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七十五章 看不起人
    真正的蛊虫因为极为紊乱暴戾,而且就连体内的元气性质都极为复杂,很难压制。

    然而之前叶九月到了这几只蛊虫的前方不远处,这几只蛊虫就直接被压制得无法动弹的样子,而此时,叶九月朝着它们伸出手来时,这几只蛊虫依旧连丝毫的挣扎都没有。

    但就在叶九月的手距离它们还有一尺不到的距离时,叶九月的指尖却是沁出了数滴细小但晶莹的血珠。

    这数滴血珠在极短的时间里扭曲变形,就像是形成了数道极为玄奥的细小符箓。

    这数道鲜血结成的数道符箓分别落在了这几只蛊虫的身上,这几只蛊虫连身上莹莹的绿光都没有变化,但是在身体的表面,却是隐隐浮现出了数条诡异的红线。

    这数条红线隐隐浮现之后,这数只蛊虫这才恢复活力一般,在叶九月的身前飞舞起来。

    而等到它们开始活动,一种令人心悸的紊乱和暴戾的气息,就开始从它们的身上不断扩散出来。

    “想不到道友竟是少有的精通蛊道的蛊修。”慕余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她也已经来到了叶九月的身侧不远处,看着叶九月的这番施为,她的眼中也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

    叶九月微微拧结的眉头缓缓松开,他身前那数只蛊虫令人心悸的气息冲击到他的身上,却让平静如岳的他骤然有了些异同寻常的气度。

    “看来慕道友之前也看出了端倪。”他看了一眼慕余,也不否认,“因为各宗各派的修士,大多对蛊修十分忌惮,有不佳的观感,所以之前便不想让诸位道友知道。”

    慕余微微一笑,道:“叶道友所说当然是实情,但进入白骨洲来的我等,应该都算是异类。对于我而言,别说叶道友只是精通蛊道,便是修行那些在仙门正统眼中绝对的歹毒邪术,那也不算什么。相反,叶道友的手段越是高明,我便越是高兴,因为我们此行自然更多保障。”

    “那是!”王离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叶夜行道友你一看就是好人,炼蛊算什么,要是你有什么厉害的蛊虫不想要了,送我一只我也不会拒绝的。”

    叶九月顿时苦笑起来。

    现在王离在他和叶完、叶吉看来,自然也是不错的,但他每次只要一开口,就容易让人无法正经交谈的感觉。

    什么叫做有厉害的蛊虫不想要了,送他一只。

    真正的蛊虫炼制困难,而且即便主人控制都有难度,都很容易遭受反噬,又怎么可能送人。

    “这是什么蛊虫?”何灵秀在此时出声,“如果我没有看错,这应该是某种可以直接伤人神魂的蛊虫。”

    叶九月嘴角那一丝因王离的话语而起的苦笑瞬间消失,他的神色瞬间凝重,道:“何道友所说不错,这种蛊虫最早源于竹山宗,名为空心虫。这种蛊虫虽然看似并不惊人,但它最擅长便是装死,若是误以为已经将它杀死,想要神识仔细对它搜索一番,便很容易遭受它的神识反噬。神魂受损严重的修士,很容易就彻底失去心智,就变成浑浑噩噩,毫无意识的行尸走肉。”

    王离忍不住摇了摇头。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何灵秀似乎真的动了杀机。

    不只是这人让何灵秀感到了威胁,还在于这人好像根本不懂做人留一线的道理啊。

    一般而言,除非明确知道对方的目的,知道对方是自己的敌人,否则正常的修士哪怕在混乱洲域里也绝对不会肆无忌惮的大造杀孽。

    任何杀孽都会造成因果劫数。

    因为哪怕眼前的这名修士看似毫不起眼,似乎顺手杀了一点问题都没有,但谁知道他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师门,有着什么样的亲友,有时候万一他什么强硬的后台都没有,但他是替某人办事,或者他的身上正好有帮某个厉害人物采集的灵材…如此种种,可能一件小事都会变成不可收拾的大事。

    但眼下这名御使妖虫和蛊虫的修士,却显然是赤裸裸的谁经过这一带都要杀。

    行事似乎完全不留任何余地。

    这人当然是好气势。

    谁来都不放在眼里。

    但这实在是有些看不起人了。

    面对别人的看不起,王离是一向无所谓的。

    但何灵秀却似乎忍不了这样的蔑视。

    明显她现在都是想直接会会此人了。

    “呵呵道友,冷静啊。”他想明白了之后就忍不住传音过去,“这些人都这么厉害的,我们就不要顶在前面了。”

    何灵秀传音回来,“你说的这叶夜行道友,他绝非寻常蛊修,整个小玉洲,哪怕是金丹境的蛊修,都应该没有几个能够以如此平稳的手段,瞬间压制别人的蛊虫,而且接下来还能如此轻易的反控。”

    王离想想也是。

    他一时甚至忘记了自己气海中灰殿的事情,一时甚至有些抑郁了,“你说这些人的本事到底都哪里学的啊,一个个都变态的跟什么似的。”

    这次何灵秀倒是没有觉得他目光短浅。

    任何远远凌驾于修为的强大力量,都来源于自身天赋或是能够用至高两个字形容的法门。

    在她看来,叶九月自然还是显得有些青涩,但无论是他们的遁法,还是眼下暴露的这种蛊道法门,都令她觉得非同小可。

    尤其是她之前就已经认真审视过这三名年轻修士,但她直到此时,也没有感知出他们的身上有任何的蛊虫,至于这三名修士所修的功法,也是让她根本无法看透。

    这三名修士体内是银色星光点点。

    就像一片琉璃之中,嵌着许多细小的银色光屑。

    以她的见知,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哪个宗门的功法。

    “诸位小心。”

    叶九月此时的面色却已经一片肃杀,“借这几只蛊虫,我便能很快断定对方的位置,恐怕要时刻做好斗法准备。”

    韩耀一声冷笑,赤红色的飞剑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震鸣,就像是剑身中有人在嘶吼,就像是这柄剑早已迫不及待的要饮血了。

    王离叹了口气。

    他这就又有点担心了。

    原本不管慕余和韩耀到底打什么主意,别的人都还是能避战就尽量避战,但眼下除了他之外,却都被妖虫接着蛊虫撩拨得杀气腾腾了,可关键在于,万一打不过,所有这些人里面好像跑得最慢的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