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十三章 两条大鱼
    黑水市集是距离通惠老祖渡劫点最近的一处修真界资源交易点。

    和修真界的绝大多数市集一样,黑水市集对所有的修真者保持开放和欢迎的态度,根本不设什么障眼法阵。

    所以从空中很容易看清黑水市集的全貌。

    这是一片建造在泽地之中的坊市。

    这片黑色的沼泽地从高空看是椭圆形的,很像一只黑色的眼睛。

    而且还是到处流脓的眼睛。

    黑色的粘稠泥水之中,会时不时的鼓起一团,然后噗的一声炸开,从鼓起的泥团中间涌出的不是沼气,而是一股喷泉一样的黑水。

    黑水喷起的高度由数尺到数丈不等。

    数十座建造风格各异的楼阁庭院都像船一样漂浮在这片沼泽地上。

    每次黑水喷涌时,这些楼阁的周围都会出现一个透明的灰色光罩,黑水落在灰色的光罩上既不透过,也不溅开,而是悄然无息的消失。

    紧接着,这些楼阁底部下方的黑泥之中,都会游出数十条黑色的怪鱼。

    这些怪鱼长得很像鲶鱼,有着长长的肉须,但没有眼睛,只在头顶处有一只黑的晶亮的短角。

    这些怪鱼会用最快的速度游到黑水喷发处,接着吞吸随着黑水喷发而产生的一些元气,在数十个呼吸的时间过后,这些怪鱼又会迅速的返回到那些楼阁下方的阴影之中,潜入粘稠的泥水之中。

    这片沼泽地的外围,是一片方圆近百里的红土砂石地,寸草不生,只有一些拳头大小的红色甲虫时不时的出现。

    整个小玉洲有大小市集三百余个,这些市集大多是独立在小玉洲宗门管辖范围之外的交易场所,除了对各种资源的流通性以及修士寻找资源的便利性有巨大的贡献之外,这些市集的交易天生带来了巨大的利益。

    有利益就有控制,就有最终的收割者,利益越大,背后的关系便越是错综复杂。

    所以即便是黑水市集这种在小玉洲而言都只能算是小型的市集,它的背后恐怕都牵扯到一些大洲的强大宗门。而这也是白溪真人虽然对阴雷伞极为心动,但却根本不想来黑水市集一试的根本原因。

    人贵有自知之明。

    这是他给那些仙柯宗的仙苗入门课中都特意提起的一句,他自己当然不能忘记这一点。

    在他看来,这种级别的灵宝只要流通到坊市,最终的结果恐怕是要流通到别的洲的强大宗门去,小玉洲那几个顶级的宗门都未必能够将这样的灵宝留在小玉洲。

    咕噜咕噜….

    黑水市集外围的红土砂石地中,十数只拳头大小的红色甲虫慢吞吞的爬着,它们背上的甲壳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块天然的红色石头,在互相碰撞的时候,还会发出一种很奇特的,就像是水流在孔洞中流淌的声音。

    突然之间,随着吕神靓御使的玄天剑罡飞掠过,咕噜咕噜的声音响成了一片,松散的砂石地里成千上万的这种红色甲虫钻了出来,像水流一样追逐着这道乌金色的剑光,片刻之后,这些甲虫发现实在是追不上,这才又慢了下来,然后大多又缓缓钻入松散的砂石地中。

    乌金色的剑光在黑水市集中心地带的一座两层楼阁前停了下来。

    剑光一收,吕神靓和王离便稳稳的站在了绿色的琉璃地上。

    这座两层楼阁和承托着这座楼阁的浮台都是绿色琉璃制成,在这黑水市集之中都绿得发亮。

    落地时,王离轻声问了一句,“师姐,你说的那两个跟上来没有?”

    吕神靓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王离看懂了她的眼色。

    那两个人已经跟上来了。

    “王道友、吕道友。”

    一名身穿雪白法衣,看上去容颜清瘦,自有一派仙风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楼阁门口,微微一笑。

    他的微笑里蕴含着一丝看得出的牵强,一种被逼接客的无奈。

    “见过孟前辈。”王离微笑行礼,他的微笑里有更多的尴尬。

    这接待规格实在有些高。

    换了别人,哪怕是金丹真人到了,也绝对不可能是此间坊主直接出来相迎,更不可能见到此间坊主这样温和微笑着。

    青宝琉璃坊的坊主孟夕穹是出了名的冷脸,在黑水市集可是以眼神幽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色而闻名的。

    但对着王离和吕神靓,他还真的冷脸不了。

    因为这里不成文的规矩,对吕神靓根本就不管用。

    吕神靓第一次到这里的画面令很多人都永生难忘。

    “你们坊主呢?”

    “我们坊主一般不见客。”

    “嗯好,我自爆一颗金丹。”

    “.…..”

    “我便是青宝琉璃坊坊主孟夕穹。”

    “你板着脸做什么,我又不欠你钱,你笑一笑。”

    “道友,你这….”

    “你不笑也行,那要不要看一个自爆金丹?”

    “.……”

    别人的恐吓或许只是恐吓,但吕神靓的自爆金丹,却是真的自爆金丹。

    “两位道友,今日到访,是为何事?”孟夕穹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语气平和的说道。

    就说这一句话,他还和王离交换了两个眼色。

    第一个眼色是确定今日吕神靓到底正常不正常,第二个眼色是让王离多多小心,毕竟似乎只有王离有办法压制得住吕神靓的一时兴起。

    一时兴起就要自爆金丹,他想想也真是有点醉。

    “我们今日来是要出售一件法宝,然后寄卖一些法器残片。”王离倒是确定自己的师姐今日一点问题没有,他现在只是好奇吕神靓要钓的是两条什么样的鱼。

    “是什么等阶的法宝和法宝残片,可否一观?”孟夕穹看着安静的吕神靓,心中稍安。若换了其余修士前来出售或是寄卖法宝,肯定是要先迎进他身后这座琉璃殿再说,但面对吕神靓,似乎还是直接在外面快速谈完比较安全。毕竟黑水市集虽然有独特的布置,但若真是遇上自爆金丹,恐怕也是损失巨大。

    “阴雷伞一件,宇字级灵宝,火蚬镜残片。”他话音刚落,吕神靓手上光华闪动,已经直接将阴雷伞和那面古镜的残片都取了出来。

    孟夕穹已经反复提醒自己的心境和语气都要尽可能的平静,不要让吕神靓一时兴起,但看到她手上法宝出现的刹那,他还是瞬间变了脸色,“什么!”

    吕神靓有些不悦,“不要大惊小怪,不就是一件灵宝。”

    “你这……”孟夕穹强行忍住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

    宝物不问来处,这是坊市的规矩。

    不管到底是什么级别的法宝,不管这法宝是怎么到了对方的手中,但以他的身份,此时只有两件事要做,一,确定法宝的真伪和价值,二,商谈价格,看能不能吃得下。

    能够成为这种坊市的主人,在鉴定法宝方面,他自然有着与众不同的手段和见知。

    他镇定心神,根本没有什么动作,眼瞳之中有星星点点的银芒闪现。

    只是刹那之间,这些银芒消失不见,他的脸色变得极其凝重起来,“王道友,吕道友,这阴雷伞你们想要什么价出手?”

    “一颗清净还神丹,两百万灵砂。”王离说道。

    孟夕穹看了王离一眼,点了点头,“这个价合理。”

    他有些意外王离的消息灵通,清净还神丹是可以壮大神识的灵丹,在修补神魂方面也有奇效,青宝琉璃坊也是三天前得了一颗,当时他还真的想到了吕神靓,只是心想以玄天宗这两名弟子的能力,应该支付不出这颗灵丹的代价。

    平心而论,清净还神丹若是交由拍卖坊去拍,按照之前的记录,大约在一百五十万灵砂左右成交,那加上两百万灵砂,统共也不过三百五十万灵砂。

    但这件阴雷伞即便十分残破,但价值肯定在五百万灵砂之上,哪怕对于青宝琉璃坊而言,这样的灵宝也的确是烫手山芋,但也肯定是有利可图。

    他直接说这个价合理,意思便是已经确定这价格可以成交。

    “这火蚬镜残片寄卖,也卖两百万灵砂。”也就在此时,吕神靓突然出声说道。

    “这…也两百万灵砂?”孟夕穹差点控制不住情绪。

    “嗯。”吕神靓淡淡的点了点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之中似乎还带着一丝鄙夷,“你有什么好惊讶的,你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我这是寄卖,就算我喊一千万灵砂,又有什么关系。”

    孟夕穹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吕道友你说的对。”他苦笑着说道。

    火蚬虽然在小玉洲都已经绝迹多年,但这种低阶的妖兽出产的妖晶玉委实没有什么大用,哪怕是这火蚬镜完好无损,最多也就两百万灵砂左右的价值,现在这火蚬镜已经无法修复,只是这灵材本身,恐怕卖个数万灵砂都无人问津。

    但和吕神靓,这哪有道理可讲。

    “那王道友和吕道友稍等,我这便取灵砂和清净还神丹出来。”

    他正待转身,然而也就在此时,一团黑云从高空之中直落下来,黑云距离地面还有数十丈,其中就已经响起一道清冽的声音,“且慢。”

    王离偷偷瞥了吕神靓一眼,知道这就是她钓的两条大鱼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