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十六章 名字很重要
    这枚鱼形玉符是青色的,只是表面布满了铁锈般沁色,色彩就有些斑驳。

    “我走了。”吕神靓站了起来。

    王离道:“你随意。”

    “师姐,你自己小心。”吕神靓说走,却是朝着身前一间石庐走去。

    王离道:“我是你师弟,不是师姐。”

    “信不信我自爆金丹?”吕神靓道。

    “我太信了。”王离道:“不过你现在是根蘑菇。”

    吕神靓道:“那我还是要自爆金丹。”

    王离道:“那我也不服。”

    吕神靓也不再说话,她走入了石庐,进了内里的静室。

    直到此时,王离才发出了压抑了很久却依旧忍不住的一声轻叹。

    一声叹息,包含着无数的情绪。

    他师姐平时在这孤峰之中修行,日常会有差不多一半的时间是清醒的,虽说清醒的时候她的思路也很独特,但毕竟只是难交流,而不是不能交流。

    但每次她和他一起外出办大事,只要回到这孤峰之中,似乎只要略微松懈下来,在这种时候要不了片刻她的神智就会不清。

    他很多次之后就已经彻底摸清楚了,等她神志不清时,一般就随意乱对个几句话,然后再说一句,“那我也不服。”接下来她就会很安然的去修行了,不会再一时兴起自爆金丹。

    按理来说既然熟悉至此,他早已经应该习惯,但每次面对这样的场景,他却依旧不习惯。

    吕神靓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石庐里。

    只是这几栋石庐,却又不可避免的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师尊。

    “师尊,这名字真的不能乱取,作为逆天而行的修士,名字真的很重要。”

    他苦笑起来。

    他的师尊叫做贺顽石,结果真的因为误中灵毒就浑身石化变成了一块顽石,以至于他入门没有多久就没有了师尊。

    他的这个师姐叫做吕神靓。

    靓字在小玉洲原本就有两个发音。

    一个读“亮”。

    靓女!

    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师姐是当之无愧的靓女了。

    可是当时他在入门时,他师尊贺顽石介绍玄天宗内重要人物时,便告诉他这个师姐的“靓”是读“静”。

    淑静,淡乎若深渊之靓。

    取名是应是取此意。

    对于修士而言,外表固然有些重要,但更重要是气质,是心境。

    以此来说,这个字读“静”而不读“亮”,似乎取意更佳。

    但王离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太对。

    吕神靓,吕神靓,吕神经…女神经,这读快了,不就读成了女神经。

    结果后来她金丹结丹时渡劫失败,虽然不死,但金丹残损,神魂不稳,神智经常不清,这简直是应了名字。

    虽说天道法则里肯定没有名字决定天命这一说,但这样的事情,又怎么说得清楚。至于他自己,名叫王离,似乎真的是不断的在分离。

    这不和一堆师兄弟一起似乎极为走运的进了玄天宗,结果很快就没了师尊,很快就众叛亲离般到了这孤峰之上。

    如果改名还有用的话,他自觉绝对不能叫王离,应该叫做王聚,实在还不行,就应该叫王聚聚。

    不过就现在而言,只要师姐能够最终好起来,在这孤峰上呆着,似乎也没什么不舒服的。

    他很快吃完了方桌上所有的灵果,然后握住了身前的那枚青色的鱼形玉符。

    随着他指尖真元的流淌,这枚青色的鱼形玉符上散发出空间法宝独有的气息。

    他头顶如伞盖般的荷叶,身下的草席,以及那张紫色的小桌都被他收入了这片鱼形玉符里。

    此时若是有修士看到这样的画面,一定也会觉得匪夷所思。

    按照修真界的常识,炼气期的修士是无法动用任何纳宝类的空间法宝的。

    就像炼气期修士的真元不足以驱动绝大多数飞遁法宝一样,炼气期修士的真元也根本无法驱动这种空间法宝的空间法阵。

    哪怕是最低等的纳宝囊,也至少要筑基期的修士才能动用。

    但现在王离动用这片鱼形玉符却偏偏毫不费力的样子。

    他用这件法宝收起了这些东西之后,便也走入了一间石庐,进入了自己修行所用的静室。

    他这静室看上去很普通,似乎和一般宗门刚入门弟子分配的修行静室没有什么区别。

    除了一张石榻之外,便是最为简单的石桌石凳等物。

    但当他身上开始有灵气波动的刹那,这些石榻和石凳等物便在一阵光影扭曲之中直接消失了。

    这是一个极为高明的障眼法阵!

    原本平平无奇的静室骤然扩大了两倍不止。

    整个突然扩大的静室里空空荡荡,唯有正中间有一个凸起数尺高度的圆形祭坛般的阵盘。

    这个阵盘上有无数游动的蚯蚓一般的细密符纹,看上去很玄奥,但任何炼气期以上的修士都应该很熟悉,这就是一个修行时确保灵砂的灵气不往外散失的低阶聚灵阵。

    不只是在小玉洲,在整个修真界,用灵砂修行是主流。

    原因很简单,灵砂相当于天地灵气的初步提纯和结晶产物,用灵砂修行比吸纳天地灵气更有效率。

    至于为什么纯净程度更高的灵石不是主流,那是因为在整个修真界之中,炼气期的修士和筑基初期的修士占了绝大多数。

    对于低阶修士而言,灵砂更有性价比。

    蕴含同等数量的天地灵气的灵砂,要比蕴含同等数量的天地灵气的灵石便宜不少。

    所以很自然的,灵砂成了整个修真界的通用货币,是以物换物的价值衡量标准。

    自三圣并立,各洲仙门都归入三圣门下之后,灵砂之中的灵气量也制定了严格的标准。

    一颗灵砂之中驳杂的元气不得超过三成,而其中蕴含的天地灵气量,便正好是一名炼气一层的修士一日修炼所需。

    听上去似乎蕴含的天地灵气量已经不少。

    但随着修为的提升,修士对于天地灵气的所需是以倍计的提升。

    简单而言,一名炼气期一层的修士一日份所需是一颗灵砂,他到了炼气两层,一日份便需要两颗灵砂,到了炼气三层,便需要四颗灵砂。

    以此类推,到了炼气六层,便已经需要三十二颗灵砂每日。

    但事实上,到了炼气六层的修为,三十二颗灵砂是远远不够每日修行所需的。

    因为即便是最普通的修士,在修行的过程之中,都会有些积累,都会有些辅助修行的手段,一些灵药、法器、法阵的帮助,都会让修士汲取天地元气的能力大大提升。

    按照修真界的一贯认知,如果到了炼气六层的修为,每日能够炼化吸纳的灵砂不到两百颗,那这名修士此生也根本不可能成就金丹。

    不过很现实的状况时,几乎有超过一半的修士在炼气六层时,都能达到日汲两百颗灵砂的标准,但即便能够完成宗门的各种试炼和采集任务,宗门能够提供他们的灵砂数量也只有他们实际所需的数分之一。

    这些修士绝大多数都是吃不饱的。

    这也正是许多筑基期修士都舍不得用灵石修行的原因所在。

    一颗灵石蕴含的灵气量相当于一百颗灵砂的灵气量,但蕴含的驳杂元气只有一百颗灵砂的三分之一。

    纳入体内的驳杂元气越少,自身真元便越是纯净,今后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小。

    但一颗灵石售价要一百二十颗灵砂。

    在这种吃不饱的情况下,这多出的二十颗灵砂量就足以让人舍弃灵石而取灵砂修行了。

    毕竟所有吃不饱的修士考虑的都是修行速度,只要境界能够提升上去,体内的驳杂元气存积带来的长期不良效果,那都是可以先行忽略的事情。

    王离此时是炼气五层的修士。

    如果按消耗的灵砂量来判断他今后的成就,那他现在每日能够炼化吸纳的灵砂在一百颗左右,那也算是很不错了,如果一直能顺畅的得到足够的灵砂,修行的进境不中断,那还是有希望成就金丹。

    有机会成就金丹,对于玄天宗这种宗门而言,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但当他在这个聚灵阵的中心盘坐下来之后,他却是从鱼形玉符之中取出了足足五百颗灵砂,洒在了这个阵盘上。

    嗡的一声轻鸣,阵盘上燃起丝丝缕缕的灵光,这个聚灵阵被他直接激发。

    他也不急,又从鱼形玉符中取出了那颗装着清净还神丹的玉盒,然后直接将玉盒之中封着的那颗清净还神丹取出,吞服了下去。

    若是孟夕穹此时能够见到这样的场面,绝对又会震惊无语。

    但事实就是如此,这颗清净还神丹在吕神靓和王离一开始的计划里,就是给王离用的,而不是给吕神靓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