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章 尽信书不如无书
    王离首先踏过了七宝古域的边界,恶障灵毒就像是浓厚的雾气拍击在他的身上。

    何灵秀默不作声的第二个踏过了七宝古域的边界。

    恶障灵毒包裹在她的身上,顿时让她感到无比的难受。

    虽然这恶障灵毒只和筑基四层以上修为的修士过不去,但那种无孔不入的渗透感觉,还是让任何修士都会觉得似乎无时无刻都有许多细微之物进入自己的体内,不断的触碰着自己的真元。

    这种感觉对于她这种神识远超寻常修士的人而言,就更加的清晰。

    就像是有无数细小的蚂蚁不断的钻入她的身体,在她的真元上爬行,又发觉她的真元不合胃口之后,便又钻出她的身体。

    这种感觉时刻存在。

    即便这些灵毒并未在她的体内留下任何的痕迹,但根本无法阻止这灵毒的活动,也足以让她的情绪都变得和之前有些不同。

    叶九月等人明显和王离、何灵秀略微亲近一些,在行进之中,他们明显也是靠王离和何灵秀比较近。

    正式踏过了七宝古域的边界,进入了恶障灵毒笼罩的区域之后,他们的脸色迅速变得精彩起来。

    对于恶障灵毒,他们是做过很多功课的。

    所以此时何灵秀感受到的一切不愉悦感受落在他们的身上,都尚属预料中的事情,并没有引起他们太多的心境波动。

    真正让他们心境剧烈波动的,是越过七宝古域的天然边界之后,穿行在恶障灵毒之中,开始看到的截然不同的景物。

    白骨洲这种混乱洲域原本就是荒芜的代名词,典籍之中对于这种混乱洲域,除了蛮荒、破败之类的词语,也没有太多新鲜的形容词。

    但只有真正亲见了,才会真正明白,原来荒芜也是有很多等级的。

    方才他们经过的鸣骨峡已经足够荒芜。

    每隔十余丈,都至少会有超过数人高度的骨片以各种姿势呈现在他们的面前。

    其中数寸到数尺高度的碎骨更是比比皆是。

    视线之中,也经常会有妖兽飞掠产生的阴影和华光。

    不同年代的修士朽骨,破碎如絮的法衣残片,也是随处可见。

    当一阵风吹过,很多阴暗的地面突然会变得明亮,会骤然涌起一层层的磷火。

    但这种荒芜程度,和灵毒弥漫的七宝古域区域相比,却只像是一道开胃小菜。

    他们身下的地面是厚厚的骨片。

    无数贝壳一般的骨片有些属于修士,有些属于妖兽,大多都是年代久远,但偏偏又似乎属于不同的年代,在色泽和风化程度上有着很大的不同。

    这些骨片之中,还夹杂着无数虫豸的尸体和空壳。

    至于那些巨大的骸骨,散落的修士朽骨,密集的程度比起鸣骨峡便至少多了数倍。

    但这还不是最具有视觉冲击感的。

    因为白骨洲里本身就遍地白骨,看久了之后,多点少点也差不多了。

    随着他们的前行,不断跃入他们的眼帘,最具有视觉冲击感,最让他们心神震撼的,是各种年代久远的建筑和战斗留下的残迹。

    各种一看就很久远的祭坛、法阵的残迹鳞次栉比的坐落在他们前方的一片山坡上。

    那片山坡后方,隐隐约约是无数座环形小山。

    那些环形小山的边缘都是强大的元气威能切割的痕迹,可以想象这些环形小山全部来自于恐怖的法术或是法宝威能的冲击。

    除此之外,甚至还有一些像是石塔、巨型石雕一样的残迹存在着。

    当他们的眼睛渐渐适应了恶障灵毒之中的光线之后,他们清晰的看到,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座“石雕”足有数十丈高,但事实上,那只是露在泥土之外的一颗头颅,整座雕像深埋于下方的骨层和泥土之中,恐怕整体有数百丈的高度。

    这些[书趣阁 www.shuquge.co]景象,在他们之前翻阅过的一些典籍里根本没有见到记载。

    “怎么会这样?”

    叶吉忍不住出声。他看到石像的那颗头颅整个面目都被某种法术轰得千疮百孔,但这并非重点,重点是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这样的巨型石像。

    “很壮观吧?”王离丝毫都没有觉得意外。

    他冲着叶吉咧嘴一笑,道:“我第一次见着这些东西的时候,也和你一样。”

    “是。”叶吉点了点头,虽然在恶障灵毒充盈的七宝古域里深呼吸反而让人很不舒服,他还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道:“王道友,这七宝古域里这样的景象很多么?”

    “这都不算什么。”王离这才有了些见识超过这些人的自豪感,“有些地方有连绵的残破古刹,有些地方有城邦一样的连绵道殿,有些地方有无数巨型法舟坠落形成的山峦,我甚至去过一片区域,里面都是各种各样的巨型法钟。那一口口残破的巨钟小的也有数人高,大的比寻常的房屋还要高大。”

    王离一边述说,还一边比划。

    慕余和韩耀似乎早就知道七宝古域里面是这样,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神色变化,但叶吉等人却是明显听得更为震撼了。

    “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壮观残迹?”叶吉终于忍不住如实问出了自己内心的困惑,“而且我们之前看到的所有典籍,也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记载。”

    王离就直觉他会这么问。

    他这么问的话,王离就更开心了。

    因为这也是曾经让王离困惑的问题,为此他还特意查过一些更为久远的典籍,现在他毫无疑问是这方面的权威。

    “叶道友,是这样的。”他笑眯眯的解释道:“当年七宝古域之中的灵气太过浓郁了,尤其是形成灵雨时,那灵雨之中的灵气又是浓郁,又是惊人纯净,你想想一滴灵雨对于低阶修士而言,可能就相当于数十日甚至数百日的吸纳灵砂修行…所以当时修士洲域对于这里的灵雨争夺相当激烈。当时绝大多数洲域的修士宗门都在七宝古域这一带略微安全的地带建立了传送法阵,甚至是可以开辟大型虚空通道的空间祭坛。但随着后来大量的妖兽和厮杀越来越为激烈,原本安全的区域自然也变得不安全。后来灵雨的争夺倒是尚在其次,最大的利益反倒是绞杀一些品阶极高的妖兽获得妖晶,以及直接建立聚灵法阵汲取灵气。太过剧烈的元气爆发后来甚至导致了虚空撕裂,许多空间祭坛的崩塌甚至引起了无序的空间传送,将很多宗门山门内里的一部分都直接传送到了此间,更不要说后来大战激烈时,一些惊人修为的大拿甚至施展出了虚空搬运和位面折叠的手段,所以七宝古域里面到处都是这种惊人的残迹。至于后来的典籍里对七宝古域的这种残迹的记载少了,是因为七宝古域化生恶障灵毒之后的近千年时间里,修士对于七宝古域的探索还达到了一个绝对的高峰,因为这里面陨落的高阶修士和高阶妖兽太多了,哪怕是一些战场的遗迹里面,都有很多价值惊人的残宝和残片。但也正是因为来的修士太多,以至于修士陨落的数量也是惊人,这里的恶障灵毒就越来越厉害。后来七宝古域之中的遗迹之中的有用之物原本就被捡拾的差不多了,为了避免还是有惊人数量的修士进入探索导致灵毒异变化生更厉害的灵毒,所以后来的所有典籍便刻意的抹掉了许多有关残迹的描述。”

    说到此处,王离又忍不住冲着叶吉等人一笑,道:“毕竟有些修士很无聊的,像鸣骨峡那种地方都会成为见证道友忠贞的好去处,若是诸多典籍对七宝古域里面的残迹大书特书,恐怕不知道有多少无聊的低阶修士跑到七宝古域里不为寻宝而只为观光,说不定灵毒是不会有特别变化,但妖兽倒是能养肥不少。”

    “不错。”

    听着王离这番说话,慕余赞许的点了点头,道:“王道友果然博闻强记,我之前也见过一些有关记载,当时那些典籍开始故意弱化七宝古域里风物的记载,也正是因为有关一些兽潮。修士送死送得多了,往往能够引起一些妖兽族群的强盛。”

    叶吉等人听得默默点头。

    眼前的所见只能再次印证一点,那就是典籍始终只能作为见知的补充。

    “呵呵!”王离和何灵秀依旧行在最前,到了那尊面目已经被彻底轰掉的石像面前时,王离倒是不好意思的干笑了笑。

    这应该是某个强大宗门的道尊像。

    他对中神洲的至高宗门以及一切凌驾于寻常宗门之上的那些强大宗门都没有什么好感。

    所以他甚至在这座石像的顶端硬撇过一泡尿。

    修真者以天地灵气为食,修行到了炼气三层之上就差不多可以达到食风饮露的辟谷境界,身体日夜被天地元气淬炼,其实要硬憋一泡尿还是挺不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