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七十六章 不要浪
    “去!”

    叶九月虽然在王离的眼中都显得太嫩了点,但此时既然下定了决心,行事却也显得十分决断,丝毫不拖泥带水。

    他一声低喝之中,那些闪耀着荧绿色光芒的蛊虫马上身上光芒消隐,融于黑暗之中。

    这些蛊虫朝着一个方位飞了出去,等到它们在王离的感知之中已经彻底消失了片刻,叶九月才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王离跟上去的时候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因为接下来随时有可能遭遇斗法,所以所有人都很谨慎,都没有激发什么在黑暗之中散发光亮的飞遁法宝或者法器,甚至连身上的灵气波动都尽可能遮掩。

    严格意义上而言何灵秀那个手镯也不算什么飞遁法宝,只能算是一个风系防御型法宝,现在王离虽然也不知道何灵秀真正修为是多少,到底能不能用真正的飞遁法宝,但至少何灵秀现在身上的法器不少,现在他都不知道何灵秀激发的是什么法器,一点灵气波动都没有,但一抹和在黑夜之中很难被人察觉的黑色元气,就将他和何灵秀托了起来。

    “你叹什么气?”

    何灵秀带着王离不紧不慢的跟在叶吉等人的身后,同时问道。

    “真羡慕你们这些有钱人。”王离道。

    何灵秀完全听得懂王离这句话,她摇了摇头,道:“有钱是凡夫俗子的说法,对于修士,要说有灵砂。”

    “灵砂就是修士的钱。”王离有些意兴萧索。

    其实换了谁都一样,本来觉得自己混得还不错,结果发现和身边随便一个相比都差距实在太大了,这种滋味就真的难受了。

    “你的战斗经验应该足够多,你也足够机灵,等会应该不用我提醒你,你就该知道怎么做?”何灵秀传音道。

    “知道。”王离点了点头,“第一个逃呗。”

    “……”何灵秀转头看了他一眼,看出意态萧索的他说这句话真的不像是再开玩笑,她便很无语的说道:“不是让你逃,而是等会我出声提醒你的时候,你应该知道该怎么提醒他们。”

    王离翻了翻白眼,“我本来就跑得最慢,笨鸟先飞还有点活路,这么一来我可能就又引人注意了,若是真的遇到厉害对手,恐怕第一时间就会对付我。”

    何灵秀想了想,“你说的不错,这好像的确是事实,但你放心,万一遇到厉害对手需要逃跑,我不会丢下你不管。”

    王离狐疑道:“真的这么高尚?”何灵秀呵呵一笑,道:“说实话的话,主要还是害怕一个人逃了,万一你死在这里,你师姐肯定要找我算账。”

    “也对,她知道你的底细。”王离终于有了点安全感,但他接下来却是摸出了一颗灵砂丢给了何灵秀。

    何灵秀这下真的不解,“这一颗灵砂什么意思?”

    王离解释道:“你说的话我还是只能信一半,不过我知道黑木市集的生意人做生意最讲信誉,如果不讲信誉的话恐怕会被整个黑木市集的人追杀。既然你说不会单独丢下我,那你就和我做这生意,这一颗灵砂就算是我雇佣你不离不弃的费用。”

    何灵秀两根手指捏着这一颗灵砂连脑壳都疼了:“就一颗灵砂?你的意思是你一条命只值一颗灵砂?”

    王离呵呵一笑,“要不是掰不开,我最好半颗灵砂。”

    何灵秀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闲情雅致和王离开玩笑,但是她觉得王离这句话没准不是开玩笑。

    她看了王离一眼,也不再多说,随手将这颗灵砂收了起来。

    叶九月一直在最前方带路,他无声无息的疾掠着,一直没有任何的表示,半夜时间过去,等到彻底穿过了这片荒滩,他身形略缓下来。

    他发现他控制的妖虫和蛊虫都已经进入了前方的峡谷之中。

    这道峡谷,便是在王离的计划之中,原本是要日出时候才到达的鸣骨峡。

    鸣骨峡是一条地陷形成的峡谷,它相对于王离等人此时的位置而言,就像是一条通往七宝古域的天然走廊,若是从高空俯瞰它的全貌,它的地形更像是被某个巨神用尖头铲在地上铲出了一条两头尖细的深深沟壑。

    王离之所以宁愿行进慢一些,在日出时分才到达这里,是因为在黑夜之中,许多妖兽在鸣骨峡一带活动的几率比在白天要高出很多。

    这里妖兽的等阶就真的说不准了,一级二级的妖兽很多,但来猎食这种妖兽的高阶妖兽,有的时候会出现三级,甚至四级以上。

    这些高阶妖兽其实并不觉得修士的血肉比它们平时的食物更加美味,但在它们的潜意识里,修士比那些低阶妖兽更具有威胁,而且由于修士常年猎杀妖兽,所以有些妖兽可能因为同类曾经被修士猎杀,所以它们就对妖兽拥有强烈的仇恨感。

    正是因为有高阶妖兽活动,所以鸣骨峡在过往千年的时间里,也应该经历过很多次修为等级很高的碰撞。

    那些碰撞到底是谁胜谁负就不知道了,但剧烈的威能爆发和元气冲刷,却在峡谷之中留下了很多环形火山口一般的坑陷,以及其中很多坚韧到岁月都无法风化的骨骼,都被剧烈的元气冲刷磨得很薄。

    所以鸣骨峡里有很多巨大弯刀一样以各种姿势斜插在地上的薄而坚韧的巨大骨片。

    峡谷里的风如果吹拂着沙砾或是骨屑落在这些骨片上时,其中有许多骨片就会像乐器一般发出各种各样的声响。

    如果这一条峡谷在修士洲域某个灵气缭绕的地方,那听到者一定会觉得仙乐飘飘。

    因为绝大多数骨片发出的声音都像是风铃一样很悦耳的。

    但在这种地方,这鸣骨峡里的声音就只能让人感到心悸和头皮发麻,尤其是夹杂着许多妖兽的嘶鸣声和一些诡异的虫豸发出的类似呓语的声音时。

    按照王离的所知,四百三十年前,恶水洲的年轻修士在鸣骨峡的陨落数量达到了一个绝对的高峰,倒不是说这里当时出现了什么特别的宝物让恶水洲的年轻修士趋之若鹜,而是当时恶水洲的年轻修士里面莫名其妙的刮起了一阵“忠贞挑战”的风,说什么道侣就应该到鸣骨峡里呆上几晚见证互相的忠贞,还说什么在险恶的环境之中聆听骨乐的美妙,这是最刺激且最浪漫的事。

    浪不浪漫王离是不知道,但他知道当年这些恶水洲的年轻道侣们是真的很浪。

    浪的结果就是死的多,死的越多还越让恶水洲的年轻修士着迷,因为越是这样似乎才能越体现勇气和忠贞。

    最后的结果就是恶水洲的数十个宗门的宗主极为震怒,硬生生的来了一次血腥试炼,才让这些年轻修士知道脑残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但即便及时弹压,恶水洲在接下来的两百年时间里还是元气大伤,可想而知一阵邪风刮起来,大多数年轻修士的脑门一热就很容易随大流而变得脑子有问题了。

    现在在恶水洲,要是哪个年轻修士想约自己的道侣来鸣骨峡看风景顺便见证一下道侣之间的“忠贞”,一定会被打成猪头,然后被道侣无情的抛弃。

    现在王离面对近在眼前的这条峡谷,他实在很想说的一句话就是,“诸位,我们能不能不浪,等天亮之后我们再进去找人麻烦如何?”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耳廓之中却响起何灵秀的传音,“那三个不是真人。”

    “…?”

    王离还有点懵呢,他就感到身周所有人的气息都有点不对了,而此时就在鸣骨峡内里,出现了三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