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八章 真是够拼的
    白溪真人眯着眼睛看着还在倾泻着银色劫雷的雷池,沉默不语。

    劫云之中的那个雷池比起之前已经明显缩小了一大圈,按照这个速度,恐怕这种银枪蜡样头的银霄雷劫,持续的时间应该也不会到一盏茶的时间。

    从一开始他就准备借这场正好遭遇到的金丹雷劫给身后这批仙苗好好上一堂修真的入门课。

    但现在他怎么上这堂课。

    这场雷劫从一开始就完全不合道理了。

    “真人!”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身后响起了一声清脆的童声。

    说话的就是那名最镇定的男童。

    “怎么?”

    他微微转身,面色已经柔和了不少。

    他对这名男童的确是已经另眼相看。

    在这种雷劫之下,其余那些仙苗始终面如土色,浑身发颤,这名男童却是已经一点都不受影响,他看着白溪真人,一本正经的轻声问道:“真人,我知道金丹修士晋升元婴是要面对七重雷劫,现在似乎这第六重雷劫也奈何不了这名金丹修士,那若是这金丹修士应对第七重雷劫有些支撑不住,那旁观者是否可以加以援手,结下善缘?”

    “想不到你还能想到此点。”

    白溪真人淡淡一笑,摇了摇头,道:“修士多结善缘自然是好事,但这种天道法则降落的天劫,像我们这些旁观者却不好插手。一是若是有其余修士插手,天道法则控制下的这劫雷恐怕会起变化,若是原本这修士能够抵挡这雷劫,但因为我们插手,雷劫的威力反而提升,他最终反而抵挡不住,这就不是善缘,而是宗门之间的大仇了。再者我们在这个时候和天道法则为敌,将来我们渡劫时,也会遭受更严重的反噬。”

    男童惊讶道:“竟然会这样?”

    白溪真人收敛了笑意,声音微寒道:“天道法则是凌驾于一切法则之上的至高法则,再强大的修行者也无法欺瞒天道,任何想要阻止天道法则惩罚的修行者,都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男童沉默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道:“再强的修行者都不行么?”

    “这不是我们需要去想的问题。”

    白溪真人深深的看了这名男童一眼,道:“若是根本无望看见天尽头,便根本不用花费心力去想天尽头之后有什么,对于我们这种修士而言,只能将天道法则降落的天劫视为一场场严苛的试炼,至少这试炼本身对于所有的修士都是一视同仁,至少在通过这样的试炼之后,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就像是可以得到天道法则承认,它至少不会无缘无故的再来找你麻烦。”

    男童点了点头。

    不可否认白溪真人之前所说的任何话都很直白且有用,但他总觉得白溪真人现在说的这些话之中,还包含着他此时还想不明白的深意。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是叫李幽鹊?”白溪真人问道。

    男童道:“是。”

    也就在两人的对话之间,劫云之中那气势骇人的银色雷池已经缩小了一半有余,密布天空的金色劫云底部,此时已经显现出五光十色的光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有很多色彩斑斓的蝴蝶在发光一样。

    白溪真人的眉头又不自觉的深深皱了起来。

    不管通惠老祖接下来要面对的这最后一重雷劫是什么样的雷劫,但肯定又是什么特别的异种雷劫。

    在他的记忆之中,没有什么正常的劫雷会是这种色彩缤纷。

    “师弟。”

    也就在这个时候,王离听到身侧装蘑菇的女修唤了自己一声。

    王离顿时精神一振,“怎么?”

    “等会这第七重雷劫下来,他要是不死,我让你去拿阴雷伞,你也去将阴雷伞拿了。”女修异常认真的说道。

    “这么多人看着,而且肯定有华阳宗的人,这会不会有点过分?”王离看了一眼四周天上,觉得有点头疼。

    “没事。”女修肯定道:“我会处理。”

    王离不能确定,“又是自爆金丹?”

    女修点了点头,“嗯。”

    王离:“……”。

    通惠老祖的第六重雷劫很快接近尾声,原本气势骇人的银色雷池已经缩小得只有数尺见方,那些五光十色的光华,却在金色劫云的底部越来越亮。

    这些五光十色的光华并未展露出什么强烈的元气波动,但不知为何,就连距离很远的观劫者都有一种莫名危险的气息在荡漾。

    通惠老祖也感觉很不对劲,虽然他那八面黑盾形成的八座黑色小山完好如初,但为了保险起见,他只是犹豫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又祭出了一个青色木鱼状的法宝。

    唰!

    随着大量真元的涌入,这件青色木鱼状的法宝突然像植物块茎一样迅速的发芽,生出大量碧玉般的嫩芽,接着便变成一根根不断壮大的藤蔓,往上方的天空不断疯长。

    只是顷刻之间,无数的藤蔓就填满了八座黑色小山之间的空隙,接着再往上方的天空涌去。

    嗡…嗡…嗡…

    也就在此时,劫云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阵令人心悸的嗡鸣声,那个还未彻底消失的雷池诡异的被一种可怕的威压撕扯得四分五裂。

    劫云底部五颜六色的华光之中,一团乌光首先透了出来。

    这团乌光的直径有十余丈大小,但在这阵奇异的嗡鸣声中,乌光之中却是以可怕的速度落下了两条只有手臂粗细的黑色闪电。

    这两条黑色闪电闪耀着森冷的光芒,就像是两条从虚空之中垂落的铁链。

    闪电在以可怖的速度坠落时以螺旋形互相旋转缠绕,两者之间又始终隔着一定的距离,并不真正接触和碰撞。

    轰!

    通惠老祖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两道黑色闪电就已经将遮天蔽日的碧玉般藤蔓击得粉碎,恐怖的威能如海啸般在虚空之中澎湃,接着那八座黑色小山都被击得粉碎。

    青色木鱼和八面黑盾直接裂解,就像流星一样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噗!

    通惠老祖身体剧震,口中直接喷出一道血箭,心中无比骇然!

    一片抑制不住的惊呼声和倒吸冷气声在四周的天空之中响起。

    直到此时,那两道黑色闪电的恐怖威能都只在通惠老祖身周数百丈的范围内翻滚,四周的这些观劫者都甚至没有感到有剧烈的元气波动冲击到身侧。

    越是如此,便越是让这些观劫者觉得这种劫雷可怕。

    通惠老祖的浑身寒毛都全部竖了起来。

    那两道黑色闪电直接击溃了他两件法宝之后,残余的威能冲击到阴雷伞上,将阴雷伞都轰得噼啪作响。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那个已经成型的元婴身上,都出现了数道诡异的黑色符箓,他的元婴剧烈的挣扎,和这数道黑色符箓只是抗衡了一瞬间,他就已经被震成重伤。

    但是此时的雷劫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阴雷伞上污浊的雷光还在乱炸,上方的劫云之中色彩不断变化,赤红色、紫色、碧绿色的劫雷接连出现,这三种色泽的劫雷瞬间有数十道出现,都是手臂般粗细,以惊人的速度朝着他袭来。

    “啊….啊….啊……”

    通惠老祖骇然大叫之中,他将衣袖之中的纳宝囊彻底放开,神识几乎扫到什么法宝,就直接将他激发出来。此时他根本就没有时间思索什么法宝何用,也没有时间去思索使用这些法宝要消耗多少真元,他只知道,若是不这么做,他恐怕一瞬间就要被劫雷炸成飞灰。

    轰!轰!轰!…….

    一道道光华和落下的劫雷不断的碰撞,金色劫云下方的虚空好像破布一般抖动。

    通惠老祖一口气连续祭出了三十余件法宝,他体内的真元直接见底,气海之中的元婴失去了后继的真元支持,顿时萎靡不振的一动不动,那些黑色符箓就像是腐蚀一般,腐蚀进了元婴的身体。

    “拼了!”

    看着自己辛苦积攒的法宝一件件崩碎,通惠老祖此时连心痛的感觉都没有,他甚至都顾不得药气相冲,也不管灵药的品阶,他身下一个早已布置的灵石法阵激发的同时,他一手大把大把的抓着各种能够快速补充真元的灵丹往口中塞,嚼豆子一般喀嚓喀嚓的嚼着,吞入腹中。

    “这……”

    王离看得都只觉得发噎,他忍不住连吞了数口口水,苦笑道:“也真是够拼的。”

    那赤红色、紫色和碧绿色的三种劫雷此时还在不断坠落,与此同时,金色劫云的中心又出现了一团醒目的深蓝色,这种色泽的劫雷极为罕见,越是罕见,便越是让人觉得分外诡异。

    呼….

    金色劫云之中,突然刮起了飓风。

    围绕着那团深蓝色,金色劫云被飓风吹拂,不断的堆积,竟是在那团深蓝色的周围形成了一个金色的圆环。

    那团深蓝色原本看上去只像是一团光华,但这金色劫云散开之后,所有人却赫然看到,那是一团极为纯净的劫雷。

    那团劫雷是一个椭圆形的雷球,通体纯净透明,就像是一团深蓝色的琉璃,但细看之下,表面却是有一层层晶莹的雷罡在流动。

    这颗雷球似乎已经彻底成形,然而却并未马上坠落,它反而静静的悬浮在空中,就像是一颗冷漠至极的蓝色眼球,在等待着最合适的时机。

    然而一阵阵恐怖的元气波动,却是已经不断扩散开来,甚至让所有的观劫者都有种窒息的感觉。

    “啊!”

    通惠老祖再次发出一声剧烈的嘶吼,只有他才真正知道这团深蓝色的劫雷是何等的可怖。

    这团深蓝色的劫雷还没有开始真正坠落,但他气海之中原本已经岌岌可危,缠绕着可怖黑色符箓的元婴头顶,已经出现了一根深蓝色的长钉。

    这根深蓝色的长钉顶在元婴的天灵上,似乎要彻底将他的元婴钉穿。

    他此时是真正的内外交困。

    元婴已经接近彻底崩溃的边缘,他的肉身也在元气的震荡和药力的撕扯下不断出现严重的创伤,不仅浑身的肌肤出现了一道道裂口,就连体内的骨骼都开始断裂。

    但到了此时,低调隐忍了数百年的通惠老祖反倒是被真正的激起了戾气。

    老子自从结了金丹开始就准备渡这个劫,就是因为自觉天资不高,华阳宗底蕴也不足,所以想尽办法硬拖了两百年!

    老子总算得了阴雷伞这样的法宝,又差不多凑够了应对七重雷劫所需的法宝和法器,但是你一开场就给我来异种雷劫!

    老子看到异种雷劫就觉得自己肯定必死无疑,你又给老子特别简单的筑基期雷劫,给了老子点希望,结果最后一重你又给我这样的异种雷劫!

    你这是玩老子呢!

    有这样玩人的吗!

    轰!

    通惠老祖浑身的裂口之中都涌出了一道异常鲜艳的血气,这一道道血气直冲上天,汇聚成一团异样耀眼的虹光,就像是一团血红的旭日,直砸向那颗深蓝色的雷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