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十二章 我偏不
    王离也不是光用嘴。

    只听嗖嗖嗖的破空声夹杂在他的喊声之中,片刻之间,他就已经打了数十张符箓在吕神靓的身上。

    这数十张符箓五花八门,既有平定心神的清心符、定神符之类,又有减缓气血流速的平血符、扩脉符,甚至还有一些产生令人愉悦的香气、令人感觉冰爽的符箓。

    这一瞬间施出数十张五花八门的符箓已经足够让人瞠目结舌,但与此同时,王离还连连洒出十余蓬药粉,接着甚至还掏出了一口有些残破的小钟,手指弹动之间,这口小钟甚至还不断发出清脆悦耳令人平心静气的音律出来。

    这自爆金丹的过程是金丹修士自身都极难逆转的,但在他这连番施为之下,吕神靓身上恐怖的毁灭性气息居然被硬生生压制下来,她浑身肌肤上那些可怕的光纹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去。

    “竟然被压制住了?”

    “此子究竟经历过多少次这名女修的自爆金丹,在处理她这自爆金丹的方面才会如此熟稔,如此有效?”

    四周的天空之中又是一片哗然。

    青阳真人等人又是浑身冷汗,他们甚至都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这位道友稍安。”

    也就在此时,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

    所有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这声音来自通惠老祖的所在。

    这声音很温和。

    温和得如同春风化雨甚至给所有人一种关爱的感觉。

    似乎只要吕神靓稍安勿躁,这阴雷伞给她和王离似乎也有得商量的感觉。

    “我偏不!”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吕神靓响亮的吐出三个字。

    因为周围的天地彻底安静了下来,此时她的声音便显得分外清晰。

    “轰!”

    她体内那种暴戾的气息再次躁动起来。

    “…….”

    所有看热闹的修士顿时又彻底无语了。

    这什么鬼啊!

    这一对玄天宗的弟子,到底是什么对话逻辑?

    王离先前和华阳宗的人对话已经让人觉得根本不按常理,很难交流了,但和这神智受损的师姐相比,感觉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完全都不在一个等级啊。

    “.…..”

    通惠老祖明显也是没有想到吕神靓会是这样的反应,给人一种噎住了的感觉,但也就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他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们既然在此,也是有缘,这阴雷伞便归了你师弟。”

    “什么!”

    那些不相干的旁观者心中还有些预感,但这句话传入青乌真人和他身后的华阳五子耳中,却是犹如晴天霹雳。

    但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听着通惠老祖的这句,吕神靓却是气势汹汹道:“这是我师弟好不容易捡的,本来就是我们的,和有缘没缘有什么关系。”

    “.…..。”通惠老祖又噎住了,但在所有人觉得这名新晋元婴修士恐怕挂不住脸而要生怒时,所有人又听到了匪夷所思的声音,“小友你说的对。”

    “嗯!”

    吕神靓这似乎才满意了。

    满意归满意,但她的自爆金丹却似乎不受她控制。

    那种恐怖的金丹即将彻底崩塌的气息没有丝毫减弱,直至距离她不远的王离又是连续十几道符箓打在她身上,又接连打出数团色泽不同的药气,她体内的这种暴戾和令人心悸的气息才渐渐平复下来。

    这下青阳真人等人看着她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万一多说了一句,她又一时兴起要自爆金丹怎么办?

    别人的自爆金丹是万般无奈的时候才用的玉石俱焚的手段,但这名玄天宗的女修,却是真的和传言中的一样,一言不合,兴之所至都要自爆金丹。

    这还能惹?

    与此同时,周围绝大多数看热闹的修士看着王离的身影,眼中都甚至有了同情的神色。

    这份压制自爆金丹的手段整个小玉洲不知道有几人能及。

    一名炼气期修士压制自爆金丹,这到底要经历过多少自爆金丹才能练成这样的手段?

    真的是不容易。

    “走了。”

    吕神靓对着王离摆了摆手,似乎已经没有兴趣在这里停留,但等到王离朝着她才走了几步,她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身过去看着通惠老祖的所在,“既然你刚刚说有缘,我看你祭炼鱼骨法剑的手段不错,似乎出自白骨真君的白骨法门,不如将这法门送了我?”

    在场的绝大多数修士都以为尘埃落定,有不少追劫者都已经御使飞遁法宝离开此处,但陡然听到这样的话,有几名修士差点都直接惊得控制不住自己的飞遁法宝。

    刚刚还说和有缘无缘无关,现在又直接扯着有缘两字直接索要东西了?

    “好。”

    但更让他们惊奇的是,通惠老祖竟然无比爽快的一口就答应了,而且听起来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好”字之中似乎还带着些欢喜。

    也就一个呼吸的时间,一道白光落向了吕神靓。

    吕神靓一伸手,不只是这道白光消失不见,就连王离手中的那柄阴雷伞都骤然消失,显然是都被她收入了纳宝囊中。

    尘埃落定。

    乌阳真人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虽说通惠老祖渡劫成功并未陨落,这对于华阳宗而言是天大的喜事,但阴雷伞这件法宝平白便宜了这两名玄天宗的弟子,没有落在何灵秀的手中,这让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反倒是何灵秀一脸平和,静静的看着王离和吕神靓离开的背影,目光微微闪动,也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这师姐师弟……”

    白溪真人看着王离和吕神靓也是目光极为复杂。

    他原本是担心这场天劫的威势给身后这些仙苗造成不妙的心理阴影,但随着通惠老祖的渡劫成功,玄天宗的这两名修士的出现,他现在最担心的,却反倒是他们的行事会将身后这堆仙苗给彻底带偏了。

    而且他现在还发现了一个重点,按照这两人此时行进的方向,似乎真的是朝着黑水市集的方向。

    难道真的像王离所说,他们是真的要直接将这阴雷伞拿去卖掉?

    他忍不住苦笑起来。

    阴雷伞的威能方才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但关键在于,阴雷伞的真正价值在于它是一件灵宝!

    寻常的法宝炼制成功之后,是什么品阶就是什么品阶,但灵宝不同,灵宝拥有可成长的灵根,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就像是修士,只要有合适的培育它成长的手段,它就会有无限的成长可能。

    灵宝哪怕是法宝胎体有所损伤,只要灵根不失,它就会像修士一样汲取灵气修补自身,即便没有外界干预,修复如初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唯有形成灵根的独特灵材,才有可能炼制得成这样的灵宝。

    而内蕴灵根的天材地宝,在修真史上任何的时代都是极为稀缺,这导致任何品阶的灵宝都是奇货可居。

    在整个小玉洲的地界之内,绝大多数宗门连一件灵宝都没有,至于阴雷伞这种级别的灵宝,整个小玉洲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件。

    从这点来说,玄天宗这两名修士选择直接卖掉这件灵宝虽然可惜,但却是很明智的选择。

    因为以他们的实力,留着这样的宝贝在手里就是祸患。

    但这样的灵宝对于黑水市集也是烫手的山芋,黑水市集在仓促之下虽然不至于不敢接这样的烫手山芋,但考虑到自己也要尽快处理掉这个烫手山芋,在收价方面肯定也会大打折扣。

    他自己当然也很想要这件灵宝,但若是这件灵宝真到了黑水市集,要想从黑水市集竞得这件灵宝,恐怕不会有什么希望,还是不要主动去惹这样的麻烦了。

    王离和吕神靓初时只是依靠一些低品阶的风符在地上飞掠,但也只不过离了这座山头十余里,吕神靓右手在袖中微微一动,一道乌金色的剑光便出现在了她和王离脚下,载着她和王离疾飞起来。

    这道乌金色的剑光是玄天宗的玄天剑罡遁,这一道剑光看似平平无奇,但飞掠的速度却是极快,而且她御使着这道剑光也不往空中飞去,而是在山林之中乱窜,片刻之间,她和王离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绝大多数修士的视线之中。

    别人只觉得这名神智有很大问题的玄天宗女修的贴地疾飞的遁速很快,但唯一熟知吕神靓底细的王离却知道她这是故意减缓了遁速。

    “怎么,你是故意想让谁跟上来?”他也不笨,马上猜到了某种可能。

    “嗯。”吕神靓点了点头。

    “师姐…现在他们谁都觉得你精神不正常了,而且你又不用装蘑菇,能不能说话不要总这么简略。”听着她又只有一个字的回答,王离郁闷道。

    “嗯!”吕神靓又点了点头,“那些人里面,有两个人不是我们小玉洲的修士,一开始我让你收集的另外一件法宝的残片,对那两人之中其中一个应该很有用。到了黑水市集,我们挂个高价让黑水市集代卖那些残片,如果我所料不错,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入手。”

    “不是我们小玉洲的?”

    王离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师姐,你这话是终于肯说多了,但能不能直接说得清楚点,那两人到底什么修为,什么来历?”

    “我也不知道。”

    吕神靓摇了摇头,“两人隐气的手段高明,但其中一个应该至少也是金丹修士,另外一个可能是筑基期…那件法宝的胎体是我们小玉洲特有的火蚬玉,那个筑基期所修的法门应该要用到这火蚬玉。”

    她这次说得是足够多,足够清楚了,但王离却是更不懂了,他看着自己师姐被风吹得飘舞在自己前面的发丝,问道:“师姐,你不是说对方隐气手段高明,你连他们的具体修为都并不十分确定,那你是怎么肯定这筑基期修士的法门应该要用这火蚬玉?”

    吕神靓道:“直觉。”

    王离一下子噎着了,“就凭直觉?”

    “嗯。”

    吕神靓道:“不是都说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

    王离顿时无语,他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