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万族之劫 > 第890章 八卦党的胜利(求订阅)
    苏宇没和文王交流太久。

    他是被人盯着的主要目标,他不在永生山附近,法没了威胁感,也许很快就会发现他离开了。

    此刻,苏宇带着武王和其他四位大帝,一路往前飞。

    武王还是很惆怅!

    苏宇也没安慰,不需要安慰。

    他没主动找武王说什么,武王飞着飞着,却是主动看向苏宇,开口道:“小子,你不安慰一下老夫?”

    “需要吗?”

    苏宇扭头,笑了笑:“有那个必要吗?”

    “我一个至强者,真融了天地,我会跌境的!”

    武王郁郁寡欢。

    苏宇笑了笑:“那可以不融。”

    “不融我就晋级了!”

    “那就晋级!”

    苏宇无所谓地说着。

    武王愈加郁闷了:“不是你们说,我晋级麻烦很大吗?”

    “你不跟着文王,麻烦就不大!”

    苏宇淡淡道:“你自己一个人,独自进入星空,找一个无人之地,哪怕突破了,文王也来不及来找你,禁地来就来,拼死看看能不能弄死一个,不亏!”

    不跟着文王,牵连不到文王的,武王突破,大家杀他,文王也没机会来救。

    武王愈发郁闷了!

    “就没个万全之法?”

    “有啊!”

    苏宇笑道:“禁地大战,或者天门开启,大家没时间搭理你了,你就可以安心突破了!”

    起码现在不行。

    武王一声叹息,无奈至极。。

    再看苏宇,发现这小子对自己的到来,云淡风轻,有些无奈,“那我好歹也是至强者,你一点不客气一下?”

    就这么对待我的?

    “如何客气?”

    苏宇笑了笑:“前辈与我而言,不过是提升自己的一个手段,没了前辈,我照样可以想其他办法,何况前辈融入我天地……谁亏谁赚,还不一定呢!”

    “你还真自信,和文老二一样!”

    武王郁闷无比。

    苏宇见他话多,笑了笑,问道:“武王前辈这些年进步不慢,对前辈,我别的不好奇,就好奇一件事,前辈当年和武皇冲突,怎么想起来折辱他?”

    武王看性格,也是大开大合之辈,哪怕有所谓的“夺妻之恨”,何必羞辱一位强者。

    “武皇?”

    武王微微一怔,好多年前的事了。

    他见苏宇突然提起,这才想起这位,半晌才道:“他解封了?”

    “对,势要找你报仇的那种。”

    “随便!”

    武王无所谓,苏宇却是依旧好奇:“前辈为何要羞辱他?”

    强者之间,大不了弄死,何必呢。

    武王沉默一会,“报仇!”

    “前辈的青梅竹马?”

    苏宇扬眉道:“那也是那个时代铸就的,何况……”

    “你知道什么!”

    武王不以为然道:“什么都不懂,屁大点年纪,还想说个和?”

    武王这次没给苏宇面子,淡淡道:“的确是那个时代造就的一切,女人嘛,真跟了一位强者,在那混乱动荡的年代,也未必不是好事!”

    这下子,苏宇好奇了,听武皇这意思,也没觉得“夺妻之恨”不妥,毕竟那个时代,的确动荡,能跟着一位强者,也是保命的机会。

    那又是为何?

    武王对付武皇,一点不奇怪,各种因素综合到了一起,对付他那是必然,关键就在于,手段太狠毒,对武皇而言,败给武王不算什么,败而不死,屁股种花,倒栽三界,肉身铸府……这些,才是巨大的折辱!

    所以,他听到武王的名字就暴怒。

    而武王,从苏宇已知的一些事迹,也不像那种故意羞辱人的强者。

    要是文王……那倒是不奇怪了!

    武王见苏宇八卦地看着自己,有些无语:“你和文老二一样,什么屁事都喜欢追根究底,难不成你和那老小子还有关系?”

    苏宇点头:“我手下!”

    “……”

    武王无语,许久才哼了一声:“当年不是猖狂无比,死不认怂吗?而今,也不过如此!”

    鄙夷了一声,武王这才道:“他要找我报仇,随时等他,一巴掌拍死他!”

    苏宇还是好奇,为什么羞辱他呢?

    武王被苏宇看的烦躁,不耐烦道:“看他不爽就羞辱他,不行吗?”

    好吧,看样子不想说。

    苏宇也不再问,继续飞行,武王见他不问了,也不再提,疑惑道:“现在去哪?找落魂谷?”

    “不急!”

    苏宇笑了笑,“稍等一阵,再安排一下!”

    安排啥?

    不太明白!

    苏宇也不需要他们明白,很快,迅速飞到了光明城。

    ……

    光明城中,如今进来的散修,很快都会被拿下。

    当苏宇回归,武王几人消失了。

    没让他们现身。

    曲这几人,迅速赶到,裳急忙道:“劫主,修罗使恐怕快来了,劫主不来,我们也准备通知劫主回来了!”

    苏宇微微点头。

    看向剑空,想了想道:“可以和你父亲联系吗?”

    剑空微微变色。

    劫主还是要对付自己父亲?

    他自己投降了,那没什么,可父亲大概率不会投降的。

    “劫主,我……没办法联系我父亲……”

    苏宇笑了笑:“没想杀他!没那个必要!”

    苏宇考虑一下道:“你告诉你父亲,说我六方山想攻打落魂谷!”

    愣住了!

    剑空一脸茫然,苏宇的心思,他知道。

    可是,好端端地告诉我父亲干嘛?

    苏宇笑道:“以防万一的手段!若是我们攻打落魂谷,天穹山插手……虽说概率不大,但是以防万一,那位天穹山主忽然来了兴致,一旦前来,还是极其麻烦的!”

    “你告诉你父亲,一旦真爆发了冲突,帮我们拖住天穹山主!”

    剑空茫然道:“劫主,就算山主来了,也应该帮我们才对……”

    干嘛要阻拦?

    苏宇笑道:“不说这个,我就问你,你父亲有办法,或者说愿意帮着阻拦吗?”

    剑空思考了一番,“山主出手的可能性不大!当然,可能会因为兴趣,也许会来看看……不过我父亲若是劝阻,对天穹山没威胁的话……山主未必会出手!或者提一下人皇的天门,父亲只要说他拦不住,山主大概率也不会离开!”

    这是和人皇杠上了?

    苏宇明白了!

    他开口道:“那你父亲愿意帮忙吗?”

    剑空沉默一会,开口道:“修者到了这地步,几乎无牵无挂,但是嫡系血脉,还是很重视的!前提是,我没危险,不会死……”

    他看向苏宇,沉默一会道:“哪怕进了万界,也不会死的那种!”

    苏宇看向他,微微扬眉。

    剑空低着头,“我们所追求的,不过是一个活下去的机会!至于跟着谁,怎么活下去,大人物有大人物的想法,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想法。门内的大人物和门外的大人物,争的是一个控制权,一个话语权,而对我们而言,距离我们太远,我们只想活下去!”

    他低着头,没看苏宇。

    话中的意思,却是极其古怪。

    苏宇看着他,再看看四周的刀主他们,几人东张西望,都没说话。

    苏宇眼睛眯起。

    什么意思?

    我说了门内门外的事吗?

    剑空继续低着头,好像没能等到苏宇的回话,继续道:“劫主,对我们而言,求存才是第一位!门内未必是一心,门外也未必是一心!大人物不好安排,小人物,还是有活下去的资格的……对劫主、山主、法这些大人而言,争的是时代,对我们而言……时代,太过高大!”

    懂了!

    苏宇没说话,这剑空,怀疑自己的身份了。

    苏宇看着他,半晌才道:“所以,对你而言,或者对你父亲而言,时代的胜负不重要?”

    “不!”

    剑空摇头:“对我而言是如此,但是对我父亲而言,他会为天穹山而战,因为他是山主的好友……但是,他也是我父亲!在不伤害天穹山的情况下,我父亲他会希望我活下去……”

    明白了!

    哪怕剑尊知道了苏宇的身份,但是苏宇在不对付天穹山的情况下,给他儿子活命的机会和希望,那他愿意帮忙。

    “什么时候发现的?”

    苏宇笑了笑。

    剑空低着头,“那个24道散修说的那些话……劫主忘了,很多人听到了!”

    日月说的!

    非门外人,不可开天。

    也许大家不信,但是,不可能一点不在意。

    联系一下黑墓的突然崛起,说开天就开天,速度奇快无比,终究还是有些联想的。

    而一旁,刀主几人都一脸挣扎。

    许久,刀主也闷闷道:“劫主,归、墓、玉几人都死了,天穹山没做,落魂谷也没做,永生山没时间去做……而他们消失的手段……其实当年有过一次!”

    苏宇扬眉。

    刀主闷闷道:“当年,西边区域,就有过这样的大范围消失案例!然后证明了,有人在那边开了天门虚影,诱惑那些人降临了万界……然后就没然后了!”

    之前,没深想。

    等到日月说,也许非门内之人,再去想,归他们到底去哪了?

    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好歹也是三位一等吧!

    那如何消失的?

    其实,再去深入思考一下,他们也许就明白了什么。

    “我们只想活下去……当个人,活下去!”

    刀主声音沉闷,“我们,不想当这乱世的狗……哪怕当狗,也想当那太平盛世的狗……阳间总比阴间强!”

    苏宇笑了:“有点意思!”

    他以为日月的那番话,大家听听就算了,当日在场的一些散修,都没表露出什么,反而不屑一顾,苏宇便没管了,没想到,还是有人上了心。

    也许,那时候就有人猜到了什么。

    果然,真到了这地步,其实很难隐瞒的。

    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苏宇看向剑空:“也就是说,你能活下去,你父可以周旋,不会让天穹山插手?”

    剑空沉默一会:“不止是周旋……若是有需要,我父……可以暗中出手,也不是不可!”

    苏宇皱眉:“你已经联系过剑尊?”

    剑空沉默,又过了一会才道:“没有,但是我血脉波动过一次,告诉我父,我还算安全,并无大碍,也许是机缘,我父便不再担心……但是他现在……可能就在附近!”

    苏宇失笑:“小看你了!”

    出乎预料,剑尊可能已经知道了。

    剑空头颅低下,“末世,都想活!谁也不例外!”

    眼前的黑墓,在万界,必然也是大人物!

    不管是不是真的文王的私生子,还是万界的大佬,都是万界的大人物,文王的私生子,那身份也是极高!

    所以,想到了万界,还能活命……鸡蛋也未必都要放在门内,门外世界,既然机会来了,为了不可以博一次?

    苏宇环顾一圈,18位一等都在!

    合着,他走之后,这些家伙可能彼此还商量过,苏宇虽然限制了一些传讯手段,可这些人,也不是真的没机会联系外界。

    只是,有敌意的话,苏宇其实可以通过大道感应到一些。

    结果,这些人也许也知道,并未露出敌意。

    融道天地,不是心神被控,不是傀儡,这些家伙,思想都在,只是大道受控,所以,还是有自己的心思和想法的。

    苏宇摸着下巴,一时间没说话。

    考虑一番才道:“约剑尊谈谈?”

    剑空摇头:“不需要,我父知道该如何做……但是,他不会和劫主谈的!”

    怕被拿下,也怕受不了一些诱惑,背叛了穹主。

    苏宇笑了。

    看了一眼众人,玩味道:“那便这样吧,不过我也直接,现在的我,想赢落魂谷还是很难的,但是,我必须要打,我时间不够了!”

    不打不强!

    唯有打下强者,才能强大自己。

    越战才能越强!

    所以,哪怕没有十足的把握,苏宇也准备发动了,随着动静越来越大,迟早会被人发现的。

    剑空低着头:“愿追随劫主,登顶四方诸天!”

    “愿追随劫主!”

    众人齐喝!

    或者说,愿意博一次,他们想活!

    门内,快要灭世了。

    出去,才有希望。

    禁地虽好,可谁知道,禁地就一定能赢?

    门外,难道真的那么容易对付?

    何况,对禁地而言,他们是炮灰,现在给苏宇当炮灰,而且这个炮灰,起码还能让他们有增强的机会,那还是不一样的。

    “那行,准备一下吧!”

    苏宇不再说什么,他很快消失在原地。

    等他走了,众人松了口气,有人看向剑空,有些埋怨。

    剑空等苏宇走了,却是抬起了头,一脸傲然,看什么看!

    我怕那位,又不怕你们!

    如今,既然已经上了贼船,别无选择,何况,未必就不是机会?

    不是吗?

    ……

    这一刻,距离光明城三四个地元的距离。

    虚空中,一尊长发剑修,一剑劈死了一头强大的噬蝗,看向远处,看向那溢散出淡淡光辉的光明城。

    他默默看着。

    空儿被人拿下了!

    那黑墓,到底是谁?

    跟着我,一直在天穹山,有希望吗?

    剑尊不知道。

    但是他儿子,想博一次,他不知道该如何办,这算是背叛天穹山,但是,这也是儿子的机会。

    跟随穹主,目标太大。

    而且穹主在内外,和人关系都不好,内部被人忌惮,外部得罪了万界人皇……我愿追随穹主一战,可我子嗣,也许也有自己的选择。

    就在这一刻,气血波动。

    他默默感受着。

    “攻打落魂谷!”

    剑尊瞳孔微缩!

    连禁地都敢攻打了吗?

    他沉默一会,转身离去,迅速遁空穿梭,速度极快!

    不知过了多久,一座亘古不变的大山出现。

    他迅速踏入巨大的群山当中。

    最高处的天穹山上,一人正拿着一方大印,还在看着,感受到动静,头也不回道:“回来了,法那个家伙怎么说?”

    “他说他会衡量!”

    “哦!”

    天穹山主把玩着人皇大印,微微点头,继续把玩着,淡笑道:“心绪不宁,剑修当一往无前,斩断一切,你这六根不净,如何踏入剑修之巅?”

    剑尊沉默一会,开口道:“穹主,杀入万界,我们有机会赢吗?或者说,我天穹山有机会,保住所有人?”

    “难说!”

    天穹山主轻笑道:“一切都很难说,万界毕竟才是现在这个时代的主人,到了万界,一切都有可能!星宇、文王、武王这些人,都是至强者……何况,时代的危机,也会诞生另外的强者,促进他们进步!杀戮中,必然会有新的英雄崛起!”

    剑尊了然,考虑一下道:“我想给空儿谋个出路!”

    天穹山主笑了笑:“也好,需要我帮忙?”

    “不需要!”

    剑尊摇头:“不过我想自己去帮个忙……穹主,短时间内,我恐怕没时间完成一些天穹山的事。”

    “无妨,天穹山能有什么事?”

    天穹之主不在意,只是提醒道:“禁地之会要参与,虽说我不在意,可你不去,就要小心被人瓜分了你,所以,这会,得参加!”

    “明白!”

    剑尊微微躬身:“多谢穹主!”

    “去吧!”

    剑尊退后,迅速消失在原地。

    等他走了,天穹山主朝东方看了看,微微皱眉,掐指盘算了一下,“剑空……无根无源……是投了死灵地狱?”

    应该不是。

    剑空乃是剑修!

    可根源不在,道基消失,要不纳道入体……不可能!

    要不断道融天!

    他又朝西方极限看去,“难道是那边?”

    那是门户所在!

    也不对!

    一个个念头浮现,他没问,但是他太强,他可以算到一些,仔细判断了一下,他忽然笑了:“六方山有关?”

    有意思了!

    探手一抓,一些情报,之前没时间没兴趣去看,现在却是被他拿了起来。

    仔细看了一会,天穹之主微微沉吟一会,忽然对着虚空中一座门户道:“你万界,除了你,还有强者吗?”

    “怎么了,怕了?”

    “呵呵!”

    天穹山主冷笑,很快又道:“截杀到了人门使者吗?”

    “快了!”

    天穹山主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无所谓了,他又道:“之前我这边消失了6位修者,被你钓走了?你怎么做到的?还是别人做的?”

    “什么?”

    “装,继续装!”

    天穹山主淡淡道:“若不是你,你也会承认,故弄玄虚,星宇,你暴露了!看来,真有人进来了!”

    人皇声音传来,笑道:“对,是有人进去了。”

    真真假假的,你管我怎么说,还想套路我!

    天穹之主沉默一会,又道:“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死灵地狱都在这,我还怕了这些?”

    “那你为何不让我出去?”

    人皇也是郁闷:“你都说了,死灵之主都在,那为何不让我进入?”

    凭什么?

    你干嘛不去找死灵之主,欺软怕硬是吧?

    要不是这个王八蛋,我早就进入了!

    天穹山主淡淡道:“因为……我乐意!你敢挑衅我,就要承受这样的代价!你原本进还是不进,和我无关,你敢将我天穹山附近的散修一网打尽……我落了面子,你想好过?”

    是的,因为面子!

    我天穹山主,天下第一!

    当年相信他的散修很多,跟着山主混,不怕没肉吃,也没人敢招惹,好家伙,没多久……当年天穹山附近的散修没了!

    强者都死完了!

    这是人干的事吗?

    人皇也很郁闷:“那都是自愿的,那些人要是愿意告诉你,早就说了,明摆着不告诉你,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关你屁事?”

    这就是你盯着我多年的原因?

    想想都很无奈!

    心中也在思考着,苏宇是不是被人发现了,不过到现在才被发现,算晚了。

    苏宇进去两个月,在万界,却是都过去半年了!

    半年时间,苏宇没搞出动静,这才是最奇怪的事。

    最近,苏宇那边的人,都怀疑苏宇跑到哪去了,是天门,还是地门,或者其他地方?

    反正,大家都猜测,苏宇不在外界了。

    半年不出门,一般人可以,苏宇……不信!

    而今,人皇也迫切希望获得苏宇的一些讯息,这孙子走后,那是真的一点踪迹都没了。

    天穹山主没说什么,没理会他。

    他判断了一下,算了一阵,忽然道:“你忽然扭转战局,反败为胜,是不是有人帮你了?”

    “呵呵,我需要人帮我?”

    “那人是否进来了?”

    “呵呵,你说是就是!”

    天穹山主自动过滤了他的一些话,微微凝眉:“希望不要来招惹我,否则,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天怒!”

    人皇很无奈,这家伙实力是真的强!

    ……

    同一时间。

    光明城中。

    苏宇看着武王,武王也看着他,苏宇问道:“下定决心了吗?”

    武王考虑了一下,摇头:“现在还没有,你说,临时融入可以吗?就是先去干架,干输了,我再融?”

    苏宇摸了摸下巴,“也不是不行!”

    武王眼神瞬间发亮:“我还真想试试,我现在能不能打一个禁地之主,给我爽一把,我考虑一下,你看咋样?”

    “随你!”

    苏宇也无所谓。

    “你不怕我身份暴露了?”

    苏宇嗤笑:“怕什么?你暴露了,大不了我躲起来,大家都知道文王单身了,当然会去找文王麻烦,他目标最大,我怕什么?”

    也是啊!

    武王瞬间颓然:“也对,真麻烦!”

    在这边,日子还是很憋屈的!

    思考再三,武王道:“你会帮文老二吗?”

    “不会!”

    武王瞬间脸色变了,苏宇平静道:“我帮他干嘛?当然,我会救出时光师,这是我的承诺,至于文王……自己看着办。”

    “你要救文钰?”

    “这是我此次前来,最大的目的!”

    武王有些意外,你最大的目的居然是救文钰?

    “星月你救了吗?”

    “复活了!”

    “你现在还要救文钰?”

    武王吸气:“你真行,英雄救美,你是一个不放过啊!”

    苏宇失笑,“星月和文王有关系吗?”

    “当然!”

    武王点头:“她和文老二……嘿嘿……算了,开个玩笑话,不和你这小辈开这种玩笑,星月当年被杀,和文老二有点关系!”

    苏宇意外,这个他还真不清楚。

    没人提过!

    “星月之死,和文王有关?”

    “嗯!”

    武王点点头:“当年我们跟着星宇老大打天下,那时候刚冒头不久,实力一般,比起万族,比起一些人族老古董,其实还差不少!星月擅长生命大道,也是我们重伤后治疗的保障,星月一直都在后方,不会贸然去前线……”

    他耸耸肩道:“后来老二有点飘了,觉得天下无敌,当初正在和各族征战,老二觉得每次到后方疗伤太麻烦,便让星月上前线,他来保护,问题不大……”

    “所以出了事?”

    “没出事!”

    武王摇头:“老二手段还是有的。”

    苏宇无语,那你说什么废话?

    武王笑呵呵道:“可这次一来,星月就暴露了,懂了吗?之前大家不知道,我们这边谁执掌生命大道,这次之后就曝光了!大家才知道,原来是星月……然后就出事了!究根结底,还是老二把人喊上了前线……星宇老大没说什么,但是那段时间,老二也难受的很,他妹是妹,老大的妹妹也是妹妹……所以老二后来就想法设法地帮她复活,可惜,没能成功!”

    “星月当初被谁杀的?”

    武王沉默了一下:“当初下手的人都死了,不过,有个王八蛋,还活着!”

    苏宇眼神微动:“武皇?”

    “嗯?”

    武王看着他,有些意外。

    苏宇也意外:“武皇杀星月,不至于吧?真要如此,你们早就杀了他了!”

    还能让他活着?

    武王讪讪,半晌才道:“不算是他下的手……可这孙子,那一日在召唤天门,天门大乱,老大老二都去帮忙了,我们力量削弱了,才会被人找了机会,杀了星月,你说……我羞辱他,难道不应该?”

    他咬牙道:“老大不给杀,不然,我早就宰了他!”

    苏宇一脸意外,原来如此!

    人皇说过,武皇的天门就在真门附近,一旦开启,都会引起一些人注意,甚至杀进去。

    这么说来,当年正因为武皇开天门,导致人皇他们去镇压天门……这才导致星月被杀,说起来,能怪武皇吗?

    苏宇想了想,武皇自己大概都不清楚。

    可站在他们的角度,武皇罪大恶极!

    人皇不杀他,那是真的仁善了,倒是武王,恩怨分明,气不过,如此一来,折辱武皇,倒是成了必然,杀,又不给杀,这家伙兄弟情义为首,能不恼羞成怒?

    这事,苏宇也不好说什么。

    武皇瞎搞,也不是第一次了!

    可武皇,也算是背了锅。

    武王此刻有些无奈:“你们这些人,太聪明,迟早会秃顶!我就这么一说,你怎么就想到了他?”

    很无奈!

    算了,不提也罢。

    他又笑道:“好在星月现在活了,老二心也算是放下了!”

    苏宇看着他,微微皱眉道:“你不关心一下自己的后裔,自己的道侣,一天到晚关心你兄弟……你这人,不够有责任心!”

    武王平静道:“也许你是对的!可你不懂!我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我大哥和二哥救了我很多次,否则,我早就死了!我那些道侣,我早就说过,有朝一日,大哥二哥他们出了事,我先救他们,然后有机会才会救自家人……他们跟了我,我说过,那就要做到!”

    “你儿子在第一潮汐就战死了!”

    “死在沙场上不亏!”

    苏宇这一刻,有些复杂,这家伙,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说,许久,才闷闷道:“我若是你后裔,我恨你一辈子!”

    “放心,我儿子死了也不会怪我!”

    武王撇嘴,“你以为都是你这种人?我儿子从小跟我没学别的,就一点,义气为先!他知道他爹去救人了,那他就没怨言!我告诉过他,咱学武之人,有恩必报!哪怕家破人亡!”

    苏宇没办法说什么,也许武王说的对,他的道侣,他的后裔,都在支持他。

    否则,镇武王岂会带着她的那些姐妹,一起奔赴战场。

    但是,苏宇还是无法接受。

    换成自己是他儿子……肯定会气的发狂。

    武王一脸的不在意,各有各的选择。

    我儿子,我知道。

    哪怕战死在了沙场,也不会觉得他父亲做错了!

    “不说这些了!”

    他也不想多说这些,和苏宇,没啥共同语言。

    很快,武王开口道:“你说的也对,我出手,也许会暴露了老二那边的虚弱!融你天地,也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说!”

    武王沉默一会,开口道:“若是有办法……帮我复活我儿子……死灵之主说的本源聚集法,也许可以复活他!”

    苏宇皱眉:“不好说,我尽量!他好像难以收集强者的本源,到了规则之主境,他的死灵界就无法收集了,否则,早就复活了!”

    “希望吧!”

    武王也没再说什么,此刻,大道波动,笑了笑:“来吧,大侄子,喊你大侄子都是给你抬高辈分了,看什么看,看你大爷呢?”

    “……”

    苏宇愣住了,你疯了吧!

    武王不以为然,我没疯!

    但是,我看你这孙子的样子,你好像要报复我,既然如此……老子趁着实力还在,多骂几声过把瘾,反正都是一样的结果!

    “孙子,快点,磨蹭个屁啊,你们这些人,心眼多,办事也磨蹭!”

    苏宇嘴巴张大,你真疯了!

    “孙子,还看?”

    “……”

    苏宇咬着牙,没吭声,牵引天地中的武道,武王龇牙咧嘴的笑:“孙子,你叔叔够不够威风?”

    说着,还收起了手中的录制符,感慨道:“真爽啊!虽然会倒霉,可是,我记下了!以后传承出去……”

    苏宇一怔!

    卧槽!

    我被人录制了?

    武王一脸的笑容:“看啥,和你们学的!老大,老二都喜欢干这种事,别说,挺爽的,以后有机会我给你看看,嘿嘿嘿,我收集的八卦可多了……比如老二喝酒后发酒疯的样子,老大有一次骑在老二头上打他的事……嘿嘿嘿……”

    苏宇顿时一脸激动:“给我复制一份,我就不报复你!”

    “嘿嘿嘿!”

    武王笑的灿烂,来了兴趣了吧,我就知道!

    老子多聪明的一个人啊!

    但是,不给!

    “那不行,以后再说!”

    苏宇心痒痒的,这八卦,你居然不分享!

    不是人啊!

    你不分享,你说个什么劲!

    这一刻,武王开始融入天地,苏宇却是没了兴趣,有些心痒痒的,连实力提升都顾不上,问道:“还有别的吗?”

    “有啊,都有!嘿嘿!”

    武王笑呵呵的:“战王的,雪王的,明王的,狱王的……都有!”

    他笑容充满了得意,“虽然被他们揍了很多次……但是我都没销毁!嘿嘿嘿,我藏起来了,谁也找不到!”

    苏宇一脸遗憾,好多八卦!

    “最劲爆的是什么,能说说吗?”

    “最劲爆的……”

    武王想了想,嘿嘿笑道:“老二伪装成女的,去勾搭当年的一位霸主,够不够劲爆?”

    苏宇眼神雪亮!

    够啊!

    这也有?

    你咋录制的!

    武王得意一笑,不告诉你!

    这一刻,苏宇心痒难耐,武王得意洋洋,知道你们这些家伙好这口,嘿嘿……吊着你胃口,就是不给,这样,每次你想报复我,我可以送一个出来!

    等送完了,咱们也打完了!

    我太聪明了!

    这一刻,苏宇无奈,一时间觉得,实力提升,一点不香了,实力啥时候都能提升,这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