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八十七章 金丹碎片
    “王离!”

    孤峰之中又响起了吕神靓一声很不淑女的叫声。

    反正事关那种诡异的灰色元气,肯定就是和王离有关。

    肯定是王离又在勤勉的修行了!

    但他修行归他自己修行,怎么又让她体内的元气这样的变化!

    她现在不知道王离其实自己也挺冤枉的,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此次她体内的这些变化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剧烈。

    那些雷罡在她的剑罡上翻滚不息,竟是深深的纠缠,似乎不用多久,就能完美的相融了。

    这些雷罡都是阴气沉沉,无孔不入的阴雷,但又充满灵韵,似乎还可以不断生长壮大。

    最为关键的是,当这些雷罡和她剑罡结合的一刹那,随之扩散的一股难言灵韵让她霍然醒觉,这种灵韵似乎原本就已经在她的体内存在,只是还未成长到一定程度,她察觉不出来而已。

    阴雷伞?

    眼下十分清楚的和她剑罡缠绕的这股阴雷灵韵让她有熟悉之感,应该就是通惠老祖的那阴雷伞。

    阴雷伞的真源?

    真源剥夺?

    她的脑袋是越来越清晰了,但也越来越搞不懂了。

    现在确实发生的状况是,阴雷伞的真源现在在她的体内,和她的玄天剑罡结合,她的玄天剑罡现在变成了阴雷伞真源的载体。

    也就是说,她的玄天剑罡今后就变成了真正的灵宝,应该叫做阴雷剑罡。

    但她当然不可能有剥夺阴雷伞真源的能力,更不可能能够剥夺了阴雷伞的真源之后,再将它和自己的玄天剑罡融合。

    这种手段,别说金丹期的修士不行,就连元婴期和化神期的修士,也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手段。

    那结果就很明显了,这肯定是因为王离的玄天道诀异变,和他以及他体内那座灰色道殿有关。

    吕神靓连连深呼吸,她排解了自己[嘀嗒小说 www.didaxs.info]最初的郁闷之情之后,确实还有点小惊喜。

    她的玄天剑罡竟然变成了阴雷剑罡,光是现在,恐怕就比之前的玄天剑罡要威力增加不知道多少,更何况阴雷伞这阴雷真源的属性,是可以吸纳阴戾元气化为阴雷,不断壮大的。

    无论是在修士洲域还是混乱洲域,灵气特别丰饶的地带肯定被修士或是妖兽占据,但那种阴戾元气丛生的地方,各洲域却是多的很。

    更何况王离的修行导致她体内的元气变化,让她隐约可以肯定,王离和她之间已经产生了一种深度的命数纠缠,恐怕王离吸纳到的可以化为阴雷的元气,都会通过某种她无法理解的玄奥变化渡入她的体内,变成她阴雷剑罡的阴雷。

    除了以她目前的境界根本无法理解之外,这种命数纠缠简直就是逆天的气运。

    也就在此时,她又发现了自己体内有了新的变化。

    她的金丹也有些略微的异动。

    当缠绕着她金丹的灰色元气变得越来越浓厚,在这些灰色元气的包裹和浸润之下,她那颗可以用狰狞来形容的金丹的表面,竟也是慢慢析出一些碎片般的元气。

    那些狰狞可怖的伤痕之中,缓缓析出的碎片尤其更多一些。

    这些碎片就像是尘埃和沙砾一般,又像是来不及脱落又被新的伤痕覆盖的血痂的碎屑,但每一片碎片之中,却又弥散着一种令她觉得十分难受的气息。

    但这种气息在她的感知里也只出现了短短的一瞬。

    因为这些析出的碎片在一瞬间就被包裹着金丹的灰色元气无形的碾碎,分解。

    所有析出的碎片,就像是被这些灰色元气直接吞吃掉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她的脑海变得更加清晰。

    比她以前绝对清醒的时候还要清晰。

    她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那只是一瞬间出现在她感知里让她难受的气息,就已经证实了一直以来存在她和王离心中的推断。

    她筑基凝结金丹失败,绝对是有人暗中下手,而且对她暗中下手的,并非是小玉洲这些泛泛之辈。

    她是先天仙灵根修士,筑基凝结金丹怎么可能出现问题。

    能够让她在不知不觉之中中招,而且这么多年的修行下来,根本无法弥补损伤的神魂,一定是出自某些强大宗门的秘法。

    这种强大的秘法,甚至到现在为止还在镇压她的金丹,所以这些年来她不断凝聚金丹,但金丹不断裂解,若非有王离这样的师弟时刻守护在旁,她免不了自爆金丹陨落的命运。

    但现在这种秘术的力量,却是已经开始被王离的这种灰色元气破解,吞噬。

    这种灰色元气的力量,远在这种秘法的力量之上。

    所以她的彻底恢复,似乎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且永不了太久。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种头脑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的感觉真的很好。

    她又忍不住摇了摇头。

    她现在和王离之间的确是产生了某种独特的命数纠缠,但若是回想起来,似乎从王离到她身边的第一天起,他和她的命运就已经紧紧的联系在一起,那抛开这种元气的诡异纠缠,他和她算不算在那个时候开始就有了真正的命数纠缠。

    阴雷伞…她现在都觉得有点太对不起那两名黑衣修士。

    她是坑了那两名黑衣修士,但在她的计划里,只是觉得那两名黑衣修士根本不缺灵砂,将他们所需的残片坐地起价多卖点灵砂也没有什么。但现在连卖给他们的阴雷伞实际上都已经是被真源剥夺了的,那这坑那两名黑衣修士就坑的有点大。

    若是那两名黑衣修士发现了真相,说不定会给她和王离惹来许多麻烦也不一定。

    而且目前还有两个很大的问题。

    一个问题是,元气不会凭空出现,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在某个地方消失了,那一定是去了别的地方,现在她感觉包裹在她金丹之外的灰色元气吞噬了金丹之中析出的那些碎片之后,那灰色元气本身似乎没有任何变化,她体内也没有感到有任何多余的元气产生。

    那这些碎片分解之后的元气去了哪里?

    让她来想的话,当然最有可能是去了王离那里。

    那此时在白骨洲之中的王离会产生什么变化?

    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当时她想要取得阴雷伞,似乎是出于一种强烈的直觉。

    但现在回想起来,这里面也有很多疑点,她觉得最合理的解释,应该是王离的异变甚至影响到了她的神魂感知,就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和迫切需求,不断的在她的潜意识里刺激着她,让她潜意识里觉得一定要去取得通惠老祖的那阴雷伞。

    这似乎是一种元气层面的强烈需求。

    那就是说,阴雷伞本身的元气和真源,可能也是王离体内的灰殿需要的。

    所以在她和王离真正得到阴雷伞之后,王离在接下来的进阶之中,体内的灰殿就真正凝形和出现了。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