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十一章 你什么鬼
    “这怎么都不对!”

    “到底是什么鬼!”

    同一个夜,同一座孤峰,另外一间静室之中,吕神靓喃喃自语。

    她的一头秀发都被她自己抓成了一蓬乱稻草。

    即便不明前因后果,若是看到她眼下的这副样子,都会第一时间明白她肯定是有件重要的事情怎么都想不明白,毫无头绪,焦躁得不行。

    但更有可能的,却是第一时间就被吓跑掉。

    她的身前,悬浮着一颗金丹!

    这颗金丹的气息和她完全相同,在她的呼吸之间,这颗金丹也似乎在一同呼吸,一同汲取着天地之间的灵气。

    金丹修士的金丹,至少要到金丹五层之后才能够离体。

    小玉洲绝大多数修士都知道她是筑基凝丹失败,结成了一颗残丹。

    残丹在修真界中的意思,便是残废的金丹,残丹和金丹的差别,就像是法宝残片和完整的法宝的差别。

    一件法宝残片的威能,如何能和这件完整的法宝的威能相比?

    正常而言,一名达到平均水准线的金丹五层修士,他离体的金丹差不多是成年人拳头般大小。

    金丹之所以称为金丹,便是通体犹如纯金,金光灿烂,通体的纯金色光芒不断交织出玄奥的元气法则。

    这金丹是修士逆天而行的多天地造化之物,是将来演变元婴的道胎种子,除了玄奥之外,往往只能用法相庄严、曼妙无方来形容。

    但她的这颗金丹,却可以用狰狞和诡异来形容。

    她的这颗金丹足有孩童头颅般大小,绝大多数金丹修士的金丹即便到了金丹九层的凝婴之前,都未必有她这颗金丹庞大。

    她这颗金丹上有斑驳的金色,但并非浑然一体,一眼看去,完全就像是很多碎裂的金色残片被其它色彩的元气凝结粘贴了起来。

    更为贴切的说,她这颗金丹就像是经过了很多次的崩裂,崩裂之后形成无数道可怖的伤口,这些伤口又慢慢愈合,结痂,伤口处又留下了可怖的疤痕,但后面崩裂时,这些疤痕又裂开,又结痂和留疤。

    简单而言,就像是一个人的脸面上被斩了无数刀,伤好结疤之后再斩,再结疤。

    数次数十次下来,疤痕重重叠叠,完好的血肉反而成了一些细碎的斑点,镶嵌在了这些狰狞可怖的疤痕之上。她此时这颗金丹疤痕密布,每一道疤痕上又不知有多少道裂口形成的疤痕,而且每一道疤痕都充满着不稳定的气息,和寻常金丹和谐稳定的气息截然不同,似乎这无数道疤痕之中的气息都会互相冲撞和撕扯一般,似乎随时又会崩裂出新的创口。

    这颗金丹自身的丹气给人无比紊乱的感觉,但是无比紊乱的丹气在这颗金丹外游走,色彩斑驳的丹气互相冲击、流散、又汇聚,却是也渐渐在它的周围形成了独特而玄奥的丹气法相。

    它周围的丹光,最终形成了九颗各色的光点,这九颗色泽各异的光点,就像是九颗星辰一样,以固定的轨迹围绕着这颗金丹旋转。

    这种异相对于吕神靓而言并不陌生,这九颗星辰般的丹光是早就存在的了,但关键在于,现在这九颗星辰般的丹光之间,又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缕灰色的元气。

    如果纯按外表来看,这缕氤氲的灰色元气,就像是缠绕在金丹和这九颗星辰之中的星云。

    现在吕神靓就是因为这缕莫名出现的灰色元气而有点抓狂。

    其实以她这颗金丹的混乱程度,再凭空出现些什么金丹法相,也是很正常的,但再怎么样的金丹法相,和她的金丹还是有着本源的联系,都是她金丹的一部分。

    但关键在于,这缕灰色元气虽然出现在她的金丹丹气之中,很显然是融于了她的金丹之中,但她却偏偏好像触碰不到,好像它就是在那里,但和她没什么关系。

    要不是她此时的脑海之中清晰的出现了王离之前和他的对话内容,她直觉这缕灰色元气和王离的功法异变以及体内化身的那座灰色道殿有关,她说不定都要忍不住自爆金丹看能不能让这股灰色元气消失了。

    灰色!

    都是这样的灰色,肯定有着必然的联系!

    “王离!”

    她实在是受不了了,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啸。

    “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离的身影刚刚从自己修行的石庐之中闪现出来,他就看到了头发乱得和鸡窝一样的吕神靓。

    接着他又看到吕神靓发红的眼睛和脸上恶狠狠的神色,他便顿时又苦了脸,“师姐,我不服!”

    “不服也没有用,你以为我现在脑子有问题吗?”

    吕神靓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她咬牙道:“你到底什么鬼?”

    王离愣愣的,他直觉吕神靓这个时候的确似乎不像神识混乱的样子,但他也不知道自己这师姐到底为什么会这样的情绪。

    “我什么鬼?”

    他又不敢不回答师姐的问题,生怕又刺激到她,于是愁眉苦脸道:“要么最多是色鬼?或者馋鬼?”

    “去你的大头鬼!”

    吕神靓恶狠狠道:“我是说你的那灰色道宫。”

    “师姐,我跟你讲,今天我这灰色道宫厉害了。”一听到吕神靓主动问这灰色道宫,王离顿时眉飞色舞起来,“我听你的,真的进去试了试,结果里面多了五条火光一样的东西,这五条火光就像是法宝,只要我真元一激发,就像是五扇大门一般,内里全部都是我和你说的那种灰衣修士。”

    “是么?”吕神靓面无表情起来,“你再说清楚点。”

    王离便更加眉飞色舞起来,他将自己如何试这五条火光的前后经历细细说了一遍,心中还是忍不住的得意和欢喜,忍不住接着道:“师姐,你想,那前面数道火光之中的修士是炼气二层到炼气五层,这些对手对我而言都弱了些,但最后那道火光之中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形形色色的炼气六层修士,这些炼气六层的修士,完全可以帮助我稳固境界,而且我和他们对敌起来,除了熟悉各种各样的斗法法门和手段之外,说不定还能学到他们的不少手段。”

    “是么?”

    吕神靓皮笑肉不笑,道:“你怎么会觉得前面那些修士无用,既然你能唤醒其中的一个,你就没有尝试一下,能否唤醒多人?”

    王离一下子愣住。

    他一个呼吸之后才回过神来,再次佩服起自己师姐的思路,“师姐,你真是厉害,好像的确应该试试。”

    “所以我说你特别蠢你还不承认。”吕神靓冷笑起来,道:“你体内的这座灰色道宫,从出现第一名灰衣修士开始,很显然就是要通过这种劫数,让你有更强的在残酷杀阵之中的对敌和生存能力。所以它每次帮你挑选的渡劫对象,即便不算是每一层修士之中的佼佼者,但也肯定是有些特别的存在了。但真正的残酷杀阵,自然不会是纯粹这样单对单的对决,所以等你的境界提升到一定程度,它自然演化,便是要你有以寡敌众,在无比纷乱的残酷杀阵之中生存下来的能力。你现在觉得一名炼气二层的修士不堪一击,那数十个对你一个,数百个一起围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