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二十五章 他们才是玄天宗
    所有先前赶来孤峰的光华全部朝着玄天宗的诸峰返回。

    白衫年轻修士终究没有再说什么,被一道剑光接走。

    王离依旧站在悬崖边上,他静静的看着那些光华和玄天宗诸峰,微冷的山风之中的寒意似乎渐渐堆积在了他的脸上。

    他的脸庞线条在夜色之中变得冷硬起来。

    他是玄天宗弟子。

    被带入玄天宗修行时,他便和那些新入门的玄天宗弟子一样,在那些山峰之中修行。

    和当年小玉洲各宗收入门墙的很多新人弟子一样,他们的出生地都在东极洲。

    东极洲是小玉洲再往东的洲域。

    只是现在东极洲已经不复存在了。

    它毁灭在了混乱之潮里。

    无数年来,各种生灵都在争夺的更好生存环境,而修真者渐渐占据了灵气丰饶的洲域。

    随着一些强大的宗门脱颖而出,这些宗门的敌人被倾轧得难以在这些灵气丰饶的洲域生存,他们便被逼逃进那些生存环境较为艰难的洲域。

    渐渐的,在那些至高的宗门庇护或者划定的道规统治之下的宗门占据的灵气丰饶的洲域便和那些生存环境恶劣的洲域泾渭分明。

    那些生存环境恶劣,没有绝对秩序的洲域之中,其中大部分灵气还算不俗的洲域被称为混乱之地,而其中一些几乎是没有天地灵气,甚至还充盈着大量对修士不利的灵毒,修士长久在其中连原有境界都不能保住的洲域,就被称为绝境之地,意思便是连原有的境界都会被断绝掉的死地。

    那些隐匿在混乱之地,被迫在混乱之地修行,被称为邪修或是魔修的修士们,原本就是在过往无数年肉弱强食的过程之中的失败者。

    这些人对于占据着灵气丰裕的洲域的所有宗门都怀着天然的敌意,他们在混乱之地繁衍的后代,他们产生的宗门,很自然都是这些洲域的敌人。

    这些混乱之地的修士,他们在绝对的力量上根本无法和中神州的强大宗门对抗,他们几乎不可能将那些最为强大的宗门击溃,取而代之。

    但他们化整为零的进入灵气丰裕的洲域的暗杀和掠夺也从未停止。

    同样,各洲的仙门为了抵御来自混乱之地的敌人,也会有大批的修士进入这些混乱之地去清缴这些邪修和魔修。

    这些混乱洲域的修士在很多时候都处于绝对的劣势,但不可避免的,他们也会因为一些特殊的际遇而出现一些非凡的人物,有时候这些混乱洲域的修士也会在很多处区域同时发难,进行一些报复性的屠杀和掠夺。

    这种时刻,就称为混乱之潮。

    面对这种混乱之潮,以中神州的强大宗门为首,各洲的仙门就会马上组织起强硬的反攻。

    各洲仙门的联军,都会反攻入混乱的洲域,清剿一轮。

    然后这些混乱洲域之中的力量就会元气大伤,混乱洲域变得更无秩序,在接下来的很多年里,便又在更多的仇恨之中蛰伏,积蓄力量,再等待下一次的混乱之潮。

    王离其实很大能理解这种基于争夺的生存权利和世仇而引起的杀戮。

    那些中神洲和围绕在中神洲周围的一些洲域的强大宗门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而召集无数的宗门进攻混乱洲域,尽可能的剿灭那里的威胁,他当然很支持。

    因为他所在的东极洲便是遭遇的混乱洲域联军的屠杀,直至彻底失去了秩序,变成了混乱洲域。

    既然是无法调和的矛盾,对于身陷其中的他而言,他很赞成复仇。

    但他无法接受的是,那些至高的宗门在得到足够利益之后的让别人付出的牺牲。

    在过去很多年里,在那次混乱之潮之前,许多和混乱之地交界的洲域,许多宗门的修士,原本就在和混乱之地之中的敌人交战不歇。

    玄天宗也是其中一股力量。

    或者说之前的玄天宗。

    玄天宗世代都有为数不少的修士进入混乱洲域历炼,甚至有不少修士驻扎在混乱势力侵蚀的洲域,他们之中有些人甚至在混乱之地战斗了上百年,始终没有返回过玄天宗。

    但他们始终是玄天宗的弟子,他们始终通过一些途径和玄天宗保持着联系。

    会有许多修行资源时不时的从那些地方送回来,会有许多事迹被记录在玄天宗的典籍里,让后辈修士好生敬仰。

    很多玄天宗的修士也会悠然神往,立志成为那些前辈一样的存在,即便和玄天宗的许多前辈一样战死在混乱势力控制的洲域之中,这些人也定然觉得值得。

    因为对于他们而言,玄天宗是他们的师门,亦是他们的家园。

    守护自己的家园,为自己的家园赢得更好的生存权利,激励后辈成为自己一样的存在,即便身死道消,也在所不辞。

    他的师姐吕神靓,便是被那些前辈鼓舞而立志成为其中一员的玄天宗修士之一。

    如果不出意外,吕神靓也会进入混乱洲域,或许也永远不会回来,

    如果是那样,他也不会遇到吕神靓。

    然而出了意外。

    对于那些意外,不同的宗门有不同的解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

    但在他和吕神靓而言,事实的结果便是,那些至高的宗门借着讨伐混乱洲域而重新划分了各自的势力范围,最终形成了三名至高的修行者,便是现在统御各洲仙门的三圣。

    所有按照三圣划定的规矩,也就是三圣道例行事的宗门,便是归入三圣门下的仙门正统。

    各洲仙门论功行赏,按照在讨伐混乱洲域的过程之中的功绩,划分相应的宗门地界。

    这公平吗?

    对于有些宗门而言很公平。

    但对于玄天宗而言,在吕神靓和他的眼中,当然不公平。

    在讨伐混乱洲域的那场混乱之潮的尾声里,一批玄天宗修士因为抗命而被彻底抹杀在混乱的洲域里。

    按照后来的典籍记载,那场讨伐已经大获全胜,三圣认为各宗门已无疯狂杀戮的必要,在那批玄天宗修士所在的洲域里,那些邪修宗门已经选择投降,所以已经可以停战,但那批玄天宗修士却抗命不肯停战。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按照当时吕神靓所知,事实却并非如此!

    她不知道在其余混乱洲域之中的战况到底如何,但按照那批玄天宗修士不断传递回来的讯息,在他们所在的混乱洲域之中战斗的,所谓仙门正统的修士们,并未占到压倒性的上风。

    而且后来的停战,也是出于某种他们根本不知晓的理由,三圣和那些混乱洲域的统治者,似乎达成了某种交易或者协定。

    并非是彻底战胜,觉得再无威胁之后的怜悯,而是一种基于某种秘密的条件交换的议和。

    就连如东极洲这样的一些先前失去的洲域都没有重新夺回绝对的控制权,这种讨伐之战又怎么能够说已经大获全胜?

    更何况按照当时的情形,很多听命的撤离,都会导致一些宗门的修士处于极度的危险的境地,很多进入混乱之地深处的修士会来不及撤出来。

    然而似乎只要能够维护三圣统御的中神洲和周围七十余洲的安定,只要继续占据着最优秀的修真资源,这对于三圣而言,似乎的确是可以接受的议和。

    这似乎是以别人的鲜血,来逼迫混乱之地承认三圣的地位。

    所以那批玄天宗的修士无法接受。

    “我们在这里死了多少人?”

    “想让我们战就战,想让我们停就停?”

    “让我们停了,回去接受所谓的封赏?那你能让那些死在这里的人,重新活过来吗?”

    “我拒绝。”

    那名玄天宗为首的修士在某个夕阳如血的傍晚,很平静的拒绝了停战的命令,拒绝了这样的议和,选择了继续战斗。

    然后他们被抹灭在了混乱的洲域里。

    王离后来甚至觉得,这些玄天宗修士甚至是遭遇了三圣力量和混乱之地力量的围攻。

    这些玄天宗修士抗命的消息传回玄天宗。

    吕神靓觉得整个玄天宗也会和他们一样做出同样的选择。

    但是她错了。

    玄天宗沉默的接受了这样的结果。

    玄天宗选择顺从。

    玄天宗成为了小玉洲七十二仙门之一。

    她当时只是一名筑基六层的修士。

    因为她是拥有仙灵根的修士,所以她在玄天宗修行被分配到的是最好的精英洞府,她在通玄峰,距离玄天宗的宗主和那些长老们所在的合真峰只有一峰之隔。

    据说当时她听到玄天宗选择的消息的那一刹那,她愤怒的声音在通玄峰响起,传遍了整个合真峰!

    “我不服!”

    她被玄天宗的数名长老制住,被迫闭关修行。

    数年之后,她筑基渡劫晋升金丹,出了意外。

    她被遗弃孤峰。

    玄天宗其余诸峰皆不准入。

    同年,炼气一层的王离默默的收拾包袱进了孤峰。

    然后,孤峰便成了他和师姐吕神靓的家园。

    对于吕神靓而言,玄天宗是她的师门,是她的家园。

    对于王离而言也是一样。

    他们并未叛离玄天宗。

    但对于他和吕神靓而言,不远处那些在夜色之中五光十色的灵光闪耀,显得依旧热闹非凡的玄天宗三十一峰,已经不是他们的家园。

    他和今日来到孤峰的这些人,包括此时在玄天宗三十一峰之中的那些人,虽然近在咫尺,但心却已远隔天涯。

    他此时静默的注视着的地方,是他曾经呆过和想要和那些真正玄天宗的修士想要守护的地方。

    但现在,那里已经不是玄天宗。

    那些三十一峰的人,才背叛了玄天宗。

    这座孤峰,才是玄天宗。

    他和他师姐,才是玄天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