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六十一章 尸植经
    淤泥下十余尺,对于寻常修士而言,可能还有些麻烦。

    但对于王离而言,这似乎根本不叫事。

    一张化沙符直接将方圆十余丈范围内的淤泥之中的水汽祛除,黑色的淤泥变成了黑色的沙地,在四周淤泥之中的水流朝着这片沙地缓缓侵入时,一张地涌符把这片沙地变成了一个往外翻滚的沙池。

    这个时候王离再拍出一张化石符,却是将这片沙地周围的一圈都凝成了坚硬的石板。

    “你身上怎么什么杂七杂八的低阶灵符都有?”何灵秀忍不住就传音对着王离说道。

    她不可否认王离的这三张灵符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价值也足够低廉,但即便在她的认知里面,一名修士身上的灵符也要足够精简和实用。

    若是一些太过低阶,平时都根本起不了太大用处的灵符,还不如直接售出了换点更为有用的灵符。

    面对何灵秀的这个问题,王离倒是有点头疼。

    因为这是个很复杂,很系统性的问题。

    寻常的修士炼化天地灵气修炼的时候多,战斗的时候少,但他却是完全反过来。

    所以寻常的修士宁愿将暂时不用的灵符变现成灵砂带着,但他却是习惯将暂时多余的灵砂换成法器,没准随时都用得着,而且他也没有办法和何灵秀解释灰衣修士的事。

    和灰衣修士战斗是不会真正消耗身上的法器,但是身上没有那种法器,他在灰殿之中也掏不出来。

    那些灰衣修士各个有特色,他拥有的手段是越多越好,他倒是根本不嫌身上杂七杂八的灵符多,反倒是如果有可能的话,什么种类的灵符都要有一些。

    话说回来,在入夜前他的修行之中,他有一次还真正尝试了一下最为豪横的做派,身上有什么法器有什么灵符就丝毫不计较成本的一古脑乱砸乱放。

    结果被他唤醒的那几名灰衣修士被他的法器狂轰乱炸都炸得彻底蒙了。

    其实以他的施法速度,尤其是激发灵符和法宝的速度,若是真的不用考虑相应的灵砂消耗,若是真的足够多数量的法器让他激发,那这种战斗方式对于他而言就实在是太爽了。

    只可惜实力不允许啊。

    他和他师姐有时候连修行的灵砂都不太够用,艰难的时候还真要将手上的法器先卖几件出去。

    这么一想他觉得更没有时间回答何灵秀这种可答可不答的问题了。

    他身影一动,直接脱离了何灵秀的这个灵光光罩,落在了被他石化符固化的大坑边缘。

    接着他再祭出一张风系符箓,却是将坑中的残沙不断吸取出来,纷纷扬扬的洒落在了前方的泽地之中。

    叶完等人现在已自觉和王离的关系不错,韩耀和慕余还有些自恃身份,还矜持的不紧不慢朝着王离靠近,叶完、叶吉和叶九月三人却已经按捺不住好奇,已经疾掠过来到了王离的身边不远处。

    虽然风系符箓的威能还在起作用,前方的那个大坑之中还是飞沙走石,但就这转眼之间,叶完、叶吉和叶九月这三人便已经看到了坑中趴着一个死寂的庞然大物。

    “啊!”

    三个人都是一声大叫。

    王离比他们看清楚的早,此时听到这三人这一声大叫,他顿时哈哈一笑,脸色异样的红润,“是不是好大的宝光!”

    三人彻底失声。

    坑中赫然就是一头帝沼魔君。

    也直到此时,他们才大致看清楚这种高阶妖兽的全貌。

    这种高阶妖兽,很像一个巨大的青团子。

    它的身体中央有一排眼睛,眼睛周围长着些触角。

    除此之外,它的身上便长满了根须一样的刺爪。

    之前这些刺爪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天空刺出时,他们看到的都不过是一条条高速运动的黑影,但他们现在看清楚了,这些刺爪也是青色的,最前端的两尺是晶莹的骨质,很像一柄天然的无柄骨剑,这最前端的骨剑后方,连着帝沼魔君身体的,却是半透明的筋肉,可想而知这种刺爪弹射出去的速度有多惊人。

    王离开的这个坑已经算大了,但这头帝沼魔君身体还有一圈没有彻底显露出来。

    这样庞大的妖兽,身上又没有什么致命的要害,自愈能力也厉害,要想将它杀死,的确是太难了。

    这头帝沼魔君死去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它的身体都好像有些木化了。

    现在叶完、叶吉、叶九月这三人身体微微颤抖,脚下的沙砾掉落在它身上时,都发出了“咄咄”的闷响。

    不过这反而让王离更加高兴了。

    之前他还担心这头帝沼魔君腐化太厉害了,到时候最多就剩下一堆骨骸和那些天然的骨剑剑胎。

    木化不要紧,木化也是另一种形式的灵气转化。

    奉行入袋为安原则的王离直接就从坑上掠了下去,落在了这头帝沼魔君的身上。

    “厉害了。”

    让他有些惊讶的是,就和一些灵木形成的阴沉木一样,这头帝沼魔君木化之后的身体竟然也散发出一种好闻的幽香。

    这幽香类似于那种甜蜜的果香,竟是将周围的臭气都自然隔绝在外。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停留,手中寒光一闪,已经多了一柄寒芒吞吐的小刀。

    这种小刀叫做锁灵解玉刀,是专门用来粗解一些灵材的专用法器。用这种法器切割下来的灵材,在断面上会自然形成一层锁灵层,可以尽可能的避免灵气散失。

    这头帝沼魔君对于他而言,最有价值的当然是妖晶和那些天然的骨剑剑胎。

    之前何灵秀和他的交谈之中,并未刻意的提及这头帝沼魔君的妖晶,但此刻看它保存得如此完整,恐怕妖晶也会完好的存在于它的体内。

    王离也并不急着去寻这块妖晶,毕竟只要这头帝沼魔君体内真的还存在妖晶,那何灵秀肯定能够确定它的位置,不用他白费力气去瞎找。

    他伸手一挥,刀光亮起,是直接切向身前一根刺爪。

    “且慢!”

    但也就在此时,一声疾呼传入他的耳中。

    王离微微一怔,他停下手来,转头往上看去,发现他没有听错,此时疾呼喝停他的,是之前脸上始终挂着和气微笑的慕余。

    王离倒是有些意外,道:“慕道友,怎么?”

    慕余一开始显得有些急切,现在看王离停了下来,她脸上便又是之前那副温和的神色,道:“王道友放心,我并非想分王道友一杯羹,只是这头木系妖兽体型如此庞大,保存如此完整,而且本体已经木化,我倒是想建议王道友先不要急着切割分解灵材,保持它的完整性,其实有更高的价值。”

    “哦?”王离更加意外,“慕道友有什么高见?

    慕余微微一笑,也不废话,直接道:“不知王道友有没有听说过尸植经?”

    王离异常干脆的回道:“没听过。”

    接着他马上传音问何灵秀,“你听过没?”

    何灵秀道:“听过。”

    王离顿时郁闷了。

    你听过的话,好歹先解释两句,只说这听过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时候慕余微笑解释道:“尸植经是解仙宗的三大奇经之一,尸植经是可以在修士和妖兽的尸身上种植出可控制的灵花灵木的法门。”

    王离微微一怔,道:“慕道友你的意思是,可以在这帝沼魔君的尸身上种出厉害的灵花灵木,而且还可以控制?”

    慕余顿时给了他一个嘉许的眼神,“这尸植经之所以被称为奇经,是因为这种法门可以天然突破修士自身等级的界限,哪怕是一名炼气一层的修士,他若是能够得到一具极为合适这尸植经的尸身,培植出来的的灵株若是有超过金丹修士的法术威能,他也可以轻易控制。”

    王离的神色顿时凝重起来。

    慕余的笑容越发显得温和,“这就像某些炼蛊和驭兽的宗门,修士的等阶虽低,但他们却能够控制比自身更为厉害的蛊虫和妖兽一样,但关键在于,即便是那些炼蛊和驭兽宗门的修士,他们控制比自身厉害的蛊虫和妖兽,也不可能凌驾自己的修为太多,因为很容易遭受反噬。但这种尸植经培植出来的灵株不同,这种灵株不带自己的神念,纯粹就像是没有任何反噬的木系法宝。”

    王离眉头微微蹙起,道:“慕道友你的意思是,帝沼魔君这具尸身很适合这尸植经?”

    “不错。”慕余点了点头,道:“尸植经固然是奇经,但最大的限制就来自于用来尸植的尸身本身,元气性质不同的各系尸身要配不同的灵株。尸身保存得越完整,整体内蕴的灵气越强,培植出来的灵株便越强。这头帝沼魔君的尸身对于尸植经而言,也算是小极品了。按我来看,用它来培植灵株,恐怕至少可以到达三级八品。”

    说完这几句之后,她看着一时还在沉吟的王离,笑了笑,又补充了道:“虽说木系灵株在攻击力方面无法和火系、雷系的灵株相比,但它的自愈能力却远非其余各系灵株所能相比,若是有这样一株灵株在手,即便是只用来防御,都堪比一名金丹八层九层的修士在旁护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