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万族之劫 > 第821章 疯子最可怕(万更求订阅)
    这一刻的苏宇,强大无比。

    横扫诸天,灭罪族,驱万族,斩百战,真正的横扫一切。

    什么算计,什么阴谋,什么等待,什么蛰伏……在我面前行不通!

    我自一力镇诸天!

    四年前,从南元走出,征战不休,杀戮不休,四年后,如今除了这虞,除了那周稷,苏宇已经横扫一切敌!

    当然……这是说万界。

    万界,在苏宇看来,只是小场面。

    因为强者都走了!

    人皇这些人都不在,万族上百位规则之主也不在,仙皇那些存在,当年也是二等规则之主,现在还不知道多强呢。

    而苏宇,哪怕此刻不断融合,在自己的天地内,也只是二等存在。

    这还是他的自我感觉!

    一旦没了人皇天地附加,他可能在自己天地内都到不了二等,这就是差距。

    当然,哪怕到不了二等,他也能战这虞!

    二等,也许是一个分水岭。

    起码苏宇看来是如此。

    当年,也就四极人王达到了这个层次,以及仙魔神这些大族的皇达到了这个层次,若是随意达到,武皇这个开天门的,就不会被卡在三等巅峰了。。

    这虞,和武皇一样,差不多也在那个层次。

    这时候,苏宇还有人皇之力可借,实力还是要凌驾于她的。

    “来不了?”

    “被武皇干掉了?”

    苏宇笑了笑,“若是武皇这憨子,都能杀周稷……那周稷就是个废物,我倒是不用担心什么了!”

    武皇是不弱? 很强大。

    可是? 有时候战斗不单单看实力的。

    周稷若是连武皇都没办法应付,苏宇觉得? 这人不足为虑? 小人物一个!

    哪怕到了三等,也是十足的小人物!

    斗不过武皇? 代表斗不过武王,斗不过武王? 代表斗不过文王、人皇……更别说和自己斗了!

    好吧? 苏宇猖狂地把自己看的太高。

    没办法,今日打顺了,心情好,膨胀了!

    忽然觉得? 人皇不过如此嘛!

    主要是发现? 人皇好像很好说话,好欺负一点,欺负老实人,苏宇还是有一手的!

    当然,人皇是老实人? 也只是个笑话。

    真老实,成不了万族之主。

    关键在于? 就人皇那大道,苍生是我责任? 人族是我责任,万物是我责任……苏宇知道? 人皇其实枷锁很重? 所以也放肆许多。

    他一步步朝虞走去? 面带笑容:“虞,谈个事如何?”

    虞一击击退了星月,带着凝重,沉声道:“你想谈什么?”

    苏宇笑道:“这样,我看你好像也是修肉身道的,或者是巨人族的肉身道,你把你大道之力断了,融入我的天地,我不杀你,你看如何?”

    虞脸色铁青!

    痴心妄想!

    此刻的她,长枪扬起,仰着头,高大无比:“苏宇,你当本宫是百战那个废物吗?”

    你想杀我,有那么简单吗?

    还断了道,融入你天地!

    你太敢想了!

    苏宇叹息一声:“给脸不要脸……你儿子既然没来,那就先打死你!”

    “杀!”

    一声暴吼之下,苏宇忽然解封下层天地,喝道:“规则之主,全部过来!”

    围杀啊!

    谁他么跟你单打独斗?

    众人一怔,下一刻,一群人朝上飞去,红月几人有些格格不入,迟疑了一下,大周王见状顿时没好气地传音骂道:“最后的机会,快上,愣着做什么?”

    白痴吗?

    至于苏宇群殴对手……多正常的事!

    又不是第一次干了!

    当他觉得,可以群殴的时候,他群殴对手,从没含糊过!

    当初,西王妃就是被一群强者群殴到肉身爆炸的!

    红月几人真有些不太适应,因为苏宇之前表现的太猛,我一人可横断万古,结果打到了最后一人,他忽然喊着群殴……不太适应!

    你要是一开始就群殴,大家反而习惯了。

    红月、血影他们尽管不太适应,可看到其他人都并肩子朝外杀,他们也不再犹豫,迅速朝那边杀去,杀百战……说实话,毕竟追随了多年,下不了手。

    杀虞……百战恨她,他们也恨!

    更恨!

    既然如此,那也别讲什么道义了,那就群殴好了,单独一个人面对虞,这些人现在有些跌落境界,一个个的,大概也就两三拳的事。

    可是……咱们人多啊!

    很多!

    而且在苏宇天地,还是有增幅的,其实削弱的也不算太多,倒是出去后,大家会被削弱不少。

    “杀!”

    “杀她祖宗的!”

    “干她!”

    “……”

    众人吼声不断,粗鄙无比,粗鄙声自然是巨斧这些人传出来的。

    而虞,此刻真的变了脸色。

    “苏宇,你一点脸面也不在乎吗?”

    苏宇眯眼笑道:“杀了你……谁知道啊!”

    真是的!

    我要脸啊,但是知道我不要脸的,都被我杀了,剩下的都是自己人,那我就是很要脸的人,这个道理都不懂?

    真蠢啊!

    难道大周王他们还敢在外面说我不要脸?

    苏宇龇牙笑着,下一刻,忽然,天地缩小,一个个环圈浮现,将虞困在了其中,苏宇淡淡道:“不要贴身,太危险了!有陨落的危险!远程攻击!”

    “布阵!”

    苏宇指挥着,笑着,“分列六方,前后左右上下,一方两位规则之主,都给我远程攻击,打!我来用天地镇压她,给我磨死她!”

    “苏宇!”

    虞暴怒无比,如此一来,她连杀人都别想了。

    苏宇不理她,当她不存在,此刻,也是迅速抽调四方力量,气喘吁吁道:“这家伙,真强!不好弄死,完好无损的弄死她,难度更大!”

    “所有控制系强者,和我一起控制她!”

    “所有攻击系强者,都给我用足了力量去杀!”

    “速度!”

    “她儿子也许要来了,快点,趁着她儿子没来之前,杀了她,杀完了,杀她儿子,一家人整整齐齐的……”

    轰隆隆!

    苏宇天地镇压!

    而此刻,控制系的强者,还真不少。

    天命侯眼中浮现出一条线,那线,迅速缠绕四方,封锁虚空。

    大周王操控忍耐之道,也不断低喝,镇压虞姬,其他人,也各自列队,在四面八方远程攻击,这种打法,一般很少出现,军中倒是不少,但是强者交战,倒是很少见的。

    可苏宇……他其实就算军中之人,大夏府,几乎人人皆兵,在学府中,也经常教这样的军阵!

    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出战,还是跟着南元的缉风捕快去做任务,当时,一群千钧对付万石,就是这么对付的!

    被围在中间的虞,怒吼连连,一杆长枪被挥舞的水泄不通,手持长枪的她,怒吼不断,一枪扎出,炸的四周封禁破碎!

    可是很快,封禁就恢复了!

    苏宇亲自镇压,压力还是极大的。

    不但如此,其他人,那是十八般兵器,全部往她身上砸!

    南王之前被她一枪逼退,现在还憋着火,女人心眼可是不大的,大道之鞭,那是噗嗤一声,抽裂虚空,就朝她脸上抽打!

    砰地一声,挡住了肥球靴子,却是没挡住南王的鞭子,一眨眼,她脸上多了一道血痕!

    “你该死!”

    虞暴怒无比!

    “你们在找死,你们在亵渎伟大的人祖后裔!”

    她是人祖后裔,而且传承的代数不多。

    此刻的虞,感受到了压力,滔天的压力,死亡的压力。

    苏宇这边,规则之主太多了。

    巨斧、天命、南王、红月、大周王、血影、死灵帝尊、鸿蒙都是规则之主断道融入,南王其实已经掌控此地规则大道,都不算断道。

    另外,岚山、天火、琪王妃这些人,在这天地中,也是强大无比,随着苏宇天地变强,大家在天地中的战力,都达到了一个极限。

    这时候,这么多强者联手围杀她,眨眼间,她铠甲破碎,露出了血肉模糊的胸部。

    很大!

    苏宇看了看,笑眯眯的,一旁,星月虚影忽然道:“你太无耻了!”

    苏宇一愣,“什么?”

    围杀她很无耻吗?

    星月还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我当然要围杀她了,难道单打独斗,然后说,我一人单挑你……我有病啊!

    星月也不说什么,迅速道:“我要走了……那边战况不是太好,万族这些年损失的规则之主不多,反而后晋一批,比上古还强……人族这边,损失却是不小……你小心!”

    话落,她虚影开始消散,苏宇微微变色,倒不是星月要走,而是急忙道:“扛不住了?那人皇的天地,岂不是要收缩回去了?”

    “我怎么知道!”

    星月不满的声音,隐约传来,问这个,多无趣,你都不问问,我在那混的好不好?

    苏宇哪管这个,急忙吼道:“别急着走,让修炼肉身道的人王,那些还没死的小心点,过些时日,我可能会把其中的力量抽离大半……让他们做好准备……当然,我会给他们留一些的……记住了,别忘了,大事,不然死了人王别怪我没提醒!”

    “知道了!”

    嗡地一声,时光长河蔓延而来,星月虚影消失!

    虽然很想再看一会,可是不行了,长河之力太凶猛,她再不走,本尊都要出事了!

    而苏宇,这才喘息一声,急死我了,你要走,不早点说,害得我差点忘了提醒你。

    内围,虞暴吼连连,疯狂朝外厮杀,却是无法突围!

    这一刻,虞怒吼一声,带着愤怒和咆哮:“苏宇,你别逼我和你鱼死网破!我乃人祖嫡传,人祖曾留下一些力量,虽然不强,对付你这残破天地却是足够了,你难道想和我同归于尽?”

    苏宇一怔:“真的假的?”

    “废话!”

    虞怒吼一声,长枪忽然破碎,露出了其中的真实模样,那是一根竹竿,很细长,虞愤怒道:“此乃人祖带领人族,走出绝地之时,所用之物!昔年,人祖筚路蓝缕,一路带着人族,走出了绝地,称霸了诸天……此物,乃是人祖早年常用之物,比人皇的星宇印更强大!”

    此刻,苏宇的确感受到了一些浩瀚的力量存在!

    那股力量……怎么说呢,其实和星宇印、人主印的力量有些类似,但是又不太相同,的确很强大,当竹竿出现的瞬间,一股浩瀚的力量传荡四方。

    四周围攻的一群人,忽然都有些心惊胆战。

    那股力量……很神圣!

    很威严!

    渐渐地,隐约甚至可以看到一副画面,一位老人,斩荆披棘,竹竿探路,敲打一些出没的野兽蛇虫,那隐约可见的画面,让人震动。

    一些人,甚至心神震荡,有些被威慑的样子。

    苏宇看了一眼,他看的比别人还要清晰,他甚至看到了那老人的样子,老人很疲惫的样子,手持竹竿,正敲打着一头捣乱的小野兽。

    苏宇仔细一看……好像[新笔趣阁 www.biqule.vip]陷入了混沌之中!

    他再仔细看去……吸气!

    哪那是什么小野兽,那是一头斑斓猛虎,强大无比,在老人面前,却是显得格外小,被一竹竿敲的头破血流,甚至大道之力溢散!

    隐约间,苏宇甚至明悟,这是一头混沌兽类,可能……可能有规则之主的实力!

    而老人,如同驱赶一般的捣乱野兽一般,就这么轻飘飘地一竿子敲的对方头破血流,倒飞出去,半天都爬不起来!

    “好强!”

    苏宇震动,好厉害!

    这……还真是打规则之主跟打孙子一样啊。

    人祖!

    这是什么时期的人祖?

    应该是早期的,没听虞说吗?

    早期,人祖才用这玩意,就如同早期人皇统一诸天之前,用星宇印一样!

    “百战难道看的就是这个?”

    苏宇心中想着,是很强大,这么强大的人祖……苏宇都觉得,上古末期的人皇他们,真的比人祖强大?

    打规则之主,是这样的?

    好厉害啊!

    而且,好像地位越高,或者说人族气运越浓,看到的越清晰,苏宇余光扫过,他发现,其他人影响不大,倒是有几人面露恐惧之色,满头大汗。

    大周王如此,蓝天如此,万天圣如此……

    反而是其他气运不强,实力一般,或者外族之人,倒是感受不太明显,只有一些震撼之意。

    “人祖……”

    苏宇喃喃一声,也是,人祖是人族在太古时期的领袖,越是人族气运昌盛,看到的越清晰,也是正常的。

    而就在这一刻,苏宇忽然感觉又变了!

    一下子,他好像成为了那头猛兽,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一花,一根竹竿,打在了身上,砰地一声,苏宇觉得自己要死了!

    大道断裂!

    强悍无比的肉身,在龟裂,整个内脏都被震的碎裂!

    死亡!

    这一刻,他好像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真正的死亡……他好像切身体验了一把,被人祖一竹竿敲击的感觉!

    ……

    下一刻,苏宇眼前一花,再次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

    还在围杀!

    竹竿,倒是还在,可没了之前那种强悍无比的威压,虞也是脸色发白,好像刚刚是她故意爆发的,此刻,却是有些支撑不住,不得不中断了爆发。

    虞冷冷看向苏宇,冷笑道:“放我走,苏宇!”

    苏宇一脸发白,看着竹竿,虞以为他害怕了!

    而苏宇,却是吸气,不断吸气:“厉害,真厉害,这竹竿……至宝!卧槽,给你,真的浪费了!不行,我要这个,我一定要这个!”

    苏宇咽口水了,有些疯狂:“比星宇印还要厉害,还是攻杀性的兵器……天,人祖的宝物,好东西啊!给我杀了她,今天她儿子来了也救不了她,她爷爷来了都没用!”

    苏宇暴吼一声,怒道:“看什么,大周王,你们聋了?杀!一定要杀了她!大不了死了,我想办法为你们复苏!这东西,是宝物!我他么都被牵引了进去,体会了一把死亡的感觉……真爽,好些天都没体验了,上次还是开天的那次,都过去两个月了!”

    虞愣了一下!

    苏宇却是一点不发愣,吼道:“快啊!”

    死亡的感觉……真爽!

    可惜,不能睡觉,和上次一样,感觉时间停止,可以睡一觉。

    至于死亡危机……切!

    苏宇压根没在意,我他么从小被时光册弄的都快疯了,死了几千次,上次更是真正意义上体验死亡的感觉,说实话……也就那样!

    第一次体验死亡……那会惶恐的,很害怕!

    苏宇有这样的记忆,那是第一次做梦,吓得他发烧了好几天,神志不清,彻夜难眠,差点把自己熬死了,都不敢睡觉,心理阴影!

    第二次……差不多,也很害怕!

    第三次,还是害怕!

    第四次,第五次……一直到现在,苏宇只想说,去你大爷的,啥玩意,不就这种感觉吗?

    习惯就好!

    习惯,才是最可怕的力量。

    百战难道是被这个吓到了?

    苏宇想了想,也许就是!

    那时候,也许百战真的第一次体验到这种死亡的感觉,后来再被虞一震慑,可能真的被吓到了,人祖那强悍无比的力量,让他如何敢反抗?

    百战遇到虞的时候,可能只是天王,那竹竿的效果更强,加上还是九代人主,气运最强,最巅峰的时刻,看到的东西恐怕不会少!

    这么一想,苏宇倒是有些理解了。

    可是……可是也没什么吧?

    我一个小孩子,小时候体验一下死亡,也没见我吓死了啊!

    苏宇无语了!

    我他么6岁开始体验,也没见我就被吓死了,这不也熬过来了吗?

    苏宇还在想着,而虞,却是脸色变幻了一下,因为她看到了更让人惊悚的一幕,随着苏宇的怒吼,大周王他们原本有些害怕的,可忽然,好像打了鸡血一般,纷纷怒吼,朝她杀去!

    苏宇也继续吼道:“快点,杀了她,一定要夺下那个竹竿!好宝物,我都想好了,一定要给敲碎了,融入我的天地,给巨竹侯或者三月用,我的天,三月,你和巨竹给力点,我这可能会出一个至强者!”

    “你俩谁猛,我送谁,不然送九月了……”

    “吼!”

    三月瞬间身躯壮大,这一刻,巨竹侯也是,下一刻,九月身躯陡然壮大,比巨竹侯都大!

    三月愤怒无比,怒吼道:“你俩混账东西,九月,你这不肖子孙……”

    九月居然也要抢!

    打死他!

    而巨竹侯,却是不理他,闷不吭声,手持大竹子,疯狂无比,朝虞劈砍而去!

    打死你!

    而就在这时候,一声怒吼,响彻天地,“我的!陛下,我的!”

    天灭陡然化身巨猿,怒吼咆哮:“我也是用竹竿的!陛下,我也是啊!”

    轰隆隆!

    他化身巨猿,最后的机会了!

    我要变强啊!

    我不能这么下去了,我太惨了,我要强大啊,我要杀了虞,夺取这竹竿,成为我的大道至宝啊!

    我要成为至强者啊!

    苏宇都说至强者,那显然,一旦融入天地,可能会出一位仅次于苏宇的顶级强者!

    天灭想着,我的大棒之道……那和竹竿有区别吗?

    没有啊!

    我要杀!

    “天灭十八式!”

    “灭天灭地灭苍生!”

    轰隆隆!

    一根大棒,剿灭天地,横扫虚空,天灭疯了,轰隆隆巨响,大棒打在了虞身上,虞稍微一抬竹竿,天灭那来自仙战侯的大棒,居然一下子被打成了两截!

    而天灭,不惊反喜,疯狂笑道:“我的,一定是我的!”

    太强了!

    可这一刻,竞争对手太多了,三月,巨竹,九月,纷纷爆发了!

    那边,四月、五月、六月、八月,都纷纷举起大竹子,疯狂朝这边杀来,四月也是眼珠子都瞪裂了:“我也行的,我也可以!我也会!啊打,打啊!”

    “……”

    这疯狂的一幕,看的苏宇都目瞪口呆。

    我……就那么一说。

    这食铁一族,都疯了啊!

    除了圆月稍微矜持点,其他食铁族,这是都疯了啊,天灭也疯了,这可是三等顶级的规则之主,不是三等合道!

    苏宇就算压制了对方,对方也很强大的!

    你们……不怕全军覆没吗?

    而虞,比苏宇更懵,一时间都被打蒙了!

    他们不怕人祖吗?

    她忍不住了,怒吼一声:“人祖威严,你们真的无所畏惧吗?”

    非人族就算了,人族这边,也不怕吗?

    怕啊!

    可此刻……有人没忍住,小声道:“陛下更可怕!”

    “……”

    苏宇眼珠子一瞪,谁?

    胡说八道!

    我可怕?

    我是仁义的皇者!

    和人皇一样,对属下,对子民,都是仁爱无比,谁敢造谣?

    苏宇眼珠子瞪的老大,谁敢造谣我?

    他死死盯着一人,盯着灭蚕王,盯着这个现在居然到了天王,倒是存在感很低的家伙,怒道:“你敢造谣?”

    “……”

    灭蚕王脸色一白,我没有!

    胡说!

    不是我说的!

    “打死她!灭蚕,你上!”

    苏宇怒喝一声:“用你的时光,给我踢她,踢她回到衰弱期,速度,隔空踢!”

    “……”

    灭蚕王咬牙,疯狂踢腿,整个虚空都被他踢爆了,这一刻,虞都隐约感受到了一点异样,时光好像在流逝,但是很缓慢!

    对她的影响,不算太大!

    而灭蚕王,累的直喘气!

    差距太大了!

    玩我呢!

    我这怎么踢的动啊?

    可是……不敢不踢啊!

    苏宇心眼不大的,这要是不出力,他毫不怀疑,不久后,他在当年的某件事,会闹的人尽皆知,不但如此,可能青史留名!

    罢了,当我嘴贱!

    我说句大实话罢了,居然被听到了,刚刚那些混蛋,居然都沉默不吭声!

    老实人就是悲惨!

    ……

    虞是真的无法置信!

    苏宇,比人祖可怕?

    好吧,其实是因为他们影响不算太大,主要威力被苏宇承受了,而苏宇……没在意这个,加上苏宇的确挺可怕,起码在某些人眼中,真的比人祖有威慑力!

    既如此,自然无法影响到他们太多。

    “苏宇!”

    虞怒吼一声:“你逼我鱼死网破吗?我一旦真破碎了此物,你这天地,都要损毁七成!”

    苏宇脸色一变:“吓到我了!”

    一下子,他急忙拉扯,“谢谢提醒!人死了可以复生,天地灭了可就完了,好在人皇天地还没退走,谢谢,我先把人皇天地拉到你附近……你炸人皇的,别炸我的,拜托了,反正他不要了!”

    虞一怔,下一刻,面露绝望!

    苏宇……对,他有两重天!

    一层是苏宇的,一层是人皇的,这人皇的天,还没消散呢!

    而下方,大周王几人,心中暗骂一声,这也太不是人了,人皇的天就能炸了?

    苏宇才不管这个,笑呵呵道:“给我打她!虞,你现在主动交出来,自己断道,我饶你不死,否则,呵呵,你想用什么手段来逼迫我,随你便!”

    “你要自爆这竹竿……我也随你,人皇的天放着也是放着,你给炸了,我顺手给融了,都不需要通过人皇同意了,求求你,炸了吧!”

    苏宇喜滋滋道:“拜托,求你了!自爆吧!你自爆,再自爆竹竿,百分百可以炸裂人皇的天,一般人还真不行,你给炸断了最好……”

    苏宇说着,心中一动,忽然道:“别急,稍等,在这炸,未必炸的断,我带你去天河口,那边炸,百分百能炸断!你别急,稍安勿躁,我搬一下天地,很快的,一定很快……拜托了!”

    说罢,苏宇说干就干,暴吼一声,忽然,化身巨人,拖着一个巨大的天地,暴吼连连,朝道源之地那边飞,速度不快。

    苏宇暴吼道:“再坚持一会自爆,求你了,一定要炸在天河口,对准了,不然真的很难炸断,人皇很强的!他开的天虽然是残次品……可是,一般人弄不断的!这样,你也赚了,要不然,你炸了也白炸,炸天河口,你可以炸了人皇的道,你死了,都可以自豪一下,说我炸了人皇的天,直接就给炸断了!”

    “……”

    安静!

    这一刻的虞,绝望,安静,沮丧,崩溃,疯狂……

    太多的情绪,在冲击着她!

    因为……苏宇认真的!

    他都不打她了,他跑去托着天地,真的朝道源之地那边飞,虽然很慢,但是苏宇还是坚持不懈地朝那边飞,边飞边吼:“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稍等,活一会算一会,自爆的早,死的早,一点建树都没,再等等!”

    “当我求你了,拜托姐姐了!”

    “……”

    虞姬要疯了!

    “姐姐不好?嫂子行吗?我和百战兄关系很好的,我错了,我早知道,我应该打死月罗,不该给他们当一对死**妻的,我对不起嫂子,嫂子别急,我一定挖坟,不,我一定把他们挫骨扬灰,狗男女,该杀!”

    这一刻的虞,彻底绝望了!

    苏宇,是疯子!

    真的疯子!

    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是真的不在乎什么鱼死网破,因为鱼死了,网破不了!

    炸的,也只是人皇的天!

    和他苏宇有啥关系?

    你爱炸就炸,只求你炸的晚一点,等我拖着天地到了天河口再说。

    当你遇到苏宇这种人,你的一切手段对他都没作用,任谁,都会绝望的!

    而就在苏宇扛着天地,奋力朝那边飞的时候,一道感慨声响起:“宇皇,何必呢!”

    苏宇头也不回:“大侄子,别来这套!正常点!跟我装十三的,我一般很快会打死,你要是想,我可以成全你!”

    “宇皇……还真是直接!”

    一声笑声传出,下一刻,一道人影在天地边缘浮现,骑乘着一头巨大的妖兽,如同鲲鹏,看向苏宇,开口道:“我母亲……”

    “断道,融入我天地,交出竹竿!另外,你把人族的肉身道全部让出来,让你母子团聚!”

    远处,那青年盘坐在巨兽之上,轻声道:“宇皇就不怕,此刻我杀进去,你真能挡住吗?”

    苏宇笑呵呵道:“你试试看!大侄子,你要是不敢进来,我就当你是放屁!你要是敢,你就直接进来!”

    “那……用信息来换如何?”

    青年笑道:“第一,天门所在的位置!第二,武皇的性命!”

    苏宇笑道:“你要是能杀武皇,我算你牛叉!那白痴,大概被你甩了,现在还在混沌中瞎转悠!至于天门位置……呵呵哒,不是我们的天门能化真门,就是在时光长河两侧,白痴,你跟我卖情报?”

    “……”

    安静!

    绝对的安静!

    此刻,苏宇回头,那巨兽上,青年周稷,面色凝重了许多,半晌,开口道:“宇皇……果然是天地十万年来第一人!”

    苏宇嗤笑一声:“你跟我玩套路?”

    苏宇冷笑道:“你在混沌中跟古兽玩一下还行!教你的都是些什么人?长青,假谋士!长眉,舔狗!武极,假莽夫,真白痴!红月和血影,智商一般,想当古代的铮臣,又缺了点脑子!太古巨人王?别闹,一个傻子!你妈?也别闹,脑浆子都是浆糊……”

    苏宇冷笑道:“都不敢丢到万界去培养的,暗地里培养,能养出什么脑子来?抱歉,我虽然比你小,可你苏爷爷我,从小就斗到大,关键在于我还没背景,都敢欺负你,你呢?你就算培养,大家知道你是太子,谁敢欺负你?糊弄的就是你这种太子!”

    “……”

    好一番鄙夷!

    周稷微微一怔,笑了笑,点点头:“也许吧!”

    苏宇也笑:“你爹被我打死了!”

    周稷想了想,沉默,点头,“我知道!”

    周稷还算平静:“他……其实和我不算太熟悉……感情的话,也只能说一般般,我只是他和母亲意外之下的产物,或者说,他们生我,其实是有目的的!我也算是他们的棋子……这些我懂,只是不太愿意去理会罢了!”

    “他们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培养我,让我强大起来,肉身强大起来,可以承接人祖的意志……”

    周稷笑了笑:“这些我都知道,懒得去说罢了!他们偏偏以为我不知道,可我……不太喜欢参与这些!你以为魔族那边的承接之法,是为谁准备的?摩多那,你应该认识,魔族那边,魔皇之前想让摩多那,承载他的三身……其实,这功法是我母亲他们传递出去的……”

    苏宇一怔,这个他还真不清楚!

    而天地中,受伤的虞,也是心中一震,骇然道:“你知道!”

    周稷笑着点点头:“我知道!”

    他看向苏宇,“很多东西,其实不是无端端的来的!比如魔族之前想复生死灵,其实也是一种尝试,尝试着,能否复苏一些强者,接引回归生灵界域,当然不是当打手,而是当养料,开启地狱之门!”

    “比如摩多那这些人,当成天才培养,其实也是为了试验一下,意志力覆盖,是否能占据身躯……实验效果还不错的样子!”

    “神族和仙族,很少会真的这么做,只是做个样子罢了,魔族……是真的试验过很多次的!”

    周稷轻笑道:“这一切,其实我都看在眼中,我知道,他们是想万无一失,为我准备的!若是人祖本尊接引不出来,那就先接引人祖的意志力,而我,现在也是上古时期的三等巅峰规则之主……人祖降临瞬间,我就可以突破到二等,甚至……一等!然后一切都好办了,那时候,我的实力,足以横扫一切了,可以强行打开地狱之门了……”

    他笑容平和:“这一切,我都知道,也都懂!可是……父亲大人,和你之争,是人族内部之争,人主之争,我若插手,恐怕无转圜余地,但是母亲……和你还没仇恨到那个地步!”

    “宇皇,你看,能否让我报了母亲的生育之恩?”

    周稷轻声道:“竹竿,你可以拿走……”

    “不可以!”

    此刻,虞愤怒无比:“稷儿,你杀进来……打破这天地,他奈何不得我!”

    周稷叹息一声:“母亲大人,我救你,是为了还生育之恩!否则,宇皇的事迹性格我也知晓,他会杀了你,夺了竹竿,甚至连你的尸体都会融入他的天地……他不会放过你的!”

    “现在,母亲大人交出竹竿,而我,也为母亲大人付出一些代价,我会主动断去人族的肉身道,算是弥补宇皇的损失……如此一来,我母子二人,是否可以离开?”

    苏宇吸气:“你……他么好危险的样子!这不是大奸就是大善啊!你让我想起了一个小伙伴,万明泽,老万他侄孙子,不是好人就是坏到了极致的那种……我想干掉你了!”

    这家伙,苏宇忽然觉得,得干掉啊!

    多危险啊!

    老爹死了,他都不管的。

    老娘快死了,他才出来了,而且,一口就是自己断了人族的肉身道,交出竹竿,这些东西,可以说,一次性就把代价给到了极致啊!

    而此刻,远方那青年,周稷,忽然笑道:“苏兄……还记得我?”

    “……”

    苏宇一愣,再看,真愣住了,陡然看向老万,而万天圣脸色微变。

    那青年,忽然化为了万明泽的样子!

    老万沉声道:“明泽在天渊界……”

    万明泽没死!

    可是,这青年……

    青年周稷轻声笑道:“只是一些遮掩之法罢了,苏兄说我不曾体验过人间疾苦,还真不是!我也曾体验过!我名为稷,我也想看看,尝试着,如何去拯救这江山社稷!”

    苏宇这次真吸气了:“你……你是万明泽?”

    “不算是……也算是!”

    周稷笑道:“那非我本尊,一道意志力化身罢了!我本尊,大多时候都在混沌之中!”

    人群中,万天圣脸色不太好看,眯着眼:“所以,我那侄孙,被你杀了?”

    “非也!”

    周稷摇头:“也许,我该称呼你一声二爷爷!体验人间,体验一切,杀人取代,并非什么好办法,一道神文催生,神文落地为人,自然就有了万明泽……从一开始,万明泽就是我,我便是万明泽,并无杀戮……”

    只能说,连怀孕生子都是假的,这家伙一手操办了!

    而苏宇,不由笑道:“真行!真可以!这么说,其实,一开始,你都在观察……”

    “也不算是!”

    周稷又笑道:“蓝天,你也知道,他的分身切断了联系,其实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而我,也是一样!我早已切断一切联系,毕竟……人族,还有个大周王这样的强者在,我也不会贸然分身主体联系,只是近日,才吸收消化一些所得所见罢了!”

    苏宇点头:“所以,你杀了万明泽!”

    “那是我分身……”

    “所以,你杀了万府长的侄孙!”

    “那是我分身……”

    “所以,你杀了我至交好友!”

    “……”

    周稷沉默。

    你说了算!

    你和万明泽,真的算至交好友吗?

    苏宇就是在找茬!

    而苏宇,冷冷道:“这样,你进我天地,和我切磋一番,我就答应你!”

    “……”

    周稷叹息一声:“宇皇,何必如此!我也非傻瓜,进了你天地,我还能出去吗?”

    他沉默一会道:“宇皇若是还不满意……我和我母亲,也可进入地狱之门,我知宇皇忌惮我们,在外搅了你的好事,我可以离开……也好去看看那人祖何等强大?也免得我母亲,还想用我肉身去接引人祖!如此一来,也不伤母子感情!宇皇觉得如此,可否满意?”

    苏宇眯着眼:“你笃定我杀不了你?”

    “不,宇皇真要搏命,还是能做到的!”

    周稷轻声道:“我对宇皇,也非不了解,宇皇心狠手辣,真要爆了这天地,舍得耗费代价,我必死无疑!可宇皇不爆了这天地……杀我,还是很难的!至于武皇,此刻的他,恐怕还在找我,不知会耽误多久,对宇皇而言,此刻,更需要的还是时间,否则,等武皇归来,也许……时间来不及了!”

    他露出笑容:“我知宇皇更在意大局……”

    苏宇龇牙:“不,我更觉得你很危险!所以……我决定了,杀了你,再说其他!”

    轰!

    苏宇天地一丢,喝道:“你们继续围杀她,我去杀了这杀了我好友的孽畜!”

    轰!

    一拳打出,苏宇直接出了天地,周稷脸色微变,也是一拳打出,双方各退一截,苏宇却是暴吼一声,再次一拳打出,周稷刚要出拳,忽然一震,轰!

    下方,那古兽直接被苏宇一拳打的四分五裂!

    炸裂开了!

    苏宇很快笑哈哈道:“开个玩笑,不小心打死了你的坐骑,抱歉啊!这样,竹竿给我,你断了人族肉身道,你和你娘团聚,去地狱之门找你祖宗去,我这人,仗义,都不和你计算你杀我好友的事了!”

    周稷脸色有些沉重,苏宇龇牙,抖了抖眉毛:“自家人嘛,刚刚开玩笑的!”

    就差说,我看你实力不差,我在外单打独斗,未必打的死你,算了,你老实把我要的给我,我送你走人好了!

    周稷有些沉重:“宇皇刚刚若是可以压制我……”

    “你死了啊!”

    苏宇笑的灿烂:“那你肯定死了啊,我这不看你不弱吗?我这人,现实的很,你不弱,那咱俩就是朋友啊,是吧,大侄子!”

    周稷沉默一会,很快,也笑了:“那我还要多谢自己强大,否则……今日我和我母亲,必死,是吗?”

    苏宇笑着点头:“聪明!大侄子真聪明!乖,让你母亲交出宝物,然后你断了道,我就放了她,你娘俩去地狱之门吧!”

    天地中,虞怒吼道:“不!稷儿,杀进来……你我联手,他……”

    苏宇陡然变了脸色,“那就去死好了!”

    轰!

    这一刻,一股强悍的力量,陡然在天地中爆裂开,上百条大道之力,忽然炸裂,炸的虞遍体鳞伤,苏宇暴怒:“杀了她!”

    轰隆隆!

    一眨眼,大周王他们疯狂无比,杀的天翻地覆,苏宇也是冷漠无边,一条条大道之力炸裂开,炸的虞不断吐血,苏宇冷漠道:“付出了这么大代价,她不死,你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去赎她!这一切,都是她自己作的!你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而她……也会受更重的伤!”

    周稷叹息一声,看向苏宇,“宇皇……一如既往的狠辣!”

    真的太狠了!

    “我将我父昔年剥夺的人族气运,送还宇皇,巨人族留下的人祖气运,全部融入宇皇天地……宇皇觉得够了吗?”

    下一刻,苏宇露出灿烂笑容,喝道:“好了,住手,怎么对待我嫂子的?别打了,打死了,我大侄子要发火的!”

    众人瞬间停手,而此刻,虞浑身都是血,眼中满是惊惧之色!

    这一刻,她再也没敢出声了,她怕了!

    苏宇,是真的疯子!

    真的疯子!

    他一言不合之下,就爆自己天地中的大道,他疯了!

    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哪怕虞,此刻也是惊惧无比,她想象中的苏宇忌惮,完全是不存在的!

    而周稷,其实料到了。

    一般人,他真不怕,比如武皇。

    其他人,哪怕实力达到了苏宇这层次,他也不怕,可是,这是苏宇。

    苏宇,其实早就疯了。

    或者说,一直以来,苏宇都是疯子,因为,他从小就被折磨疯了,吸纳了万明泽的记忆,他有判断,苏宇就是个疯狂而又冷静到冷血的家伙。

    读书人,只是他最后的门面。

    撕下这层面具,苏宇才是这万界最疯狂的人,任谁,被杀了无数次,也不会是一个正常人。

    周稷知道这一切!

    所以,他才不希望和苏宇真的斗下去,斗下去,也许他和虞能赢,但是最后,一定损失比现在惨重的多,他和虞必死一人,或者都死!

    和天古一样,周稷宁愿带着虞,进入地狱之门,去看看地狱之门内的情况,也不希望和苏宇在这厮杀下去。

    这一刻,周稷见虞不说话了,叹息一声:“母亲,交出竹竿吧!我怕宇皇翻脸……等我母亲出来了,我会断了我的人族肉身道……”

    苏宇龇牙:“我也怕你母亲出去了,你也翻脸!”

    周稷苦笑一声:“不会的……我……还想见识一下更广阔的天地,三门没出,人皇未归,宇皇不觉得,现在死了,太亏了吗?”

    “有道理!”

    苏宇点头,笑了笑,龇牙道:“放人!”

    “陛下!”

    大周王他们震动,真放人?

    一旦虞出去后,翻脸怎么办?

    赌周稷不会翻脸吗?

    可虞不好说!

    苏宇笑呵呵道:“没事,话放这,出去翻脸,那今日,不杀了这娘俩,我就不姓苏!”

    说的斩钉截铁!

    周稷没说什么,再次看向虞,轻声道:“母亲,交出竹竿!”

    虞满脸的不甘心!

    可是……她还是交出来了,很快,她朝天地外飞来,咬着牙,出了苏宇的天地再说!

    至于要不要翻脸……她是想的!

    当她飞出去的瞬间,忽然,周稷闷哼一声,一股大道之力溢散,散入苏宇天地,周稷轻笑道:“母亲,我断了人族肉身道……”

    虞脸色铁青!

    她明白了!

    儿子的意思是,没必要翻脸,哪怕你出来了,可我此刻,受伤了,重伤!

    他都没给虞捣乱的机会!

    而苏宇,却是眼神闪烁,蠢蠢欲动,我想宰了你!

    周稷轻笑:“宇皇……没必要,不是吗?我入地狱之门……也许也可以提你探探路,何必呢?”

    苏宇压下心中的杀机,露出笑容:“对,没毛病!”

    实际上,却是因为周稷哪怕断了道,苏宇发现,他实力居然没下滑太多!

    周稷也露出笑容,下一刻,一方大印,落入苏宇天地,“这便是我父亲交给我的……如今,还给人族……也算替我父亲,偿还了一切!”

    “人死了,一切……也该消除了!”

    人死账消,此刻,周稷将当年百战剥离的气运,也还了回来。

    下一刻,他一把拉住虞,迅速朝地狱之门那边飞去,声音带着一些唏嘘:“苏兄,你我,都只是这个时代的求存者,无需将敌意针对我……”

    苏宇笑了笑,目送他们离去,龇着牙,喃喃道:“扯淡,杀了你爹,你一点不动怒,杀父之仇……老子相信你才怪!”

    若不是没把握杀我,你早就动手了!

    “是个狠角色!”

    苏宇笑了,“可惜……”

    没再说下去,而身边,多了几人,大周王沉声道:“陛下没把握拿下他?”

    “有……但是你们可能都要挂,我吓唬他们得,我能舍得你们死?”

    苏宇笑容灿烂,带着仁慈的笑容:“我爱民如子,爱兵如子,我的战友们,我爱你们,我怎么舍得你们去死,复活,现在很难的!兵不血刃镇万界,何必打打杀杀,岂不是白死了?他们去了地狱之门,那一切好说!”

    一群人闷不吭声!

    你别笑啊,笑的我们心里发寒!

    而远处,地狱之门震动,下一刻,周稷带着虞钻入了地狱之门,周稷声音再次传荡而来:“苏兄……抱歉啊,我骗了你,武皇快回来了!”

    苏宇咧嘴,笑道:“我知道,可武皇是个白痴,他回来了,觉得你厉害,也许会对我出手,你知道吗?”

    周稷声音一滞,下一刻,武皇声音传荡而来,带着愤怒:“艹,真他么狡猾,都快比得上苏宇了,不如联手去杀苏宇……”

    轰!

    周稷最后一刻,只看到苏宇带着一群人,迅速朝武皇那边打去,苏宇怒喝声响彻天地:“打死这孙子!”

    轰!

    爆鸣声响起,而周稷来不及看了,他已经消失了!

    地狱之门颤动,再次彻底封闭!

    周稷最后一刻,也许后悔了,武皇……不是苏宇的人?

    不可能啊!

    那我付出这么大代价,岂不是……全白费了?

    苏宇骗我的,对,他擅长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