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八十五章 没形象了
    听着传音法螺之中传出的阵阵哀嚎声,凌七沉默不语。

    在所有的绝修之中,辛明也是真正的奇葩。

    不论修为高低,凌七接触过的所有绝修,都没有第二个像辛明这种性格的。

    很多时候,辛明甚至显得很搞笑。

    但同时凌七又很清楚,辛明又是所有宗门任务之中,成功率最高的绝修之一。

    不只是生存,而是成功。

    所以比他晚两年成为绝修的辛明才会这么快的爬到和他相同的位置,被上层绝修寄予厚望。

    他和辛明接触的时间并不算短,他很了解辛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为了完成任务,辛明可以毫不心疼的牺牲他的所有部下,甚至在某些必要的时刻,他连此次任务的指挥者凌七都可以牺牲。

    若是换了别的绝修听到此时辛明的叫喊,绝对会认为辛明会因为觉得耻辱而倾尽全力去对付生擒他那两名部下的敌人。

    因为绝大多数绝修虽然冷酷无情,但绝对不会轻易抛弃自己的伙伴。

    而且绝修都很骄傲。

    绝修极少有在任务之中被人生擒的。

    凌七都不记得上次有绝修被生擒是在什么时候了。

    但对于凌七而言,辛明这样的哀嚎却始终在传递一个讯息,那就是这些人有些难缠,而另外老五那头已经有人进入了七宝古域,让他们的包围网出现了漏洞不说,还有可能会比他们更早的接触到“黑树”。辛明会用一些部下拖住有些难缠的对手,然后他接下来应该直接会深入七宝古域。

    毕竟之前按照凌七的计划,他们是层层布网,稳稳的抓网中之鱼,但现在网都破了,辛明就想凭借自己的能力,直接就自己去抓鱼了。

    辛明用这种方式告诉凌七,便是要让凌七自己调整计划,让他自己看着办。

    “难受啊,凌七……”

    辛明的声音还在从传音法螺之中不断传来。

    凌七没有再沉默下去,他平静的说道:“辛明你可以直接去七宝古域之中追杀黑树。”

    辛明的叫声戛然而止。

    半躺在白骨上的辛明站了起来。

    他脸上还是有些懒洋洋的神色,但眼瞳之中却是充满着一种异样的凛冽光芒。对于他而言,绝修是一个代号。

    但他并不认为其余所有的绝修是自己的同类。

    但至少在他目前接触过的所有绝修之中,凌七是他最为欣赏的一个。

    当然和凌七所想的一样,如果有那种必须要牺牲凌七的时刻出现,他会毫不犹豫的以牺牲凌七为代价去换取最后的成功,但同样他十分清楚,凌七只要活着,便能在这样的任务之中取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最关键在于,凌七也很清楚他的想法。

    凌七也会尽一切可能,让他完成任务。

    所以他甚至觉得,正是因为上面的人很清楚他和凌七之间拥有这样的默契,才会选择他和凌七一起来执行如此重大的任务,才会将如此重要的法宝交于他和凌七。

    “你们三个随我进七宝古域,其余人尽可能的和这些修士纠缠,拖慢他们的脚步即可,能够活下来就尽可能的活下来。”

    辛明的手指点向了他身前不远处的三名绝修,这三人恰好是他统御的绝修之中最擅长追踪的三人。

    他点了这三人之后,便随即转身。

    “有点难受啊。”

    他看着前方汹涌翻滚的恶障灵毒,又叫了一句。

    这种恶障灵毒虽然对他的修为而言不算致命也不至于损伤根基,但对于修士而言,终究还是有点恶心的吧?

    真的就像一团始终不散的屁好不好?

    而且这次原本似乎是郊游一样万无一失的计划,他原本觉得只要在这里看看风景,顺便为凌七喊喊加油就结束了好吧,结果弄了半天,莫名其妙出现的厉害对手也太多了点,原先万无一失的计划直接就千疮百孔了。

    以往的任务就算完不成,影响也不是特别大,但此次若是让那“黑树”最终逃脱,中神洲恐怕也要大地震了吧?

    在这种极为重要的战略性任务之中被上面的人寄予厚望,但若是最终又失败的话,那他和凌七恐怕会被发配到某处绝境之中做矿工,一直挖到老死吧?

    是真的难受,不是假的难受。

    但也就在此时,他突然感应到了什么。

    他霍然抬首,看向前方不远处鸣骨峡出口处的天空。

    他的目光所至,两只妖虫就像是无中生有一般出现在了夜色里。

    “有点奇特啊。”

    他好奇的看着这两只妖虫,伸手一招,这两只妖虫便直接朝着他飞了过来。

    这两只妖虫飞到他身前便乖乖的停了下来。

    但就在他的神识朝着这两只妖虫内里探去时,这两只妖虫骤然就炸裂了开来。

    “嗯?”

    他想也不想,右手五指张开,一团灵光就罩向这两只妖虫。

    但啪的一声爆响。

    一股股极为凶戾的金系元气和雷系元气竟然纠缠在一起,直接就撕裂了他发出的这团灵光光罩,接着冲击在他的身上。

    虽然这种威能接下来直接被他身上涌起的一层灵光硬生生的挡住,他的身体连丝毫的晃动都没有。

    但这两只妖虫烧焦的血肉、金系元气形成的粉尘,还是瞬间将他的身前染得乱七八糟。

    他的白色法衣上一片污浊,脸上都有点黑。

    他伸出的右手顿时僵在那里。

    “这就有点尴尬了啊…形象都不保啊。”

    他愣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这才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这两只妖虫本来就出自他手,他当然很清楚这两只妖虫的元气属性,他也确定这两只妖虫被人依附了神念,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人控制妖虫的这种手段竟然连他都没有见过。

    这人的手段,竟然能够做到让他觉得这两只妖虫重新可控,但在他的神识探入时,便直接让这两只妖虫体内的元气瞬间紊乱到极点,以至于这两只妖虫自爆时,其威能完全超乎了他的预计。

    他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是某种蛊道手段。

    这种法门竟像是将这两只妖虫体内的金系元气和雷系法阵之中的元气瞬间揉碎,又重新混乱的调和,让这两种元气变成了一种全新的,更为危险和强大的法器。

    那这两只妖虫还是等阶太低了些,若是对方的这种法门控制的蛊虫等阶更高一些,方才他有可能就直接陨落了。

    这就不是有失仪态的问题了。

    “真的难受啊。”

    一念之间,他苦笑起来,再次激发了传音法螺,道:“难受啊,凌七,这里的一名修士好像天生是我这法宝的克星…我真的先进去找黑树了啊,你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