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十七章 钓鱼传法
    这三名年轻修士之中,叶完和叶吉都是炼气九层的修为,那名叫做叶九月的年轻修士,则是筑基一层的修为。

    此时这种似乎要直接将他的神识都彻底碾碎的精神威压一出现,这名叫做叶完的年轻修士也顿时明白了慕余的真正修为。

    他浑身毛细孔之中流淌着寒意,额头上滚烫的汗珠却是不断的滑落。

    这三名年轻修士顿时彻底安静了下来。

    他们直到此时也才真正反应过来,为何一开始王离要特别那么一问,他们也真正明白这名妇人说只要救出那三人,舍弃这点微末修为是什么意思。

    他们心情沉重的彻底安静了下来,在最前方带路的王离耳廓之中,却是响起了何灵秀的传音。

    “之前那六名戴着青木面具的修士之中,只有两名修士是活人。”

    王离的眼睛顿时鼓了起来。

    “那名留下控制传送法阵的修士是活人,那其余五名传送到白骨洲西部边缘的修士之中,只有其中一名是活人,其中另外四名看上去和他们一样的修士,都是他控制的傀儡。”

    何灵秀的声音继续响起,“这件事恐怕比我一开始想象的都要复杂,如果我所知不差,这些人应该是傀师宗的修士。”

    王离的眉头拧结起来。

    何灵秀也不知道王离听没有听过傀师宗,她直接对着王离传音说了下去,“傀师宗是混乱洲域之中的邪修宗门之一,傀师宗的修士在混乱洲域都是神出鬼没,他们的炼尸手段十分诡异,我之前也只是听说,没有亲眼见识过。”

    王离虽然也懂得些传音的法术,但是他所知的这些传音法术十分粗浅,在身后那些修士面前他就不敢轻易卖弄,所以他也只是默默的听着。

    他虽然和何灵秀接触的时间并不长,而且他怎么都觉得这个呵呵道友也是浑身的迷,怎么看都觉得她不老实,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某些时候,和这个呵呵道友还是相当有默契的。

    眼下这短短几句话,他就已经听出了何灵秀的言外之意。

    这次的生意,实在牵扯得有些复杂。

    实在不行,就不要纠结剩余的灵砂,见机不妙,就先明哲保身开溜再说。

    ……

    所有人都默默的在王离的身后跟着。

    开始出发之后,那三名年轻修士倒是也彻底安顿了下来,哪怕是被王离区别对待的叶完,脸上愤愤的神色也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小心翼翼的神色。

    这三名年轻修士到底是何等身份,何灵秀也是一无所知,不过从他们此时的神色判断,这三名年轻修士即便没有进过白骨洲,也应该去过别的混乱洲域,对混乱洲域的凶险程度也是有种吃了教训之后的了解。

    她的猜测大差不差。

    这三名年轻修士对混乱洲域的确是有些深刻了解的,但越是了解,他们对她和王离,就越发的不解和戒备。

    很简单。

    无论是红山洲、小玉洲、火雀洲还是恶水洲的这些修士,哪怕打定了富贵险中求,刀尖上舔血的主意,但哪个吃饱了撑的会到白骨洲来寻找特殊的际遇?

    从这东方边缘四洲往东,茫茫无际的混乱洲域,那么多的选择,哪怕是白骨洲周围的数个混乱洲域,哪一个不比白骨洲强?

    那些洲域里炼器的灵材、炼丹的灵药,哪一个不比白骨洲多?

    同样是冒险,为什么要到白骨洲这种洲域来?

    就像是同样调戏女修,为什么不挑天姿国色的,非得挑个人老珠黄的?

    而且看这名光着脚的修士,似乎到白骨洲还不止一次两次。

    白骨洲茫茫多的朽骨里,难道还能生出什么特别的灵花?

    正是因为觉得光着脚的王离实在有些古怪,所以他们才忍不住有所质疑。

    他们现在甚至怀疑,王离和何灵秀这两个向导,会不会本来就是逃亡在白骨洲里的修士。

    看现在的王离,便是一副有十足把握的样子,虽然他一开始便说这段区域最好不用任何的法术,不要动用真元,只能跟着他缓行,但他自己走在最前面,却好像一点都不紧张,甚至都不四下张望一下。

    这片密林看上去也似乎的确没有什么危险。

    虽然各种古木遮天蔽日,其中无数怪模怪样的藤蔓像怪蛇一样缠绕其中,让光线都昏暗迷离,但地面上还算是干净,一层厚厚的骨片隔绝了地下的湿气,地面一点都不潮湿,而且许多巨大的妖兽骨骼就像是一块块条石横在其中,直接在这些骨骼上落足行走,就像是行走在天然的石道上,一点都不觉得举步维艰。

    “这种区域,小声对话可以么?”

    沉默的行进之间,突然何灵秀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离顿时又乐了。

    你好歹也算披着向导的皮…而且你这一路上不都在给我传音,为什么这句话倒是不用传音问了?

    不过接下来一个呼吸之间,他就又有些自愧,这呵呵道友明显是在鄙视他没有什么好的传音秘术,明显是生怕传音给他之后,他不好回答。

    “可以。”他点了点头,心中寻思何灵秀既然确定她那门传音秘术连金丹境修士都窃|听不到,那此门传音秘术必定有些不凡,看看有没有机会可以搞到手。

    “这片区域到底因何需要缓行?”何灵秀的声音随着众人不徐不缓的脚步声接着响起:“我对这一带倒是所知不多。”

    王离呵呵一笑。

    都这样了还装。

    “其实这片区域若是不缓行,很容易引来杀身之祸。至于原因…你要不给我些什么好处,不然我不太想告诉你,否则你们都知道其中诀窍了,今后谁再请我做白骨洲的向导?”他笑眯眯的回应道。

    喀嚓一声。

    他这话一出,就连那名叫做韩耀的高瘦修士都有些惊了,脚下用力过度,踩碎了一节枯骨。

    叶完、叶吉、叶九月这三名修士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离和何灵秀,心想这两人不是一伙的么,怎么还如此勾心斗角。

    而且听这光脚修士所言,他是将这白骨洲向导视为今后的独门生意了?而且这样公然的讨要好处,这似乎也太无耻了点吧?

    “呵呵。”

    何灵秀也是一笑,“王道友你这样斤斤计较,今后恐怕不太好接生意啊。”

    “那是,若是将此间的隐秘都告知了你们,今后我就真的不好接生意了。”王离很诚恳的样子,“不过你们不知道的话,今后该请我还是要请我。”

    “.…..”叶完等人听得都觉得无语。

    “既然王道友这么说,那我们再做个交易,我用一门法术要换取你这些所谓的隐秘?”何灵秀道:“便是这传音秘术。”

    她前面那些话是说给了所有人听,但最后一句话,却是用传音秘术说给了王离单独听的。

    王离顿时一愣,“我怎么觉得你这像是钓鱼?”

    何灵秀皮笑肉不笑,“那你说要不要吧。”

    王离很无奈。

    他甚至觉得何灵秀一开始和他传音说那几名混乱洲域修士的事情都是为这门传音秘术埋下的伏笔。

    为了暗中交流方便,他觉得何灵秀本来就想将这门传音秘术传给他,只是不想白白给他。

    所以他可以肯定,何灵秀传给他这门传音秘术之后,肯定还想从他身上捞更多的好处。

    他觉得这呵呵道友的心机实在是太过深沉,太过阴险了。

    但他的理智还是让他很诚实的说道:“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