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二十七章 嫩如雏鸡
    华阳宗没有夜晚。

    华阳宗修的是华阳天道经,这种仙门正法配合的法门大多都是火法,所以华阳宗的修士在修行时,往往也是火光缭绕,在夜色之中就像是一颗颗小太阳。

    除此之外,华阳宗山门之中有五株金乌树。

    这五株金乌树高达百丈,自地脉中汲取火乌精金而生,遍体熊熊火焰,昼夜不息。

    今日通惠老祖成就元婴,华阳宗在整个小玉洲的地位顿时不可同日而语,今后华阳宗弟子在外行走,也自然多了一份豪气,一份最坚厚的保障。

    小玉洲有大把的修士敢惹拥有许多金丹修士的宗门,但没有多少人敢惹拥有元婴修士的宗门。

    在修真界,金丹修士都有真人的尊称,但到了元婴,这尊称便是真君!

    这一个“君”字,便给人带来截然不同的感受。

    整个华阳宗都笼罩在一片欢喜的气氛之中。

    烈火呼啸,光芒耀天。

    意味着华阳宗盛世的到来。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有些人心情就不佳。

    何灵秀行走在被火光照耀得一片通红的山道上。

    山道上的红光甚至染红了她的鞋面。

    她的心情似乎还算不错,但在山道的那端,出现在她视线之中的齐剪烛却是明显的心情不佳。

    就连笼罩整个华阳宗的喜气和那些明亮的火光都消不了他脸上的阴霾。

    “呵呵!”

    何灵秀看到齐剪烛的瞬间就想到了对方是在打什么主意,于是她招牌式的笑了笑。

    “何师妹!”

    齐剪烛却是认真,等何灵秀靠得近了,他神色凝重的行了一礼,道:“耽误师妹片刻。”

    “怎么,被人言语挤兑拿了阴雷伞就走,师兄不服气?”何灵秀又是呵呵一笑。

    齐剪烛觉得何灵秀此时的笑容似乎有些皮笑肉不笑,但之前和何灵秀每次说话,也似乎并没有多少愉悦的感受,所以他也不以为意,点了点头,道:“阴雷伞是我华阳宗唯一的灵宝,按理而言,若不是这两名玄天宗弟子胡搅蛮缠,这柄阴雷伞也理应属于师妹你。”

    “那可不一定。”何灵秀又换了副神气,有些童真的模样,扑闪着眼睛,道:“说不定老祖要自己留着。”

    齐剪烛明显一滞,但又正色道:“哪怕是老祖留着,也是留在了华阳宗内,何师妹你今后自然是这件灵宝的继承者。”

    “那你的意思是咒老祖早死,死了将法宝掉给我,还是觉得我就这般出息,修行一世也不可能获得比阴雷伞更好的灵宝,一定要眼巴巴的等着老祖寿元耗尽,然后继承这件灵宝?”何灵秀哈哈一笑。

    齐剪烛胸口一闷,他完全没有想到何灵秀竟然如此回应,一时呆住。

    隔了片刻的时间,他才回过神来,苦笑道:“师妹莫要取笑,你也明白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我们华阳宗这一代中修为最高的弟子都在场,结果眼睁睁的看着一名玄天宗的修士将阴雷伞带走,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我明白了。”

    何灵秀似笑非笑,“齐师兄你的意思是要教训教训那王离?”

    齐剪烛展颜一笑,“正是如此,那王离最多介于炼气五层和炼气六层之间的修为,我等若是不将之整治一番,今后别宗的修士哪怕修为比我们低微许多,也会认为我们华阳宗还是和以前一样好欺。”

    “如此我是赞成师兄的,那就祝齐师兄旗开得胜。”何灵秀肃然起敬的样子,对着齐剪烛拱了拱手,“反正齐师兄已经到了炼气八层的修为,筑基也是指日可待,要对付这一个炼气五层或是炼气六层的玄天宗弟子,还不是易如反掌。”

    齐剪烛的笑容顿时僵住。

    “静待师兄佳音,为我华阳宗扬威。”何灵秀也不再管他,直接越过他往前方走去。

    她银铃般带着一些青涩的声音还在山道上传来,“反正那王离也是玄天宗孤峰的修士,师兄你也清楚的很,你再怎么教训他,玄天宗也是不会管的,而且说不定玄天宗的那些人,还高兴的很。”

    ……

    片刻之后,何灵秀出现在了一座通体缭绕着黑色地煞真火的道殿之前。

    地煞真火的热力烧得周围的空气都彻底扭曲起来,但何灵秀的眼睛里却好像都没有这些地煞真火的存在一样,她直直的走了上去。

    地煞真火和她相触的刹那就自动分开,她就直直的穿了过去,进入了这座道殿。

    这座道殿的四壁有黏稠的黑色火焰不断的流淌,隐隐结成一条条乱走的黑蛇模样,大殿的正中却是一个嵌满了晶石的传送法阵。

    这种传送法阵在小玉洲也并不算多见,整个华阳宗也只有这一座。

    放眼整个修真界,最厉害的传送法阵的传送距离可以达到两万余里,华阳宗这座传送法阵的传送距离却是最远只至两千七百余里。

    这座传送法阵之前有一座石台,石台上面盘坐着一名身穿黑衫的中年修士,这名修士头发焦枯,面色也有些蜡黄,双目似闭似睁,好像很没精神的样子,他身上的法衣却是有些骇人,乌金色的法衣上,也是有三条火焰凝成的黑蛇在游走。

    这三条黑蛇比四周墙壁上那些火焰凝成的黑蛇更为真实,不只是丝丝吐信,就连身上的鳞甲都是活灵活现。

    不过何灵秀看着这名修士似乎也早已见怪不怪了。

    “齐剪烛游说你去对付那名叫做王离的玄天宗弟子,你怎么不去?”这名修士明显也和何灵秀相熟,等到何灵秀走到他身前,他突然笑眯眯的说道。

    他所在这座道殿和何灵秀方才和齐剪烛谈话的山道隔了半座山,但他却似乎对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三师叔,你要是对那玄天宗弟子好奇就直说。”何灵秀也笑嘻嘻起来,“核桃还有没有?”

    “哪来那么多灵台核桃。”这名被她称为三师叔的修士也不否认,笑眯眯道:“到底是炼气几层的修士,竟然能够压制金丹自爆?”

    “的确是炼气五层。”何灵秀认真起来,道:“不过他可并非寻常的炼气五层的修士,我看炼气九层的修士的真元都未必有他凝聚。”

    被她称为三师叔的这名修士也瞬间收敛了笑意,吃惊道:“如此独特?”

    “只是如此也就算了,但他面对我师尊和青阳师伯的精神威压都没有丝毫反应。”何灵秀想到了齐剪烛,嘴角不自觉的泛出戏谑的神色,“而且他的施法速度又快,我丢十道符出去的工夫,他至少能丢三十张。”

    “玄天宗孤峰这两名修士我也有所耳闻。”这名修士的神色也越发凝重,“那两名修士因为玄天宗那批修士叛乱之事不平,以至于被玄天宗如同遗弃般置于孤峰,几乎彻底断绝了往来,难道玄天宗内里有什么老祖其实暗中给予帮助,以至于如此?”

    “三师叔你这想法太过死板了。”何灵秀淡淡笑道,“我在返回华阳宗之前,便已经设法打听过了,得来的消息却让我都有些不信的。在过去十几年里,他那名叫做吕神靓的师姐带着他,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初入混乱洲域。我现在还不能彻底断定,但我此次出去,自然会令人彻底查清楚。恐怕他和他师姐的一切修行所需,都来自于他们自己的历炼。和这玄天宗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我直觉这一对师姐弟,比我想象的还要精彩一些。”

    这名修士是她三师叔灵阳真人,听着她的这番话语,灵阳真人眉头便皱得被人在眉心刻了数刀似的,“既然如此,你还故意激齐剪烛去对付王离,那他不是自寻死路。”

    “呵呵。”

    何灵秀招牌似的一笑,道:“死了就死了,反正他也没有什么好心。他觉得我真的很有童真,随便挑唆我几句我便去找麻烦,万一我被人自爆金丹炸死,那他岂非又变成华阳宗翘楚,今后好处不尽。华阳宗别人不知道我,三师叔你还不知道我?这样的人要是在外面再招惹我,我都说不定直接让人杀了他,青阳师伯这五个弟子,除了吸纳灵气修炼的速度还可以,其余是一个比一个骄横,自以为比别人聪明,其实嫩如雏鸡,到时候在外面被人随意弄死了,还丢华阳宗的脸。这样的人要是能死在玄天宗那两个人手中,还算是早死早超生,不浪费宗门灵砂。”

    灵阳真人眉梢微挑,似乎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太过不妥,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道:“你自己小心。”

    说完此句,他往身后拍出一颗灵石,他所镇守的这座传送法阵便瞬间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