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章 气氛不对
    一般来说,敢在近处观看金丹修士天劫的,至少也是金丹修士中的狠人。

    但面对这种异种天劫,即便是那些狠人也已经拉开了更远的距离。

    尤其为了更好的看清楚周围的情形,除了王离和他的师姐之外,其余的修士都是依靠飞遁法宝飞在空中。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倒真是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两个。

    尤其此时寒潮已经形成浓厚的雾气,他们又没有祭出什么法宝防身,恐怕更没有什么人会注意到他们的存在了。

    噗的一声闷响和嗡的一声闷震,这个时候通惠老祖另外两件法宝也近乎同时承受不住威能的冲击而崩溃。

    随着最后的威能被压榨干净,那件原本就已经残破的紫色肚兜燃烧成了片片雪白的灰烬,通惠老祖手中那枚色泽温润的白玉古钱倒是在一声闷震之后没有损毁,只是不再散发出那种朦胧的白色光华。

    在身外朦胧的白色光罩消失的刹那,通惠老祖一咬牙,左边道袍的衣袖一抖,飞出了上百张赤金色的符箓。

    这些符箓是他在过去百年之中炼制积攒出来的引雷符,虽说是一次性的消耗法器,但制作这种引雷符的灵材十分珍贵,原本在他的计划里是要在第三重雷劫时使用的。

    但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既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场就是这样的异种雷劫,谁知道接下来第二重是什么雷劫,只能是能撑多久就撑多久。

    专门为这种天劫准备的引雷符一出场的气势就绝对不凡,每一道赤金色的符箓瞬间发出“亢昂”一声巨响,化为一条赤金色的龙影朝着密布上方的金色劫云冲去,颇有些逆天唯我的气息。

    一道道细小却蕴含着可怕力量的冰魄天雷被这些赤金色龙影牵引,就像是无数根虚空之中生长出来的鲜嫩根须不断捆缚在那些赤金色的龙影上,随着这些赤金色龙影冲入金色劫云,惊人的寒气在劫云之中扩散开来,下方这些荒山周围的寒意倒是瞬间没有之前那么浓烈了。

    “这引雷符恐怕是动用了真龙血炼制出来的,这通惠老祖果然不凡!”

    白溪真人的面色更为凝重,他哪里知道通惠老祖是已经将原本应对第三重雷劫的宝贝都用了出来,只觉得通惠老祖这出手简直太过阔绰。

    “这又是怎么回事?”

    通惠老祖刚刚给自己赢得一点思索的时间,他在脑海里飞快的将手中的所有法宝过了一遍,将一套觉得此时还算合用的鱼骨法剑祭了出来,但一百零八道淡黄色的鱼骨法剑刚刚悬浮在他身周,还未真正结成剑阵,他突然发觉劫云之中的寒意还在急剧的消散,那种诡异的乳白色劫雷已经明显稀疏了不少。

    除了他之外,最靠近这天劫中心的王离也是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这种异状,他顿时转头看向身边的女修,道:“师姐,这好像不太对啊,这第一重雷劫怎么好像快要过去了,怎么持续的时间这么短?”

    女修传音道:“嗯。”

    “嗯算是什么意思?”王离无语的看着她:“师姐,我感觉都没办法和你正常交流了。”

    女修道:“那也很正常,我现在是蘑菇。”

    王离:“…….”

    “这算什么?”通惠老祖异常纠结的看着天空里的劫云。

    就这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天空里的冰魄天雷都几乎彻底的消失了,但天空之中原本的金色劫云底部却反而变成了一片赤红,好像反而有火光要从劫云底部涌出来。

    一百零八道淡黄色的鱼骨法剑已经开始慢慢变成淡蓝,内蕴的威能已经开始释放,他现在反而有些犹豫。

    他恐怕也是小玉洲有史以来第一个在金丹天劫之中还有时间犹豫的渡劫修士。

    难道第一重就真的过去了?

    现在已经是第二重雷劫就要开始了?

    也不知道这第二重雷劫到底是什么雷劫,那现在自己这些鱼骨法剑到底放不放?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突然响起。

    “这又是什么异种劫雷?”

    在场的观劫修士都是心中剧震,很显然这真的已经是第二重雷劫降临,那种蕴含着惊人寒意的冰魄天雷已经彻底消失了,此时从劫云之中蜂拥而出的,是一条条好像实质一般的血红色劫雷。

    这第二重雷劫似乎比第一重雷劫还要怪异,且不说雷鸣声只响了一声,这些一条条紧实得如同艳丽的红珊瑚一般的劫雷钻出劫云地步之后,竟是不直接下落,而是不断在空中凑堆、拼接。

    “我….!”

    通惠老祖在记载之中都没有见过这种雷劫,他是真正无语了,反正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雷劫,他索性把心一横,手指一点,将围绕身周的鱼骨法剑全部放飞了出去。

    嗤嗤嗤嗤…无数声裂响,这些数尺来长的鱼骨法剑在威能激发的刹那便通体变得湛蓝,周身萦绕着一层极为坚韧的水光。

    这些法剑不断从周围的空间疯狂汲取水汽,瞬间每一柄剑的周围都形成一条不断扩大的旋转白浪,与此同时,这些法剑就如同活物一般,前赴后继的不断刺向那些血红色劫雷最为密集处。

    轰!轰!轰!…….

    这些周身包裹着巨浪的法剑和血红色劫雷在天空碰撞,瞬间就像是有一条条波涛汹涌的大河在天空之中铺开,但那些血红色的劫雷在这种磅礴的巨浪冲击下,居然是在空中巍然不动,而且随着不断堆积,竟是隐隐结成一朵朵莲花的模样。

    “竟然都已经是化形雷劫了?”

    通惠老祖顿时面如死灰,他也不再去猜测这到底是什么雷劫了,一道带着些斑驳色彩的污浊黑光从他的衣袖之中飞了出来,瞬间化为一柄圆盖大伞,撑在了他的头顶。

    这道污浊黑光出现的刹那,王离的眼睛就顿时一亮。

    他的耳廓之中也顿时响起他身旁师姐的传音,“除了那些碎片之外,别的法宝要是到不了手就算了,这柄阴雷伞一定要到手。”

    王离下意识的点头。

    其实不用她提醒,他也清楚这点。

    因为这原本就是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这件法宝的气息如此独特,他也绝对不可能认不出来。

    “阴雷伞,这可是宇字级的灵宝,果然在通惠老祖身上!”

    这柄圆盖大伞在通惠老祖的头顶滴溜溜的旋转,此时污浊的黑光泼洒,还看不清它的具体样貌,但是在场绝大多数人的目光就已经被它牢牢吸引,而且变得越来越火热。

    散发着污浊黑光的圆盖大伞不断的旋转,伞面边缘的黑光也渐渐凝成实质,接着竟是在黑光之中也渐渐透出雷光。

    这并非是错觉。

    只在刹那间,这顶完全遮掩住了通惠老祖身影的圆盖大伞周围发出了无数嗤啦嗤啦的刺耳响声,接着空气里到处都是一种难言的焦臭气息。

    一道道雷光就像是诡异的爪子一样,从这顶大伞的边缘不断往外扩张。

    和寻常的雷光不同,从这顶圆盖大伞之中激发出来的雷光显得有些阴森森的,甚至内里似乎还散发着一种水样的光泽。

    但随着雷光的扩张,一种近乎可以和劫雷抗衡的恐怖威压,却是让在场的金丹修士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天空之中惊涛拍岸的声音也小了下来。

    那些通惠老祖花了许多心血炼制出来的鱼骨法剑也很快支撑不住,它们身上包裹的水样光华没有消失,但却被血红色劫雷的红光渗透,变成了红色,接着这些鱼骨法剑的剑身之中的元气就开始紊乱暴走。

    一道道原本变得湛蓝而晶莹剔透的鱼骨法剑在空中很快变得和漏气的羊皮筏子一样在天空之中乱飞,然后从剑柄的尾部大量的喷出粉末状的红色浓烟。

    在空中飞舞了大约十数个呼吸之后,这些法剑的威能尽失,变成了一个透明的空壳子,然后不断的坠落在下方的荒山之中,跌得粉碎。

    这次在场的观劫修士的数量多得已经也有些诡异,但偏偏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得出这到底是什么劫雷,只觉得这劫雷太过令人心中发毛,竟然能够直接侵蚀法宝胎体。

    但也就在此时,气氛似乎又有些不对了。

    阴雷伞上激发出来的雷光张牙舞爪,那种污黑色的雷光甚至都似乎要侵入到上方的金色劫云中去了。

    这些可怕的血红色劫雷,竟然也已经开始变得稀疏起来。

    “这第二重雷劫就算结束了?”王离看得目瞪口呆。

    “嗯。”他身边的女修这次终于动了动,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