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七十四章 绝不低调
    若是王离此时能够听到这名麻衣修士的说话,一定会对这麻衣修士瞬间刮目相看。

    这名麻衣修士前面的对话风格或许在王离来看不怎么样,但当这名麻衣修士失去耐心之后,他的对话风格就肯定让王离特别欣赏。

    只是这段时间王离也挺郁闷的。

    支撑他和呵呵道友这艘友谊小船最坚定的基础,就是宝光。

    但从帝沼魔君盘踞的沼泽地上岸之后到现在,一路上竟然是没有宝光!

    帝沼魔君叛军的这片泽地之后的连绵荒滩从高空俯瞰的话,就像一根长舌朝着鸣骨峡延伸,之前王离虽然很清楚,这片荒滩的确算是很贫瘠,因为连像样的妖兽都没有。

    从理论上来说,这里没有宝光是不正常的。

    因为这里当然更接近七宝古域。

    七宝古域是白骨洲的绝对中心,当年灵气雨覆盖的区域,越是接近七宝古域,产生的厮杀就更多,厮杀越多,留下的遗骨和灵材就越多。

    哪怕此时叶九月已经在通过那两只妖虫寻觅敌踪,但在他看来,即便那人身上真的有让慕余极为眼红的宝物,那最终也未必能够让他和何灵秀占到便宜。

    既然如此,还不如沿途的灵材落袋为安再说。

    小玉洲年轻一辈的修士之中,视灵砂如命的估计不少,但像他这么务实的估计不多。

    “呵呵道友,真的没有宝光吗?”他忍不住传音给何灵秀:“是真的没有,还是你眼界太高,已经和慕余一样只想大的好处,沿途的宝光都不放在眼里了?”

    “难道没有宝光,我还能给你变出来不成?”何灵秀冷冷的回了他一句。

    她的态度看起来有些不佳,但事实上,她却是在很认真的感知着周遭的一切。

    她的神智慧觉能够覆盖的区域恐怕比王离想象的还要远一些,此时她的感知至少已经仔细的探知过这片荒滩近半的区域,但让她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是,的确没有宝光。

    没有人会觉得灵砂嫌多。

    之前帝沼魔君的发现,也让她对接下来的七宝古域之行充满了期待。

    她也希望发现更有价值的灵材。

    但是的确没有。

    王离迅速的郁闷起来。

    他感觉得出她的情绪真的不佳。

    但也就在数个呼吸之后,何灵秀的感知里出现了一丝异常。

    她深吸了一口气,传音道:“左前方,沿着那堆乱草往前八百步左右的距离。”

    “有宝光?”王离的眼睛亮了起来。

    何灵秀这次没有开玩笑,道:“之前可能有,但现在未必有。”

    王离皱起了眉头,他听懂了何灵秀这句话的意思。

    他突然掠起,朝着何灵秀所说的方位掠了过去。

    “怎么?”

    下一刹那,除了何灵秀不紧不慢之外,其余所有人都瞬间到了王离的身边。

    韩耀的那道飞剑甚至都已经出现在了夜色里。

    王离停下来的刹那,他就顿时恨的有些牙痒。

    他面前有个坑。

    这个坑很不规则,就像是地下有件东西被人硬生生的摄了出来。

    “这里原本有宝光,但被人先行一步取走了?”叶吉似乎都已经被王离带的习惯了“宝光”的说法,看到王离身前的这个坑洞,他下意识的说道。

    韩耀面寒如水。

    虽然他一直对王离有些敌视,但此时他倒是没有觉得王离小题大做。

    这和一块两块灵材到底价值多少灵砂没有关系,关键在于,这个坑形成的时间很短,这便说明不久之前这里有修士活动,而且这名修士或许也有不俗的探取灵材的手段。

    这一带也没有任何战斗的迹象,这便说明取走这里灵材的,就算不是直接控制那些妖虫的修士,也肯定是那名修士的同伴。

    “这个仇就结大了啊。”

    这个时候王离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吉有些愕然的看了一眼王离。

    王离的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有点怪。

    似乎之前那名修士埋伏了那么多妖虫攻击他们,这仇还不算大?

    万一实力不济,就直接被那些妖虫杀死了,结果王离对那倒是不算在意,但挖走了他的“宝光”,这仇似乎比妖虫攻击他还要大。

    他觉得有点怪,但王离的理解就是这样的。

    反正妖虫虽然偷袭他们,但也没有对他们造成实质性的威胁,反而相当于给他送了点妖虫尸首,但挖了他的宝光,这就像是硬生生从他的灵砂袋里抢走了灵砂,这如何能忍!

    更何况他已经想得美滋滋,将这白骨洲挖灵材已经看成了他和何灵秀的独门生意,今后还要长期合作呢,结果现在突然杀出来一个人抢这独门生意,这就更让他受不了。

    之前他还对叶九月控制那两只妖虫寻觅敌踪挺不上心的,但眼下他却是看向叶九月,咬牙切齿道:“叶夜行道友,可有发现什么迹象了?”

    面对王离的这种急切,叶九月有些尴尬,对于他而言,这种法门他又无法和王离等人细细解释,其实线索多少是有一些,但要凭借妖虫和那名修士之间存在的极为微弱的心神联系,从而确定那名修士的具体所在…至少他现在还是无法精准的确定。

    所以他只能摇了摇头,苦笑道:“还没有。”

    “恐怕我们还没有找出对方的具体所在,但对方却是找上门来了。”但也就在此时,何灵秀却是冷笑起来。

    “什么意思?”

    韩耀瞬间眯起了眼睛,他的神识不断狂扫,身前那一柄赤红色的飞剑剑身上的剑芒更是疯狂的吞吐。

    他的警意和战意足够,但此时他的神识不断狂扫,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何灵秀没有回答任何人,她目光极为冰冷的望向前方,蓦然间她的身上涌起剧烈的灵气波动。

    一圈透明的涟漪骤然以她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

    空无一物的黑暗之中,骤然泛起数点绿色的荧光。

    “不要!”

    叶九月疾喝了一声。

    他是对着韩耀喝的。

    他喝止了韩耀的飞剑。

    几乎同时,他的脚下泛起银色的光屑。

    在这些银色的光屑奇妙的形成一朵银色的莲花时,他的身影已经从原地消失,出现在了那数点绿色荧光之前。

    他的身影显现的刹那,那数点绿色荧光在他的身前骤然静止。

    这是数只蜻蜓大小的虫豸。

    王离的眉头微微蹙起。

    他在此时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何灵秀。

    何灵秀此时的眼眉之中,有种他之前都没有见过的森寒意味。

    何灵秀一直都很低调,甚至很多时候都让他背锅。

    但方才的出手,却绝不低调。

    此时何灵秀这样的神色让他瞬间就反应过来这是为什么。

    这种天赋灵根,这种挖宝光…是呵呵道友的领域,但现在有人却踏足了她的领域。

    这是一个异类发现另外一个相似的异类的存在,就像是真正的一山出现了二虎?

    王离的嘴角出现了一丝笑意。

    不可否认,现在的呵呵道友真的有点虎。

    看来她也的确很重视和自己的这门宝光生意啊。

    他顿时觉得这个即将要翻船的生意又有点稳了。

    叶九月看着身前的数只闪耀着绿色荧光的飞虫。

    这数只蜻蜓大小的虫豸长得有些狰狞。

    它的身体就像细小的竹节,但头部却很像蚊子,有一根和身体比例相比显得有些过分庞大的针刺口器。

    叶九月犹豫了一个呼吸的时间。

    他可以轻易确定这些虫豸和之前的妖虫有着本质的区别。

    之前那些妖虫和真正的蛊虫有着很大的差别,但眼下这些虫豸却是真正的蛊虫。

    真正的蛊虫并非是基于某种妖虫的简单力量提升或是强行改造更多的元气能力,真正的蛊虫是诸多有可能成为蛊虫的异虫互相厮杀、吞噬、融合、进阶的过程,尤其是在炼蛊修士的诸多秘药、真元法门、乃至神识烙印的强行干涉之下,这就像是无数灵胚揉碎重组最后|进阶成型的过程。

    暴戾、紊乱,尤其是它体内神识的暴戾和紊乱,便是这种真正的蛊虫给予叶九月这种行家的最直观感受。

    如果说“挖宝光”是有相似的修行者踏足了何灵秀的领域,那此时这种蛊虫,便是踏足了他的领域。

    叶九月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若是要通过这些蛊虫找出未知的敌人,恐怕便无法隐瞒自己真正强大的手段,但或许是被方才何灵秀的决然所染,亦或许是觉得在面对这种敌人时,自己终究无法隐藏自己所有的手段,所以在一个呼吸的犹豫之后,他还是朝着这几只蛊虫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