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十一章 一定要冷静
    “怎么,难道你的意思是说,这阴雷伞你捡到了手中,便是你的了?”齐剪烛脸色难看起来。

    “那是当然。”王离看了就在不远处的通惠老祖一眼,“这阴雷伞以前不也是你们华阳宗捡到的么?”

    轰!

    四周的天空之中顿时又是一片哗然。

    这的确太难交流了。

    然而这些话偏偏很有道理。

    这阴雷伞是通惠老祖出名的法宝,但这件法宝的确不是华阳宗炼制出来的法宝,而是通惠老祖在某次历练的过程中所得。

    虽然通惠老祖得到这阴雷伞的地方是位于某处绝境之中,但严格意义上而言,这的确是捡到的古修士的遗留之物。

    不过当着已经渡劫成功的通惠老祖的面说这种话,这也太过大胆了些。

    齐剪烛脸色变了数变,却是突然笑了起来,道:“按你的意思,是这阴雷伞到了谁的手里就算谁的,那我也只要从你的手中夺回来就可以了?”

    “夺和捡是一回事吗?”

    王离用看着傻子的目光看着齐剪烛,“除非我将这阴雷伞丢了,你再将它捡了,这才是你的。华阳宗和玄天宗都是仙门正统,你身为华阳宗弟子,岂能从玄天宗弟子的手中强夺法宝。”

    齐剪烛大怒,“你方才还不是强抢了这件法宝在手,现在竟说这是你玄天宗的法宝了?”

    “这怎么可能是我抢的。”

    王离一副极为无奈的样子,“一名炼气期的修士,怎么可能能从一名元婴修士手中抢夺法宝,这有可能抢得到吗,此件法宝明明是太过残破,所以丢出来被我捡了。”

    “.…..”在场的绝大多数修士都种彻底抓狂的感觉。

    这简直太有道理了啊。

    一名炼气期修士,说到哪里都的确不可能从元婴修士手上抢夺法宝。

    这不是很难交流,是根本没法交流啊。

    “呵呵。”

    何灵秀一直抿着嘴在听着,听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灵秀!”乌阳真人原本也是被这歪理弄得有些目瞪口呆,听到何灵秀的笑声,他忍不住转头怒目而视。

    这阴雷伞本来是何灵秀志在必得之物,但现在何灵秀却反而袖手旁观看戏,这如何不让他火大。

    “师尊。”

    也就在此时,他听到何灵秀的传音,“这阴雷伞的主人都在,他都不急,我们急什么?”

    乌阳真人一愣,顿时怒意全消。

    果然是有些糊涂了。

    通惠老祖在,别人又岂有资格决定这阴雷伞的归属?

    他是反应了过来,不过华阳宗那其余几个人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尤其是齐剪烛。

    他是一心在通惠老祖的面前表现,若是通惠老祖今日心情大好,哪怕随手赏赐一点机缘给他,他都是受用不尽。

    此时听到何灵秀的笑声,他顿时觉得何灵秀是在幸灾乐祸。

    他心中原本就已经压抑不住的怒火顿时猛烈的燃烧了起来。

    既然没办法交流,那就只能靠拳头说话了。

    “这位玄天宗的道友,看来你是真欺我华阳宗无人了?”他看着一脸无辜的王离冷笑了起来。

    “你们华阳宗这么多人,哪里无人?”王离看了他和他身周的青阳真人等人一眼,“而且人多人少和我捡东西又有什么关系。”

    他这句话已经很让人无语了,但他接下来又轻声嘀咕了一句,“这么多人捡东西都捡不过我,难道怪我啰。”

    一道金色的光焰在齐剪烛的身前亮了起来。

    随着极有韵律的灵气波动,这道金色的光焰一分为三,变成三朵指甲大小的金色细花。

    “王道友,我再劝你最后一句,以你的修为,哪怕我华阳宗容你离开,阴雷伞这样的宝物你留在身上也是祸害,你也绝对保不住。”齐剪烛眯着眼睛看着王离,眼中杀机大盛。

    “你说的很有道理。”王离笑了笑,“不过离开之后的事情就不用你费心了,我也不用留在身上,我马上就去黑水市集将它卖掉。”

    “.…..”所有在场的修士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这连怎么处置这柄阴雷伞都想好了?

    齐剪烛实在是忍不住了,他身前的三朵金色细花发出了诡异的嗡鸣声,就像是三只毒蜂般飞舞起来。

    这三朵金色细花的目标显然是王离,它们在空中飞掠的速度也是十分惊人,但它们飞行的路线却十分诡异,就像是在紊乱的跳跃,让人难以捕捉轨迹。

    “啪!”“啪!”“啪!”

    然而这三朵金色细花在距离王离还有数十丈的距离时突然就像撞到了一面无形的晶壁直接爆开。

    “怎么,欺负我师弟?”

    得意法术瞬间被破,齐剪烛脸色大变,他只是直觉这并非王离出手,但他还没有真正反应过来,一名女修就已经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了王离的身后不远处。

    “他师姐也在?”

    “就是玄天宗那名一言不合就要自爆金丹的吕神靓?”

    看热闹的永远不嫌事大,绝大多数追劫者此时看到这名女修的出场,顿时精神一振。

    齐剪烛的呼吸骤然一滞。

    这名女修的面容生得极美,而且是那种粗看便觉得惊艳,细看之下是越发觉得五官精致,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的无可挑剔的感觉。

    但除了这种令人惊艳的美丽之外,令他有些窒息的,更多来自于这名女修身上的那种幽澈、冷冽的感觉,那高阶修士对于低阶修士而言那种天生的强烈精神威压。

    “这阴雷伞是我师弟冒着劫雷拼命捡到的,方才有多危险你们也看得出来,怎么,现在劫雷消失了,你们却要逼我师弟交出这件法宝!你是欺负我玄天宗无人,是要让我自爆金丹?”吕神靓面笼寒霜的看着华阳宗的这些人,接着说道。

    轰!

    四周的天空之中又是响起了一片异音。

    所有围观的修士听到她的前面大半句话,心中竟然是不由自主的生出这些话实在很有道理的感觉,但是听着她最后的那两句话,这些人头皮就又是一顿发麻,心中都生出果然来了的念头。

    “你……”

    齐剪烛惊愕难言。

    他心中荒谬的情绪无法用言语形容。

    这什么和什么?

    才说了这几句话,怎么突然扯到了要自爆金丹?

    明明他自己也不过是炼气期修士,一名炼气期修士表现得再过强势,面对她这样的高阶修士,也是蝼蚁和巨兽的差别,这怎么都要自爆金丹了?

    “你唬我?”青阳真人一声冷笑。

    他的弟子现在心中有无数的问号,但他却并没有被玄天宗这两个奇怪的修士震住。

    齐剪烛是他最得意的真传弟子,本来是要在通惠老祖的面前好好表现一番,此时表现得越差,他的面上当然没有光彩。

    “自爆金丹?”

    他挑衅的看着吕神靓,丝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有本事你自爆一个给我看看。”

    “好。”

    吕神靓突然笑了起来。

    她的面色原本太冷,但她这一笑,却是如万山桃花开,分外的明艳动人。

    看她脸上的神色,她是根本没有因为青阳真人的挑衅而生气,反而是有些兴奋,甚至说是兴致勃勃的样子。

    青阳真人的脸色突然僵硬了。

    他瞬间感觉到不对。

    所有人也都感觉到了不对。

    轰!

    一股恐怖的毁灭性威压从吕神靓的身周绽放开来。

    她的体内骤然发亮,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她的整个身体都似乎开始往外膨胀起来,她的肌肤上瞬间出现了一道道可怖的半透明光痕。

    “嘶…嘶…嘶…”

    伴随着一阵阵如毒蛇吐息般的声音,她肌肤上半透明的光痕之中不断浮现出一丝丝肉眼可见的金色晶芒。

    这些晶芒在离开她的身体的刹那,便顿时绽放出恐怖的威能,变成一道道往外绽放的恐怖金光。

    一阵阵诡异的毫无规律的紊乱元气波动在她的身外不断荡漾。

    “啊!”

    齐剪烛等人骇得大叫起来。

    一个呼吸之前,她还像个丝毫不沾人间烟气的仙子,但眼下的她却就像是一个可怕的魔物。

    “你是不是…..”

    青阳真人的脸色瞬间苍白无比,他骇然的御使着身下的飞遁法宝往后疾退。

    他自己是金丹修士,当然感觉得出来对方是虚张声势还是真正的要自爆金丹。

    他本来下意识的想喊你是不是疯了,但开口的刹那,他便反应过来对方本来就是神智有问题的。

    “青阳师伯,你这一两句话就激得她要自爆金丹,的确有些厉害,只是老祖元婴初凝,也不知道她这自爆金丹会不会对通惠老祖造成什么妨碍。”也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何灵秀的声音。

    青阳真人连带着身下飞遁法宝顿时在空中一个急停,他和身后的华阳五子都是齐刷刷的一身冷汗。

    自爆金丹原本就是金丹修士和对手同归于尽的最终手段,哪怕是一颗残丹都有着越阶的杀伤力,现在通惠老祖虽然已经渡劫成功,但正在巩固元婴的关键时刻,这种时候若是这玄天宗的女修自爆金丹,通惠老祖恐怕都未必抵挡得住。

    通惠老祖若是因此受伤影响了根基,他们在华阳宗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我这真的是有病,我为什么非得激一个疯子。”

    青阳真人此时真的是肠子都悔得青了。

     “师姐,不要冲动!冷静!”

    “你们这些人也真是的,都知道我师姐经不起激还故意激她!”

    “为了一件这样的残破法宝,你们居然用这样的手段,你们不怕连累你们老祖吗?”

    “实在想要这件残破的法宝,你们等我卖给坊市之后再买回去便是,再多的灵砂,难道能和一名元婴修士的安危相比?”

    “师姐,冷静,一定要冷静啊,他们损人不利己,但你自爆金丹也没有什么好处啊。”

    王离的声音连连响起。

    绝大多数修士听着都觉着这些话好像都很有道理,但回味起来又好像很不对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