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十五章 凝丹往事
    “那你随意。”

    何灵秀倒是无所谓,但王离跟着掠到青鸟背上时,他只觉得这只青鸟看自己的神色多少有些嫌弃。

    对这只青鸟,他心中倒是存着些敬畏。

    修真界对于异兽的划分也是绝对的简单粗暴。

    能够被修士驯化,能够被修士所用的异兽,便叫做灵兽,不能为修士所用的异兽,就叫做妖兽。

    眼前这只看上去只是眼神里有些嫌弃的青鸟,在许多宗门的典籍里,绝对是被划归在妖兽之列的。

    首先它是积织洲的异兽。

    积织洲是标准的混乱洲域,而且其中有大半区域是标准的绝境之地。

    不是修士统御的洲域,内里的异兽当然不可能生来就被修士所用。

    其次这种青鸟虽然不像有些妖兽一样天生与修士为敌,甚至将修士的血肉视为灵丹,但它们天性也不喜和其它族类接触,而且十分记仇。

    修士只要一不小心做了些令它们不乐意的事情,这种异兽就会想方设法的报复。

    它们的实力还不低。

    它们可以吞吸星光修行,在它们的寿元耗尽之前,绝大多数都可以匹敌金丹巅峰的修士。

    所以在中神洲的妖典之中,是将它划为四级九品的妖兽。

    它可以像很多拟气符一样,模拟修士的气机,迷惑修士的感知,它喷吐的噬元真炎拥有一定程度的湮法效果,很多修士不愿意和这种妖兽战斗,就是因为可能一场战斗下来,自身的法宝也要损失不少。

    之前王离和吕神靓也没有进入过积织洲,没有和这种青鸟正面打过交道,王离此时也无法精准的判断这只积织青鸟的修为具体到了哪一个阶段,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只青鸟绝对不是幼鸟,那至少就是三级妖兽以上的实力。

    他估计要是和这只鸟打起来,结果可能很凄凉。

    他知道何灵秀所说焦木集市只要有足够的灵砂的确能够买到这种异兽,他很清楚焦木集市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也算是混乱洲域的修士的贸易点,往来的一些商客之中,不乏来自混乱洲域的修士。

    很多混乱洲域的出产就会在焦木集市这种集市出手,然后再换购一些在混乱洲域之中得不到的修行资源。

    但关键在于,每一桩交易都是需要货真价实的灵砂。

    要购得这样的一头妖兽,所需的灵砂数量也是惊人。

    “你该不会是华阳宗宗主的私生女?”当这只积织青鸟掠入云层时,王离忍不住看着身侧的何灵秀道:“否则以你的年纪,哪来这样的能力?”

    “你这算是窥探隐私。”何灵秀也不生气,呵呵一笑,她微微转身看向孤峰的方位,吕神靓的剑光虽然已经彻底消失,但她总觉得此时吕神靓恐怕停留在某处静静的看着她这个师弟。

    之前的种种画面,虽然让她觉得王离人生艰难,但很显然,这一对师姐弟是真正的相依为命。

    再加上她所知吕神靓和这王离因何被玄天宗遗弃孤峰,她心中其实很羡慕王离有这样一个师姐,同时也很嫉妒吕神靓有这样一个师弟。

    这种感觉很复杂。

    所以当日哪怕通惠老祖的阴雷伞被这两人所夺,她也并没有因此记恨这两人。

    “既然要同去七宝古域,那也的确需要双方多些了解和信任。”所以呵呵一笑之后,她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离,道:“只是要想知道些我的秘密,那你也是否需要付出些同等的代价?”

    王离的眼睛顿时放光,“呵呵道友,难道你真是华阳宗宗主的私生女?”

    “你这思绪和别人果然不一样。”何灵秀无语的看着王离,旋即又认真起来,道:“当时你师姐不服,后来她在筑基凝丹时便出了问题,你该不会觉得她凝丹失败是出于自然,真是因为她自己的问题?”

    王离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脸上的笑意也彻底消失了。

    他看了何灵秀一眼,道:“至少不是玄天宗那些人所做的手脚。”

    何灵秀淡淡道:“何以见得。”

    王离道:“他们胆子太小,他们不敢。而且师姐也不傻,如果真是他们动的手脚,这些年师姐早就不会留情面了。”

    何灵秀微讽的笑笑,道:“所以其实你也心中有数,恐怕三圣门下,很多人都忌惮一名仙灵根修士的成长。”

    王离微微仰头,漠然道:“那谁能说得定,中神洲对于我们而言太过遥远,三圣那样统御各洲的人物,谁能知道他们的心中所想。”

    “身为玄天宗弟子,这么多年被排挤在孤峰,就没有想过狠狠教训一下那三十一峰中人?”何灵秀微微眯起眼睛,道:“按你师姐方才所说,恐怕玄天宗宗主他们几个也未必是你师姐对手。”

    “那又如何?”

    王离也冷笑起来,“痛杀一番,然后我们逃入混乱之地?”

    何灵秀点了点头,道:“好像也不是不行。”

    “那玄天宗就没了。”

    王离恢复了平静,摇了摇头,道:“玄天宗不应该这样毁掉,最终的结果,不应该是这样。那三十一峰即便就像乌龟,只要还在那里,就会让人记得发生过的事情,记得那些死在混乱洲域的玄天宗修士。”

    何灵秀也平静下来,她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道:“有些道理。”

    王离转头看着她,道:“那你到底是不是华阳宗宗主的私生女?”

    何灵秀差点忍不住一脚直接踢向王离。

    这简直是神转折。

    这话题的转换,简直是丝毫不要道理的。

    “会咬人的狗不叫,不一定会咬人的狗却总喜欢先叫。”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王离,缓缓的说道,“你有没有听过我们小玉洲有一些年轻修士组了一个盟叫做背经离道盟?”

    王离讶然道:“难道你就是这背经离道盟的人?”

    何灵秀知道王离的思路比较清奇,不正面回应的话,他可能时不时的就会冒出一两句让人觉得根本无法交流的话,于是这次她很干脆的摇了摇头,道:“我当然并非背经离道盟的人,你到底听说过这背经离道盟没有。”

    王离看着她的脸色,觉得自己再胡乱说话,很可能就会被这只青鸟从空中丢下去,于是他老实的点了点头,道:“听说过。”

    “既然我说我们的确要多些了解和信任,那我不妨告诉你,此次我们要救的这三名修士,就是这背经离道盟的人。”何灵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