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万族之劫 > 第921章 见面(求订阅)
    (卡文中,头疼)

    看着眼前的星,苏宇笑容灿烂。

    也不着急问大周王的事,一挥手,一张案几出现,笑道:“坐下聊,前辈别客气!”

    星迟疑了一下,还是一声叹息,坐了下来。

    “前辈才18道,是否太弱了?”

    星无言以对,半晌才道:“还算可以吧,开天时代,跨入16道以上的,真数下来,也是有数的!”

    “八部首领,18道,还是弱了点!”

    星沉默一会,许久才道:“四极人王还有强弱之分。”

    何必一直追问我实力弱的事?

    多正常!

    又不是人人到了后期,都能一直进步下去的。

    苏宇笑了:“好在明王不在这!”

    星没回话。

    苏宇笑容收敛,问道:“那18年前,是前辈降临了万界?”

    “是。”

    星也没否认,苏宇问道:“当日你说,你以为时光册是去找人皇的,对吧?”

    “是!”

    “你为何要找人皇?”

    星看了一眼只是在听着,而没有开口的人皇,沉默一会才道:“我要说,是去通知他去救文钰,你信吗?”

    苏宇笑了:“继续!”

    你猜我信不信?

    星有些无奈,再次道:“是有事找他,顺便也有探查他伤势如何的用意,另外就是,想让他和人道圣地合作!”

    到了这一刻,星也不再隐瞒什么:“当时,我和文他们商量好了,若是文钰愿意放弃时光册,我们可以送文钰出来,包括其他人……”

    他说的是文王他们。

    星平静道:“我们当时的目的,就是想让法强大起来,而人道圣地……其实没太多恶意!人道圣地,从一开始就是以人为本!但是你也知道,在天门内,穹、石、空这些人,其实和我们不是一伙的!”

    他诚恳道:“包括首领,其实对人族都没任何恶意!万界,还有我们许多后裔在,是可以合作的……”

    苏宇笑了:“可以合作,当初为何引诱文钰进入?”

    星沉声道:“首领强大,门内威胁不解决,那无法镇压门内,一旦门内乱了套,那三门一开,万界人族更危险!”

    “也就是说,你们都是为了人族好?”

    “不错!”

    星说的大义凛然,苏宇仔细看,一再去看,却是发现不出什么端倪。

    他看人皇,人皇平静道:“别看了,他们这些人,长期和天门接触,早就被洗脑了!这是他们的信仰,你不能说他们错了,只能说,他们被影响的太深!”

    苏宇又想到了当日第一次见到日月,日月也是如此狂热,狂热到不惧死亡,他也告诉苏宇,人道圣地的目标,是以人为本,人族一统!

    苏宇笑了起来,看向星:“有些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们无意针对人族,但是为了天门可以掌控局势,是可以牺牲人族的,或者……包括你们自己?”

    星沉默了。

    这也代表,他默认了。。

    是的,你说的不错!

    苏宇叹息一声:“我原本以为,你会告诉我,因为你良心发现了,觉得天门不是好东西,所以私底下其实是站在万界人族这边的……现在我才明白,不是,是我理解错了!你当年将时光册副本融合进入我体内……是因为你觉得,这也是在壮大人族……是这样吗?”

    是的,他之前在想,星,是否是那种暗地里支持万界人族的存在,所以才会有一些古怪的举动。

    现在苏宇却是懂了!

    总结起来,为你好,为你们好!

    是的,哪怕牺牲了你们全部,换来了天门的复苏,其实也是为你们好,因为天门复苏了,才是人族的希望,人族的未来。

    这有些类似于一些当年人族的万族教派了!

    我们和万族合作,也是为了人族好!

    我们牺牲你们,也是为了人族好!

    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好!

    这也是星的想法,在他的想法中,人的目标,就是人族至上,这符合他们这些八部首领的心思。

    苏宇笑道:“既然如此,那为何当年暗算人皇?”

    “非我们暗算!”

    星很认真地解释道:“星宇之事,是人门的暗算!圣地唯一做的一件事,就是引诱了文钰进来,其实也是为了你们好,为了人族!当时星宇他们有心要打入三门之中,可当时他们根本没这个实力打入!”

    “一旦进攻三门,你知道天门的实力,按照当年的情况,他们敢打入天门,必死无疑!”

    “这些年来,我们对文钰的态度,也是一直都保持友善,你可以问问文钰,我们一直都在说,让出时光册,完整送她出天门……”

    一旁,文钰笑了笑,“是这么说的,不过……我为何要让出来?”

    星倒是很认真,也没觉得不妥:“因为你没有法强大,他成功了,法可以成为穹、空那个层次的强者,配合其他几位,有把握掌握整个天门内的局势!那时候,天门完成了一统,首领复苏之后,完全可以带领人族崛起……”

    苏宇皱眉:“你认真的?”

    “我说的有何不妥?”

    星看着苏宇,目光并不畏惧,而是带着一些沉重:“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完成更大的目标!从结果上来看,首领复苏,法吞噬时光册,这其实是最优的结果!那个时候,刀、武、法、日、月,再加上首领,若是万界愿意追随首领,那星宇你们,全部算上,这样的实力,才有希望成功!带着人族真正强大下去!”

    “为何要牺牲我们的利益才行?”

    苏宇淡淡道:“为何不能让文钰吞了法呢?”

    “文钰若是比法更强,也不是不可以!”

    这是星给出的答案!

    苏宇脸色瞬间难看,倒是人皇,笑了笑,劝道:“苏宇,行了,生气做什么?你要明白,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信仰!就说这个时代,我有追随者,你也有追随者,大家都笃信,唯有我们才能带领人族走向辉煌!若是我们被封印了,我们的人还在外面活跃,那时候,对待新人,对待未来人,也许也是这个态度……牺牲他们的利益,解封我们,强大我们!”

    他一点不意外星这些人的选择。

    所以,此刻对苏宇,也是态度平和,丝毫不动怒,笑容满面:“人,在那个时期,便是你,也是我!你啊,何必多说,若干年后,你我被封印,万天圣告诉后来者,唯有你,才能解救人族,牺牲后世人的利益,你觉得可能性大吗?”

    时代在轮回。

    人皇很理解这种情况,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信仰和领袖,在星那个时代,人,就是大家的信仰!

    而苏宇,这一刻陷入了沉思中。

    自己若是被封印,无数年后,万天圣他们还活着,那他们会做什么选择?

    会和星他们一样吗?

    苏宇不敢说,不敢保证。

    那时候,今日睿智无比的万天圣,也许在别人看来,也是冥顽不灵之辈!

    那时候的万天圣,可能就和现在的星一样,在后来人眼中,就是个白痴!

    凭什么牺牲大家的利益成全你?

    而那时候,万天圣也许不这么想,因为他经历过,感受过,信任过,信仰过,因为在他眼中,唯有苏宇才能救世!

    哪怕后来者再出色,万天圣也许也会觉得,没用,真正唯一能救天下的,唯有苏宇!

    苏宇笑了!

    这一刻,忽然不生气了,他忽然有些理解星了!

    星这些人,是有信仰的!

    无数年后,若是万天圣也有后裔崛起,也许万天圣面对自己的后裔,也会很认真的告诉他们,你们不行的,唯有苏宇才能拯救苍生!

    他的后裔,大概也会很无语!

    那时候,万天圣在别人眼中,就是现在的星了!

    “所以,你将时光册副本融入我体内,只是不愿意浪费了这宝物,希望有个好结果……你是希望人族能出强者,但是又觉得,这个世界,唯有人,才能拯救苍生?”

    星沉声道:“难道不是吗?你不懂,当年若不是周背叛了,那时候,我们很可能战胜了地门,继续蔓延那个时代,首领只是输在了周背叛!”

    和这样一位将人当成信仰的强者谈话,再说人瑞不行,其实没啥用。

    信仰,根深蒂固!

    无数岁月形成的!

    日月也是如此,苏宇第一次见他,他也是这态度。

    武和刀这些人,其实也是如此。

    倒是法,好像脱离了这种信仰。

    苏宇不再嘲讽,听到星这么说,笑了笑:“也许吧!也许你是对的!当年若是周不背叛,也许人不会输,继续蔓延开天时代……可惜,失败了就是失败了,所以,我们不信任他,也没有问题吧?”

    星沉默不语。

    苏宇觉得他不可理喻的同时,他也未必不会觉得,苏宇他们冥顽不灵。

    “所以,当年你出来,是想找人皇谈谈,谈谈合作的事?或者说,可以的话,最好能诓骗一下?”

    星沉默了一阵,点头:“我们希望星宇可以理解我们的目的,最好能达成一致,当年他被攻击,重伤,其实也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结果!”

    苏宇笑了:“只是你这么想罢了,真不愿意,何必把文王他们牵制在门内?算了,你也许说,这是文王他们自己非要进入,反正都有理由便是了!”

    一声感慨,苏宇很快抛下了这些,问道:“那当年时光册为何会飞往星落山?”

    星想了想道:“我一开始以为会去找星宇,结果不是,至于为何会落在星落山,我事后想了想……要不是文钰自己做的,要不就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

    苏宇点头,又道:“你当日看到了一人,无奈之下,选择了将时光册融入了我体内,那人是什么实力?”

    星好像也记起了这事,回想了一下,半晌才道:“十七道的强者,当时对方隐约好像有些封印,具体的看不透,大体上那样吧!比我投影进入要强一些……”

    苏宇皱眉:“真的?17道,你喊人家至强者?”

    “什么?”

    星有些疑惑:“17道虽强,可也不至于是至强者,在我眼中,不到32道,如何算是至强?”

    苏宇顿时凝眉:“你认真的?”

    “……”

    星很无奈:“不懂你的意思,还请直言!”

    你在说什么?

    苏宇一挥手,一副当日的画面出现。

    星的影子浮现,开口:“堂堂七道至强,连敌人都没看到,就逃离了……此人若是在我那个时代,也是个小人……当杀!”

    星顿时皱眉:“这话……好像是我说的,但是我没说七道至强,七道至强……七道算什么至强?我想想……”

    他回忆了一下,开口道:“我说的应该是堂堂十七道强者……应该是如此,我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修者,岂会说出七道至强的话?”

    苏宇眼神闪烁:“还有,你当时还说了一句,‘被他一弄,天门无法镇压了,我得走了’,你和天门是一伙的,还需要你来镇压天门?”

    星回想了一下,叹息一声:“天门是天门,首领是首领!”

    这话一出,苏宇一愣。

    人皇他们也是一愣,这话什么意思?

    天门不就是人吗?

    人就是天门,这有什么差别吗?

    星叹息一声:“不一样的!首领和门,是一体,也不是一体!时代灭亡后,天地失控,自然形成了门户!也就是说,门,其实是首领的天地形成的!但是,门的开启,封闭,不是首领可以控制的!唯有彻底开启,新时代迎来灭世,首领才能再次掌控天地!”

    他看向苏宇他们:“天地形成了门户,其实就代表灭世快来了!当年首领不懂,能封印时代的,也只有门户!唯有天地形成门户的开天者,才能在最后关头,庇护一个时代!”

    “所以哪怕首领,也没办法随意让门户开启!”

    苏宇眼神闪烁,“你的意思是,当门户形成,其实就代表,这个时代,已经迎来了最后的辉煌?”

    “是的!”

    星点点头:“所以哪怕我们,也是无法随意出入天门的!而首领他们沉眠,其实就是一个再次掌控门户的过程,将天地再次纳入自己的掌控!当他完成了掌控,这才代表,我们有希望再次回归!”

    苏宇吐了口气:“有点意思,按照你的说法,天地成门,是时代保存下来的唯一机会?”

    “应该是吧!”

    星其实也不是太了解。

    苏宇笑了:“这么说,我才是这个时代最后的希望了?”

    什么意思?

    众人看向他,苏宇无所谓道:“我天地成了门户,也算是所谓的第四门吧!自然形成的,我可没特意化为门户,是天地自己形成了门户……那这么说,我要是挂了,这个时代连封印的机会都没了?”

    “……”

    一群人看着他,人皇都意外:“你天地形成门户了?”

    苏宇点点头,笑的不以为意:“所以啊,以后要好好对我,不然,我挂了,战败了,封印时代都没机会了!”

    人皇微微扬眉:“难怪之前有些动静,地门说,可能是第四道门户出现了,我就说谁搞出了大动静,是你这家伙……那就没问题了!”

    星也是意外无比,很快沉声道:“你的天地形成第四道门户了……形成门户……其实也代表……你们没机会了!”

    星很沉重:“这代表,灭世之危,无法解除了!如今,只能依靠首领……”

    苏宇翻白眼!

    服了!

    这你也能借机发挥!

    苏宇笑了笑道:“你啊,别看年纪大,但是你真不懂!门户是什么?你要是说封印……那就当封印,可封印之能封印自己的时代吗?”

    苏宇笑道:“封印三门,封印一切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物,封印那些捣乱的家伙……其实,门户这东西,也许和封印无关!”

    苏宇笑呵呵道:“我在想,这玩意修炼了出来,是不是代表,可以召唤时光之主?”

    苏宇呵呵笑着,“你们说,时光之主会不会从门内走出?”

    笑了一声,他见其他人看着自己,耸肩道:“看什么?也许时光之主很特殊,必须要几道门户聚集,才能召唤他降临呢?”

    人皇叹息:“别这么说,你这么说,成了真,打到最后,忽然这家伙跑出来了,那才麻烦!咱们还是先当他死了,不存在,免得自找麻烦!”

    时光之主多强?

    谁知道呢!

    一个时光长河,就足以震慑无数人了,哪怕死灵之主到了今日,其实也没法开辟出如此强大的长河,也许差距还远。

    所以,这样的存在,现在连当成假想敌都没必要!

    苏宇起身:“行了,地门的事,我大体上知道了!星的事,我大体上也明白了!我去一趟长河上游!”

    人皇看了他一眼,苏宇笑道:“人皇要一起去?”

    人皇思考一番,“算了,你去吧!但是……我还是笃信他,他没问题!”

    “希望吧!”

    苏宇踏空而起:“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星是人皇的祖宗……我就不掺和了!那些散修,该杀的杀,该活的活,该融的融,我没意见!”

    说完,他一脚踏入时光长河。

    人皇见他说走就走,忍不住道:“带上太山,镇武王还在那边呢……”

    苏宇一愣,忽然止步,低头朝下方看去,半晌才道:“要不……回头我让镇武王自己回来吧!武皇还在那边呢,我怕他绝望自爆,不太合适!”

    “……”

    下方,武王有些无语,关我啥事,你看我干吗?

    他懒得多说,闷闷道:“想报仇,随便他!一拳打死的货色,我不放在眼里!”

    苏宇笑了笑,也不再说什么,踏空就走。

    ……

    此刻的苏宇,实力太强。

    游走在时光长河中,也不再有什么压力。

    而且,一年下来,当年被人皇封锁的那块长河大陆,一直在往下流动,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回归了。

    现在,那边也没有之前的时间流速了。

    之前,那边一日,这边一月。

    现在,按照人皇之前的说法,上游一日,万界也就四五天了,等待所有门户内、长河内时间流速一致,便是万界大融合的时代了!

    苏宇速度很快!

    没多久,苏宇就看到了前方的一块大陆!

    之前,武皇、镇武王、明王妃、大周王、岳王几位强者在这坐镇,如今,蓝天也在这边,实力倒是不弱!

    万族,没看到影子。

    大概都在天门附近。

    苏宇召唤天地的时候,其实隐约感应到过他们的气息,也没在意,而今的万族,一等也就几位,神、龙、凤、冥这几位罢了。

    他们的老祖宗,都被自己干掉了,自己还怕他们?

    想到这,苏宇眼神微动。

    神皇还活着!

    神祖还活着!

    神族在万界的神皇寂无也还活着!

    倒是仙族,仙皇死了,仙祖死了。

    魔皇死了,魔祖死了。

    “神族……”

    苏宇呢喃一声,神族倒是能活,运气很好,每次都是仙魔倒霉,仙族目标太大,魔族太莽,三大族中,神族不莽撞,也不激进,倒是有些中庸。

    不是苏宇故意放过他们,针对其他人,而是神族每次都没给苏宇机会。

    “运气真够好的……”

    苏宇呢喃一声,运气这么好,有时候就不单单是运气的问题了,神族……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神族是神祖开辟的,神祖运气也好,不会也和人门有关系吧?”

    人门在天门中的使者,仙祖、咒都被杀了,但是,据说人门大圣不止一位,现在也只是两位大圣浮现了踪影,一个鸿天,一个稷天,那神族,会不会隐藏的更深一点?

    也是大圣级在背后支持?

    目前还不是太清楚!

    苏宇压下心思,不再去想,注意一些就行,反正都是敌人,倒也没必要想太多,能杀就杀!

    ……

    此刻,那块顺流而下的大陆上。

    几人忽然睁眼。

    武皇忽然哈哈笑道:“苏宇来了!”

    这家伙,一如既往,他从不喊苏宇陛下,因为当初在他眼中,苏宇就是小虫子,哪怕今日投靠了苏宇,他也要维持自己最后的尊严!

    人群中,大周王看向后方,没有吭声。

    镇武王有些小激动,她不知道,太山有没有归来,因为据说,苏宇正在天门中激战各方强者。

    现在回归,太山回归了吗?

    就在他们思考的瞬间,苏宇身影浮现。

    一瞬间,几人脸色微变,很强!

    超级强!

    苏宇,比当初好像强大了许多!

    苏宇一来,笑道:“镇武王,你可以回去了,和武王聚聚吧!武王回来了!”

    镇武王有些欣喜,很快化为冷意:“他回来了?”

    苏宇懒得看她变脸,装啥呢!

    心里乐开花了!

    苏宇也不介意给武王找点麻烦,随意道:“回来了,在天门内娶了几百个道侣,儿孙都一大堆了,小日子很是逍遥,我让他来,他不来,非说陪新道侣……”

    “真的?”

    镇武王脸都紫了!

    可恶!

    真的吗?

    “真的,你先回去吧,免得他跑了!”

    镇武王咬牙切齿!

    怒不可遏!

    “那……我先回去,若是需要,我再来!”

    说罢,就要迅速离开。

    苏宇喊了一下:“稍等,明王妃也回去吧,这次带回了不少门内强者,明王被武王拉着,也要娶小的!”

    明王妃一愣:“他敢吗?”

    苏宇笑道:“文王和武王都回来了,他胆子大了!”

    明王妃脸色一冷,大胆!

    “那……我也回去?”

    “嗯!”

    苏宇点点头:“岳王也回去,你续接文王天地大道,文王那边,现在回来了,你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处可以捞一些!”

    “蓝天,你护送他们回去!”

    说着,苏宇看向武皇:“你回我天地,那边肉身道有了条门内大道不弱,你去试试合一……”

    武皇却是极其凝重:“太山回来了?”

    “对!”

    “他什么实力了?”

    武皇有些跃跃欲试,又有些忐忑不安,他什么实力了?

    “先别招惹他!”

    苏宇敷衍道:“现在那家伙很强!”

    有多强?

    反正打武皇太轻松!

    武皇咬牙切齿:“他强,本皇也不怕他!”

    报仇!

    苏宇笑了笑:“随你,你要是斗不过,你回我天地!”

    “斗不过?”

    武皇觉得自己被小觑了,咬牙:“那就试试!”

    “试试吧,先回去吧!”

    岳王插话道:“那万族这边……”

    “我在这呢!”

    苏宇笑了笑:“敢来,一巴掌拍死一个!放心吧!门内都被我杀了个天翻地覆,何况他们?”

    “去吧!”

    苏宇摆了摆手,蓝天身影浮现,看了一眼大周王,再看看苏宇,再想到苏宇让他们都回去,蓝天也不说什么,轻笑道:“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几人此刻也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大周王……苏宇没让回去!

    明王妃见状,开口道:“那我们先回去了,宇皇陛下费心,对了,周天这些时日,费心不少,要不也回去休息一阵?”

    大周王看了看她,轻声道:“多谢王妃美意,我和陛下汇报一下情况再走!”

    明王妃没再说什么,很快沿着长河离去。

    其他几人,也都没再说话,纷纷跟着离去。

    ……

    苏宇等他们走了,自顾自地找了个地方,盘坐下来,面前浮现一张茶几。

    大周王默默坐下。

    脚下,长河之水还在流淌,大周王看着苏宇泡茶,眼神变幻,陷入了沉思中。

    苏宇泡完了茶,给他倒了一杯,问道:“故意的?”

    “什么?”

    苏宇笑了:“故意篡改了一下我的过去记忆?星说,他没喊什么七道至强,你自己弄的?当日带你去,是你故意扭转了一些时空,让我起疑?”

    大周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笑了笑:“陛下想多了,只是手段不够高明,无法扭转过去全部记忆罢了。”

    苏宇笑了:“怎么会!当日我也不算太强大。”

    说着,苏宇想了想道:“介意多说说吗?”

    他看向大周王:“有些事,你不说清楚,我做不到和人皇一样,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人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这人,却是不愿意难得糊涂!所以,我活的累一些,却是喜欢追根究底!”

    大周王自嘲一笑:“其实没什么可说的!我本不是什么好人,只是……哎!”

    叹息一声,略显无奈:“被同化了罢了!”

    苏宇若有所思:“跟随人皇多年,被他同化了?”

    “也许吧!”

    大周王叹息一声:“责任大道……其实真的很可怕!事情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复杂!有些人离开了万界,希望对万界多一些了解,多一些掌握罢了!而我,便是留下来的眼线。”

    大周王喝着茶:“我唯一的目的,就是坐看风云起落,观察一切,留心一切,也没什么其他任务!结果,时间久了,便生出了一些别的心思……这万界,这皇庭,其实还是很美好的!”

    大周王笑了笑:“就这么简单!”

    苏宇笑了:“那当年天门内是如何知道人皇要出击的,你给的情报?可你当年不在这边……”

    “不是我!”

    大周王摇摇头:“那个跟我无关,我也和人门无关,只是和那位有些关联罢了……”

    “周?”

    “嗯。”

    大周王点点头。

    苏宇思考了一下:“那你到底什么实力,哪怕我,到现在也看不透?”

    “看不透?”

    大周王失笑:“你高估我了,你看不透,只是因为……我本就没什么伪装!”

    苏宇一怔。

    大周王轻声道:“你看到我什么实力,就是什么实力!你不会真觉得,我可以在人皇陛下面前伪装吧?星当时出现,我只是用欺天之道,稍微欺瞒了一下罢了!”

    苏宇皱眉:“文钰说,她在时光册上弄了追踪人皇的规则之力……”

    “没错!”

    大周王点头:“陛下大概忘了,人皇陛下的肉身……在万界!”

    大周王笑道:“其实没那么复杂,人皇陛下的肉身,气息更浓郁一些!当日时光册其实是直奔肉身而来,而担心被人发现,这才在星发现之前,强行扭转了方向,将其击落在了星落山区域!”

    苏宇挑眉:“就这么简单?”

    大周王点头:“就这么简单!”

    “你是周的什么人?”

    苏宇看向大周王,大周王笑道:“他的后裔!”

    “那你和百战、虞,其实都是一伙的?”

    “那倒不是!”

    大周王摇头:“他们是他们,我是我!虞其实只是人门的棋子罢了,后来,周其实已经摆脱了人门的控制!进入地门,其实就是为了避开人门的控制!隔着人门和地门,对方想控制他,难度更大!”

    苏宇看着他:“那你在人皇走后,真的被封印了?”

    “真的!”

    大周王失笑:“你也太小看人皇了,我除非比人皇陛下巅峰期还强大,否则,我岂能瞒过他?很多东西,都是真的,只是……你未必会信罢了!人皇走后一些年,我徘徊过,迷茫过,后来,却是发现,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苏宇微微凝眉:“那人祖周,到底是好是坏?”

    “对天门时代而言,他是坏人!对这个时代而言……他不算坏人,好坏,角度不同,看法不同!”

    大周王轻声道:“对他而言,这个时代,其实算是他开创的时代……从太古时代开始,人族崛起,其实也是他一开始出力,后来为了避开人门的控制,选择了离开万界,进入了地门避难!天门他去不了,人门不能去,唯有地门,才是他摆脱控制的唯一地方!”

    苏宇微微点头:“你是他留下来观察万界的?”

    “算是吧!”

    大周王点点头,“其实,这期间,有过很多次的变化,心路上的一些转变,都没必要细说了!到了人皇那个时代,我一开始,也只是想着就近观察一下而已……结果,自己入瓮了!真正意义上诞生了一些想要拯救这个时代的责任感……其实还是人皇陛下肉身归来后,我早些年其实一直在人山坐镇……肉身就在人山,受到的影响越来越大,最终……便有了今日!”

    苏宇微微皱眉:“也就是说,你算是弃暗投明了?可为何……故意引导我呢?”

    “你是说过去的记忆?”

    “对!”

    苏宇看着他:“七道至强……你应该知道,我一旦接触天门,很快就会发现问题的!”

    大周王笑了笑:“迟早会发现的,有时候自己也会很纠结,要不要说,说了,会是什么结果,既然下定不了决心,那就让你来问我好了。”

    苏宇皱眉:“还有个问题,你当年恫吓星,星将时光册副本融入我体内……是巧合,还是你算计的?我那时候,只是孩童,你也未必知道时光册真假,就这么看着,后来也不管不问?”

    “还真不是我算计的!”

    大周王笑了:“有些事,冥冥中注定罢了!至于后来不管不问,其实真没有,我管了!柳文彦和你的接触,你不会真以为是巧合吧?那是必然!只是,柳文彦选择了不管不问罢了!”

    苏宇一怔。

    大周王笑道:“柳文彦是那个时代的天才,我寄予厚望,你和他接触,他必然会发现你的一些异常,柳文彦当年若是选择了杀你……也许就是不一样的结果了!”

    “我没能力去完成什么宏图大业……当年的柳文彦,我其实还是希望能补偿一二的……所以你和他接触,我就在想,他什么时候杀你?结果……你那个老师,我不好去评判他,但是,他算是君子了!真正的君子……可惜,君子在这个时代,不吃香了!”

    他自嘲一笑:“他一早就发现了你的异常,不是吗?可他从未想过谋害你,是好事,也是坏事,他错过了很大的机缘!你能接收融合时光册,他应该也行!他连强大的神文都能接收,时光册……他也行!”

    大周王说着又道:“后来,他一直没动手,我便知道,有些事,是注定的!”

    苏宇脑海中浮现出柳文彦的模样,久久无言。

    原来,我和柳老师的接触,也有大周王的一些盘算,他看向大周王:“若是柳老师当年杀了我呢?”

    “那就杀了!”

    大周王平静道:“真杀了你,也许这个时代,就不太一样了!具体如何,我不知道。”

    苏宇吐气:“我得感谢柳老师不杀之恩?”

    “这个看你自己的想法。”

    大周王笑道:“他不杀你,在我看来……其实也是一种愚蠢,在那个时候,抓住一切机会崛起,也许才是霸主该做的事,他天生不是霸主的命!”

    苏宇冷笑一声:“你就没安好心!”

    “不能这么说,亲疏有别,他……毕竟和我关系不一样,我是期待他杀了你,夺了你机缘的!”

    他再看苏宇:“再说了,他不是没做吗?”

    苏宇闻言,也是一声叹息,忽然有些遗憾:“老师……太过仁善,不是那块料,有君子之风,但是这个时代,不适合他,大家都在算计他,尤其是你!”

    大周王默默无言。

    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苏宇哼了一声:“人祖周那边,和你还有联系吗?”

    大周王摇头:“进入地门后,就断了联系了!”

    苏宇沉默了一阵,半晌才道:“算了,有些事,我其实不太想追究!我说过,有些事,其实是你和我老师的事,等有时间了,我会去见我老师一面!”

    大周王沉默不语。

    而苏宇,也陷入了沉思中。

    他也在想,当年柳文彦若是杀了自己,夺取了时光册,那今日的柳文彦会是什么样的?

    有时候,他觉得老师太过心慈手软,真不是当强者的料!

    老师那边,也许自己得抽空去见一面了。

    不知道他们过的如何了?

    好些时日,没看过他们了。

    至于大周王,苏宇不太愿意深究下去,他有些话,应该是真心的,那就是真的受到了人皇的影响,人皇的大道,是真的可怕。

    穹被影响没多久,就那样了!

    何况一直跟着他的大周王。

    人皇也许早就知道一些,但是也不愿意去管罢了,他不怕自己身边出现叛徒,因为叛徒……迟早会被他感化。

    倒是狱,跟着人皇那么多年,最终还是走上了自己的路。

    这算是理念上的分歧,而不是背叛吗?

    苏宇一时间陷入了沉思中。

    PS:对大周王的安排,其实想了很多,最后还是选择了最平淡的这种,因为要是写其他可能,那就推翻了人皇和文王他们很牛的设定了,隐藏那么多年,人皇他们都没发现什么,也太傻了,想来想去,平淡过度吧,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