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十一章 真源剥夺
    那道黑云的确应该早已经到了白草市集。

    然而它在一片水泽上方停了下来,缓缓沉降到这片水泽的水面上方。

    兵贵神速,消息的传递如此,去追查消息的来源也是如此。

    要想顺藤摸瓜,就要赶在有人将藤都切了之前。

    在白水澜看来,那当然是越快到白草市集越好。

    他不明白一把破伞翻来覆去的看有什么好看的。

    虽然他知道这把伞是阴雷伞,是难得的灵宝。

    但关键在于,这把伞既然落在了这两名神秘的黑衣修士手中,那什么时候看都可以,为何要在这种时候停在这片荒泽里,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以这两名神秘修士的力量和身份,这样的一件灵宝也不至于让他们如此神神叨叨。

    他想不明白。

    他也不敢问。

    但肯定是这柄阴雷伞有什么问题。

    黑衣女修和那名被她称为青虚的白发修士已经凝神看了这柄阴雷伞足有一炷香的时间。

    白水澜忍不住偷偷看了身侧的孔梦主一眼。

    平时的孔梦主就挺木讷的。

    现在的孔梦主脸上的神色更是一脸呆滞。

    白水澜心中就顿时一阵叹气,谁也不知道他和孔梦主将这两名神秘修士带去白草集市之后,这两名神秘修士会怎么处置他们,这种停留的时间越长,他就越发觉得煎熬。

    约莫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黑衣女修似乎才将自己的神识从她身前黑气承托着的阴雷伞上抽离出来。

    她微蹙的眉头没有就此松开,反而皱得更紧了些。

    她看了神色同样凝重的青虚一眼,缓声道:“真源剥夺?”

    青虚和平时一般没有丝毫废话,“应该是。”

    “真源剥夺?”白水澜顿时大吃一惊。

    他看着之前觉得没有什么好看的破伞,眼神也彻底不一样了。

    真源剥夺,在很多典籍里都有记载,道理很简单,十分容易理解。

    灵宝之所以能成为灵宝,便是因为它本身的灵材特殊,是夺天地造化的灵物,非人力所能复制。

    而非人力所能复制的最大原因,便是因为灵材的内里自然蕴含独特的元气法则。

    这种在无数年的岁月之中自然形成的元气法则既像是一个天然的玄奥法阵,又像是这块灵材的神魂。

    修真界的典籍称为灵宝真源。

    人无神魂不生,灵宝也是一样。

    若果这灵宝胎体遭受的损伤太过严重,就如一名修士受创太重,无法疗伤,真源散失也是正常。

    但真源剥夺,就完全不是这样的概念了。

    这不是通过暴戾的手段强行毁坏了这灵宝的根本,而是使用了某种逆天的手段,就像是强行将这灵宝胎体的本源硬生生的剥离了出去。

    这简直和用某种逆天的手段,将一名元婴修士的元婴强行剥离了出去,化为己用一样。

    白水澜已经是金丹一层的修士。

    但身为金丹境修士的他,此时看这柄残破的阴雷伞,还是觉得有灵气,在他的感知里,这柄阴雷伞明显还是在吞吐元气的。

    所以说如果让他判断,他会觉得这柄阴雷伞还在自我修复,他是绝对感知不出这柄阴雷伞已经被真源剥夺。

    只是从这一点来看,这两名神秘黑衣修士就真的比他厉害太多了。

    但关键在于,是什么人能够剥夺阴雷伞的真源?

    黑衣女修缓缓的抬起头来。

    她一开始也不相信这个事实。

    但她花了这么多时间确定,却坐实了这个事实。

    这柄阴雷伞的真源已失,再过数十日,这柄阴雷伞的灵气就会彻底散失干净。

    关键在于,谁能够如此悄无声息的剥夺阴雷伞的真源,这种剥夺的干净利落程度,又像是完全不在一个层面的碾压,又像是温柔得让阴雷伞无从抗拒。

    以至于直到这柄阴雷伞在她的养灵砂之中断绝了吞吸灵气,这才让她和青虚察觉有异。

    是谁?

    通惠老祖、玄天宗那一对弟子、孟夕穹,前前后后,接触过阴雷伞的似乎也不过这些人。

    这些人里面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刚刚凝结元婴的通惠老祖,按常理而论,哪怕是通惠老祖元婴大成,再渡劫成功到了化神期,也未必能这样悄无声息的剥夺真源。

    想想都不可能,但这件事却就是在她眼皮底下发生了。

    “真的有意思起来了。”

    黑衣女修看着这柄已经没有什么用处的阴雷伞,微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她倒是真的没有感觉到太大的愤怒,反而觉得有趣。

    在所有那些人之中,玄天宗那两人似乎是最没有剥夺阴雷伞真源能力的,但似乎又最为可疑。

    “走吧!看来我们这一趟小玉洲倒是也没有白跑。”

    她收起了阴雷伞,这道黑云再次腾空而起。

    不知为何,她对接下来的白草市集一行也有了浓厚的兴趣。

    ……

    白草市集的人并没有觉得今日有什么不同。

    哪怕有一道异样的黑云出现在天空之中,到了近处,也只有极少数的人注意。

    形形色色的修士所用的飞遁法宝也是千奇百怪,更何况这一道黑云似乎也没有什么稀奇。

    一间专卖低阶道符的符纸的商铺前,一名修士正在和这间商铺的主人谈价。

    这种低阶符纸的价格虽然极为低廉,但消耗量极大,价格只要谈得足够好,也依旧有着不少利润。

    商铺的主人正巧对着那道黑云的来处,他抬头看了一眼那条黑云,他的脸色就突然黑了。

    不是那种心情不好的看上去发黑,而是肤色真正的黑了,就像是有粘稠的黑油要从他的肌肤里渗出来。

    和他正在谈价的修士吃了一惊,他转过头去,也看到了那条黑云。

    他看不见自己的脸。

    他也没有发觉,自己的脸色也正在迅速发黑。

    就在此时,白草市集里不断响起骇然的惊呼声。

    和商铺主人谈价的这名修士也随即发出了一声骇然的惊呼声。

    因为他也只不过转头看了那条黑云一眼,再转过头来的刹那,商铺主人整个人都往下垮去。

    粘稠的黑水从商铺主人的七窍之中很不真实的往外涌出,被黑水沾染的衣物都在迅速的消解。

    一个呼吸之前还在和他讨价还价的商铺主人直接变成了漂浮在黑水之中的一张人皮。

    这名修士的骇然惊呼也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瞬。

    因为粘稠的黑水从他的喉咙里冲了出来。

    他的七窍也同时涌出黑水。

    他的整个人也变成了跌落在黑水之中的一张人皮。

    整个白草集市,随着不断响起的短促惊呼声,所有人一个个的矮落在地,漂浮在黑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