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十八章 浪子回头
    何灵秀点了点头,“是因为要真正的杀死它,至少要元婴修士才能做到,所以它便有魔君的称号,你先前是一直准备到黑夜来临之后,便从这片泥沼中穿过,所以它到入夜之后,在这片泥沼之中便没有什么威胁了?”

    “不错。”

    王离看着渐渐消失的刺爪,莫名的叹了口气,然后才认真回答道:“帝沼魔君在入夜之后就会深潜入地下,这片泥沼之中就没有什么威胁了。”

    “既然如此,那为何不绕过这片泥沼而行,非得一定要在这里死等天黑。有这等待的时间,恐怕绕路都早已绕过去了。”叶完恨恨的说道。

    这人就有一种逆反心理,他平时也不是喜欢多话之人,但在这白骨洲里,王离越是不让他说话,他便越是难受,越是忍不住要时刻攻击王离。

    但王离竟然压根都没有看他。

    此时出声的明明是他,但王离却反而和颜悦色的看着叶吉,让叶吉又有点浑身发麻。

    “首先从这片沼泽地穿过去,之后有数片区域危险都不大,而且路途也短。”

    王离看着叶吉,和耐心的解释道:“看似等待,但恐怕这样反而能够最快也最安全的进入七宝古域,但若是绕路,别的地方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危险,厉害的妖兽又不是只有这里有,走别的方位,我是没有什么信心活着到达七宝古域,不过我看叶完道友吉人天相,应该可以离开我们绕路一试。”

    王离看着叶吉说叶完,叶完气得鼻子都快歪了,都已经等到这个时候了,都马上要天黑了,还绕路…绕个头啊!

    他是气得不行,但他身侧的叶九月却是又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轻声道:“师兄,你不要动气了,我看他虽然性情怪异,对你着实无礼,但他也并未刻意算计害你,否则他大可设计让你绕路,或者让你之前便进入前方那面泥沼地。”

    叶完呆了呆。

    他心中的火气瞬间消隐了大半,越发觉得叶九月说的这些话的确有理。

    以目前的情形来看,王离对这一带的确十分熟悉,若是有心设计害他,他恐怕早就已经遭遇不测了。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我的名字问题?”

    他怎么都想不通一个名字有什么问题,难道是正好和他的仇人同名?

    这个时候叶九月的声音又在他耳侧响起,“师兄,要么你先试试真的顺了他的意,反正也就是他称呼你的时候略微变一变,也不是今后真的改名,要不你真和他所说的一样,先叫叶不完?”

    “……”

    叶完顿时一阵无语,他只觉得叶九月似乎有些胳膊肘往外拐,向着外人。

    但他的确有理智,而且也不笨。

    他知道叶九月这也是提醒他,接下来不要太过得罪这王道友,否则以对方对这白骨洲的了解程度,想要阴他的话,还是随时都可以想出方法。

    “王道友。”

    他决定屈服,他脸上的神色就像是吃了苦瓜一样苦,“既然你似乎对我这姓名很有意见,不如我便真的改了,我叫做叶不完,如何?”

    王离原本看都不看他,但陡然听到他这样一句话,王离的眼睛却是一亮,马上转过头来,一副你终于浪子回头的表情,“哈哈,叶道友你终于醒悟了啊,不错不错,这叶不完的名字至少比你先前的名字强上百倍。”

    “是么?”

    叶完虽然嘴角还挂着苦笑,但是终于能够和王离面对面真正的说话,他的心中全是说不出的暖意。

    在他的眼睛里,王离的身影也似乎变得和善可亲起来。

    居然真的只是这称呼上改一下名这么简单?

    早知道就早改了嘛。

    这不气氛一下子变得团结友善了?

    叶完忍不住都觉得自己之前太死脑子了。

    “你方才死盯着帝沼魔君的那些刺爪,是想到了白骨真君的炼器法门?”这个时候,何灵秀的传音在王离的耳廓之中响起。

    白头寒鸦群已经远去。

    前方不远处的沼泽已经恢复了平静。

    只是泥水翻涌得太厉害的关系,阵阵传来的恶臭味却是到达了刺鼻的程度。

    “是啊。”

    王离顿时有些怅然若失,“帝沼魔君是木系妖兽,他的那些刺爪,除了最前端的尖刺之外,其余部分都像是根须,最多有些小用处,但我看了白骨真君的法门,它这刺爪最前端的尖刺,却是形神具备的天然剑胎。它足够坚硬坚韧,和一些顶级的木晶也相差不多。若是能够取到一些炼制法剑,这炼出来的法剑,应该还有不错的自愈能力。”

    何灵秀戏谑道:“那你真不想设法猎杀一头?”

    “再好的法剑也要有命才能用。”王离摇了摇头,道:“呵呵道友,做蛇不能吞象,做人就不能贪心,我看那白头寒鸦也不错,虽然等阶低,但好歹数量足够,等会入夜我们横渡这方沼泽时,便设法多寻一些冤死此处的白头寒鸦。我看这些帝沼魔君杀得多,吃就未必吃得干净,而且这些白头寒鸦自己寒息乱吐,自伤也是极多,我们应该有机会凑齐数套剑阵的材料。”

    “这么低阶的法剑剑阵你也看得上?”

    这次是换做何灵秀真的惊了。

    王离虽然藏私,不给她看白骨真君的炼器法门,但道理之前王离已经说得明明白白的,她当然已经很清楚。

    这些白头寒鸦品阶太低,哪怕是将它们身上最具灵性的灵骨抽取炼剑胎,按照她的预计,最多也不过一级三品的法剑到顶。

    一级三品的法剑….威能真的还不如一张寻常的真火符。

    华阳宗新人弟子身上常备的赤炎符都有一级四品的威能,激发之后都勉强有炼气四层修士法术一击的威能的。

    “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不知道赚取灵砂有多艰难啊,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王离无奈的看着她,认真的试图改变她的固有思维:“不要小看这种低阶的法剑,我们胜在数量多啊。一柄法剑的威力当然不行,但三十六柄、七十二柄这种法剑一齐祭出来,也是不俗啊。再者,再强的炼器师也不是一朝一夕就顿悟而成的,炼器本来就要从低阶的灵材开始炼起,这样才能熟能生巧。”

    “呵呵。”

    何灵秀一笑。

    不同位置的修士的看法自然不同。

    她可以觉得王离说的很有道理,但不代表她就真对想要用这种低阶的法剑法阵。

    “就是真的有点臭。”

    她笑了笑之后,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

    但这句用的依旧是“两心知”的传音。

    王离瞬间就听出了端倪,“你有办法弄到它的这种刺爪剑胎?”

    何灵秀笑而不语。

    没有什么修士能够真正的永生不死,妖兽亦然。

    没有几个被修士杀死的,但还没有老死的?

    突然之间,她眼睛的余光扫到王离。

    她顿时眉头一竖,“你现在是不是在心里骂我!”

    王离惊了,“我*,这你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