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十七章 有些阴险
    华阳宗,齐剪烛为首的华阳五子在黑煞真火包裹的道殿外排得整整齐齐的。

    “师叔!”

    齐剪烛无比恭谨的恳求道:“我等有急事外出历炼,还望师叔通融。”

    如此恳求,他已经重复了三遍。

    但道殿之中的灵阳真人却始终微闭着双目,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这殿外传来的声音一般。

    齐剪烛又犹豫了片刻,接着出声道:“师叔,我等外出之事和何师妹有关,是要帮她去取和她修行有关之物,这传送的具体方位,也都是她托人传递回来。”

    灵阳真人听到此处,这才双目微睁,声音微冷道:“说什么外出历炼,你们以为我猜不出来,你们肯定是得了那玄天宗叫做王离的弟子的具体行踪,想要截住他找他晦气。”

    齐剪烛和其余四子顿时一呆,心中有些莫名的寒意。

    灵阳真人漠然道:“我可以通融,但你们真想清楚了,真有如此必要?”

    华阳五子顿时都大喜过望。

    齐剪烛连忙再行一礼,连声道:“多谢师叔,我等早已想清楚,若是不教训一下此子,小玉洲诸多仙门必定以为我们华阳宗无人,必定觉得我们华阳宗软弱可欺,今后我们华阳宗弟子在外行走,必定诸多麻烦。”

    灵阳真人也不再说话,齐剪烛等人的面前黑色真火如潮水般分外,让出了一条进入道殿的通道。

    齐剪烛等人顿时再连声致谢,迅速掠入灵阳真人身后的传送法阵。

     等到齐剪烛等人的身影在传送法阵的玄奥妙光之中消失,灵阳真人才摇了摇头,他就算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必定是何灵秀对玄天宗那两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定是要他青阳师兄的这傻乎乎的五名弟子去试试玄天宗那名修士的本事。

    只是齐剪烛这五人丝毫不觉有异,反而只觉得好不容易抓住了机会,喜不自胜。

    这头顶着华阳五子名号的五子,倒真是和何灵秀所说一样,太没有见过世面,太没有脑子,的确是应该吃些苦头的。

    …….

    “我马上就知道了?”

    王离看着何灵秀,直觉得此时何灵秀脸上任何一个部位都透露着说不出的狡诈。“我额外付了你这么多灵砂,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规矩。”何灵秀眼波流转,抿嘴笑道:“记得我们可是一伙的,不要出卖我。”

    “你这什么意思?”

    王离一句话才刚说完,他和何灵秀身下这只青鸟便已经往下一个疾掠,接着身体一震,轰的一声,王离便被它从背上震落下来。

    看着王离在空中怪叫,接连施术稳定身形,这只青鸟眼中也泛出一副得意和幸灾乐祸的神色,似乎心中在说:“你终于迎来这般下场,我也早看你不爽了。”

    唰!

    一股气流冲击在王离身下,在距离地面还有数丈之遥时,王离身外罡气翻涌,包裹着他缓缓落地。

    他落地之处是一处河滩边荒滩,河滩上的乱石地里都是奇形怪状的黄杨。

    几乎同时,一圈传送法阵特有的迷离光晕在他一侧不远处绽放开来。

    华阳五子就像是五个饺子落在汤里一般,落在浅滩里。

    这华阳五子才下意识的蹦起,结果抬眼就看到不远处的王离,这华阳五子顿时有些吃惊,噗噗噗的又落在原地,下半身全是泥水。

    王离一看清齐剪烛等人,顿时就反应过来何灵秀打什么主意,他顿时就朝着天空叫了出来,“呵呵道友,你还说赶时间?”

    齐剪烛等人完全没有想到时机竟然如此凑巧,没想到刚刚被传送过来就直接面对王离,此时他正想出声,骤然见到王离朝着天空喝叫,他们却又是一怔。

    天空之中白云悠悠,那青鸟和何灵秀不知藏到什么地方去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回应。

    “阴险啊。”

    王离一声哀嚎,正眼看向杵在泥水里的齐剪烛等人,“这五位道友好像有些面善,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有些面善,在哪里见过?”

    齐剪烛笑了起来。

    他这一笑,便和身后四人同时掠起,团团将王离围住。

    他们身上火光隐现,玄奥的灵气震荡却是将所有的泥水瞬间炙干,连灰尘都被从身上震开。

    “怎么,那日还装疯卖傻用言语挤兑,今日又假装不认识了?”

    “哦,原来是华阳宗的道友。”

    王离也顿时一笑,道:“那日还多谢你们华阳宗赠宝。”

    “赠宝?”

    齐剪烛平时涵养不差,但那日在王离面前碰了一鼻子灰之后,他此时看到王离便莫名火起,“你觉得这算是赠宝?”

    “那看来你有不同意见?”王离笑了笑,摆了摆手,道:“那你说什么便是什么,阴雷伞反正已经卖掉了。”

    他这样的回答却是让华阳五子一愣。

    齐剪烛几乎下意识的便深吸了一口气。

    这名玄天宗的弟子,对话起来,还是让人觉得根本无法沟通啊。

    “你们有什么事么?”王离却是左顾右盼,一副我很忙,没事你们就不要和我多话了的样子。

    “你难道还看不出,我们就是想要好好教训你一番吗?”这时齐剪烛左侧的一名年轻男修已经忍不住冷笑说道。

    这名年轻男修双眉斜飞入鬓,而且眉毛特别浓黑,让人一眼便印象深刻。

    他名为沈宇,在华阳五子中排名第三。

    他此时抢着出声,是觉得自己师兄太过客气,和这名玄天宗弟子根本用不着如此纠缠不清的。

    “教训我?”王离诧异道:“这种恃强凌弱,而且是欺负同为仙门正统的修士,难道不违反道例吗?”

    “只是切磋而已,更何况此处只有我们和你,即便略有过火,也没有人能够证明。”沈宇冷笑着看着王离,“更何况你在玄天宗之中也不讨好,想必对你略施惩戒,玄天宗也不会为你出头。”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王离笑眯眯的说道:“既然大家只是切磋而已,想必略有过火,华阳宗应该也不会为你们出头,毕竟你们通惠老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了将阴雷伞给我们,你们还要因此寻仇,就算是吃亏,也应该只能吃个哑巴亏了。”

    “什么意思?”

    沈宇一时有些转不过弯了。

    齐剪烛却已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离,“难道你觉得你能够胜过我们之中任何一人?”

    “你们的修为都比我高,你们若是吃了亏,应该也不好意思大肆宣扬?”王离没有应他的话,只是自顾自的说道:“这呵呵道友,真是有些阴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