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七十二章 不关心
    这名白衫修[笔趣岛 www.biqudao.xyz]士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站了起来。

    三道飞剑都回到了三名身穿古铜色法衣的男修身前。

    这三名男修很显然都是剑修,而且浑身的煞气更是让人一眼可知他们便是追求杀伐极致的那种剑修。

    然而即便是这样三名剑修,在这名白衫修士面前却是明显气势被彻底压了下去。

    最先出声的那名男修眼中的恐惧还在加深,他强行镇定心神,颔首为礼道:“吾等乃祈仙洲仙都宗门人,此时行过此间,乃是要……”

    “你们想要如何和我无关。”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这名白衫修士打断。

    仙都宗的这名男修脸色瞬间变了数变,接着便垂首道:“若是道友不想我们留在此间,那我们便离开白骨洲。”

    “有些事,哪怕只是经过,也算是身处其中。”这名白衫修士摇了摇头,道:“更何况你们见了我。”

    这名白衫修士说的这句话似乎很难懂,但这三名男修和他们身后那名女修却同时听出了他话语之中的意思,都是脸色瞬间变得有些惨白起来。

    仙都宗为首的这名男修声音微颤道:“我等虽不知道道友在绝修之中是什么身份,但我等同在三圣门下……”

    这名男修的这句话还未说完,天空之中骤然响起雷鸣。

    一道水桶粗细的雪白雷罡凭空出现,直接就朝着他们四人的所在击去。

    这四名修士虽然心中畏惧,但也绝不至于坐以待毙,在雷鸣声刚刚响起的刹那,三道悬浮在他们身前吞吐剑芒的飞剑便已经如电般疾飞而出。

    这三道飞剑的速度,根本不亚于天空之中落下的雪白雷罡。

    与此同时,这三名男修身后的那名艳丽女修也是花容失色,一口青色的小钟被她祭了出来,随着她体内的真元疯狂的涌入这口青色小钟,这青色小钟上瞬间升腾起一尊青色道尊,迎向天空之中的那道雪白雷罡。

    但那道来势极为迅猛的雪白雷罡和这尊青色道尊相撞的一刹那,却是奇异的散开,如千树万树银花开放一般,散落成无数银色的雷罡。

    这无数条银色的雷罡竟是想成了一个巨大的雷球,将这四名修士包裹其中。

    与此同时,这名白衫修士的身边飞起一根金黄色的短鞭,这金黄色的短鞭围绕着他身边一转,似乎速度也并不快,但三道抖出无数剑影杀来的飞剑,却是全部被这金黄色的短鞭击中。

    三柄飞剑上同时发出一声沉闷轰鸣,三个光团爆开的刹那,巨大的银色雷球之中的三名男修全部身体一震,口鼻之中鲜血狂涌。

    这名白衫修士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他的手直接握住了金黄色的短鞭,那三道还处在威能冲击之中的飞剑竟是不受控制般直接朝着他手中这金黄色的短鞭飞来,瞬间吸在了这根金黄色的短鞭上。

    这金黄色的短鞭上金光一闪,这三柄飞剑的剑身上就像是有一层流水般的元气冲刷而过,与此同时,那三名男修浑身的肌肤都变成了金黄。

    接着嗤啦一声,他们浑身的血肉和肌肤就像是衣衫一样裂开,内里的鲜血从裂口中涌出时还是鲜红,但瞬间就变成金黄。

    这三名男修连惨叫声都没有能够发出,浑身就像是被金汁覆盖一样气绝而亡。

    “不要杀我!”

    这三名男修身后的女修此时根本没有遭遇任何真正的威能冲击,但看着身前三名男修的惨状,她却是惊骇欲绝,“只要不杀我,我什么都肯为道友干的。”

    在她惊呼声响起的刹那,她身上的法衣就像是瀑布一般往地下滑落,她浑身的雪白细腻顿时暴露在空气之中。

    白衫修士脸上的神色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他平淡的看了这名女修一眼。

    这名女修还未感到什么灵气波动,她身下骤然涌起一道乌光。

    这名女修的瞳孔骤然收缩,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她的整个身体被这道乌光包裹,接着这道乌光急剧的收缩,她的整个身体也随着这道乌光的收缩而被硬生生的挤压成了一团破碎的血肉。

    瞬间杀死这四名修士,白衫修士脸上的神情依旧没有丝毫变化,他随手一点,那颗雷球消散的刹那,一道罡风直接将这四名修士的破碎尸身抛入了藤林的深处。

    那些原先被飞剑逼迫而不敢动作的藤林顿时活跃起来,无数如游蛇般的藤蔓发出了极为古怪的声音,疯狂的抢夺着这四名修士的血肉和骨骼。

    但也就在此时,这名脸上的神色一直没有什么特别变化的白衫修士目光突然剧烈的一闪,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整个人包裹在一团白光之中,以一种无比决然的态势,直接朝着身后的恶障灵毒之中撞了进去。

    噗的一声。

    那浓稠如屏障的恶障灵毒上竟是出现了一个人形的孔洞,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内里的灵毒翻滚,这个人形孔洞才被汹涌的灵毒又重新填满。

    这名白衫修士朝着内里疾掠了数里,这才停了下来。

    他置身的所在是一片完全干涸了的泥地,地上有巨大的龟裂,坚硬的泥土之中有各种怪模怪样的骨头刺出来,有些骨头上面还爬满了各种各样令人觉得恶心可怖的虫豸。

    身处这种灵毒之中,观感不像外面看起来的那般粘稠,就像是被略微浓厚的雾气包裹,灵毒缓缓漂浮,给人的感觉也不像外面看上去的那般狂澜翻滚,但灵毒之中飞舞的各种虫豸,却是和外面看起来的一样,飞沙走石一般,他身外的白色光罩上就像是不断被砂石撞击,噼啪作响。

    他一路飞掠就像电光疾驰,身后看似根本无人追随,但就在他身影停顿下来的刹那,以他的身体为中心,东南西北四角,却是都显现出一道青色的身影。

    白衣修士的眼中出现了些疑惑的神色,他看清这四名将他围住的修士都是同样的装束,他们都是身穿着普通的麻衣,但麻衣的内里却有着耀眼的青色灵光透出来。

    这四名修士的脸上也都戴着青色的木质面具,也同样散发着青色灵光。

    这名白衫修士是根本不知道这四名将他围住的修士的来历,但他却也根本不想和这四名修士答话。

    根本毫无征兆,也没有任何剧烈的灵气波动,那四名身上萦绕着青色灵光的修士脚下的泥土骤然往上翻卷,就像是有一头巨兽猛然从地底钻出一样,将这四名修士的身体往上震起。

    往上翻开的泥土之中蕴含着极为诡异的灵气波动,足以吸引任何正常修士的感知,但真正的杀意却来自于那些第一时间溅飞的泥土碎屑。

    这些泥土碎屑在空中发生奇异的变形,变成了一柄柄无柄小剑,它们瞬间就拥有了可怖的速度,纷纷刺在这四名麻衣修士的身上。

    咄咄咄咄….

    一阵极为密集的冲击声响起。

    但这些威能惊人的小剑并未能够刺透包裹在这四名麻衣修士身上的青色灵光,而这四名麻衣修士也像是丝毫没有感觉一般,整个身体就像是瞬间被抛起一般,朝着白衣修士落来。

    白衣修士没有丝毫惊惧,他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那四名修士的身影,嘴角反而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也不见他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就在那四名麻衣修士的后方的虚空之中,骤然都爆开一道白光。

    四道白光同时狠狠击中这四名麻衣修士的后背,四声沉闷的撞击声中,这四名麻衣修士的身影反而变得更快,就像是流星一般砸到他身周。

    那柄金黄色短鞭又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噗噗噗噗四声。

    金黄色短鞭在他手中迸出四道金光,此次这四道金光如入无物般,轻易的将这四名麻衣修士的身体洞穿。

    在这名白衣修士看来,这四道金光只要刺入这四名麻衣修士的身体,不管这四名麻衣修士的生机如何强横,也直接会瞬间被杀死。

    至于这四名在他看来都有些诡异的麻衣修士到底何等来历,这并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

    他在这白骨洲,在这七宝古域之中的唯一任务,便是找到那名被他们称为“黑树”的女修,并将之杀死。

    甚至为何要杀死那名女修,他都不会去关心。

    因为他根本不需要知道其中的原因。

    那些和他一样成长起来,曾经好奇任务之外事情的修士,都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