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十九章 诡异劫数
    五百颗灵砂静静的悬浮在阵盘之上,丝丝缕缕的灵气缓缓的析出,先是如烟如雾,随着不断的汇聚,变得就像是一股股充满灵韵的水流。

    这些水流流淌到阵盘中心的王离身上,然后消失。

    王离早已进入浑然无我的状态,在他的感知里,他的肉身似乎已经彻底消失了。

    他的肉身也像是变成了一团气,变成了一团混沌的小世界。

    那些闯入他世界的天地灵气,就像是坠落的流星,在他这方世界里划出曼妙而华丽的光线,然后消失,融于这方世界之中。

    那一颗清净还神丹却是如同一颗青色的星辰,悬浮在他这方世界的中央,它的周围不断涌起汹涌的焰气,每一缕焰气的流散,都带出无数道可怖的风暴,一直冲击到他这方世界的边缘。

    这颗青色的星辰显得很暴戾,很强大,似乎对于这方世界而言,都拥有压倒性和倾覆性的力量,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那些汹涌的焰气不断的流散,它凶猛的气息渐渐减弱,光焰渐渐黯淡下来。

    混沌的天空之中出现了更多的光亮。

    有一团黑色的亮光首先在最高处出现,这道黑色的亮光由狭长的一条线慢慢往上下扩大,就像混沌世界之巅睁开的一只黑色眼睛。

    紧接着,有五团白色的光晕缓缓亮起。

    随着这五团白色光晕的出现,那些如流星般坠落入这方天地的灵气就像是有了追逐的目标,全部都朝着这五团白色光晕落去。

    五团白色光晕变得越来越亮,朦胧的光泽消失了,五团光晕就像是变成了五颗晶亮的星辰。

    紧接着,它们的中央,又出现了一团全新的白色光晕。

    “来了!”

    随着这团全新的白色光晕的出现,王离的感知世界之中似乎响起了另外一个王离的警鸣,几乎同时,他感知世界里的景象骤然一变,王离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座黑色的道宫之中,而道宫之外是元气翻腾的气海,气海之外,便是他的肉身。

    王离一脸警惕的看着前方。

    道宫深处的黑色阴影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团灰色的气流,这团灰色的气流急速的扭动,变成了一名灰衫修士。

    这名修士身上的法衣就是由灰色的气流凝聚而成,但却十分残破。

    不只是法衣,这名修士的身躯,也是同样….残破。

    这是一名四十余岁面相的清瘦男修,他的身材很高大,比王离要高出半个头。

    他的左眼处有一个炸裂伤形成的孔洞,这个孔洞将他左眼以上的血肉和骨骼全部摧毁,一直洞穿到脑后,唯有一层头皮像是破絮一般连在他右侧的颅骨上。

    他的左手齐肘而断,右侧的小腹上又有一个溃烂的,足有数个拳头大小的创口。

    除了这些巨大的创口之外,他的身上还有很多细小的伤口。

    一眼望去,这应该就是一具生前经历了惨烈斗法的修士尸身。

    然而此时,他的身周却是产生了强烈的元气波动。

    寻常的修士若是在修行之中遇到这样的事情,恐怕早已六神无主了,但王离却早已见怪不怪。

    他修的是玄天道诀。

    和华阳宗的华阳天道诀一样,玄天道诀是最正统的仙门正法。

    所有玄天宗的内门弟子,修行的都是玄天道诀。

    这是只要按部就班的修行,只要拥有足够机缘,就能一路修行到金丹,到元婴,甚至直到化神、寂灭、大乘的完整正法。

    修炼这种仙门正法,堂堂正正的逆天而行,天道法则也会给予堂堂正正的回报。

    天道法则也会按照这些修士修行的不同阶段,按部就班的给予天劫。

    大家都讲规矩,变数就最少。

    抛开功法的优劣和完整程度不计,这就是修行正统功法的好处。

    所以按理而言,修炼玄天道诀的修士,在成功引气入体成为炼气一层修士的刹那,要应对的就是风火劫,在炼气期晋升筑基期时,要面对的就是灵毒劫。

    王离在进入玄天宗,成为炼气一层修士时,面对的天劫的确就是最普通的风火劫。

    第一缕天地灵气入体的刹那,就和他的内气相激,形成燎原的洗伐风火。

    和绝大多数修炼玄天道诀的新入门弟子一样,他有惊无险的就渡过了。

    但从炼气一层晋升炼气二层时开始,他的修炼就已经变得不正常了。

    在炼气一层晋升炼气二层的刹那,他自己的意识就不受自己控制般,沉入了自己的气海道宫之中,他的意识就像是彻底和肉身脱离,他的肉身对于他的意识而言,就像是变成了一个绝对的外物,一个道宫之外的巨大宫殿。

    他当时当然是震骇至极,觉得自己的修行出了问题,很有可能因此魂飞魄散。

    但更让他震骇的是,在他的意识被拖入气海道宫之后,他的面前,就如今日一般,出现了一名诡异的灰衣修士。

    出现的灰衣修士也是躯体残破,就像是一具僵尸。

    但这样的灰衣修士出现之后,便毫无征兆的对他出手,竟是直接在他的气海道宫之中,和他进行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斗法。

    虽然很显然是意识层面的斗法,神魂交战,但激烈的斗法之中,只要他在这气海道宫之中身体受创,在他清醒过来,脱离修行之后,他的肉身同样的部位,也会疼痛难忍。

    即便表面看不出任何伤势,但同样的部位,却好像真正的承受了法术威能的袭击一般。

    在炼气一层晋升炼气二层遭遇第一名这种诡异的灰衣修士的那一战之中,他在气海道宫之中拼尽全力,几乎重伤垂死才击败了那名灰衣修士,然后他在醒来时,也是如同真正的身受重伤,浑身欲裂,足足静躺了数十日才能恢复行动。

    后来在炼气二层晋升炼气三层,炼气三层晋升炼气四层,炼气四层晋升炼气五层时,他都发生了同样的状况,在突破的刹那,自己的意识便都被强行的拖入了自己的气海道宫,然后便马上会遭遇这样一名诡异的灰衣修士。

    久病成医,更何况他的确不是笨蛋。

    这种接二连三的遭遇这种诡异事件,他也轻易的察觉了其中的规律。

    首先,他每一层小境突破就都会遭遇这样的一名灰衣修士。

    其次,他遭遇的每一名灰衣修士都不同,不管是身材外貌,身上受伤的伤处,出身的宗门,战斗的方式,都是截然不同。但他们的实力,却是也不断提升。

    他在晋升炼气二层时遇到的那第一名灰衣修士,就是炼气二层的修士。

    在晋升炼气三层时,他遭遇的第二名灰衣修士,就是炼气三层的修士。

    这种出现的诡异灰衣修士,就是和他晋升后的修为对等,而他必须要击败这种灰衣修士,才能真正的晋升。

    而且前几次的经验还让他发现,这种战斗其实并不会真正消耗自身的真元,但是对神识的损耗很大,很费精神。

    在战斗之中,他在道宫之中的这具身体,就完全像是他真实身体的缩影,他不仅可以使用自己掌握的各种法术,甚至身上有什么符箓,什么法宝,都可以用出来,产生的威能效果,在他的感观里,和真实的符箓、法宝激发的威能是完全一样。

    同样,对方这种灰衣修士也可以使用各种法术和法宝。

    对于他而言,这完全就像是一场时空交错的诡异真实战斗。

    但只要他获胜,在他意识脱离道宫,清醒过来之后,这一切就又好像没有发生过,他身上的符箓、法宝当然也是没有消耗的,但他在战斗中受伤之处,却依旧给他最真实的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