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十三章 生存艰难
    她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

    那名叫做吕神靓的女修,此时竟似在用各种手段折磨她那名叫做王离的师弟!

    竟然和真正的刑讯逼供一样。

    她之前还有些怀疑这名玄天宗的女修是故意装疯卖傻,但眼下看来,这名女修真的是病的不轻。

    这王离…还真的是生存艰难啊。

    一时间,看着那样的画面,她都忍不住同情起王离来了。

    她同时又有些释然,怪不得这名炼气期修士的神识如此坚韧,在金丹修士的精神威压下都若无其事,原来平日里就经常遭受这样的折磨。

    “你到底说不说?”

    吕神靓搜神术不成,她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又不想放弃,便用起了其它手段。

    数十缕比头发丝还要细小的光丝从她的指尖流出,刺入了王离的血脉之中。

    王离浑身都是麻痒不堪,他的身体在空中不断的扭动,面孔都有点扭曲了,“师姐,我到底说什么啊,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呸,你竟然还敢嘴硬!”

    吕神靓怒目而视,天空之中凭空落下一道道明晃晃的雷光,这些雷光顺着那些光丝击入王离的身体,王离顿时被电得乱颤,头发丝都竖了起来。

    王离舌头都被电麻了,嘴角不断抽搐,他真的是欲哭无泪。

    之前他还曾想过要不要刑讯逼供自己的师姐,只是苦于根本没有机会,现在怎么突然变成自己的师姐在真正的刑讯逼供自己了?

    “我看你逞强到何时。”吕神靓看似乎这样的手段都对王离毫无用处,她深吸了一口气,眉头一皱之间,倒挂着的王离脚上的鞋子便凌空飞起,两个光脚丫子对着天空,与此同时,数道轻柔如羽毛般的白色元气出现在王离的脚底,不断轻柔的拂动。

    王离的眼珠子顿时一鼓。

    “师姐,不带这么歹毒的!”

    他才刚刚憋出一句这么完整的话语,接下来就已经奇痒难忍,他的身体又被元气束缚不能动,他顿时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哀嚎。

    “.…..”何灵秀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如此可怖的画面,让她都甚至萌生退意。

    她觉得自己的脚底都好像痒了起来。

    “你真不知道?”吕神靓折磨了王离片刻,突然停了下来,认真问道。

    “我要知道不早就和你说了,我还问你半天,想从你身上找原因,你还问我!”王离面孔有些扭曲的叫道。

    “奇怪!若非你真不知情?”

    吕神靓沉思片刻,也无计可施,终于决定停手,她将王离掉转过来,放落地上。

    但转眼之间,她又忍不住说道:“似乎方才这种刑讯逼供也挺好玩的。”

    “你别…”王离脸都白了。

    但也就转眼之间,他浑身麻痒的感觉略消,他觉得似乎也蛮舒服的。

    “我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他顿时忍不住拍打自己的脸,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邪恶和变态。

    “有人来了,此人我们见过。”也就在此时,吕神靓却是彻底恢复了平静一般,对他说了一句。

    此时正在这座孤峰下还在犹豫要不要见这两人的何灵秀又是悚然一惊,她直觉有一股如实质般的神识扫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在接下来一刹那,她头顶上方已经有一道乌金色的剑光就像是陨石坠地一般落了下来。

    她的面容顿时一肃。

    这名女修的神识强度也远超她的预计,而且这剑光的遁速…她就算是想逃也根本来不及了。

    如陨石般坠地的乌金色剑光在离地数丈之遥处突然一转,接着便十分轻柔的飘然落地,和地面即将真正接触的刹那,这道玄天剑罡便悄然消失,吕神靓和王离便根本没有丝毫冲击力的踏足在地上。

    “我见过你。”

    吕神靓丝毫没有废话,看着何灵秀便道:“你是乌阳真人身后那名女修,你是华阳宗弟子。”

    何灵秀的眉头微皱。

    她此时还是焦木市集之中那般样貌,她这改头换面的法术十分神妙,寻常的金丹修士根本看不穿,但眼前这名玄天宗的残丹修士竟然一眼就将她看穿。

    看着对面的吕神靓,她心中怪异的感受越来越浓烈。

    她此时觉得吕神靓似乎还属于正常时候,但为何方才她所见的画面里却疯成那样,竟是疯狂折磨和她算是相依为命的师弟?

    一念至此,她忍不住看了一眼王离。

    让她愣了愣又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的是,她看到王离此时还光着双足。

    “怎么,你从华阳宗赶到这里,难道是为了看我师弟的脚的?”吕神靓注意到她的目光,顿时语气不善起来。

    “我并非从华阳宗赶来,我是从焦木市集赶来。”何灵秀也是见惯了风浪,她若无其事的将目光从王离的光脚上移开,接着说道:“我来见你们,也并非是为了阴雷伞一事,而是焦木市集之中有桩生意,想要问两位道友接不接。”

    吕神靓正眼认真看了她一眼,也不废话,道:“什么生意?”

    “带路去七宝古域,搜救几名可能陷落其中的修士。”何灵秀平静的看着她的双眸,说道。

    吕神靓看了一眼王离。

    原本在乖乖听话,同时打量何灵秀的王离顿时一愣。

    他很是意外。

    因为按理而言,这种事情都是吕神靓做主,但看此时吕神靓的眼色,这件事情似乎是要让他拿主意。

    “不去!”他顿时摇头,异常干脆的说道。

    焦木市集是什么样的地方,他十分清楚,和那样的市集有关的生意,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生意。

    更何况在他看来,这名华阳宗的女修也显得有些诡异。

    他虽然对何灵秀几乎一无所知,但那日何灵秀在乌阳真人的身后,他也是有些印象。

    华阳宗这样的一名年轻女弟子,怎么会和焦木市集牵涉颇深的样子。

    他越想便越是觉得其中有诸多麻烦。

    看着他如此斩钉截铁的拒绝,何灵秀却是笑了笑,道:“七百万灵砂。”

    王离顿时认真道:“也不是不可以谈一下。”

    这样的结果似乎并未出乎何灵秀的预料,她的笑容越发灿烂了些,道:“说实话我觉得你也的确可以认真考虑一下,你们冒着通惠老祖天劫之险得了阴雷伞,所得价值之物也不过七百万灵砂左右,而且此次的生意说简单也十分简单,只需要将数名修士带入七宝古域,只要带到埋骨塔附近,你这任务便算完成。按我所知,你至少进入了七宝古域两次,虽说别人谈及混乱洲域便闻风色变,但对于你而言,这应该不费吹灰之力的。”

    王离冷笑了一声,“不费吹灰之力怎么可能价值七百万灵砂。”

    何灵秀也不生气,呵呵一笑,看着他的双脚,故意道:“凉快吗?”

    “还行。”

    王离却是面不改色,道:“至少预付六成。”

    何灵秀鄙夷道:“规矩是四成。”

    王离道:“至少五成,你特意跑到这里来找我们,想必也是觉得我去才最有成功的可能,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件事情想必很急,晚去了说不定就算能够顺利进入七宝古域的深处,那数名你们要找的修士,恐怕连残骨都不剩了。”

    何灵秀眉梢微挑,“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