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三十章 太过扭曲
    这是一副很令人惊悚的画面。

    王离的寒毛都炸了起来。

    但这名灰衣修士在睁开双目之后,却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他似乎也看到了王离,但他的目光里没有任何的生气,也没有任何的情绪。

    王离心中的寒意渐渐退去。

    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也就在此时,其余所有灰衣修士的身体骤然消失,重新化为细小的光屑。

    他的面前出现了无数玄奥的细小流光,朝着某处急剧的收缩。

    只是一刹那,他周身的景物彻底的改变了。

    他又置身在灰色的道殿之中。

    灰色道殿之中依旧燃着五条火光。

    而那名灰衣修士则正对着王离,原本毫无生气的双目之中,骤然又燃起了凛冽的杀意。

    王离怔住。

    抛开周围场景的不同,此时的画面,就和他炼气两层渡劫时遭遇这名灰衣修士一模一样。

    也就在此时,这名灰衣修士身影一动,一道乌光已经朝着他打了过来。

    相较平时而言,王离此时有些失神,反应已经足够慢了,但这道乌光打到王离身前,王离身影一动,就轻而易举的避开了这道乌光。

    这名灰衣修士身影如浮光掠影般不断晃动,脚下泛起的灰色灵光形成朵朵莲花,与此同时,九颗灰色的剑丸落到王离身周,嗤的一声,九颗剑丸同时化为九道剑光,从四周一齐朝着中央的王离刺去。

    这九道剑光同时刺中王离,但是王离的身影一阵扭曲,化为了数十道流散的气流。

    这名灰衣修士的脚下却出现了一团旋转的细沙,瞬间将他的身体拖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王离的真身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噗的一声,一点从王离手指弹出的光星落在他原本已经千疮百孔的背上,透入了他的身体,瞬间就在他的身体里炸了开来。

    这名灰衣修士的身体四分五裂,残肢崩飞得到处都是。

    但也就在下一刹那,这些残肢就直接诡异的消失了。

    王离的面色有些古怪起来。

    他应付得太轻松了。

    事实上他若不是故意等等,看看这名灰衣修士是否有所变化,这名他在炼气二层渡劫时遭遇的灰衣修士,可能九颗剑丸还没有来得及激发就已经被他秒杀了。

    原因很简单,他现在已经是炼气六层的修士,而且他还是炼气六层修士之中的异类,按照何灵秀的判断,就算是华阳五子一起上,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但这名灰衣修士却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炼气二层的修为和战力。

    他的战斗方式和擅长手段,也没有什么改变。

    平心而论,这名灰衣修士在炼气二层的修士里面也算不俗,他的身法很是飘逸,当年王离和他缠斗了许久都没有任何一道法术能够击中他。

    但眼下,这名灰衣修士在任何方面对于王离而言已经太慢。

    “难道说,就如玄天道诀每晋升一小境,就会在体内形成一颗白色星辰一样,眼下的这五道火光,也对应着我炼气二层之后的每一个修行阶段?”

    “这一条火光之中,那密密麻麻悬浮着,就像冰封在时空长河之中的灰衣修士,都是炼气二层的修士,那后面的四条火光,内里的修士分别都是炼气三层,炼气四层,炼气五层和炼气六层的修士?”

    “那我是否能够唤醒内里的其他修士和我一战,还是只能唤醒这种之前和我交过手的修士?”

    王离的脑海之中马上闪现出这样的念头。

    他也没有什么过多的犹豫,一缕真元顿时又朝着靠自己最近的那一道火光缠绕过去。

    此时若是有人能够在这座道殿之中旁观,便会发现王离的身影似乎动没有动,但瞬息之间,一名灰衣修士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对面。

    王离的脸上泛出惊喜的神色。

    方才那一刹那,他的确又置身在无数悬浮的灰衣修士之间,他还是发现了刚刚和自己又战斗过一次的那名灰衣修士,但这次他没有想着去唤醒那名灰衣修士,他凝神看了就在自己附近的另外一名灰衣修士,心中刚想着这人是否能够被唤醒,这名灰衣修士紧闭的双目就睁了开来,接着他身周其余的灰衣修士就和之前一样消失,就剩下了这名被唤醒的灰衣修士。

    这名灰衣修士是一名稚气未脱的年轻修士,看面相比他还要小上好几岁。

    但这名年轻修士身上的伤口却更为可怖,他的整个腹部被人硬生生的击穿,内里的脏器甚至脊骨都彻底消失了,只有周围一圈血肉牵连着他的上下两部分身体。

    但此时这名年轻修士在这道殿之中,却是好生生的站着,行动似乎完全不受妨碍,和身体完好一样。

    这名年轻修士看清王离的刹那,似乎直觉王离比他强大太多,明显都骇然的往后退了一步,但在下一刹那,这名年轻修士还是控制住了心中的恐惧,马上对王离出手。

    他的双手急速的弹动,王离的头顶上方出现了十余道银色的电光,急速扫落。

    “对不住了。”

    王离身体动也不动,他的左手往上拍出一张青色的符箓,轰的一声一道青色罡风涌起,直接将那十余道银色电光扫得支离破碎,与此同时,他的右手凌空一点,一道玄天剑罡如流星般直接刺入了这名年轻修士的胸口,直接将这名年轻修士的心脉激得粉碎。

    和他预判的一样,这些灰衣修士虽然诡异,但战斗起来的确和真正的修士一样,该受伤也会受伤,只要受伤致命,这种灰衣修士就会马上消失。

    这名年轻灰衣修士心脉一断,马上就在他眼前消失了。

    这是真正的一个照面就被王离轻易击杀。

    这年轻灰衣修士,的确也是一名炼气二层的修士,而且极为中肯的说,这名年轻灰衣修士还不如方才那名灰衣修士。

    王离是早已习惯这些灰衣修士的凭空消失。

    但这名年轻灰衣修士消失之后,他看着身前的五条火光还是愣了足有几个呼吸的时间。

    “我这修炼玄天道诀的异变,也变得太扭曲了吧?”

    等他彻底回过神来之后,他连续点出数道真元,将其余四道火光都碰了碰。

    他的猜测似乎毫无问题。

    这其余四道火光也如同法器一样能够被他的真元控制,每道火光接纳他真元的刹那,他也会置身凝固的时空长河一般,周围密密麻麻的都是绝对静止的形形色色的灰衣修士。

    他在这其余四道火光之中,也都找到了自己之前的熟人。

    这五道火光,的确是对应不同修为等级的灰衣修士。

    如果完全不去考虑这种太过扭曲的异变会不会造成什么极为不利的不可预知的结果,按照目前的发现,他气海之中的这座灰色道宫,就是一件异常惊人的洗炼真元的法宝。而这灰色道宫之中的五条火光,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

    在他炼气二层晋阶第一次出现这种诡异的灰衣修士,吕神靓就推断他今后每一次小境晋阶都会遭遇这样的灰衣修士。

    而且她推断他的这种劫数的难度会越来越大。

    新晋升的修士面对已经在这个级别浸淫很久的修士,天生就有很多劣势,而且随着修为的不断提高,这种天生的劣势会不断的拉大。

    一名刚刚结丹的金丹一层修士,和已经结丹数十年的金丹一层修士相比,如果双方都是拥有丰富斗法经验的修士,那刚刚结丹的金丹修士吃亏就真的吃到姥姥家了。

    但所幸王离的这种渡劫也是简单暴力,就是只要战斗,只要击败出现的灰衣修士就行。

    所以吕神靓在他炼气二层之后,对他就采用了完全实战为主的修行方式。

    但其中到底遭遇过多少致命的危险,便只有吕神靓和王离清楚了。

    而且哪怕是实战为主,也不是想要战斗就能找到合适的战斗对象,哪怕赶路,来去总会消耗很多时间。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只要他想战斗,便随时可以找一名灰衣修士战斗。

    眼下离他最远的那道火光里,全部都是炼气六层的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