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九十八章 玩变脸呢
    何灵秀的天[吾爱小说 www.xss521.com]资当然毋庸置疑,再加上王离讲得也的确细致,这三阳炎火遁她自然不难领悟。

    初时听着她觉得也就一般,但听着听着她却发现不对了。

    这似乎是一门损耗真元很小,连炼气期的修士都可以用以飞遁的遁法?

    她的脸色就马上变得凝重起来。

    “你们不用管我,我试试遁法。”她本身也不太在意叶九月和慕余等人对她的看法,所以在领会了王离所说的这门遁法之后,她便直接出声对着叶九月等人说了这一句。

    在叶九月等人还未来得及出声之前,她的身影就已经动了。

    呼哧一声异响。

    她的身影就包裹在三团耀眼的火光之中飞掠了出去,她瞬间掠上半空,接着又飞掠回来,落在王离身侧时,身外便火光消隐。

    叶九月等人自然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她突然在此时试这种遁法是什么意思。

    “这遁法不错。”

    何灵秀落地之后,却是对着王离点了点头,认真说了一句。

    平心而论,这遁法遁速一般,对于华阳宗所有遁法而言,它的遁速位于中下。

    但和她之前的猜测一样,这遁法连炼气期修士都能使用,而且消耗真元很小,尤其是对于她这种修行火系功法的修行者,只要体内有任何一种真火,对于这种遁法都有一定的加持作用。

    火系法门最强之处,便是可以吸纳真火于体内,随着真元修为不断提高,真火的品阶也随之不断提高,也能融炼各种异火在真火之中。

    所以这种遁法虽然原本遁速一般,但若是真火越强,遁速也自然越快。

    那随着修为高深,这门遁法速度不足的弱点便慢慢消失了。

    那它极省真元的特点,便更加凸显出来。

    厉害的修士斗法时,互相追逐个几天几夜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遁法节省真元自然极为重要。

    而且这种遁法对于整个宗门而言,意义就更大。

    这就相当于可以弥补整个宗门炼气期修士无法借遁法飞遁的缺陷了。

    “满意就行。”王离哈哈一笑,道:“能让呵呵道友满意也难。”

    何灵秀略微沉吟,道:“这种遁法若是按照小玉洲法度集、经山市集这两个法门交易为主的市集的市价,估计价值四十万灵砂左右。但你这遁法对我华阳宗有用,我直接出四十一万灵砂如何?”

    “没问题。”王离的嘴都快乐歪了。

    之前不算吕神靓,王离自己一年修行消耗所需的灵砂也就只在十万颗灵砂左右。

    要让他放手去花,当然更多的灵砂都能花得出去,关键是他和吕神靓赚取灵砂的能力有限。

    但自从通惠老祖渡劫,他和吕神靓从得到阴雷伞开始,似乎就真的走了灵砂运,灵砂真是滚滚而来。

    现在这随便一门法门就换来四十一万灵砂,在他炼气四层、五层修为的时候,真的是要好几年的积累才能换来这么多灵砂。

    何灵秀倒是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正色道:“方才听你的意思,你还有些不错的火系法门的,若是你觉得我开价公允,也可以直接和我交易。”

    王离心中一阵暗笑。

    何止是有一些。

    哪怕他明知何灵秀拥有这样独特的天赋灵根之后,是根本不会缺灵砂,因为哪怕何灵秀这种天赋灵根只是帮人鉴定一些灵材,都可以获得修行无忧的灵砂,更不用说何灵秀肯定已经在焦木市场拥有不少生意。

    但何灵秀再怎么不缺灵砂,再怎么赚取灵砂的速度惊人,和他或许这法术典籍的速度也根本没法相比。

    他这镇压灰衣修士的无意所得,简直就和某个宗门气运好到极点,直接发现了一条盛产灵源的灵脉差不多。

    他心中暗笑之后便是有些感慨,凭借这个莫名其妙的灰殿,他和吕神靓应该就能直接没有了修行灵砂不足的烦恼,今后应该有更多的时间修行了。

    也就在这个念头闪过时,他的身体骤然一震,脑海之中又是嗡的一响,莫名的连鼻翼都有些发酸。

    他此时是根本不知道孤峰之中吕神靓的情况,他想到的是,真的拥有了足够多的灵砂,就或许能够在那些顶级的坊市买到可以医治吕神靓的灵药了。

    何灵秀哪里知道他此时如此丰富的心理活动。

    她问了那个问题之后就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回复,结果看他一会喜滋滋的快要流口水,一会又突然好像有些哀伤,一会有些感慨,一会又好像感动得快要流泪了。

    她顿时就又无语了,“我只是问问你还有没有合适的火系法门,你给我玩变脸呢,你这一瞬间就换五六种脸色,是几个意思?给我显示你表情丰富呢?”

    “…….”王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实在有些表情控制不到位了。

    于是他轻咳了一声,诚恳道:“其实实在是以前赚灵砂赚得太艰难了,说实话以前和我师姐到这白骨洲来,运气就算不错,平均一天有个几千颗灵砂收入也顶天了。我是想想这一路挖宝光过来收入已然不菲,呵呵道友你又出手阔绰…若是灵砂足够,我师姐的痼疾说不定都有希望治好。”

    何灵秀看了一眼王离,听着这样的话语,她倒是沉默下来。

    若是她预料的不差,吕神靓的神识受损也绝非灵砂购买灵丹所能解决的问题,只是她此时看王离情真意切,却是不忍出声打击王离。

    王离稳了稳情绪,却瞬间定下先尽可能的压榨何灵秀积累的灵砂的短期计策,至于长期,便是让何灵秀帮忙出手各种法门,只要何灵秀能够应付得来,那小玉洲那些专卖各种典籍的坊市都无法和他与何灵秀的这桩生意相比。

    “呵呵道友,我有一门煞火鬼爪的法门,虽有些歹毒,却是难得的可以平时吸纳地煞真火的厉害攻击法术。我先传给你,你看看价值几何。”他也不再废话,迅速开始传音传授这一门“煞火鬼爪”的法门。

    他料定何灵秀对这法门也必定极感兴趣。

    因为按他所知,华阳宗的火系法门都偏向于地火术,而并非天火术。

    有些宗门要引地火修行还难,但华阳宗的修士要引地煞真火,肯定是不难。

    果然,等他一开始传经,何灵秀的脸色就顿时又变了。

    但让他也没有想到的是,等他这法门细细说完,何灵秀却是深深皱着眉头,看着他说道:“你怎么会地肺山宗的法门?”

    “这煞火鬼爪是地肺山的法门?”王离顿时愣了愣。

    他当然知道华阳宗是地肺山宗的分支。

    地肺山宗是位于中神洲的仙门正统之一,他虽然压根没有去过中神洲,但是从一些典籍上见过有关记载。地肺山宗所在的地肺山,是两座极为活跃的火山,两座火山如肺叶般不断喷吐浓烟烈火,下方有三条不同的火脉。

    地肺山宗以火系法门出名,小玉洲的华阳宗、火雀洲的火幔宗,都属于地肺山的分支。

    当年华阳宗、火幔宗的形成,大致是地肺山宗的修士来到边缘洲域传道,但那些修士自然不可能将地肺山宗的顶级功法直接流传在外。

    华阳宗和火幔宗这些分支宗门直到现在略成气候,也最多不过相当于是地肺山的外门。

    无论是后来积累的典籍数量,还是法门的精妙程度,都自然无法和地肺山宗相比。

    “我华阳宗有地煞法华,和这煞火鬼爪类似,但无论是平日引聚地煞真火的能力,还是对敌的威能,比这煞火鬼爪大有不如。”何灵秀看着他,脸上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我们华阳宗的地煞法华虽出自地肺山宗,但地肺山宗估计自己的门人弟子现在也都弃之不用,他们用的就是这更厉害一些的煞火鬼爪。”

    “难道我镇压的那名炼气二层的灰衣修士是地肺山宗的修士?”王离心中顿时浮现出这样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