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十九章 太勤勉
    终于不再修行了?

    玄天宗,孤峰之中,吕神靓啊啊啊的连叫了数声,这才略微缓解了她抓狂的情绪。

    王离修行的太勤勉了。

    哪里有到了白骨洲里面还如此刻苦修行的。

    过去一个半时辰里,围绕着她金丹的灰色元气又多了数百缕。

    更让她郁闷的是,王离修行这么刻苦,似乎本来就是她的问题。

    是她在过去十几年的修行之中,生怕王离在炼气期每一层小境突破时被那些诡异的灰衣修士杀死,所以她才时刻逼迫着王离争分夺秒的修行。

    当她脱离玄天宗三十一峰来到孤峰,王离跟来之后,整个玄天宗,在她的眼里,就只剩下王离这样一个师弟了。

    她当然不能让自己唯一的师弟就这样没了。

    她在清醒的时候,整个小玉洲也没有几个人有她的思路清晰,她给王离制定的修行路线,都是以王离能够活下来为前提。

    所以她对王离修炼玄天道诀的晋升速度没有什么要求。

    炼化天地灵气,凝练真元改变肉身和构筑体内灵窍,这慢点没有关系。

    慢点根基更稳固,更有足够的时间成长,更能在渡劫时拥有对抗那些灰衣修士的本钱。

    她对王离的施法速度、应变能力和神识的提升,以及真正的斗法经验,这些她很有要求。

    因为王离要活下来,首先还得能够控制住她的自爆金丹。

    所以她对王离在很多方面逼迫得很厉害,而王离在这些年里也的确被她逼得有些近乎全才了。

    他的施法速度极快的。

    他经常面对她的金丹威压,还是特别暴戾的那种,所以他在很强大的精神威压面前,也可以丝毫不受影响。

    他对制符施符都很精通,炼器也已经登堂入室。

    极为强悍的意志力,也让他的玄天剑罡接触到了真意,他的玄天剑罡的破坏力远超玄天宗所有炼气期的修士。

    还有就是最让她此刻抓狂的,王离修行实在太勤勉了。

    她想想也是,已经被她潜移默化的训练成了那种实战第一的修士,在身体里面出现了那样一个灰殿,有那么多可以练手的灰衣修士之后,王离肯定是心痒难耐,肯定是孜孜不倦的要进去战斗的。但是按照这灰色元气增加的速度和她的金丹的纠缠程度….这过去一个半时辰里,他到底和那些灰衣修士战斗了多少场啊?

    这神识吃得消吗?

    吕神靓渐渐的平静下来。

    她拢了拢被自己抓乱的头发。

    她就又像个淑女了。

    很好看的那种。

    她突然之间又发现了一个事实,她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惊愕的神色。

    她今日里清醒的时间比平时多得多了。

    难道伴随着师弟的修行而产生的这种和她似乎产生了诡异的命数纠缠的灰色元气,反而承载着他的意志一般,对自己有镇定神魂的作用?

    她静静的感知了很久。

    似乎真的是这样。

    入夜了,月光和星光洒落到了孤峰之上,但这些迷离的光线,似乎有些微微的扭曲,朝着玄天宗三十一峰的位置偏转。

    孤峰的天地灵气比起以往又略微稀薄了些。

    因为今日她到此时还很清醒,所以她很轻易的找出了其中的原因。

    玄天宗那三十一峰,那些曾经和她同一师门的人,似乎又对护山法阵做出了些微的调整,或者又增加了什么别的大阵,将孤峰一带的天地灵气又多吸纳走不少。

    这是欺负人的小手段。

    这也意味着这次阴雷伞事件之后,她和王离的态度已经让玄天宗三十一峰中人对她和王离越来越无法忍耐。

    玄天宗三十一峰这些人的态度,在她看来根本就不可理喻。

    我又没有欺负你们,反而是你们一直在欺负我们,你们有什么忿恨,有什么无法忍耐的?

    只是生怕我们的态度连累到了你们?

    吕神靓从来没有什么好脾气。

    一般有人欺负她和王离,她肯定会想办法欺负回来。

    但这次她却默默的忍住了。

    因为她师弟王离不在,她答应过王离,在他回来之前安生的修行,不惹事。

    所以她虽然很生气,但还是在心中默默的念着,“我不生气,我答应过师弟的,哪怕你们欺负我们,我现在也忍了。”

    ……

    入夜了。

    光着脚的王离目光热切的看着前方,意气风发。

    成套法剑啊,我来了!

    “叶不完道友,叶吉道友,等会随我进入这片泽地之后,你们帮我尽可能的搜集白头寒鸦的尸首,我保证也不会让你们白忙。”王离在前方带路,同时说道。

    叶不完和叶吉都是点了点头,之前一直对王离态度最好的叶九月却是反而苦笑了起来。

    叶完师兄改了个名号之后,王离对他的态度便真的判若两人了。

    现在王离居然将他和叶吉师兄当成自己人一般,在师兄弟三人之中,现在反倒是自己的名字在王离的眼中显得最为中规中矩,最为平庸了。

    要不自己在这白骨洲里,也真的改个名字?

    “叶九月道友。”

    也就在这个时候,王离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九月呼吸一顿,有种终于等到我了的感觉。

    “你的名字不太行,等会好好跟着叶不完和叶吉两位道友啊,不要乱跑,这种地方,随时有可能出意外,我也不敢打包票的。”王离说了几句,突然有了启发的样子,“我们夜行,也行….叶九月道友,要不你叫叶夜行,这名字又应景,听着也很吉利。”

    “叶夜行…夜夜行?这名字….”叶九月苦了脸,但他觉得也不能说不行,否则接下来肯定会遭受之前和叶完师兄一样的区别对待,所以他憋了好大一会,才无奈的说道:“也可以,不过王道友你称呼我时,可以直接称呼我为叶道友。”

    “也行!”

    王离倒是一点都不纠结。

    此时他一马当先,已经到了腥臭污浊的沼泽地前。

    放眼望去,前方茫茫的,全部都是布满各种孔洞的黑色烂泥。

    那烂泥里,似乎还裹着无数的朽骨和一些还未腐烂的羽毛、皮毛…令人实在是觉得有些恶心。

    那扑面而来的气味,更是让眼睛都发酸。

    “呵呵道友。”

    王离对着身旁的何灵秀道:“你有没有什么隔绝污秽的法器,有没有什么带我横渡这片区域的合适法器?”

    何灵秀报以了呵呵两声,然后鄙夷道:“你连这点法器都要省,都要算一算。”

    王离又被看穿,但他也不否认,脸皮极厚道:“灵砂难得,能省一颗是一颗。大不了等我挖那宝贝,你不用动手,我卖力气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