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二十四章 不要再见
    王离看着那些华光,微微的眯了眯眼睛,他的眉梢往上挑起,然后又落下。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一丝嫌弃,然后又归于平静。

    他负手而立,静立在悬崖边。

    夜风吹起了他的衣衫,猎猎作响。

    那些光华初时来得很快,但越是接近孤峰便越来势越缓,最终到距离孤峰还有数里之遥时,所有这些光华之中,便只有一点缓缓的靠近过来。

    靠近过来的这点光华透露着谨慎,森冷的气息划破夜色而来时,初时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航行在空中的一艘玄铁大船,但靠近王离所在的这处悬崖时,却是彻底露出了狰狞的全貌,乃是一柄巨大的乌金色法剑。

    这柄乌金色法剑宽逾两丈,长度竟有十余丈,厚也有丈余,通体给人沉重如岳的感觉。

    它的剑身光滑无比,星光在剑身上闪耀,就像是流水一般顺着剑身流淌。

    但这样的一柄巨剑上,却只是站立着两名修士。

    剑身中部为首的一名中年修士身穿的法衣也是乌金色,身上有多处乌金小剑符纹,他的双眉斜飞入鬓,五官端正,目光闪动之间,就像是有冷厉的剑光时不时要透出来,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力。

    他的身后站着的是一名身穿白色法衣的年轻修士,这名年轻修士面容俊秀,身材颀长,他身上的白色法衣上流淌着云纹。

    他站在这名面容威严的中年修士身旁,安静而谦和。

    王离看到那名中年修士时丝毫没有意外的情绪,但看到这名身穿白色法衣的年轻修士时,他的嘴角泛起一丝不可察觉的苦笑,但旋即又恢复如常。

    这柄乌金色巨剑上的中年修士看到王离似乎根本就没有主动打招呼的意思,脸上顿时泛出一丝不悦的神色,他驾驭着这柄飞剑,原本是想要以剑尖抵在这悬崖的边缘,然后登上这片天然的石台,然而王离负手而立站在这悬崖边上,他的这柄巨剑即便靠上去,他直觉王离似乎也不会给他让出道来。

    于是他这柄巨剑行进方位略微改变,直接从侧方靠近。

    “师姐布置了法阵的。”

    但也就在此时,王离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恒元师叔,师姐布置的这法阵肯定抵挡不住你这巨昊剑罡的威能,但若是她小心布置的法阵被你这剑罡损毁了,她若是跳到你这剑上自爆金丹,我应该无法压制得住,因为我最近身上用于压制她自爆金丹的法器已经用得七七八八了。”

    被他称为恒元师叔的这名中年修士顿时一僵,这柄乌金色巨剑也顿时凝滞在空中。

    看着不卑不亢的王离,他甚至直觉王离已经猜出了他们的来意,但不知为何,王离这样的态度,让他有种连发作都发作不起来的感觉。

    他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这才看着王离,用尽可能平和的语气道:“听说你们乘着华阳宗通惠老祖渡劫,抢了通惠老祖的阴雷伞,接下来又去黑水市集将之直接出售,换了一枚清净还神丹和数百万灵砂。”

    王离平静的看着这名中年修士,道:“大致如此,但是说从通惠老祖手中抢阴雷伞却是不对,那阴雷伞最后是通惠老祖赠给我们的。”

    这名中年修士的眉头还是忍不住皱了起来,声音也微寒起来,“说法归说法,但我听的事实是,是你们先行乘机夺了阴雷伞,接着用言语挤兑,又逼近通惠老祖用自爆金丹威胁,这才得了这阴雷伞。”

    “恒元师叔你比我聪明,自然比我有判断力。”王离认真道:“你若是听全了事情经过,应该知道,当时我师姐自爆金丹,但已经被我第一时间出手压制。那阴雷伞说到底是通惠老祖之物,他若是不愿给我们,当时他元婴已成,就算不能乘着我压制师姐自爆金丹,也足有时间全身而退,再找我们算账。但他非但将阴雷伞赐予我们,甚至在我师姐言语不善的情形之下,还多赐了一部不俗的炼器法门,这只能说明通惠老祖心情极佳,他在这种情形之下当着那么多修士将这些许诺给我们,今后自然也不可能因此怀恨在心,也不可能迁怒于玄天宗。我也知道恒元师叔你是担心我和我师姐所为会为玄天宗惹来祸事,但事实是不会。”

    这名中年修士面色虽然没有什么改变,但心中却已十分意外,他看着王离,摇了摇头,道:“就算我觉得你所说是事实,就算通惠老祖甚至对你和吕神靓青睐有加,但你们触怒华阳宗其余修士应该是事实。的确以通惠老祖的身份,既然亲口说了那些话,他自然不可能再对付你们,但华阳宗的那些修士才是今后的麻烦。”

    “若是真导致今后的麻烦,那我和师姐也会一力承担。”王离点了点头,平静道:“毕竟他们也十分清楚,我和师姐在玄天宗也只是在这孤峰之中修行,和玄天宗其余诸峰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们认为我们强行占了他们的便宜,那也不会对付玄天宗其余诸峰,毕竟玄天宗其余诸峰并未因此得利。”

    这名中年修士顿时气结。

    其实原本事已至此,他受命来这孤峰,主要还是想要让王离交出部分好处,毕竟一颗清净还神丹和五百万灵砂对于玄天宗而言也不是小数。

    但王离竟然直接将他后面要说的话都直接堵了,这让他顿时极为难受。

    “师尊。”

    这个时候,他身后的那名年轻修士微微躬身对他行了一礼,恭谨道:“能否让我和王离师弟单独说些话?”

    这名中年修士目光微微闪动,面色略微缓和,道:“好。”

    那名白衫年轻修士身影一动,就像是一片被风吹起的白色羽毛,轻柔的落在了王离的身侧不远处。

    那柄乌金色巨剑上的中年修士似乎也不愿意再看王离,只是漠然的转身,乌金色的巨剑便往后方的夜色之中退去。

    等到这柄巨剑在夜色之中也显得细小起来,凝立不动的白衫年轻修士才有些感慨的看着王离微微一笑,轻声道:“王离师弟,我们有多少年未曾见面了?”

    “记不清。”王离也是微微一笑,道:“或许有个十几年了。”

    白衫年轻修士静静的看了王离片刻,轻声叹息道:“终究还是生分了…当年在那批同门之中,我和你原本最为亲近。”

    王离点了点头,道:“当时的确如此。”

    白衫年轻修士眼中又有了些莫名的情绪,道:“师弟,哪怕只是同门一场,我也必须提醒你,若是此次还想平安无事渡过,你和吕师姐所得好处,终究还是要分出一些。宗主他们的忍耐终究是有极限的,之前他们当然必须忌惮吕师姐自爆金丹和他们同归于尽,但今后不一样了,按我所知,宗主已经到了金丹六层的修为,而且他得到了一块青木异源融于他的玄天剑罡之中,应该过不了多久,即便吕师姐想要自爆金丹和他同归于尽,他也有足够的手段自保。”

    “多谢师兄好意提醒。”王离听着这些话语,他的脸色却依旧十分平静,如同一池凝固的秋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师兄,你还记得我是何时进入孤峰?”

    白衫年轻修士微微一怔,沉吟道:“十五年前?”

    王离笑了起来,他的笑容莫名的有些灿烂,他不说确切时间,却道:“是炼气一层不到炼气两层时。”

    白衫年轻修士微微垂首,他明白了王离的意思。

    当时的王离更是弱小如真正的蝼蚁,然而那时他便来了这孤峰。

    白衫年轻修士转过身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并不算远的玄天诸峰,缓缓的呼出,“师弟,我已经炼气九层,最多明年我便应该可以冲击筑基了。其实你应该明白,你若是肯低头,你的修为进境应该不会在我之下。”

    王离笑道:“我也已经炼气六层的修为了。”

    白衫年轻修士愣了愣。

    他真的不明白王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炼气六层在炼气九层的面前,还有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

    而且方才他看王离脸色有些异样的苍白,似乎神识遭受了巨大的冲击,难道王离在这孤峰之中和吕神靓呆得久了,神识也不正常了?

    王离在这时却收敛了笑容。

    他沉默了片刻,然后轻声却认真的说道:“陈师兄,今后你不再到孤峰来了。”

    这名白衫年轻修士顿时一怔,下意识道:“为何?”

    “多少算是有些旧情,若是互相虚情假意,就令人难受。过来了我也不给你面子,更是难受。”

    王离不看他脸面,只是看着远处在夜色之中闪耀的灵光越来越多的玄天宗诸峰,道:“所以今后不要见了。”

    白衫年轻修士听着这一句很轻却很决裂的话语,他呼吸沉重,却是说不出话来。

    他听到王离又轻声补了一句,“再来,我怕师姐会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