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二十三章 不速之客
    真是活久见了。

    王离的嘴巴都不自觉的张开,似乎只有这样口鼻并用的大口呼吸,才能让他的头脑暂时保持清醒。

    这座道宫此时就像是有无穷的魔力,牢牢吸引住了他所有的心神。

    他此时并非是在浑然无我的修炼状态之中,但这种吸引,甚至让他就像是直接站在了这座道宫的面前,就连那六颗白色星辰都在他的感观之中自动淡化了。

    他也是第一次真正的在这座道宫之外看清其全貌。

    这座道宫的外观就很古怪。

    它很古朴,明明是那种很正常的飞檐宫殿式样,但它的比例却很不协调。

    它占地不大,但分外的高。

    就像是一柄剑,一块碑。

    而在接下来的数个呼吸之间,王离突然觉得,它甚至很像是他所在的这座孤峰。

    就像是这座孤峰外观略微改变了一下,变成了一座狭长高耸的道宫。

    孤峰平时在玄天宗里就有一种舍世独立的桀骜冷峻气质,现在这座道宫无比孤单的静静矗立在气海之中,周围别无它物,唯有翻滚的真元,它便显得更加冷酷。

    在此之前的渡劫之中,王离无比肯定这座道宫是黑色的,是那种深沉的黑色。

    但此时,这座道宫却是灰色的。

    这种灰色,和那些灰衣修士的色彩完全一致。

    色彩是不会说话的。

    但会让人产生各种直观的感受。

    那些灰衣修士身上的灰色给王离最为直观的感受是破坏、黯淡。

    但此时这座道宫的灰色遮天盖地般充斥在他的面前,给他的感受,却是一种要被遗忘和淡化,但却以这种铺天盖地的态势来让人记起和撑开一方世界的气势!

    王离的心神莫名的有些震动。

    他似乎回到了刚刚入门之时,看到师姐吕神靓说出“我不服”那三个字的时候。

    王离闭上了嘴。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

    他的感知和这座道宫接触的刹那,他气海之中的真元就如浪涛一般拍击在这座道宫的基座上,发出了惊涛拍案般的轰鸣。

    灰色的气流在这座道宫的表面不断的荡漾。

    这座道宫的确不是天道法则欺瞒他神识而产生的虚幻感受,而是真正的实体。

    他真元和神识和这座道宫的接触,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真元被排斥,但这座道宫本身的元气却又让他有种熟悉之感。

    他马上就反应过来这种熟悉来自于何处。

    堆砌成这座道宫本体的元气,似乎竟来自于那些灵砂之中的驳杂元气!

    灵砂之中的驳杂元气对于修士而言是有害的杂质,炼气九层的修士要晋升筑基修士时,所要面对的灵毒劫,便是来自于灵砂、灵药之中杂质的堆积。

    各种驳杂无用的元气就像是铁矿石之中的杂质,在炼气期修士真元凝液,突破到筑基期时,其中和真元融为一体,平时根本感受不出来的杂质,便熔渣般自然析出,变成了灵毒。

    所以修士在炼气期中,吸纳的灵气越无杂质,体内驳杂元气的堆积越少,到筑基期时,产生的灵毒便越少,对于今后的修行便越是有利。

    修真界中极为稀缺的筑基丹,就是用在筑基时化解灵毒的。

    只是和绝大多数炼气期修士明知用更为洁净的灵石修行更好一样,他们明知筑基丹有用,但大部分人还是不可能得到这种宝物。

    吕神靓一直是让王离用灵砂修行的,而且平时只要得到有助于修行的灵丹,她也是生冷不忌般让王离有什么吃什么,似乎根本就不考虑这种修行方式会不会让王离的体内就像是一个杂货铺。

    王离自己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究。

    毕竟对于他这种低阶修士,修炼进阶的速度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他本身的玄天道诀修行也出现了诡异的问题。

    再加上以他对吕神靓的了解程度,他之前都觉得,哪怕到了筑基期的时候他面对的劫数没有变化,也真的是灵毒劫,那说不定到时吕神靓都已经设法搞到一枚筑基丹了。

    最关键的是,在日常的修行之中,他也没有觉得这样的修行方式有什么问题。

    他都没有感觉到多少驳杂元气的堆积。

    可能是因为和典籍上所说的一样,驳杂的元气和真元融为一体,只有到筑基时真元凝液才会析出?但因为感觉不到,所以这种担忧在日常累月的修行之中,就早已被淡化了。

    但现在这座道宫的本体,却是那些驳杂的元气堆积而成。

    所以那些驳杂元气没有消失,只是用于建造这座道宫?

    那他自己现在的真元,岂非极为纯净?

    “……”

    这种发现和猜测,让他顿时又有些无语。

    真的是忍不住怀疑他的师姐。

    难道她如此生冷不忌的修行方式,是早有预谋?

    他甚至感觉驳杂元气越多,这座道宫还能更加紧实的样子。

    不过再怀疑师姐,目前也的确没有用。

    关键要搞清楚这座道宫对他有没有危害,有没有用。

    不知为何,当他心中刚刚闪现这样的心念时,他直觉自己好像和这座生人勿进般拒绝他真元浸润的道宫有了奇特的感应,似乎只要他愿意,他就能瞬间进入这座灰色的道宫。

    王离深吸了一口气,他强行按捺住了好奇和冲动,退出了内观的状态。

    万一真的一下进去了,进去之后又遇到一个更厉害的灰衣修士,以他现在的状态,岂不是自寻死路?

    他觉得现在自己最迫切的,是需要和自己的师姐再进行一次更深入的交流。

    虽然师姐很多时候都不靠谱的感觉,但至少她在身边,就会更安全一些。

    哪怕在通惠老祖的那种天劫之中,他敢站得那么近,敢在那种时候直接去抢阴雷伞,并非是他觉得自己多厉害,而是因为有她在身边。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繁星缀满了黑色的夜空。

    王离的身影出现在孤峰的这几座石庐外。

    按照他对吕神靓的了解,刚刚入夜的这段时间里,吕神靓有很大几率会清醒约半个时辰的时间。

    按照习惯,只要他在她的静室之外等着,她就会出来和他说些话。

    王离还挺喜欢这一段等待的时间。

    但今日,他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他看到了一些异样的华光在夜色之中流动。

    那些华光朝着孤峰而来,来自玄天宗掩映在夜色之中的群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