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二十六章 不会分离
    吕神靓走出了石庐,她看到了站在夜色之中的王离。

    “在看什么?”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问道。

    她的神色有些疲惫,似乎她的修行也消耗了她不少精神。

    “师姐。”

    王离转过身来,动情的看着她,“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不要叫我王离,叫我王聚,或者王聚聚也行。”

    吕神靓呆了呆,旋即面色大变。

    “神识受损了?”她紧张道:“暗号!”

    “我不服!”王离无奈的对上了暗号,“师姐,我脑子没问题,我只是觉得名字实在很重要。”

    “哦。”吕神靓放心了下来。

    “哦是什么意思?”王离有些郁闷道。

    “你要叫王聚就叫王聚,叫王聚聚也行。”吕神靓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你脑子是不是真的有病,我反正都叫你师弟,别说你叫王聚聚,你叫王八或者王八羔子都和我没关系啊。”

    “师姐,你这….你是淑女好不好。”王离无语道:“我是很认真的在和你说这个问题。”

    “行,可以。”吕神靓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在这个时候她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笑意,看上去很正常,但是一个呼吸之间,她脸上的笑意便消失了,脸色瞬间冷峻起来,“不会分离。”

    王离脸色略缓,心中莫名的暖意流动,甚至还有一些甜蜜。

    然而吕神靓接下来的一句差点让他直接跌出悬崖。

    吕神靓道:“要死都一起死了,师姐师弟一家人整整齐齐的,还会分什么离。”

    王离气得都笑了,“师姐,你这话说得太有道理了。”

    吕神靓看了他一眼,“反正你也不怕死。”

    王离觉得脑袋又疼了,“师姐,你能不能不要自己诅咒我们两个一起死…我还年轻。”

    “你今天怪里怪气的。”吕神靓看了一眼玄天宗那三十一峰,嘴角微微上挑,“是有什么人过来了?”

    “恒元师叔带着他那几十丈长的大剑过来了,还带来了陈白露师兄来说情。”王离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下来,眼眸之中却有了些忧色,“说宗主得了青木异源,不日就将炼成青玄剑罡。”

    “所以你便担心到时候他对我不利?”吕神靓顿时一副不屑神色,“我当是什么,原来就这。他修了那样的青玄剑罡也不是我对手,有什么好担心的。”

    “真的假的。”

    王离狐疑的看着吕神靓,他当然不会低估自己的师姐,但之前有时候总觉得吕神靓的信心是否因为神智的问题而过度爆棚,但今日修行之中的异状太多,他对自己这师姐的想法就又有了些不同。

    吕神靓却是理所当然的样子,“没什么可担心的。”

    王离看着她:“我要担心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你自己也知道你金丹的威能越来越大,我就生怕什么时候我反应慢了一些,就真的压制不住自爆金丹了。”

    “那就反应不要慢。”吕神靓淡然道:“更何况你不是已经炼气六层了?”

    “我才炼气六层,你说得我好像已经和宗主一样金丹六层了似的。”王离偷偷的瞥了她一眼,道:“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到了炼气六层,气海里会出现那样一座古怪的道宫?”

    “气海里出现古怪的道宫?”吕神靓有些意外,眉头皱起,“什么道宫。”

    “你不知道?”王离很怀疑,“我总觉得这次你帮我提前设计获得这颗清净还神丹,是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想多了。”吕神靓异常干脆的说了这四个字。

    王离这次不肯轻易放弃,死缠烂打道,“那你说说你为什么提前准备这颗清净还神丹?”

    吕神靓用看着傻子的目光看着王离,“低阶修士面对高阶修士,尤其是面对高处不止一阶的修士,如果能还手,那也未必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但若是对方直接用精神威压都压死你了,你再多的手段有什么用?你修的玄天道诀原本就出了异变,你的真元强度和神识强度远超寻常炼气期修士,所以你面对华阳宗那两个金丹修士都能应付自如,但真正打起来,当然还是不够。”

    “所以你才打这清净还神丹的主意?”王离看着她,还是不信,道:“师姐,这清净还神丹的最大作用是修补神魂,壮大神识在其次。我怎么觉得,你是因为早就知道我会在这次晋阶之中神识受损厉害,所以才给我提前备下这样的一颗丹药,这简直太对症了啊。”

    “我猜的。”吕神靓更加言简意赅的说道。

    王离无语,“那我怎么猜不出来。”

    “因为你笨。”吕神靓鄙夷的看着他,说道。

    王离更加无语,“那师姐你说说我到底笨在哪里,你是凭什么猜出来的。”

    “很简单,你修的这玄天道诀自从炼气二层出现诡异劫数开始,它的每一次劫数,都是在逼迫你走不断斗法变强的路线,它绝对你不要按部就班的堆积真元强度,不要走那种战战兢兢修炼了一生获得无数寿元却躲在宗门里龟缩着的路线,修行者逆天而行,说逆的是天,但还不是要和别的修士争,还不是抢夺别人的气运。它就是要让你和形形色色的修士战,从而使你的修为不是变成纯粹等阶的堆积,而是真正的实力提升。”吕神靓认认真真道:“我看前几轮的劫数,它对你的逼迫,在神识上更甚,斗法的手段虽然千变万化,诸多法门,但肉身的上限很低,而且经常战斗的修士,互相之间的界限便不分明,但神识不一样,神识的上限更高,所以我便猜测今后你这劫数,对你神识的压榨就更厉害,所以既然黑水市集就正好有这样一颗灵药,我当然要设法夺取。”

    平心而论,王离认为她说的这些的确极有道理,而且看她的神色也不似有假,但他想到那名灰衣修士的决绝,他却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我怎么觉得这次主要是因为我让那名灰衣修士坐下来谈谈?”

    吕神靓眉梢微挑,“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王离忍不住苦笑起来,“我不是和你说过,我总是怀疑这些灰衣修士和真人无异,这次我便抓住机会和这一名灰衣修士对话了一句,我说我又不认识他,大家何必打生打死,不如坐下来谈谈,结果他反而一下子恼羞成怒了的样子,直接就用了最决绝的手段,要和我同归于尽。”

    吕神靓摇了摇头,她认真垂头想了片刻,又抬起头来,看着王离,道:“若真是天道法则控制修士在劫数之中互相厮杀,那或许你那一句坐下来谈谈,在天道法则控制之下,传到他耳中,就变成了我要让你一家整整齐齐的那种话?”

    “也不是没有可能。”王离愣了愣,他有些佩服的看着吕神靓,觉得还是师姐思路广阔,“只是…他似乎也说话了,但我为什么听不清楚他的话。”

    “那就有更多可能了。”吕神靓道:“或许天道法则觉得他回骂的话太难听了,或许天道法则也听不懂他骂的什么,或许……”

    “我感觉还是先弄清楚我体内这座多出来的道宫的问题。”王离忍不住打断了她的推断。

    他飞快的说清楚了这座道宫的生成和在他气海之中的感觉,接着着重道:“这道宫似乎是我平时修炼时,体内堆积的驳杂元气堆积而成的骨架,但内里的意志…我感觉却极为庞大,有令人根本无法抗拒之感。”

    “那你再炼化些灵砂试试,实在不行你再炼化些品阶差劲的丹药试试,看看这道宫的变化。”吕神靓道:“那这道宫内里有什么?”

    王离摇了摇头,“我还没敢进去看,万一我一进去,之前被我击败的那几个灰衣修士整整齐齐的排在里面等着我,那我不就完蛋了。”

    吕神靓看了他一眼,“那你不进去看看,怎么知道里面有没有这几个灰衣修士?我辈修士,这么胆小么?”

    王离直翻白眼,“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师姐,我还没缓过劲来就煽动我冒险,我不能略微等等么?”

    吕神靓点了点头,“也行,我这还不是觉得你心急。”

    “我……”王离噎住了,隔了片刻之后,他又神色郑重的问道:“你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同样修玄天道诀,结果我的玄天道诀就起这样的变化,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原因?”

    “我哪知道。”

    吕神靓道:“这样厉害的变化,或许是孤峰上有什么洪荒级的法宝被你得了,你这玄天道诀这才恢复了它原有的面貌。或许这才是完整的玄天道诀,它原本就应该这样厉害才对。”

    “洪荒级法宝,被我得了?我信你个鬼!”王离转头看了那在黑暗中还显得热闹非凡的玄天宗三十一峰,“我倒是希望我真得一件洪荒级法宝,到时候我让这些人一辈子就呆在这三十一峰里,一个都不准出来,反正他们也会装乌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