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十四章 理直气壮
    黑云就像是一堆丝绸般丝滑的落在地上,然后瞬间消失。

    内里露出的两名修士都是身穿全黑色的法衣,法衣的样式很普通,也没有任何的花色和光华,就是一味的黑,但这两件法衣隐匿气息的作用却是极佳,即便近在身侧,都感觉不到这两名修士身上有明显的灵气波动。

    两名修士之中,其中有一名是看上去和吕神靓年纪相差无几的女修,另外一名则是须发皆白,但面色红润,面相也不过四十余岁的男修。

    不过修真界看人的岁数从来不能看表面。

    就凭这名男修顾盼之间那种见惯了世面的气度和带着一丝沧桑的眼神,和身旁那名还带着青涩感的女修相比,不知道差着多少年的距离。

    这名女修是标准的瓜子脸,五官也很漂亮,嘴巴有点大,而且脸上的神色变化分外的明显,以至于莫名的给人一种风风火火的火辣感觉。

    随着帷幕般的黑云的消失,她一出现在王离等人的视线之中,便是嫣然一笑,露出雪白的贝齿,“玄天宗的王道友是吧,你这阴雷伞和火蚬镜的残片可否直接卖给我?”

    “这太儿戏了吧?”王离也笑了笑,“我们和这青宝琉璃坊已经谈好了价格。”

    “放心,必不让你们吃亏。”

    这名女修又是嫣然一笑,随即又对孟夕穹颔首为礼,“也必不会让青宝琉璃坊吃亏。”

    她对孟夕穹说话时也依旧笑着,但眉宇之中却莫名的浮现出一种摄人心魄的威严感,似乎根本不容孟夕穹拒绝。

    青宝琉璃坊是黑水市集之中最大的法宝、灵丹交易坊,作为这青宝琉璃坊的坊主,孟夕穹当然不可能被这样的一名女修直接吓到,但再怎么看,这两名横插一手的黑衣修士都是透着诡异。

    这一老一少,实在是某些大宗门的重要子弟在外游历时的标配。

    “对于我青宝琉璃坊而言,只要有足够的利益,自然不会得罪任何来到黑水市集的道友。”于是他也只是微微一笑,实话实说道。

    “阴雷伞,一颗清净还神丹加两百万灵砂,火蚬镜碎片,两百万灵砂。”王离也笑了起来,“这是方才我们和青宝琉璃坊谈好的价格,至于你要给予青宝琉璃坊什么补偿,那和我们无关。”

    孟夕穹听得眉梢微挑,火蚬镜碎片卖两百万灵砂,那只不过是吕神靓和王离所说的寄卖价格,并非是他确定的成交价格,不过此时这两名修士来得突然,来历又成疑,他也不想去挑明王离此时的语病。

    “价格也算是公道。”

    在他看来,那火蚬镜碎片的价格自然是离谱至极,但令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是,黑衣女修竟是直接一口答应下来,接着她看了此时默不作声的吕神靓一眼,又对着王离道:“你要这清净还神丹应该是要帮她重塑神魂,我清净还神丹是没有,不过有一颗异源,功效应该比清净还神丹还要强上一些,这颗异源所蕴的灵气也足以等值三百万灵砂,若是你觉得可以,我便直接用这颗异源和你这阴雷伞以及火蚬镜碎片交换?”

    孟夕穹面色只是微变,但心中已是大惊,他看着这两名黑衣修士的目光也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

    各洲的宗门都有获得灵砂的手段,但灵砂之上,越是洁净的灵石就越是难得。

    几乎毫无杂质,纯粹是天地灵气结晶而成的灵源,各洲宗门获得的途径就极少,至于具有独特功效的异种灵源,那本身是在灵源之中化生出来的东西,是根本可遇不可求的。

    至少他可以肯定,小玉洲所有的大宗门,哪怕是门中最被看重的真传弟子,也不可能随身带有一颗两颗异源。

    更何况这名女修说起异源来似乎习以为常的样子,那就更骇人了。

    异种灵源因为太过稀缺,而且内蕴的天地灵气分外纯净,所以价值也分外惊人,像这名女修所说这种所蕴含的灵气足以等值三百万灵砂的灵气量,又拥有超过清净还神丹这样灵丹的功效的异种灵源,便是作价七百万灵砂都绝对有宗门抢着要。

    王离还没有应声,吕神靓的声音却是已经响起。

    “那这颗异源卖给你要不要?”

    “卖给我?”孟夕穹愣了愣,反应过来吕神靓是在对自己说话。

    吕神靓似乎不快起来,目光不善道:“要不要!”

    孟夕穹无可奈何的苦笑起来,道:“价格只要合适,自然是要。”

    吕神靓道:“一颗清净还神丹加五百万灵砂。”

    孟夕穹这才彻底明白她的思路,“吕道友,你的意思是你先用阴雷伞和火蚬镜碎片交换她的异源,然后将异源卖给我,作价一颗清净还神丹和五百万灵砂?”

    吕神靓一副看着傻子的眼神看着他,“现在才明白?”

    “各取所需而已。”

    孟夕穹还未来得及回话,黑衣女修却是又笑出了声来,“孟坊主你或许觉得这对于她而言不赚,但或许在她看来,这样最为合适,合适便最好。”

    “道友说的是。”听着她的话语,孟夕穹倒是面容一肃,的确觉得吕神靓这样不赚只是他的想法,对于坊市而言,自然是还不如将这颗异源去拍卖坊拍卖获利最大,但对于这两名玄天宗弟子而言,或许便是省却麻烦,就如同坊市之中所说的赚个快钱,落袋为安。

    更何况吕神靓的思绪原本就是迥异于常人的。

    见孟夕穹没有异议,黑衣女修直接伸手一弹,一块只是鹅蛋大小的晶石便直接落向孟夕穹身前。

    孟夕穹伸手接住这块晶石的刹那,一股难言的灵韵便让他浑身的肌肤都冒起了鸡皮疙瘩。

    “你验过这块异源无误,便直接将他们所需的清净还神丹和五百万灵砂取出来给他们,省的麻烦。”黑衣女修很随意的说道:“至于青宝琉璃坊…既然他们直接以这样的作价出售给你,我想我也无需在另外给予你们青宝琉璃坊补偿了?”

    孟夕穹深吸了一口气,道:“的确不必了。”

    他手中的这块晶石通体鹅黄色,外表莹润无比,内里的光华就像是一团黄色的星云在不停的涌动着。

    他眼瞳深处的银色光芒闪耀了数次,然后便朝着事不关己般的黑衣女修点了点头。

    若是换了和别的修士谈生意,他接下来或许会再问问需不需要将那些灵砂兑换成灵石,毕竟这灵砂的数量实在不菲,但他面前交易的对象是这一对玄天宗弟子,他就顿时觉得自己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他总觉得有些时候吕神靓和王离的决定似乎很精明,但有些时候他又会觉得对方会毫不犹豫的拒绝明显更有利的条件。

    一袋袋灵砂很快从他身后的琉璃楼阁之中运送出来。

    黑水市集之中,原本王离和吕神靓到来之后,其余坊市的人都是避之不及,唯恐吕神靓一时兴起,跑到自己的铺子里来自爆金丹,但随着这一袋袋灵砂不断的运出,这青宝琉璃坊周围的身影便明显多了起来。

    吕神靓完全不在意,流水般收完了这些灵砂。

    这个时候装着那颗清净还神丹的玉盒也已经送到了孟夕穹的手中。

    孟夕穹有些纠结,他很想建议吕神靓是否现在就直接将这颗清净还神丹吞服了,但他又强行忍住了这股冲动。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他这好心的提议很有可能反而导致吕神靓的一时兴起。

    事实证明他这不算多虑。

    收完了所有的灵砂之后,吕神靓直接将残破的阴雷伞和火蚬镜的碎片朝着他身后两名青宝琉璃坊的修士一丢,接着便直接将他手中的玉盒夺了过去,然后转身架起剑光带着王离就走。

    看着那道乌金色剑光呼啸离开,不只是孟夕穹,这黑水市集中其余各坊中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那这阴雷伞和火蚬镜残片便交给两位道友了。”

    孟夕穹让身后的两名伙计赶紧将烫手山芋送到两名黑衣修士跟前。

    这两名黑衣修士的身份他根本无法想象,对于他而言,也是要赶紧送走为妙。

    黑衣女修似乎完全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她也不掩饰,很是豪放的哈哈一笑,但也没有丝毫废话,直接收起阴雷伞和火蚬镜残片,接着黑云涌起,笑声犹在,她和那名始终未发一言的白发黑衣修士便已经踪迹全无。

    黑水市集各坊虽然很守规矩,也不会去主动招惹麻烦,但消息自然很灵通,片刻之后,通惠老祖渡劫的消息传来,黑水市集之中都是一片哗然。

    谁会想到华阳宗通惠老祖竟然渡劫成功,谁会想到通惠老祖渡劫成功之后,竟然会将阴雷伞直接送给了这两名玄天宗的弟子?

    “师姐,那两个人连异种灵源都随手拿得出来,会不会追上来黑吃黑?”

    王离在剑光之上飘飘欲飞。

    他明明只不过是炼气期的修士,按理而言,以此时吕神靓这道玄天剑罡的速度,炼气期的修士在没有高阶修士施法的情形下,应该不可能站得住,但现在吕神靓很随意的变幻剑罡行进的方位,剑光也依旧贴地疾飞,时不时的在密林之中穿梭,而且吕神靓也并没有施术帮他,但他却偏偏能够安稳的站在这剑罡之上,还有闲情聊天。

    “现在没追上来。”吕神靓道:“不过以后可能会上门找麻烦。”

    王离想想也是,顿时有点头疼。

    这个时候吕神靓又补了句,“不过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了。”

    此时她驾驭的这道玄天剑罡的遁速已经超过了今日通惠老祖渡劫时在场的绝大多数修士的遁速,按理无论是用任何法门,哪怕是金丹后期的修士,在这样的遁速之下贴地疾飞,恐怕也得时刻提心吊胆,但她却似乎还游刃有余。

    在和王离说这句话时,甚至还回头看了王离一眼,用手理了理自己的发丝。

    本来王离只是有点头疼,听了她补的这句话,王离觉得自己头都大了。

    他苦着脸道:“师姐,我本来以为你早就想好了后面怎么办,但事实是,你根本就没有想稍微长远一点的事情?”

    “我见识短,想那么长远做什么?”吕神靓皱了皱眉头,理直气壮道:“书上都说,头发长,见识短,我头发这么长,见识自然短。”

    “噗!”

    王离这次差点直接从剑罡上掉了下去,“师姐,你说的好有道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