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十五章 或许吧
    黑水市集往南五百里,便是玄天宗山门所在。

    五百里,对于修士而言,说远不算远,说近也不算近。

    相距玄天宗最近的自由坊市是玄天宗西北方的鼋头坊市,不过那个坊市规模太小,主要经营一些低等符箓的炼制材料,以及提供一些散修所需的修行功法。

    到了筑基期以上的修士,一般去这种小坊市就去得少了。

    玄天宗的山门地界也是五百里,外围三百里有大小十七座高度都超过千丈的山峰。

    这十七座超过千仞的山峰都覆盖着坚厚的冰川,这十七座山峰之间有天然的强劲罡风,为玄天宗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经过无数年罡风洗练的冰川不再是雪白或是晶莹的淡蓝,而是一种深沉的玄色,在阳光的照耀下,也显得深沉而内敛。

    这十七座山峰无一例外都遭受过天罚的冲击或是经过强大的修士战斗的洗礼,每一座山峰的顶端都是炸裂成断齿状,再加上覆盖其上的冰川被罡风吹拂得如同刀片般锋利,便更有一种森然的意味。

    这十七座山峰的内里,方圆两百里的地界是玄天宗的核心地带,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这是一块天然凹陷的盆地,寒冷的罡风在盆地的边缘就自然消失了,盆地里四季如春,到处都是灵花灵木。

    盆地里有大小三十二座山峰,绝大多数其实只能算是丘陵,高度不过数十丈,超过百丈的山峰只有十三座,但其中有一座山峰也高达五百丈,比第二高的山峰高了两百余丈,它孤零零的坐落在玄天宗核心地带的最北角,从高空之中往下看,它就像是不合群而刻意和其余的三十一座山峰拉开了距离。

    它的长相也很独特。

    玄天宗其余的三十一座山峰可以用矮胖来形容,就像是一个个圆墩墩的馒头,但它却是分外的狭长、险峻,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从外围那十七座山峰的顶端掉落下来的一片。

    虽然没有冰川覆盖,但它的山体大多数地方都是黑色的坚硬岩石,除了一些苍劲的松柏之外,这座山峰之中根本就没有多少灵木和灵花,唯有冷峻,没有秀丽灵韵之感。

    这就是玄天宗的孤峰。

    玄天宗弟子王离和他师姐吕神靓的修行地所在。

    以往在整个小玉洲,玄天宗就已经没有多少名气可言,但近年来随着一时兴起就要自爆金丹的吕神靓在外行走,玄天宗内里这座孤峰倒是也有了些名气。

    穿梭在玄天宗外围十七座玄峰之中的罡风对于玄天宗的绝大多数修士而言都是十分紊乱,捉摸不定。威能最小的罡风和炼气一阶的修士施展的罡风法术相差无几,但威能强劲的罡风却堪比金丹巅峰修士的全力一击。

    哪怕是玄天宗修士熟门熟路,也算是规划有数条安全的进出通道,但过往数十年里,还是至少有三名筑基期的玄天宗修士被紊乱的罡风横扫出去,就像是拍苍蝇一样,拍死在了冰川上。

    当然玄天宗内里也有和外沟通的传送法阵,只是任何传送法阵都以消耗灵气为代价,再加上玄天宗也并不赞同低阶修士经常在外行走,所以玄天宗也并未刻意在这十七座玄峰之中去开辟一条对于低阶修士而言百分百安全的外出通道。

    白溪真人对仙柯宗的那一堆仙苗所说的入门谨记十二字,其实也是绝大多数宗门信奉的真言。

    修真者与天夺命,原本就是逆天而行,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是所有宗门奉行的准则,若是连进出宗门都会被罡风拍死,那便说明本身没有气运,活着也是浪费宗门的灵砂。

    吕神靓在所有人看来思维和寻常人不同,此时架着剑光到了玄天宗的外围,她根本也不走寻常路。

    嗤的一声裂响。

    她的玄天剑罡硬生生的就刺破了一道迎面而来的巨大船桨般的罡风,直接就从其余玄天宗修士认为最不适合穿行的东北角两座最高的山峰之间冲了进去。

    别处的罡风看上去大多像是一道道黑色的虚影,但这东北角呼啸的罡风凝聚得如同晶石一般,别说在阳光下,就是在夜色之中都晶莹发亮。

    而且这里的罡风小的都有数丈来长,如同巨浆,大的更是超过数十丈,就像是惊涛骇浪之中迎面撞来的船舶。

    吕神靓架着剑光带着王离一冲进罡风呼啸的区域,她和王离的身影以及这道剑光就顿时显得无比细小,就像是惊涛骇浪的海面上的一叶不起眼的小舟,而且风浪之中还有无数晶亮的黑刀在对着这叶小舟乱斩。

    给人的感觉,是这叶小舟随时都有可能倾覆,不可能冲出这样的区域的。

    然而不管形势显得如何危急,吕神靓却是始终一副很淡然甚至有些迷茫的样子,她精致的脸面上看不到任何紧张的神色,就连她身后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跌落剑光被罡风拍死的王离都是习以为常的感觉。

    两人的对话也并没有因此而停止。

    “师姐,你最近自爆金丹有些频繁,我手上的灵符不够了。最近没有什么事情先缓一缓…”

    “没事,这次回来,你应该很快就晋升到炼气六层了,应该镇压得住。”

    “师姐,话不能这么说,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你我修行消耗的灵砂本来就多,还有那个吞金兽…每一张灵符都是灵砂买的,尤其那用来平定心神和镇定丹气的灵药都被我买得涨价了。我们本来就有点入不敷出的。”

    “灵砂省是省不出来的,该自爆金丹还是要自爆金丹。”

    “师姐,这道理到了这,怎么好像又突然讲不通了呢。”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着,吕神靓驾着剑光就穿过了玄天宗的外围,那座孤零零的孤峰便近在眼前了。

    孤峰的半山腰上有数座石庐,石庐内里便有现在王离和吕神靓所用的修行静室。

    这数座石庐前方是一块天然的石坪,石坪非常平整,前端突起在山崖之外,有一株看上去半死不活的小松长在边缘,小松的周围,却是经常有稀薄的白色云气缭绕。

    这石坪和石庐周围远远看去也没有什么异处,但吕神靓驾着剑光接近时,这石坪和石庐周围却渐渐显现一层若有若无的光晕,等到剑光穿过这层光晕,这光晕便又彻底消失,但从远处看来,却是根本看不到落在石坪上的吕神靓和王离。

    吕神靓一落在这石坪上,一点青光就从她的手中飞起,她和王离的头顶便悬浮了一张如伞盖般的青色荷叶。几乎同时,一张柔软的黄色草席也在她身前石地上铺了开来。

    她很随意的在这张草席上躺坐下来,黄色草席的表面黄光涌动,一根根柔软的黄草悄然生出,将她的身体托住,让她摆出了一个最舒服的半躺姿势。

    王离也摆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在这张草席上坐下,接着他和吕神靓之间就像凭空出现般出现了一个紫色的小方桌,方桌上有着一些灵果等吃食。

    这看似很悠闲,但王离却很清楚这样的时间太过短暂了。

    在这个时候,他还突然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于是他马上很认真的看着吕神靓,看着她微微闪亮的眼瞳,问道:“师姐,是不是因为你,是因为你在场,所以通惠老祖的天劫才会发生那样的异变?”

    “或许吧。”吕神靓安静的吃着一颗灵果,说道。

    “你这或许和嗯,都等于没说啊。”王离无奈道。

    吕神靓看了他一眼,道:“可能是因为我,但也有可能是因为你,这我哪里搞得清楚。”

    说完这句话,她眼瞳里的亮光便突然黯淡下来,就好像她的身体里,有一盏烛火突然开始熄灭一样。

    王离摇了摇头。

    吕神靓眼瞳之中的迷茫似乎变成了浑浊,她的左手在这个时候习惯性的一点,一枚鱼形的玉符落在了王离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