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章 绝非自夸
    和在场一众金丹期修士相比,还在炼气期的一众年轻修士稚嫩得就像是刚刚钻出鸡蛋壳的小鸡,但即便是他们,都已经看出这个天劫的持续的时间好像也太不对了。

    “师尊。”

    华阳五子之中的大师兄齐剪烛忍不住看着身前的青阳真人,轻声道:“这第二重雷劫持续的时间怎么比第一重雷劫的持续时间还要短?”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尤其是在自己的师尊面前,不懂当然就要问。

    但关键在于,青阳真人也根本不知啊。

    “兴许是因为这异种雷劫威力远超一般雷劫,而且老祖应对得当,所以才会如此…”青阳真人一开始回答起来的时候有点迟疑,他却觉得怎么都是只有这一种可能。

    “是了,一定是老祖洞悉天机,应对得当,瓦解了劫雷的根本,所以这劫雷才会只能持续这么短的时间。”

    他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这绝对不是自卖自夸。

    因为这个时候在场的修士里,有一大半心中都和他浮现出同样的念头。

    天道法则是什么?

    是凌驾一切的至高法则。

    天道法则不会变,那能够造成劫雷持续时间变短,就只能是因为这个渡劫者本身。

    过程再想不明白,结果却是摆在眼前。

    现在的结果是,两重异种雷劫过去了,但通惠老祖连毛都没有少一根,消耗的法宝数量也只是正常金丹渡劫修士的数分之一,都甚至还没有消耗多少真元。

    所以通惠老祖根本就不是什么庸才,而是真正的绝顶天才?

    这个时候血红色劫雷已经彻底消失了,金色劫云之中接连响起了低沉的雷鸣声,突然之间喀嚓一声,一道金光破云而下。

    “果然又是异种劫雷。”

    看着那道金光是有许多道胳膊粗细的金色雷光凝成,就像是一柄巨大的金色法剑,通惠老祖都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他也不做多想,手指一弹,覆盖在他头顶的阴雷伞上污浊的雷光暴起,居然是形成了一个黑色的骷髅头,发出了一声凄厉刺耳的嘶鸣,骷髅头大嘴张开,一口就朝着那道金光噬去。

    金光冲入污浊的黑色雷光之中,只是发出嗤嗤嗤的轻响,大团大团的浓烟从骷髅头的七窍之中喷涌出来,带着一种强烈的腥臭气味。

    这污浊雷光凝成的黑色骷髅头也只坚持了数个呼吸的时间就彻底瓦解,但劫雷凝成的金光明显也是细小了许多,威能明显也被消磨了不少。

    通惠老祖顿时大喜,他也不知道这种金色劫雷到底属于何种异种劫雷,但阴雷伞能够有效消弭这金色劫雷的威能,他就有机会撑过这一重雷劫。

    凄厉刺耳的嘶鸣声再次响起,阴雷伞上的污浊雷光再次形成黑色骷髅头朝着那道明显细小了不少的金光噬去。

    这第二个黑色骷髅头和金光在空中纠缠了片刻,两者几乎同时溃散。

    紧接着,金色劫云又响起低沉的雷鸣声,又是一道金光落下。

    通惠老祖依样施为,阴雷伞两次威能勃发,将这道金光消弭在空中。

    等到第三次低沉雷鸣声响起,第三道金光出现时,通惠老祖心中已经是狂喜。

    这金色劫雷凝成的金光似乎极有规律,虽然威力不俗,但似乎一道消失之后,才会出现下一道,如此一来,如果这第三重劫雷持续的时间不过分,那仅凭这阴雷伞,似乎也能够轻松撑得过去。

    接下来这金色劫雷凝成的金光在出现的规律和威能上没有什么变化,持续的时间也只是和第二重雷劫相差无几,等到第九道金光被通惠老祖用阴雷伞的阴雷消弭时,上方的金色劫云底部便从金色悄然变成了红色,整个天空之中的气息一变,很显然第三重雷劫结束,天道法则已经在孕育第四重雷劫了。

    这个时候在场的绝大多数金丹修士看着通惠老祖所在的天劫中心,眼神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

    金丹修士晋升元婴的渡劫因为已经超越了大部分宗门的保护能力范围,所以金丹修士晋升元婴的七重雷劫的陨落几率极高。而在所有渡劫失败的金丹修士之中,只有三成能够撑过前三重雷劫。

    也就是说,十分之七的金丹修士,其实在前三重雷劫就已经耗光了手中的法宝,耗光了自己的真元和可以快速补充真元的灵药。

    哪怕是那三成撑过前三重雷劫的金丹渡劫修士,也很少有通惠老祖这样轻松的。

    如此连续应对得当,以极小的代价便消弭雷劫,这不是天才是什么?“竟然撑到第四重雷劫了?”

    通惠老祖自己有些不可置信。

    就算是现在他被一道劫雷直接劈死,似乎也不至于丢了华阳宗的脸面,不会让人觉得华阳宗实在不堪。

    但虽然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稀里糊涂就已经渡过了三重雷劫的,现在他当然不可能就放弃抵抗。

    “要么继续用阴雷伞硬抗?”

    他抬头看着好像被烧红了一般的金色劫云底部,心中油然生出这样的念头。

    因为反正也都是不明特性的异种劫雷,按照前三重雷劫的经验,似乎正好取出什么法宝就用什么法宝,就反而能够成功渡劫。

    但在下一个呼吸之间,他的想法就马上改变了。

    雷声轰鸣。

    第四重雷劫正式开场。

    密布天空的金色劫云底部好像出现了无数口被烧穿的铁锅,烧穿的通红窟窿之中,不断坠落的火云和雷罡的混合物,真的很像黏稠的铁汁。

    成千上万道这样的火云和雷罡的混合物就像是暴雨泻地一样朝着通惠老祖坠落。

    空气里,瞬间充斥的是金丹修士独有的那种金丹威压。

    无数若隐若现的丹光在虚空之中穿梭着,不断形成玄奥的金色光丝和一些玄奥难言的符纹

    “丹霄劫雷?”

    早已停止对身后一堆仙苗授课的白溪真人深深的锁紧了眉头。

    他觉得通惠老祖这次的天劫也给他好好的上了一课,让他大开眼界,他觉得今后自己思索问题时,都不会再像之前那般狭隘。

    前三重异种雷劫之后,这天劫似乎又突然回归了正途,此时洒落的便是修真界熟悉的丹霄劫雷,这是天道法则感应渡劫修士的金丹法则而坠落的劫雷,但在正常的天劫之中,丹霄劫雷是在第五重的时候出现,而不是在这四重。

    “这天劫简直就有点神经了。”

    王离由衷的说了这一句。

    这一句出口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霍然转头看向身边的师姐。

    他看着女修精致的面容,尤其看着她那似乎有些迷离的眼睛,想要从中得到些有用的解答。

    “嗯。”但女修依旧只是传音过来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