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十九章 你叫长命
    “.…..”

    除了还在昏迷状态的李忻之外,齐剪烛等人顿时一脸呆滞。

    他们原本还在担心自己接下来的遭遇。

    他们觉得杀人灭口是不太可能,毕竟他们都是直接从华阳宗的传送法阵传送过来,灵阳道人也知道他们是来找王离的麻烦。

    但现在王离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他们突然醒悟过来,玄天宗的这两个人,似乎是完全不讲道理,根本无法用常理来考量的啊。

    如此说来,别人不可能杀人灭口,但这人却未必。

    “这位道友,你是叫什么名字来着?”王离成功喝止了齐剪烛,想了想,问道。

    齐剪烛脸上的冰霜又掉落数片,他有些犹豫道:“齐…剪烛。”

    “简猪,简直是猪?”王离眉头大皱,摇头道:“记住,你以后在我面前,要叫齐开。”

    “齐开?”齐剪烛心中寒意翻滚,他完全摸不清对方的思路。

    “你?”王离的目光落在左侧距离他比较近的阳梅身上。

    阳梅和沈素珍这两名女修只是身体受了些符箓的威能冲击,气海真元被暂时冻结,狼狈是显得有些狼狈,但寻常动作却是无碍。

    发觉王离正看自己,阳梅顿时身体一颤,“我……”

    “我认得你了,你也不用管你之前叫什么了。”但让谁都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却是不耐烦般摆了摆手,“你以后在我面前,就叫得胜。”

    “齐开…得胜…旗开得胜?”直到此时,远处静静看着的何灵秀才终于明白了王离的思路。

    齐剪烛和阳梅都是一脸懵懂。

    王离却是微垂下头,认真思索,“那其余人,是叫一路顺风…还是大吉大利…抑或是…算了,叫做顺心如意。”

    “你以后在我面前叫做如意。”他下了决定,伸手点了点沈素珍,说了这一句,接着再点着兀自按着腹部有些喘不过气的沈宇,道:“你叫做顺心。”

    “旗开得胜,顺心如意。”王离连取了四个吉利的名字,顿时觉得有些满足,有些陶醉。

    “那…那他呢?”齐剪烛的声音响起。

    他看向了昏迷在地的许忻。

    他是这些人的师兄,而且此次央求灵阳真人开启传送法阵将他们送到此处,也是他牵头,他现在生怕王离思路太过清奇,万一觉得许忻多余,将许忻若是杀了,那他就算回去也难以承担这罪责。

    “他?”

    王离看了许忻一眼,也没有什么犹豫,“就叫长命吧。”

    齐剪烛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他直觉王离似乎对他们并没有什么杀心。

    虽然说这种以后在他面前改换名字的要求的确很诡异,不知道算不算是对方独特的羞辱方式,但和如此憋屈的被杀死在这里,似乎也并非不能接受。

    此时他已有时间去回想方才发生的一切,只觉得似乎对方的法术出手威力并不算大,但对方隐匿气机和迷惑感知的手段实在是有些让人无法应付,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对方的施法速度的确是有些惊人。

    他之前虽然自恃修为境界,完全不将王离放在眼里,但他毕竟不是脑子不好用,他此时虽然觉得憋屈,但心中已经清醒,对方必定是真正经历过许多凶险厮杀的修士。

    “既然是切磋斗法,像我们这种炼气期修士,消耗些法器和不小心掉落些东西,也是十分寻常。”王离帮这五个人取完名字,顿时觉得自己又增了些运气,他心情大好的看着齐剪烛,笑容可掬的问道:“你们有没有掉落东西,若是掉落了不少东西,那我也不为难你们,你们便可以走了。”

    “.…..”

    齐剪烛等人顿时无语。

    这言外之意,他们怎么可能听不懂?

    除了昏迷不醒的许忻之外,沈宇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齐剪烛。

    现在不交些好处,显然是没法脱身了。

    但到底要交多少,他们却希望齐剪烛能拿主意。

    毕竟他们身上灵砂虽然带得不多,但因为此次出来是准备要找王离麻烦,所以他们身上法宝和法器倒是带了不少,若是身上法宝全部都要留下,他们返回华阳宗之后,恐怕真的很难交待。

    齐剪烛欲哭无泪。

    这种事情又要他做主的话,那万一责罚起来,又是他最为倒霉。

    “王….王必回道友。”

    他看着王离,总觉得对方似乎还有可以商量的余地,他索性壮着胆子问道:“不知你觉得我们在这种地方掉落多少东西算是正常?”

    “哦?”王离顿时对他的机敏报以一个赞许的眼神,“灵砂就可以掉落一半,消耗性的法器之类肯定是都要在这里用尽了。至于法宝之类,那应该不至于掉落。”

    齐剪烛和沈宇等人听到这样的话语,顿时身体都是一震,心头都是惊喜万分。

    “不过当然也包括他身上的。”也就在此时,王离点了点昏迷不醒的许忻,道:“他虽然昏迷不醒,但身上的东西,该掉还是要掉的。”

    “那是自然。”齐剪烛如释重负,若不是他此时身体麻痹,还是无法动作,否则他便要第一时间将许忻身上的法器和一半灵砂先行掏出来了。

    王离对着沈素珍和阳梅这两名女修笑眯眯的行了一礼,道:“那如此就劳烦得胜和如意两位道友帮忙捡一下掉落的灵砂和法器了。”

    这两名华阳宗的女修看着王离的目光,这才反应过来,两人低下头来,面对如此怪异的修士,她们甚至连故意少取些灵砂和法器的心思都不敢有。

    两人默默的将五人身上的一半灵砂和消耗性的法器都搜集起来,分别用一个灵砂袋和法器囊装了,交到王离手中。

    “既然如此,旗开得胜、顺心如意道友,还有长命道友,就此别过!”

    王离收了这两袋东西,丝毫不带停顿,说话之间,身体就已经随着一道旋风朝着河对面抛飞出去。

    他的声音还在这侧河滩上回荡时,他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但数道符箓却是在这五人之间激发出来。

    齐剪烛等人悚然一惊,心中刚刚浮现出难道这人还要下毒手的念头,这数道符箓激发的威能却是如春风化雨般涌到他们的身上。

    这数股不同的气息震荡开来,不仅是齐剪烛等人身上的真元开始流淌,就连昏迷在地的许忻都气血开始通畅,悠悠醒转。

    齐剪烛神色极为复杂的看着王离的身影消失处,他的心情可以说是五味杂陈,什么滋味都有。

    许忻醒转,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有些茫然,“发生什么事情了,那王……”

    “住口!”

    听到他王字出口,齐剪烛等人顿时同时反应过来,同时厉声道:“记住以后见了他,要称呼他为王必回道友!记住,你叫长命!”

    许忻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他觉得有可能自己脑袋遭受了重击,此时神识也受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