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十三章 谁说得准
    积织青鸟在空中飞掠。

    突然之间,它明显顿了顿。

    王离和何灵秀都轻易的控制住了身影,两个人脸上神色的变化都是如出一辙,都是眉头微微的一皱。

    接下来两个人互望了一眼,都是心照不宣了。

    积织青鸟来自混乱洲域,它对于一些来自混乱洲域的高阶力量的气息,感知应该分外敏锐。

    此时的小玉洲里,应该是有某种和混乱洲域的强大力量有关的气机爆发了。

    何灵秀是这只青鸟的主人,她当然瞬间就猜出了这只青鸟为何有这样的异样反应。

    但王离也能瞬间心知肚明,只能说明他的见知的确远超一般修士。

    不过低阶修士就有低阶修士的自知之明。

    越是超出他们这个层面的力量,便越和他们无关。

    这青鸟也只是停顿了一刹那,便接着继续疾飞了。

    “呵呵道友啊。”

    王离看着青鸟飞掠的方向,微皱的眉头很快松开,“你是要往哪里去,你确定没有迷路?”

    他之所以有这一问,是因为这青鸟既不是飞向焦木市集的方向,也不是直接朝着混乱洲域的方向飞去。

    在他看来,要想尽快进入七宝古域,那肯定是要通过传送法阵。

    那拥有这样的传送法阵的地方,距离他和何灵秀最近的,就应该是焦木市集。

    七宝古域在白骨洲之中,从小玉洲去往白骨洲边缘,直线距离都要七千余里,更何况其中还有一些区域是根本无法横渡。

    他和吕神靓之前去往白骨洲,是先到恶水洲,然后通过恶水洲的传送法阵去往白骨洲。

    在红山、火雀、小玉、恶水这东方边缘四洲之中,恶水洲距离白骨洲最近,但恶水洲本身洲域之中的水域就极为复杂,妖兽极多,它和白骨洲之间的诸多水域之中更是有高阶的妖兽出没,一般是恶水洲的强大宗门血腥试炼所用,寻常的低阶修士不是有特殊需求的话,也会尽可能的避免深入。

    “一会你就知道了。”听着王离的问话,何灵秀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呵呵道友,既然是要一起进入七宝古域这种地方冒险的同伴,能不能多些真诚?”王离看着她有些郁闷道:“你这么一说,我便真的担心马上又被从空中丢下去,然后下面又有五名道友兴致勃勃的在等着我。”

    何灵秀又报以一声呵呵,“那岂不是又便宜了你,可以让你好生劫掠一番?”

    “话可不能如此说。”王离道:“也不是每位道友都像你那师兄师姐一样良善的。”

    何灵秀冷笑道:“不是每位道友都像我那些师兄师姐一样愚蠢吧?”

    “哪里。”王离道:“我倒是觉得顺心如意、旗开得胜和长命道友都是好人,都很看得出形势。”

    何灵秀却不和王离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既然你很清楚焦木集市的生意,你也知道除了不要轻易透露你我的身份之外,也不要去花心思多猜测别人的身份,你应该明白,知道的越多,今后便越是麻烦。”

    她说这些话时,便一直在凝神看着王离脸上的神色变化,只是等到她这些话说完,王离脸上却丝毫没有意外的神色。

    她便又自嘲般笑了笑,“所以你早就猜出,此次是有别人和我们一起同行了?”

    王离微微一笑,“这何须猜测,你一开始不就是和我说过,是要找我做向导,至于要救人,要对付抓捕那些背经离道盟的人的修士,那便不是向导应该做的事,更何况既然那几名背经离道盟的人出身不俗,他们的师门想必也不会放心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你早已想到就好。”

    何灵秀见王离说出这番话语,她便知道根本无需再提醒他那三名背经离道盟的年轻修士的来头,“此次前去七宝古域,会有一些修士和我们同行,但这些修士到底有多少人,是什么来历,我也一概不知。”

    “越是生怕被牵扯其中,这三名修士身后的宗门,就越是不敢动用自己宗门内的修士,甚至很有可能不敢找小玉洲内的修士。至于敢接这样生意的修士,恐怕也是真正的亡命之徒。”王离很有深意的看着她,缓缓说道:“你能够接触到这桩生意,也算是厉害了,不过你既然也想得明白要和一些什么样的修士同行,你自然也很清楚此行的凶险。我是为了修行的灵砂只能冒险,反正平日里要获得足够的灵砂,也必须走些捷径。但你不同,你身为华阳宗宗主的私生女,只是修行一年两年所需的灵砂,或者说会会那些追捕的修士,劫掠这些人…这种好处你应该看不上,在我看来,你应该是好奇那三名背经离道盟的年轻修士到底是因何深入混乱洲域,又因何引起监管各洲的三圣门人的注意。”

    听到王离又说华阳宗宗主的私生女,何灵秀脸色就又忍不住有些阴沉,但听到最后几句,她的脸色却反而彻底平静下来。

    “你说的不错,不过实话告诉你,我也知道不多,只是隐约觉得这三个人此行或许和某桩隐秘以及某件至宝有关。但到底是不是,恐怕至少要接触了追捕他们的修士才能知晓。”

    “呵呵!”王离很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他对何灵秀的话反正也只是信个最多几成,“你这一开始找到我和师姐时,藏着掖着,能不说的就不说,就是生怕我知道了其中凶险越多,便越不敢接这桩带路的生意?”

    “恰恰相反,我反而是生怕说得多了,连你师姐都感兴趣,哪怕她进不了七宝古域,我都生怕她在白骨洲之中守着,如此一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便真的难以预料了。”何灵秀微眯着眼睛,道:“混乱洲域里,修士永远不是主角,最大的凶险永远来自诸多不可知的因素,你们既然时不时就会出入混乱洲域,又岂会担心在里面会遭遇什么样的修士?”

    她这么一说,王离倒是突然有些心虚,忍不住扭头到处看。

    “怎么,你担心你师姐嘴上说不去,实际暗中跟了过来?”何灵秀呆了呆。

    王离苦笑道:“这谁说得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