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二十一章 到底什么原因
    喀嚓一声,这三道剑光在距离王离还有数丈之遥时,撞上了一道突然出现的薄薄冰墙。

    这道冰墙的威能不足以和这三道剑光抗衡,但其中的独特冰寒元气,却是让这三道剑光在击碎它的同时也骤然一缓。

    王离的身影便瞬间如游鱼般朝着左侧飞掠了出去。

    啪!

    但这三道剑光却并未因此落空,随着一声急促的爆响,这三道剑光奇异的炸开,却是化为数十枚黑色飞针,暴雨淋花般击中了王离的身影。

    王离的身影一阵扭曲,看似被那些黑色飞针洞穿,但一阵扭曲之下,却是没有任何鲜血流淌出来,而是如同皮筏漏气般涌出许多股细小的气流,他的那道身影便在扭曲之中化为四散的气流。

    他的真身却在原地显现出来。

    这诡异的灰衣修士的确和真人无异,他和王离的脸上,同时都显现出凝重的神色。

    王离深深锁紧着眉头。

    很显然,此次这名灰衣修士比他想象的还要难缠。

    这种有多重变化的法术本身就很难掌控,以玄天宗为例,能够将这种法术控制到眼前这灰衣修士程度的炼气期修士,绝对不会超过三个。

    而且王离可以肯定,那三个人在炼气六层修为时,也绝对做不到这样的程度。

    与此同时,灰衣修士也觉得王离很难缠。

    他直觉王离似乎是用了数种法门才造成了他最终的误判,这数种法门施法的速度和配合的精巧程度令人吃惊,而且他隐约觉得,对方在真元的消耗上也是比他小得多。

    对于很多修士而言,真元消耗的差距往往是被忽略的一点,但对于他这种在厮杀之中成长的修士而言,这却是最不容忽视的一点。

    这是在大战之中能够持续战斗和生存下来的关键。

    “要不索性大家坐下来谈一谈?”王离突然说道,“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

    他其实在上一次面对这种灰衣修士时,就想试着这样问一问。

    但上次他炼气四层晋升炼气五层时,遇到的那名灰衣修士虽然是名女修,但斗法起来却是纯粹的你死我亡的进攻式打法,都是暴风骤雨般施术,根本不带任何停歇的,以至于他连任何喘息的时间都没有,根本就没有机会这样问一下。

    他只觉得虽然这些灰衣修士都是身体残破,形容可怖,但举止形态却太像真人了。

    他甚至怀疑,在天道法则的摆布之下,虽然这是他在渡劫,但没准他也是在别人的天劫里。

    毕竟整个修真界实在太大了,光是一个小玉洲便是稀奇古怪的修士数不胜数,谁知道整个修真界有多少稀奇古怪的修士,没准他自己在渡劫的时候,别洲的某处也正好有个修士也在渡劫,然后自己在别人的道宫里,或许反而变成了一个诡异的灰衣修士。

    天道法则让修士在渡劫时自相残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唰!”

    一股可怖的杀机骤然爆发。

    王离很清楚的看到,对面的这名灰衣修士在面对他的问题时豁然抬首,然后张口说话,他的耳廓之中,也随之响起了几个似乎从极远的地方飘过来的模糊音阶。

    很显然,这名灰衣修士似乎听到了他的问题,并且在做出回应。

    但不知为何,这名灰衣修士的声音很古怪,他听不清楚。

    与此同时,这名灰衣修士异常决绝的对他出手。

    之前这名灰衣修士给他的感觉是十分谨慎,甚至那第一时间的出手,都只不过是试探,但此时,这名灰衣修士却像是变成了一座直接疯狂喷涌的火山。

    一张灰色的道图在这名灰衣修士的身前骤然展开。

    从灰色道图中喷薄而出的汹涌澎湃的威能就像巨浪般瞬间席卷整个道殿。

    轰!

    王离的身前瞬间亮起十余种不同的光华,但他的身体还是直接就被拍飞出去,狠狠的砸在后方道宫的黑色墙壁上。

    噗!

    一口血雾从他的口中喷出。

    王离第一次有种要直接被轰出自己道宫的感觉。

    但越是如此,他就越是感觉到在自己的撞击下,这座道宫变成了真正的实质,变得异常的坚硬,变得异常的冰冷。

    灰衣修士这一击似乎明显抢占了上风,但他却没有任何的迟疑,他的左手抬了起来。

    他的左手明明已经齐肘而断,然而当他的左手抬起时,空气里却有一种独特的气机流转,就像是有一只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手落在了他自己的胸口。

    嗤!

    这名灰衣修士胸口的法衣裂了开来。

    他的心脉处出现了一道裂口。

    大量黏稠的灰色元气喷涌了出来。

    如果不是色泽是灰色的,如果是鲜艳的红色,那此时落在王离的视线中,这喷出来的便是新鲜的血液。

    通过这个裂口,王离看到灰衣修士的心脉直接炸了开来。

    无数灰色的光华从碎裂的心脉之中冲出,赫然变成了无数灰色的蝴蝶!

    无数的灰色蝴蝶如瀑布一般狂涌,将这名灰衣修士的身体都彻底遮掩!

    王离一声厉啸,他的双手十指急剧的弹动,他的指尖不断涌出一寸来长的乌金色剑芒,这些剑芒在他的身前瞬间结成了一张无比细密的剑网,蜂拥而来的无数灰色蝴蝶全部被这张剑网搅碎。

    细密的剑芒也几乎充斥了他身前的空间,直接就推进到了那名灰衣修士身上。

    砰!

    他的身体再次巨震。

    虽然他的玄天剑罡没有漏过任何一只飞过来的灰色蝴蝶,但在搅碎所有蝴蝶的刹那,无数缕直接攻伐神识的力量还是深入了他的识海,就像无数黑针直接钉入他的脑海。

    他的身体再次狠狠撞击在道宫的黑色墙壁上,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像撞在一道铁壁上,而是顺势被一种强大的力量,直接推出了道宫。

    他的神魂意识瞬间和肉身重新结合。

    啪!

    他狠狠坠倒在阵盘上,就像是一条脱水的鱼一样痛苦的扭曲着,大口大口的喘息。

    他的双手不自觉的抓在自己的头颅上,指甲甚至刺入了自己的头皮之中,即便如此,血肉带来的痛楚,都依旧比不上神识之中残留的那种痛苦。

    他的整个身体里,都似乎还有无数的钢针钉着,还有许多双看不见的手在撕扯着他的神识。

    足足数个呼吸之后,他才真正的呼入了第一口新鲜空气,然后发出了一声受伤的野兽般的厉嚎。

    随着胸腹之中大量的新鲜元气扩散开来,清凉的感觉充盈全身,他的身体才停止了痛苦的扭动,才慢慢平复下来。

    那股清凉的气息,来自于那颗清净还神丹最后消解的药力。

    这种在小玉洲被称为宇字级,在那名黑衣女修口中的五级灵丹,甚至可以壮大金丹修士神识的丹药,竟然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已经被他彻底炼化。

    王离出了一身冷汗。

    这次斗法的时间比起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短,但比起之前任何一次都要让他心有余悸。

    这名灰衣修士竟然直接是采用了玉石俱焚的自杀式战法。

    在此之前,他可以感觉到每一名灰衣修士都有求存之意。

    似乎这些灰衣修士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在王离的眼中已经是残躯的怪物。

    他们自身似乎只是陷于这场战斗之中,将王离视为一定要战胜的对手。

    所以他才有些怀疑,是否在天道法则的摆布下,对面那一头也是个活生生的正在渡劫的修士。

    为什么今日这名修士竟然想直接和他同归于尽?

    到底是什么原因?

    难道就是因为他那两句问话所刺激的?

    不就是说要不索性大家坐下来谈一谈。

    这刺激的直接要同归于尽?

    神经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