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六十九章 那还行
    要是换了王离,哪怕身边临时拼凑的同伴说想去,但他自己不想去的时候,他应该就会说,你们赞同你们去,那我就不去了。

    但叶九月等人却似乎不像他这么抹得开面子。

    听到王离说也赞同,叶九月、叶完和叶吉三人互望了一眼,叶九月便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便勉力一试。”

    在叶九月表态之后,叶完和叶吉两人还同时对着王离拱手行了一礼,道:“方才多谢王道友相助。”

    王离连连摇头,“快别这么说,这么说我又要羞愧欲死了,我压根就没有帮到什么忙。”

    他是真的不太好意思,甚至还有点心虚,因为他是早就通过何灵秀知道了有这样的妖兽存在,但就是因为何灵秀要探探这些人的底细,所以他也没有提前告诉这些人,结果他还担心这几个人出意外,没想到这几个人一个个都似乎有特别强大的秘术在身。

    明明最有危险的一个还急着去救这几个人,这回过头来想就真的太尴尬了。

    但叶完和叶吉的想法却和他截然不同。

    尤其是叶完听着王离这么说,反而是对王离又行了一礼,肃容道:“先前我对王道友还有些误解,但方才王道友不惜以身犯险,拼命营救我等,我等却是看在眼中,记在心里。”

    这么一说王离就更加羞愧了。

    但叶完等人看着他,就越发觉得这王道友真的是好人。

    这个时候王离却说了一句,“这么说的话,要不你们帮我收拾些这些妖虫的虫尸,反正也值些灵砂。”

    ……

    “理由呢?”王离此时传音给何灵秀。

    何灵秀呵呵一笑:“你问我理由干嘛,你问等会啊。”

    王离都懵了,“呵呵道友你这什么意思。”

    何灵秀说道:“我不是说,等会和你具体说什么原因。那你找我干嘛?”

    王离皮笑肉不笑起来,“呵呵道友你真的要如此么,方才若是叶不完和叶吉没有两下子,可能就被那些妖虫杀了啊。”

    何灵秀顿时白了他一眼,“我不就是和你开个玩笑,更何况只有你才觉得他们会被那种妖虫所杀。”

    王离依旧冷着脸,“不好意思,你的玩笑太冷了,我体会不到笑点。”

    “怎么,平时只许你和人开玩笑?”何灵秀嗤笑一声,道:“这慕余在帝沼魔君这件事上便显得有些贪心,方才连你都觉得明显有异议的事情,她却是极力误导促成。按理而言,越是她这种金丹修士,行事便应该越是稳妥才对。她现在如此做派,便只能说明她对控制这种妖虫的修士其实所知比我要多得多,让她如此刻意…就只有一种可能,她对这名控制妖虫的修士有所了解,而且这名修士的身上,肯定有让她十分心动的宝物。”

    王离顿时皱起了眉头,“呵呵道友,你说的深得我心。不过有点不对,什么叫做方才我都觉得而明显有异议的事情….难道我是这些人之中最蠢的吗?你认真说事的时候,能不能不要顺便夹枪带棒,这样很伤大家的感情。”

    何灵秀呵呵一笑,“反正我和你也没有什么感情。”

    王离也呵呵一笑,“那这话不对,只要你继续发现灵骨,我和你的感情情比金坚!”

    “你对叶九月怎么看?”何灵秀看了已经在施法的叶九月一眼,突然又认真起来。

    王离叹了口气,“和这慕余、韩耀相比,还是太嫩了啊。”

    何灵秀转头看了王离一眼,只是听着王离的这句话,看着王离此时的神色,她就明白王离和她的看法一模一样。

    虽然这三名年轻修士身上都有些令人意想不到的秘术,但在外行走的经验却还是略显不足。

    若是换了寻常的不甚聪明的修士,比如她那五个按部就班修行的师兄师姐,或许也听不出什么,感觉不出什么,但在她和王离的耳中,却很显然,叶九月方才所说的话语,却是有些刻意的让人不往蛊虫和炼蛊的方向想。

    按理而言,和这种炮制妖虫手段最为相近的便是一些炼蛊宗门的炼蛊术,瞬间镇压这种妖虫神识的手段,也让人不免联想到那种以炼蛊所长的宗门的控蛊手段,若是叶九月说话间不刻意回避,或许还不会让她如此确定,但眼下,她和王离却都已经觉得叶九月真正厉害的手段,应该是控蛊手段。

    说不定他现在身上藏着许多厉害的蛊虫也不一定。

    这种猜测放在白骨洲这种混乱之地就显得更有道理了。

    七宝古域的灵毒妨碍修士,但对一些蛊虫可能没有丝毫影响,那带着一些厉害蛊虫进去,便真的是极为适用的厉害手段了。

    以炼蛊为主的宗门在修真界中也不是主流,而且炼蛊宗门往往和厉害毒虫为伴,其余宗门也大多敬而远之,所以对于擅长此道的修士,王离也是没有什么了解。

    眼下他从叶九月的施法之中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只见一阵阵的灵气波动之中,叶九月的十指尽数被银色的光辉笼罩,银色的光辉之中似乎有一些玄奥的黑线飞舞,这些黑线不断的落入其中两只妖虫的脑门之中,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他在用这些黑线在这两只妖虫的脑门之中篆刻符箓一般。

    如此施法也不过数十个呼吸的时间,银色的光辉缓缓消失时,所有的黑线也都已消隐不见。

    叶九月深吸了一口气,他缓缓呼出时,口中的一口热气喷吐在那两只妖虫身上,那两只一直呆呆傻傻悬在那里的妖兽突然动

    作起来,好像已经随叶九月的心意控制。

    也直到此时,叶九月的目光才从那两只妖虫身上脱离,他抬头看了一眼王离等人,说道:“我先设法用这两只妖虫去寻觅对方踪迹,其余这三只妖虫,我先留着,到时若是那两只妖虫寻觅不到,或许对方修士想要反过来寻觅我们踪迹时,我可以用这三只妖虫让他产生误判。”

    “叶夜行道友好手段。”王离顿时对他肃然起敬。

    “我看王道友也不简单。”慕余在此时冲着他也是微微一笑,说道。

    王离自己觉得是这些人之中最差,羞愧欲死,但是慕余却有完全不同的判断。

    在她看来,在方才的遇袭之中,王离虽然看似手段最差,从头到尾只用了些粗浅的符箓,但那一瞬间也用最为寻常的剑罡之术直接斩杀了三头妖兽,而且在所有人里面,他是露底最少的。

    但给她最为强烈的直觉是,这人似乎经历了无数次斗法似的,甚至让她都觉得有些危险。

    “是么?”

    听到她隐含深意的话语,王离却是哈哈一笑,说道:“真的吗,我真看起来不那么简单,不那么差劲吗,那还行。”

    慕余脸上和气的微笑都有点僵硬了。

    就连还在帮着王离尽可能的收拾一些完整的妖虫尸身的叶九月等人都忍不住摇头。

    这王道友为人的确不错,就是脑子的确真的和正常人太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