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万族之劫 > 第899章 混入(求订阅)
    一番布置,其实也没花费自己多少工夫。

    可收获却是巨大的!

    日月是真的信以为真了,到了这地步,纵然隐瞒,隐瞒的也只是有关一些门的消息,他对门还是抱有希望的,觉得还能再次复苏。

    可法,一个死人了,倒是没必要在意了。

    搁在以前,日月不信禁地之主会死,那是不死不灭的存在,无数年来,也就死灵之主干死了一个,可当现在,死灵之主都能死,法被反杀,那也理所应当了。

    ……

    伪装混入,还是很难的。

    想瞒过一位禁地之主,难度不小。

    而此刻的苏宇,并未再次封印日月,此刻的他,正在和日月朝夕相处。

    是的,如同当年和崔浪一起潮汐相处一样。

    苏宇在模仿日月的一举一动,模仿他的一切,模仿他的气息,模仿他的功法,模仿他的举动。

    法,可能是见过日月的。。

    不,是一定见过的。

    一个陌生人,法未必会信任他。

    而日月,其实这两天有些古怪,因为苏宇一直跟着他,形影不离,他做什么,苏宇都要跟着他,这让日月很苦恼。

    他不知道苏宇想干什么。

    难道是……想问自己关于门的事?

    可苏宇没提,他也只能装傻,不去说什么。

    而苏宇,这几日,主要熟悉肉身、敛息、禁锢三道,这三道,也是日月修炼的三道。

    不过,此刻苏宇还面临一个难题。

    大道之力连接时光长河!

    非开天者,大道是连接时光长河的,除非纳道入体。

    而苏宇,开了天,他的大道其实没连接时光长河了。

    当然,不开天门一般看不出来,可是,对方也许有别的手段呢?

    日月擅长敛息法,可敛息法,那也是有大道的,对于超等而言,未必看不出来,这才是苏宇伪装最大的破绽。

    此刻的苏宇,思考的是,开了天之后,还能不能连接长河了?

    在门外,其实还是可以的。

    苏宇就试过!

    比如当初,他就在肉身道中埋过书页,伪装掌握肉身道……就是没怎么用罢了,他太优秀,到哪都能散发出优秀的气息,没办法的事。

    “解决了大道连接的事,我就可以动身去永生山了。”

    此刻,距离禁地之会只有17天了!

    和日月,苏宇浪费了足足五天时间!

    三天给他突破,两天来熟悉日月,苏宇觉得,日月哪怕死都应该骄傲,因为超等的苏宇,和他一起浪费了五天时间。

    第五天结束,苏宇看向日月,笑了笑:“这两日和你接触下来,我发现你还有潜力更进一步,但是你心思太多,一心想出去……不行,你得闭关修炼,争取突破到26道再出来!”

    “不突破,你不许出来!”

    话落,四周禁锢浮现,日月一脸无语,忍不住看向苏宇,苦笑道:“劫主,我才刚入25道……”

    这不开玩笑吗?

    苏宇淡淡道:“我是为你好,好好闭关修炼,百年过去了,外面早已是强者如云,你没有实力,你想什么都是空的,好了,在这闭关突破吧!”

    日月无奈至极!

    可闭关,好像也是好事,苏宇也是关心自己,他只好开口道:“多谢劫主赏识,日月感激不尽!”

    “客气了!”

    苏宇淡笑道:“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当然希望你变强!还有,希望你的一些东西,对我有用,可以联系到时光师,她实力不弱,我这次也要出去一趟,找找时光师,谈谈合作的事!”

    日月点点头,“希望能帮到劫主!”

    他这几日,也和苏宇说了许多,至于能不能有用,谁知道呢,都过去百年了,希望有用吧。

    “可能有用!”

    苏宇点点头,迈步走出:“你安心修炼好了,无需担心!”

    “劫主一路顺风!”

    目送苏宇离去,日月有些唏嘘,其实苏宇还是个挺好的人的。

    当年被他擒拿封印,各为其主罢了。

    而今,天地变幻,局势变化,再想想,其实苏宇人还是不错的,又是帮自己突破,又是叮嘱自己修炼,担心自己乱想,还特意禁锢了自己,不给自己出去乱跑,在这安心修炼。

    手下急需人手,也没让自己出去办事,还是很能为下属考虑的。

    日月心中想着,摇摇头,可惜了,现在不是百年前。

    我说的那些东西,都成了往事了,没太大作用的。

    “昨日如梦幻……一去不复返!”

    日月一声感慨,盘坐而下,开始修炼,26道,希望可以突破吧,不知道要多少时间。

    ……

    天地外。

    死灵之主默默看着苏宇,再看看日月,半晌才道:“我以为你会封印他!”

    苏宇龇牙:“那不会,我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再说了,若是中途有些不明白的事,我说不定会回来联系一下他,要是封印了他,岂不是被他知道了?”

    “……”

    好家伙,你还为之后打算呢!

    死灵之主也是无语了,看着他,认真道:“你考虑清楚了,你这贸然混进去,一旦被困在了那边,我是不会去救你的!”

    “不需要!”

    苏宇笑道:“也就十多天而已。”

    好吧!

    死灵之主不再说什么。

    不过苏宇考虑了一下还是道:“不过我若是想提前拿下法,可能会有些大动静……其实按照我的想法,哪怕我拿下了法,也要继续召开禁地之会,将那些家伙诓骗来……所以能瞒住,那是最好的!”

    死灵之主都无语了!

    艹!

    你真敢想!

    苏宇这是上瘾了吗?

    冒充日月还不够,这是想拿下法之后,冒充法,继续开启禁地之会,我他么只能说好家伙了!

    好家伙,这是还想成为禁地内的领袖?

    领导那些禁地之主?

    这要是成了,天门就成了大笑话了!

    “对付一位禁地之主,动静极大,你之前对付过落魂谷主,你知道的……”

    苏宇点头:“可若是时光师能顺利压制,甚至侵吞对方的天地,那动静未必会大!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纳道入体,只要大道不爆裂,平日里也没什么大动静,死了都没有……”

    死灵之主沉吟一会,开口道:“那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

    苏宇笑了:“永生山有大战,是正常的,文王一直都在攻打永生山,所以动静大一点关系其实也不大……我主要是担心有禁地之主提前抵达,提前挪移到了永生山附近……而前辈需要做的,就是不给大家提前挪移到那边!”

    死灵之主思索了一下,点点头:“这个不难,我只要往那边跑几次,他们就不敢贸然分开!”

    “那劳烦前辈了!”

    苏宇客气了一下,死灵之主看着他,许久才道:“不客气,看到你……我觉得,万界可能比想象的还要强大,没那么容易被覆灭!”

    他轻轻吸了口气,“我向来自认天下第二,不单单是实力,还有天赋、才情、计谋……”

    算了吧!

    苏宇没说啥,你会啥计谋?

    当然,他实力强大,也不太需要就是了!

    苏宇等他夸赞了自己几句,笑了笑,“前辈这次帮我完成了任务,那我回来,我会告诉前辈一个秘密……”

    “秘密?”

    死灵之主看了他一眼,半晌才道:“策反了我那股遗留的意志力?”

    “……”

    苏宇愣了一下。

    死灵之主面不改色:“作为一位掌握双天地的强者,你还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问你,你天地中的灵,有了二心,你知道吗?”

    苏宇挑眉,笑了笑,没说话。

    死灵之主却是不太在意这个,无所谓道:“他就是我,我就是他,其实我知道,但是没管,任由他去感悟亡灵之道,对我而言,也是一种补充!你会担心你天地中的强者,去感悟其他的大道吗?”

    不会!

    苏宇巴不得!

    此刻,隐约倒是明白了死灵之主的意思,不由笑道:“前辈还是霸道,霸气!”

    死灵之主一脸傲然!

    开天末期成为了开天者,很快超越了无数人,开辟了死灵界域,他有资格霸气和傲气!

    苏宇笑了笑,低声道:“不像我,23岁了,还是个32道,才开了两重天地,不如前辈远矣!”

    “……”

    死灵之主眉毛抖动,狠狠地看了苏宇一眼,眼神极其不善!

    就这一句话,一切的霸道和傲气瞬间消散了。

    23岁,32道……

    死灵之主皮笑肉不笑,“年岁小,那也只能当孙子了,小小年纪,当爷爷是当不了了!”

    苏宇龇牙笑了笑,“可以打的人喊爷爷!”

    死灵之主懒得搭理他,瞬间消失在原地,不太乐意和苏宇说话,此人很烦,他现在不喜欢和这人待在一起聊天,太烦人了!

    苏宇嘿嘿直笑。

    下一刻,三条大道之力从身上浮现,隐约朝长河贯穿而去,苏宇三大窍穴闪烁,不需要彻底和时光长河相连,只要看起来在时光长河内就行。

    ……

    片刻后,苏宇离去。

    他一走,死灵之主浮现。

    又过了一会,冥土出现,看向死灵之主,低声道:“主上!”

    死灵之主沉思一会,开口道:“你不用回来,让其他三人回来!苏宇天地大道,死灵大道就一条,其他几人在他天地都废了,你留在那就行……剩下的死灵道都回来!”

    冥土沉默一会:“需要问问劫主吗?”

    “……”

    死灵之主侧头看着他,冥土尴尬无比:“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这贸然离开了,会不会导致天地出现变故!”

    死灵之主无语,很快笑了笑,“觉得他如何?”

    “主上,他是您孙子吗?”

    “你说呢?”

    “不是!”

    冥土摇头:“倒是希望是,但是感觉不是,主上对待他的态度也不像……主上很多年没这么笑过了,倒是有些感觉遇到了同道道友的感觉……”

    死灵之主再次笑了,回想了一下自己的过去,轻笑道:“和我年轻一样,有冲劲,天不怕地不怕,那时候我也觉得,我迟早可以超越时光之主,可事实证明……越老,越惧!无知者无惧!但是,他知道,他也不惧……是个人物!”

    是个人物!

    这是他对苏宇的评价。

    冥土好奇:“那文王和他,主上觉得如何?”

    “文王?”

    死灵之主考虑了一下,笑道:“文王其实也是个人物,可惜……命不是太好!他早早就进入了这盘棋局,进入天门后,其实就被限制了!不止如此,盯着他的人太多,导致他根本放不开手,加上妹妹被人擒拿……各种负担,各种枷锁,文王打不破这样的枷锁,很是遗憾!”

    他摇头,替文王惋惜,接着又道:“而且文王和他比,其实还少了一样东西。”

    “什么?”

    “绝望!”

    “嗯?”

    冥土一脸疑惑,死灵之主轻声道:“文王没他那么绝望……他那种绝望,发自骨子里,已经绝望到了极致,一样东西到了极致,其实反而就变了,苏宇这人,没有不敢干的,任何事,他都敢做!”

    冥土若有所思,没再询问。

    而就在这一刻,一道人影从远处破空而来。

    死灵之主微微扬眉,瞬间,武王落地,看向死灵之主,沉声道:“前辈,晚辈有一事相求!”

    “说!”

    “我想打破天地桎梏!”

    死灵之主微微皱眉:“苏宇没告诉你,打破桎梏,要不他更强,要不就是遇到特殊情况,才有希望打破桎梏,现在他恐怕难以短时间提升了……”

    武王点头,沉声道:“我知道!但是……我还是想打破桎梏!”

    “你想怎么做?”

    死灵之主看着他,武王沉声道:“我知前辈想要寂灭重生,生死轮回!我无他想,前辈若是生死轮回期间,可否带我一起,进入寂灭之中?此事,我无法做到……但是,我希望可以在那一日,前辈带我一起,我会吞道寂灭,再次复生,复生之后,能否打破禁锢?”

    这个,死灵之主还真不知道。

    但是他思考了一下,缓缓道:“你的意思是,将你大道重生……脱离天地限制?”

    “是!”

    “倒是个有趣的想法……你怎么想到的?”

    吞道寂灭,然后重生,大道新生……那是否能摆脱天地限制呢?

    这个,死灵之主真的不知道!

    但是,是有这个可能的,可是,死灵之主很快摇头:“希望太小,我自己都没把握,苏宇其实也没把握,每一次寂灭,都可能会彻底寂灭,难以复苏!何况,你不是生死道的掌握者,你是完全寄希望我能带你寂灭,你去重生……这难度更大……”

    “我知!”

    武王点头,“但是,前辈也知,我迟迟不出,还是会被发现异常的!哪怕苏宇完成了什么计划,迟迟看不到我,大家会去想,武王去了哪?那时候,可能就暴露了!所以,我希望在这之前,我可以具备强大的实力,再次回归到那边!”

    死灵之主扬眉:“那也还早……”

    武王却是低着头:“我知道,可若是……若是前辈愿意帮我一把,拿我当一个试验品……先让我寂灭如何?找一个30道左右的强者击杀,剥夺生命之力,以死亡之力寂灭我,以生命之力复苏我……也许我可以提前回去!”

    死灵之主这次忍不住吸气了,疯了吧!

    你跟我一起寂灭,你还有一点点希望。

    你让我提前帮你寂灭……说实话,死灵之主倒是知道怎么做,但是,他眼睛会,步骤也会,可真弄起来……可能不是寂灭,而是直接死亡!

    他皱眉道:“何必呢!”

    武王沉默一会,开口道:“因为……我是武王!战斗之王!”

    因为,我看到了苏宇的绝望。

    外面的时代,已经疯狂了,已经绝望了。

    而我,是那个时代的战争之王!

    我在这继续等下去吗?

    等待苏宇强大起来,帮我恢复实力?

    我不知道需要多久,我知道,也许很快,可真到了那时候,还需要我强大起来吗?

    “昔年,一统诸天,老大和老二都很强,老三天赋也比我强……而我,从未掉队过!”

    武王低沉道:“因为,我敢战,我能战,他们修炼一日,我便修炼十日,杀戮十日,战争十日……我想,努力终究还是有回报的!老大老二甩下了无数人,却是始终没能甩下我!”

    死灵之主看着他,微微皱眉:“你确定?”

    “确定!”

    武王沉声道:“太山并非孩童,吾乃战争之王!此生杀戮无数,征战无数,军中一诺,便是军令,岂会轻易开玩笑?”

    死灵之主陷入了沉思中,“你要知道,我从未试过,倒是看过一次,也听过一次,可是寂灭这东西,稍有不慎就是陨落!”

    武王沉声道:“战争没有必胜!只要是战争,就有胜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死灵之主了然,点头,想了想道:“你有此决心……那若是能在17日内,寂灭回归,也许的确是好事!”

    17日内回归,恢复,甚至突破……那都是好事!

    30道之力……

    此刻,武王只有28道之力,30道之力的强者,倒是够了,足够他复苏了!

    可是,30道之力的强者,也不好杀,不好找啊。

    这么说来,还得自己帮他杀一个30道强者才行!

    30道强者,要不自己开了禁地,要不就是强大的禁地中的顶级存在!

    死灵之主看向冥土:“最近有独自行动的30道修者吗?”

    冥土迅速思索一下,开口道:“有……但是……主上,不好惹!”

    “谁?”

    “空的属下!”

    冥土低沉道:“空那边,他本人还没出现,空域也没出现,但是他麾下第一强者,光明圣虎出现了,最近在禁断峡谷附近有些动作……”

    “光明圣虎!”

    死灵之主想了想,笑了:“这个好,生命力强大,还有净化之能!”

    “主上!”

    冥土带着一些担忧:“空……主上,还是不要招惹……”

    本就是四面皆敌!

    现在得罪了门内三大至强之一的空,这不是好事。

    死灵之主却是笑了,冷笑,“我会怕他?什么三大至强,我若是双天合一,三人联手来,本座也不惧!”

    说着,沉声道:“就他了!给我盯着他,看他什么时候远离禁地……这样的存在,觉得无人敢招惹空,不会太谨!”

    说罢,看向武王,幽幽笑道:“等我斩了他,就让你寂灭试试!不过做好了准备……彻底寂灭的准备!”

    “多谢前辈!”

    武王不再说什么,躬身致谢,瞬间消失在原地。

    死灵之主看着他离去,微微扬眉。

    好家伙,一个个都要发狂了?

    这死水一滩的天门内,自从来了个苏宇,大家都不甘寂寞了。

    也好!

    我多年没活动一下了,上次打的不过瘾……这次若是空真的来了,本座也不惧之!

    “主上!”

    冥土一脸担忧,死灵之主却是冷笑:“做什么?哭丧?你懂什么!我越是如此嚣张,如此猖狂,越是能让大家忌惮,因为我连空都招惹了,大家反而看不透,我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敢都得罪?是不是真的可以复生!”

    死灵之主喃喃道:“很快,大家都会知晓,唯有战斗到升华,升华到了极致,在极致中陨落,才有希望复生……这样的话,大家反而不敢和我厮杀到底,因为他们发现,只有让我战斗到了极致升华陨落,我才会复生……那最多,大家只会重伤我!”

    冥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没再说话,也无法劝说。

    但是,他知道,寂静多年的主上,这一次好像受到了一些刺激,不再沉默!

    “找到了人,确定了位置,告诉我!”

    “诺!”

    冥土应声,死灵之主也很快消失。

    偌大的死灵地狱,再次恢复了安静,一如既往,可隐约间,却是多了一些活力。

    ……

    同一时间。

    化身日月的苏宇,行为举止,一举一动,都像极了日月。

    三条大道,此刻极其微弱,几乎看不出来,这也符合日月的低调,正常人看来,苏宇只有十多道之力。

    强者看来,一眼也难看出什么。

    至强者可以看出,眼前这人,24道之力。

    永生山!

    苏宇对这地方,可是极其期待的,期待看到法,期待看到时光师,时光师啊……改变了自己人生的一个人,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唯一一次听到她的声音,是她在哭泣。

    哭泣,她哥快死了……屁,文王活的好好的!

    大骗子!

    时光册按照此地时间,大概是在五年前左右传递出去的,其实没多久。

    五年前,文王要死了吗?

    才怪!

    带着各种念头,苏宇小心翼翼,避开了一些人,避开了一些散修,继续朝永生山靠近。

    一直到了距离永生山极其近的地方,苏宇此刻很担心……担心文王这家伙来打我!

    那我……没处说理去啊!

    可别遇到文王,遇到了,我这暴露身份吧,法也许会感应到,我这不暴露吧,被文王偷袭打死了,我他么真要哭。

    文王,此刻是苏宇面临难关的第一步!

    苏宇心中祈祷着,别遇到文王……别遇到!

    可他其实也知道,文王这家伙,这些年就守着四周,可能真会出现。

    那就麻烦了!

    正想着,苏宇心中叹息一声,让你别来,你还要来!

    苏宇小心翼翼地迅速离去,朝永生山靠近。

    ……

    而这一刻,文王在黑暗中浮现。

    微微扬眉。

    一位24道的修者!

    这是要进入永生山吗?

    ……

    同一时间。

    法正在闭目,忽然,睁开眼,眼神微动,禁地外有些小动静,谁来了?

    之前剑尊来过一次,不过文王没管。

    文王也不傻,认识剑尊,杀了剑尊,大概天穹山主就要来找麻烦了,他不想节外生枝。

    可此刻,不认识……24道……杀了就杀了!

    “不会是使者吧?”

    这个时间点,没到禁地之会开启的时候,一般人不会提前来,因为都知道,文王在这附近。

    那会不会是使者来了?

    距离禁地之会快了,使者再不来,法都想问问,到底什么情况了。

    此刻,他眼神微动,忽然道:“来人!”

    一瞬间,几位强者浮现。

    法平静道:“文王好像有些动静,联手去看看!”

    “诺!”

    几位脉主不说什么,单独一人倒是怕,不过几人一起,不用太担心,何况,法就在禁地之内,几人迅速消失。

    ……

    而这一刻的苏宇,暗骂一声。

    倒霉!

    你还真来了,也好,来了倒是可以演的更好一点。

    不来,反而不现实。

    这一刻的苏宇,一边飞翔,一边道:“文王大人可在附近?小人只是路过,替一些散修打探一些消息,并无任何恶意……”

    后方,文王身影浮现,没说任何话,瞬间冲杀而来!

    苏宇急忙遁逃,有些尖锐吼道:“别杀我,小人真的只是路过……”

    苏宇迅速遁逃,可速度哪有对方快。

    一眨眼,文王就浮现在他眼前,探手一抓,虚空生成囚笼。

    苏宇惊恐大吼一声:“饶命,小人马上滚……大人饶命!”

    文王不理,既然遇到了,那就杀了了事!

    废什么话?

    就在此刻,苏宇一个翻滚,囚笼落下的瞬间,他一拳打出,打的囚笼微微颤动一下,接着,苏宇也是反手禁锢文王,文王一掌拍出,禁锢破碎。

    可苏宇,也趁机翻滚着逃离。

    文王微微皱眉,还不错!

    比一般的24道要强!

    就在此刻,苏宇也看到了禁地中飞出几道身影,急忙吼道:“小人有要事禀报,几位大人救命!”

    下一刻,四位强者浮现,都在25道以上。

    四人看到文王,也不多说,一瞬间,风雨飘摇,雷霆闪烁。

    永生山的几位脉主。

    风雨雷电。

    大风刮过,雨水如针,雷霆闪烁,电闪雷鸣。

    轰!

    一声巨响,而苏宇,连滚带爬,在虚空中迅速遁逃,朝几人靠近。

    那雷霆脉主冷喝道:“滚到一边!”

    谁知道是什么人?

    他不许对方靠近,文王手段多端,这种事也不是没干过,和武王一起伪装,一个追杀,一个被杀,结果引出了几位强者,被他干掉了!

    这些年来,永生山脉主都被干死过。

    苏宇也不多说,迅速朝远处飞去!

    而文王,微微皱眉,来的真快。

    以往法就算要出手,也没这么快,这一次几乎是自己一动,对方感应到了,瞬间就派人出现了。

    他视线投向苏宇,微微凝眉。

    此人很重要吗?

    要不然,一个陌生24道,法怎么可能第一时间调集四大脉主前来援救。

    ……

    而此刻,法其实也出来了。

    他悬浮在空中,也远远地看着苏宇,眼神微动,此人……有些熟悉。

    难道……真的来了?

    此次到来,有没有带来什么不一样的消息和结果?

    而就在这一刻,忽然,法脸色微变。

    因为这一瞬间,文王好像也感受到了,此人可能很重要,忽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再出现,已经到了苏宇身边,手中出现一支巨笔,一笔点向苏宇!

    法顿时暗骂一声,对付一个24道,至于如此吗?

    法迅速朝那边杀去,喝道:“大胆!”

    眼看着苏宇就要被笔点中,就在这时候,苏宇身后,陡然浮现出一道小小的门户,带着一些愤怒,低吼一声,忽然气息瞬间提升到了25道之力!

    一眨眼,门户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砰地一声,将巨笔拦住,苏宇倒飞,吐血,却是一瞬间遁向法那边,法耳边响起苏宇的声音,带着愤怒和焦急:“为何不早点出手?你……非要看我去死?”

    法脸色微微变幻,没说什么。

    他只是不确定而已,此刻确定了。

    门的力量!

    而文王,却是脸色微变,瞬间止步,带着一些疑惑,看向苏宇,微微凝眉,再看到来的法,带着一些狐疑之色,半晌,幽冷道:“门?”

    法微微扬眉,“你想死?”

    文王步步退后,看了看苏宇,又看看永生山那边,冷着脸:“你们想杀我妹妹……走着瞧……你不可能成功的!”

    话落,他瞬间消失!

    却是有些狐疑,那股气息,是门的力量,天门?

    这到底是天门赋予的力量,还是真的开了天门的力量?

    古怪!

    “苏宇?”

    他冒出一个念头,有些难以置信。

    或者……就是门派来的人!

    ……

    而这一刻,法也看向苏宇,苏宇眼神有些阴冷,很快化为正常,低着头,咬牙道:“多谢法主救命之恩!小人感激不尽!”

    好像带着一些怨念!

    法大体上知道他的心思,没说什么,只是传音道:“来的太迟!”

    “路上出了点变故,光明城化为了万劫山,我必须要绕路!”

    法没说什么,迅速消失,声音传来:“带他回永生山!”

    而此刻,苏宇传音而去:“法师叔,我有要事要禀报……”

    师叔!

    法并未回话,也没说什么,不急于一时,何况,还是要验证一下的。

    下一刻,四大脉主浮现,纷纷看向苏宇。

    苏宇露出笑脸,谦卑道:“多谢几位大人相助,小人感激不尽!”

    几人也有些狐疑地看着他,法主亲自来救,什么情况?

    尽管不是太清楚,几人也没多说,雨脉主冷冷道:“好了,跟我们回山!”

    “多谢几位大人……”

    苏宇谦卑地跟着他们一起朝山内飞去,而法,却是一直在隐约观察着。

    倒不是怀疑什么,只是小心无大错。

    那边,其实很久没联系自己了,每次来,都是不同的人。

    此人他见过,但是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何况,他也要判断一下,一个24道的到来,到底有没有什么大用。

    ……

    而这一刻的苏宇,跟着几位脉主,很快,进入了永生山。

    进入的刹那,苏宇就感受到了,这是一片天地,而不是禁地,不是宝物,这是天地!

    ……

    同一时间。

    峡谷深处。

    一道身影在一片禁制中隐约浮现,只有那双明亮的眼睛清晰可见,此刻,带着一些疑惑和不解。

    很疑惑!

    很不解!

    ……

    而这一刻,苏宇意志海中,一样沉眠许久的东西,微微颤动了一下,那是一滴泪!

    时光师的泪!

    这一刻,苏宇隐约朝大山深处看了一眼,时光师……在那!

    他迅速将泪水压制!

    免得时光师是个傻子,也感应到了什么,忽然大吼大叫,那就麻烦了。

    他一下子将泪水全部封印!

    ……

    就在他封印的刹那,之前那双明亮的眼睛,很快带着一些疑惑,有些黯然,虚影消失。

    感应错了吗?

    为何……我好像感应到了什么,可又很快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