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十八章 神秘而强大
    这十余件飞遁法宝都是一个个乌气沉沉的树根坨子炼成。

    这些树根坨子都保持了原有的本相,都是两丈长宽,树桩处朽烂不堪,一条条粗细不一的根须也如同章鱼爪子一般张牙舞爪。

    不过这种张牙舞爪配合着丝丝缕缕不断流淌出来的乌光,倒是别有一番狰狞暴力的美感,很适合这些拦路打劫的邪修。

    那朽烂的树桩往内凹陷,倒是也形成了一个个天然的宝座。

    而且这些树根坨子还散发着一种难言的清冽药香。

    这些奇特的飞遁法宝上,一共有近二十名修士。

    在黑衣女修的声音响起之前,这些修士的脸上挂满的都是期待、贪婪、兴奋和志得意满、戏谑的神色。

    当这些黑色晶剑肆意刺穿和粉碎了他们身周的元气法则,瞬间洞穿他们的这些奇特的飞遁法宝时,他们脸上依旧还是这样的神色。

    这些黑色晶剑的出现用爆发两个字形容才最为贴切。

    实在是太快。

    摧枯拉朽的快,以至于他们都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有效的应对。

    快得让这一切就像是完全停顿的画面。

    快得连他们脸上的神色都来不及改变。

    噗噗噗噗……

    碎裂的树根残枝和血肉残肢泼洒坠落,打破了这幅凝固的画面。

    那些在空中纵横交错的巨大黑色晶剑,却依旧纹丝不动的停留在空中。

    散碎的树根和血肉在这些凝固不动的黑色晶剑之中掉落,更是形成一副惊心动魄的画面。

    “啊!”

    一片骇然的惊叫声响起。

    七道身影朝着四面八方疾飞出去。

    只是这一击,这些黑色晶剑便击破了这批修士先前御使的飞遁法宝,同时顺带着击杀了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

    黑衣女修冷笑着,没有再出手。

    她身前的青虚在这团黑云之中原本并没有影子,但此时,却有一道黑影从他的身后流淌出来,然后一分为七。

    淡淡的黑影冲出这团黑云,在空中变成七道黑烟。

    这七道黑烟极为淡渺,看似随时都会散掉,但却是在一个呼吸之间,便分别追上了那七道朝着不同方向逃遁的身影。

    其中五道黑烟直接落在那五人背上,然后瞬间飞散。

    那种轻渺的黑烟落去又消散的画面,就像是分别有一个看不见的人含了一口黑烟,轻轻的喷吐在了这五人的背上一样,根本没有什么恐怖的威能冲击。

    但是这五人顿时和木头一样直挺挺的跌落了下去。

    剩余那两名修士骇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种法术他们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似乎一应的护身法宝对这种黑烟根本就起不到用处。

    也就在此时,追着他们的两道黑烟却是已经越过他们的头顶,到了他们的面前。

    这两道黑烟在他们的身前不远处骤然幻化,形成了一张烟雾缭绕的黑色笑脸。

    这两名修士浑身瑟瑟发抖,停在空中,再也不敢动作。

    “不笑就死,笑还是不笑?”黑衣女修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两名修士显然没有士可杀不可辱的勇气,他们马上挤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在那种宗门里可以安稳呆到老死的修士里面可能会有笨蛋,但他们这种刀头上舔血的邪修之中不会有笨蛋。

    他们两个人都很清楚,他们之所以到现在还活着,而其余的人全部都已经死了,只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是这拨人里面修为最高的两个。

    这种靠劫掠修行的邪修团伙之中,修为最高的,往往就是首领。

    他们两个一个叫做白水澜,一个叫做孔梦主。

    两个都是金丹一层的修为。

    方才死去的那些修士之中,足有五个筑基期修士,其中有一个筑基九层,还有两个筑基八层!

    他们这些人,埋伏两三个小玉洲的金丹真人都是轻而易举,但谁能想到,他们这样的力量,竟然直接就被两个人不废吹灰之力的收拾了。

    他们也根本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丝毫废话都没有,面对他们这些人,竟然直接动手,[笔趣阁 www.biqugex.biz]干脆利落的杀戮。

    这种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的碾压,那种晶剑突然出现时铺天盖地的煞气…他们都根本无法想象,自己到底惹上了什么样的存在。

    “两位道友,如何称呼?”

    黑云慢悠悠的落下,落在这两名面若死灰的金丹修士面前。

    黑云如帷幕一般分开,显露出了黑衣女修和青虚的身影,只是黑云之中那株黑树却不见踪影。

    这两名金丹修士看到黑衣女修和青虚的刹那,更是有种头皮里有冰冷的寒刺要刺出来的感觉。

    神秘而强大。

    即便是近在面前,以他们的修为,也根本感应不出对方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修为。

    “白水澜。”面容瘦削,看上去五十余岁面容的金丹修士说道。

    “孔梦主。”另外一名金丹修士也马上出声。他的身材矮小,高只有五尺,五官十分端正,看上去三十多岁面容,若抛开身材不计,倒是个美男子。

    “你来问。”黑衣女修突然转头一笑,对着青虚道:“我总觉得像你这种不说假话,又一本正经的人在这种时候问话更有威慑力。”

    白水澜和孔梦主这两名金丹修士又是齐刷刷一身冷汗。

    这个时候还需要谈什么威慑力?

    “我会三种搜神术,但我一直认为搜神术用在死人身上会好得多,你们两个知道为什么?”青虚面上没有情绪的看着这两名金丹修士问道。

    这两名金丹修士的嘴角都有些扭曲。

    他们不知道如何回答。

    “因为搜神术只能剥夺记忆,无法获得活人自己的猜测和推断。”青虚看着这两名金丹修士,道:“你们现在应该明白我什么意思了?”

    “明白。”白水澜苦笑起来。

    这不就是好好交待,最好举一反三,最好再加上自己的猜测和推断,否则的话,对方就直接用搜神术了。

    而且他看得出对方根本就不是故意恐吓。

    青虚虽然只简单的说了这几句话,但是那种理所当然的气息,却让他明白以对方的身份,根本没有玩虚的的想法。

    青虚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

    “我们应该是被人利用了。”

    白水澜马上开口,他开口第一句,便是真的带上了自己真实的猜测。

    “我们在这里堵截你们,是为了阴雷伞。”

    “你们在黑水市集刚刚离开,我们就收到了消息,当时接到消息时没有多想,因为消息称你们有可能是一个筑基期,一个金丹期,虽然能够直接以异源交易,必定出身宗门非凡,但只是阴雷伞便已经值得我们行险,更何况我们觉得你们身上的宝贝远不止阴雷伞。”

    白水澜连说了几句,忍不住苦笑起来,“现在想起来疑点重重,这消息似乎比平时来得快,而且对于你们的踪迹判断,也太过精准了些,似乎传来消息的人,都提前知道你们要从这里走。”

    “谁给你们传递的消息?”青虚道。

    “黄瀑云,千绝坊的坊主,千绝坊在白草市集,白草市集之中包括千绝坊在内有四五个专门以售卖和联络这种消息盈利的铺子。”白水澜细细的解释,尚且觉得不够,接着又补了一句,“我原本就是白草市集的散修,所以和白草市集的那些人都很熟,白草市集在整个小玉洲而言是中等规模的市集,但类似和我们交易的这种生意,却是做得最多也做得最好的。”

    青虚点了点头,看了黑衣女修一眼。

    黑衣女修知道他的意思是他问的差不多了,于是便微微一笑,看着白水澜问道:“那通惠老祖渡劫,到场的追劫者超乎寻常,你们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也有人提前放了消息。”白水澜道:“我们都提前得知了消息,但那种地方去的人越多,我们越没有机会,所以我们便不会去乘机捡好处。”

    “那以你的推断,若是我们去白草市集,有没有可能找出是谁放的消息?”黑衣女修想了想,问道。

    白水澜苦笑起来,道:“我想以两位道友的身份,顺藤摸瓜应该不是什么难事。除非….”

    “除非有人把藤先切了。”黑衣女修淡淡的说道,“那也无妨,看来的确可以去白草市集一趟。”

    青虚道:“可以一去。”

    白水澜和一直未说话的孔梦主此时骤然紧张起来,他们直觉到了自己的生死关头。

    但让他们两个人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黑衣女修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眼睛骤然一亮,看着他们问道:“你们叫阴雷伞是什么级别的法宝?”

    这两人都是莫名其妙,但都不敢有所迟疑,都是出声道:“宇字级灵宝,按在那场天劫之中的表现,恐怕应该是宇字级三品到五品之间的灵宝了。”

    “哈哈哈哈…”让他们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才刚刚说完“宇字级灵宝”这几个字,黑衣女修已经狂笑出声,笑得花枝乱颤,“宇字级灵宝,哈哈哈哈。”

    白水澜和孔梦主两人被笑得浑身发毛,只有青虚一脸平静的看着黑衣女修。

    虽然应该习惯了她这种恶趣味,但有些时候,还真是有些遭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