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八十九章 太过分
    王离瞬间就觉得这灰殿过分了。

    这种诡异的灰衣修士可不是华阳五子那种挨了打都不知道该怎么还手的菜鸡修士。

    这种灰衣修士不只是身经百战,而且还都有着各自的独门手段,尤其最后拼命的手段更是骇人。

    但这灰殿好像似乎还嫌不够,还能够再过分一些。

    这名灰衣修士身上虽然荡漾起了汹涌的灵气波动,但一时之间却并未直接对他出手,反倒是这灰殿之中的景物在灰色元气的动荡之中随之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顷刻之间,这灰殿之中的空间似乎扩大了百倍不止,竟然四下放眼过去都看不到尽头了。

    王离的身周也不再是平整的地面,而是高低不平,遍地都是怪石嶙峋和高大的骨片。

    他和这名灰衣修士所在的空间,就好像陡然变成了鸣骨峡之中的某处。

    “这是什么意思?”

    “这么过分的?”

    “这是为了更像真正的对决,所以还增加了地形的变化?我刚刚才炼气六层,现在突然就突破炼气七层了,这就足够意外了,还突然给我来这样一出?”

    王离是彻底无语了,他都怀疑是否如果今后自己再进阶时,这灰殿索性连这灰衣修士的出场方式都会改了,很有可能将他直接一扯进灰殿就给他安排个无比真实的复杂场景,然后灰衣修士都有可能不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而是也安排在这种无比真实的场景之中的某处,然后让他和这种诡异的灰衣修士来个遭遇战。

    为了保险起见,很是无语的王离也根本不整什么花招了,直接就将何灵秀借给他的朔雪法盾祭了出来。

    八面不断往外飘洒着透明冰晶颗粒的微蓝色玄冰法盾顿时出现在他的身周。

    这件法宝之前何灵秀在对付那些妖虫的时候用过,她就是祭出了这件法宝之后,就悠然自得的在一边看戏了。

    按照当时的威能冲击情形,王离可以肯定,这件法宝最少也是两级的法宝,这种级别的防御法宝,足以抵挡任何炼气期修士的法术威能。

    此次和他对战的炼气八层的灰衣修士是一名身材矮小的男修,这名男修也看不出到底多少年纪,因为他的整个面目都是血肉模糊,气海处则是一个前后通透的大洞。

    但看到王离祭出这八面玄冰法盾的刹那,这名灰衣修士血肉模糊的脸上却是很明显的露出了极为慎重的神情。

    “一定要这样吓人吗?”

    “既然这些灰衣修士不管如何残破,他们自己似乎也是和完整的时候无异,那为何不让他们以原本的面目出现在我面前,这样不是更接近真实的战斗?”

    王离一边在心中继续对灰殿吐苦水,一边却是身影晃动,又祭出了一张拟形符。

    即便是拥有了这样牢靠的防御法宝,站着不动如顶着乌龟壳一般的威能互轰也并非他擅长和喜欢的打法。尤其是在之前数百场的斗法过后,不断的变幻身位的同时给对手制造神识锁定上的麻烦,已经变成了牢牢烙印在他骨子里的东西。

    他自制的拟形符和配合的法术,也让他的拟形手段让金丹修士都足以觉得惊艳。

    这名灰衣修士的面前,瞬间就出现了三个身周都围绕着八面玄冰法盾的王离。

    这名灰衣修士瞬间面色大变。

    嗤的一声裂响。

    一道速度惊人的青色和黄色交缠的光华,瞬间就洞穿了灰衣修士的身体。

    这道光华就从这名灰衣修士的心脉处穿过。

    在穿过这名灰衣修士的心脉之后,这道光华才变得缓慢下来,露出它原本的模样。

    这是一根前面半截是青色,后面半截是黄色的飞针。

    这根飞针就是何灵秀给他的混元针,他料想至少是和朔雪法盾一个级别的法宝,现在一激发出来,似乎比他预想的还要厉害一些。

    按照他之前和这些灰衣修士对战的经验,这名灰衣修士心脉被洞穿便肯定活不了了,马上就会化为灰色气流消失。

    现在他又不是在孤峰修行,而是在鸣骨峡中行走,他也不想多浪费时间。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名灰衣修士的身体瞬间往下萎缩,却是化为了一蓬沙土。

    就在他微微一怔的刹那,轰的一声,一股强大的威能从他的脚下冲起,狠狠和八面玄冰法盾散发的威能冲击在一起。

    他的整个身体顿时就像是被一头狂奔的蛮兽顶飞一样,往上抛飞而起。

    八面玄冰法盾的气息连为一体,虽然勉强挡住了这从地下冲出的一击,但八面玄冰法盾都是喀喀作响,竟也是接近极限。

    王离体内真元也是震荡不堪,但他的脸上,却是反而除了凝重之外没有了其它神色。

    他都没有第一时间去控制那根威力不凡的混元针,只是直接激发了手中已经扣着的那张浊天剑符。

    方圆数百丈的空间里,瞬间响起无数恐怖的剑鸣声。

    无数道晶莹的剑气就像是浊浪排空般瞬间出现,轰击在他身体下方方圆数百丈区域的地上。

    这灰殿演化的地形和真正的鸣骨峡地貌似乎完全一样。

    在这无数道剑气的冲击之下,一些坚硬至极的骨片不断发出金铁般的震鸣,依旧屹立不倒,但下方那地面却被剑气冲击得如同真正的浪花般翻滚起来。

    沸腾的地面之下,有一团明显的灵压波动出现在王离的感知里。

    没有丝毫的停顿,数道灵符瞬间就被王离激发。

    轰!轰!轰!……

    一道接着一道的强大威能连续不断的冲击着那团有着明显灵压波动的区域。

    这数道灵符都来自那三名假修士身上,威能也是远超王离之前自己身上的攻击性法符。

    在这些灵符的威能冲击下,一道灰色的身影就像是硬生生从地下被硬炸了出来。

    王离的目光剧烈的一闪,那根混元针再次化为一道速度惊人至极的流光,狠狠从这道灰衣身影的气海处穿过。

    噗的一声闷响。

    这道灰衣身影明显在空中一震,接着整个身体开始化为四溢的灰色气流。

    紧接着,周围的景物也直接化为灰色气流消散。

    王离从空中落下时,灰殿已经恢复了本来的面貌,而那名灰衣修士也因为被他击杀而彻底消失了。

    他的前方,灰蒙蒙的雾气里,燃着七条火光。

    在进阶之前,他进入灰殿时是有五条火光,现在是直接多了两条。

    他也根本不浪费时间多想,心念一动之间,他分出七股真元,直接落在这七条火光之中。

    唰!

    他周围的景物瞬间又是一变,他瞬间又处在一片静止的时空中一般,身体的各个方位,全部都是密密麻麻悬浮着的灰衣修士。

    和他心念电闪间猜测的一模一样,此时他身周的这无数灰衣修士之中,不只是有炼气八层的修士,还有炼气七层的修士。

    他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这次诡异进阶和他师姐吕神靓体内的异变有关,但他此时也想到了之前他师姐对于这座灰殿的推断。

    既然这座灰殿是用一种极限压榨的方式来磨砺他真正的战斗能力,那此次他进阶面对的直接是炼气八层修士,应该是这灰殿判断他面对炼气七层的修士已经太轻松了,所以这灰殿相当于直接解锁了炼气七层和炼气八层的灰衣修士群体,但在进阶战斗时,便是给他挑选了一名炼气八层的修士。

    这名炼气八层的修士虽说没有给他造成任何真正致命的威胁,但一手化形和土遁的法门,却的确是很厉害。

    若不是他灵机一动先问呵呵道友借了些法宝,他想要如此轻松的战胜,是绝不可能了。

    王离在灰殿之中沉吟了一个呼吸的时间。

    看来此次除了进阶本身有点诡异之外,灰殿的变化还是中规中矩,这种真实拟形的地形变化,除非是真的像他预想的一样,今后出现灰衣修士出场方式的不同,否则在和灰衣修士这样单对单的单挑之中,影响也不算太大。倒是今后在他的修行之中,他要唤醒诸多的灰衣修士,一个人单挑很多灰衣修士的战斗时,这种真实的地貌便是有些用处了。

    毕竟方才的战斗之中,那些骨片的确能够抵挡威能的冲击,有些时候可以借这些地貌来抵挡对方的法术或是法器的威能。

    如此想明白了之后,他便深吸了一口气,意识从灰殿之中抽离出来。

    但就在他恢复对自己肉身的控制权,意识重新回归本体的一刹那时,他却又瞬间惊了。

    在他此时的内视之中,他气海之中的这座灰殿是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除了多出的一颗白色星辰之外,那七颗白色星辰的下方,竟然又多出了一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