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十二章 刑讯逼供
    王离听得眼睛都直冒光。

    他直觉师姐的这种猜测不假。

    “若是如此,那这灰色道殿岂非更厉害了。”他忍不住说道。

    “当然厉害。”

    吕神靓冷笑起来,“恐怕也只有真正洪荒级的法宝才有这么厉害了吧?”

    王离喜不自胜,“师姐你又开玩笑了。”

    但让他压根没有想到的是,吕神靓一下子就翻了脸,脸色顿时黑了,“谁和你开玩笑,纵横杀场,万修莫敌,这是足以成就帝路的洪荒级法宝的独特气魄!你说你到底藏了什么,不是这种洪荒级法宝,怎么可能和我的金丹都产生命数纠缠,不是这种洪荒级法宝,怎么可能影响我的神魂感知,说不定连我的直觉都被你操控。”

    “啥?”

    王离顿时傻眼,他到这个时候才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和他想象的好像有些不一样。

    轰!

    他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四道青色的气流已经直接在他的身周生成,将他的身体死死的缚住。

    几乎同时,数点寒星从吕神靓的手上飞出,落在王离的身上。

    王离体内的真元顿时被死死的镇压住。

    他整个人被这四道青色气流提了起来,倒悬在空中。

    “.…..”

    若是面对寻常金丹修士,王离说不定还能勉强挣扎一下,也不会如此轻易的束手就擒,但面对自己的师姐,王离却没有任何真正要战斗的心念,如此一来,他的反应当然要比真正战斗的时候慢出许多。

    “师姐,你做什么?”

    他还在无语状态,却只见吕神靓已经如风到了他的面前,她的右手伸出,食指指尖涌出一道暗红色的光焰,如同一根烧红的尖利长针,他顿时大惊,叫了起来。

    吕神靓却不答话,虎着脸伸手就点在他的额头,这道暗红色光焰就从他的额头沁了进去。

    王离顿时觉得自己脑门一沉,就如自己的神识之中突然多了一道横冲直撞的暗流。

    “搜神术?”

    他顿时彻底被唬住了,动也不敢动,叫也不敢叫。

    他不知道此时吕神靓对他动用的是何种搜神术,但他十分清楚,任何搜神术对于施法者和被施法者而言都十分凶险,如果施法者压制不住对方的神识反噬,那自己的神识就会遭受重创,而被施法者的神识若是被对方的搜神术弄得七零八落,那这人便也会神识错乱,变成真正的傻子了。

    “该不会真的怀疑我暗藏了件洪荒级的法宝?”此时他脑门之中嗡嗡作响,只觉得自己冤枉到了极点。

    吕神靓却是神色肃然,专注到了极点。

    她双手之中光华不断闪动,将王离悬在空中的身体也随意的转来转去,也不知道用了多少道法术,拍了多少道光华在王离的身上,但她却是一无所获,脸上渐渐出现迷惑和失望的神色。

    除了王离所说的气海之中那一座道宫之外,她哪怕搜遍王离的肉身和神魂,都根本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和王离所说的一样,他似乎的确没有什么特殊的际遇,就只不过是修炼玄天道诀出现了异变。

    他体内那座灰色道殿在她的感知里,也似乎只是那些驳杂元气的凝聚,也不存在掩盖其它法宝气息和胎体的可能。

    但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这座灰色道殿却有那样的神妙?

    她是实在想不明白了。

    让她更为无语的是,就她这一顿辛苦施法,她体内金丹上的那一层灰蒙蒙的元气,似乎又反而多了几丝,似乎她对王离的这一番探索,反而引起了更多的命数纠缠。

    这到底是什么鬼!

    她又忍不住开始抓自己的头发了。

    ……

    这些年玄天宗的访客并不多,而且由于玄天宗地界外围那一道天然屏障的存在,玄天宗修士对于山门外围一直是疏于防范的。

    对于最靠近孤峰的这片区域,玄天宗的修士就是更加疏于防范。

    孤峰的这两个异类,对于玄天宗而言,恐怕最好是什么时候自己无端的消失最好。

    何灵秀的身影出现在了孤峰之外。

    她身后那片区域,便是吕神靓和王离经常出入的通道,也是玄天宗外围这片天然的屏障之中,罡风最为猛烈的区域。

    吕神靓和王离虽然出入这样的区域显得游刃有余,但何灵秀却也只不过是炼气期修士,按理而言,像她这样的修士连飞遁法宝都还没有足够的真元力量御使,她一个人安然穿过这样的区域,绝对令人匪夷所思。

    何灵秀靠近了这座孤峰,看着这座孤峰孤僻的立于玄天宗其余三十一峰的姿态,她的眼中渐渐放出异彩。

    玄天宗这其余三十一峰看上去灵韵十足,的确是修炼的宝地,但若是抛开灵气和灵韵不算,哪怕在凡夫俗子的眼中,这如馒头般的三十一峰,在这座孤峰面前,倒像是只配匍匐,根本抬不起头来。

    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鄙夷的笑意。

    恐怕只要这座孤峰上那两人存在一天,那玄天宗其余三十一峰的修士,的确是在这座孤峰面前抬不起头来。

    那如此说来,孤峰之中这两名修士也是那些人的眼中之钉,哪怕他们是在自己的宗门之中,生存都极为不易。

    她有些感慨。

    当她将目光从远处的那三十一峰收回,落向前方的这座孤峰时,她眼瞳之中流露出的异彩宛如结成实质,接着朝着她眉心处涌动。

    她的眉心处有光华一闪,就像是有一朵宝花要盛开,然而这点光华却又瞬间消失。

    这片天地之间的天地元气流动在她的视线之中骤然慢了下来。

    几个障眼法阵就像是年久失修的墙上的粉泥一般噗噗而落。

    按理以她所在的位置,视线也会被山石遮挡,看不到王离和吕神靓所在的那片石庐,但她的眼瞳里,却分明清晰的出现了那片石庐的倒影。

    她就像是从天上往下俯瞰一般,清晰的看到了此时那石庐外正在发生的事情。

    她在华阳宗内,在除了她三师叔之外的所有前辈眼中,她只不过是个个性独特的小姑娘,但事实上,她见过的大风大浪已经太多了。

    但一眼看清此时孤峰上石庐外的画面,她的眼睛都一下子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