫何必赢或者何必胜的,那现在你就给我先表演一个生吞阴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