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万族之劫 > 第808章 黑心苏宇(求订阅)
    这一日,苏宇解封武皇,解封死灵帝尊,解封神皇妃。

    一日多出三位规则之主!

    这一日,苏宇大义压百战,逼宫百战,答应镇压狱王一脉,当然,百战未必甘心。

    ……

    死灵界域。

    苏宇回来了。

    通天几人跟随,蓝天见苏宇面色冷漠,并无喜色,不由道:“陛下忧心百战会毁诺?”

    苏宇沉声道:“不是!不是担心他毁诺,而是……他就不会遵守诺言!”

    苏宇凝重道:“百战到底意欲何为?”

    他从百战的迟疑,百战的犹豫,百战最后的一些笑容中感受到了,百战……也许就不会守诺。

    他被苏宇逼迫的答应镇压罪族,可本心还是不愿意的。

    强扭的瓜不甜!

    苏宇眉头皱起:“哪怕他尊人祖,我想不明白,他为何非要先接引人祖!除非……有一个重要因素,人皇归来,会对他不利!或者说,人皇和人祖有大仇?”

    若是如此,那就可以解释了。

    人皇和人祖仇怨很深!

    可两人,一个太古初期,一个太古末期,哪来的仇怨?

    或者,人祖和人皇的立场不同,阵营不同?

    这也是有可能的!

    看百战的意思,他就没想去助战人皇,这不对劲。

    百战,一定知道点什么。

    又或者,百战只是单纯的不想头上多几个祖宗,他想自己为王?

    可能吗?

    也有可能!

    苏宇默默思考着,而蓝天微微凝眉道:“他若是不守诺,他手底下不说全部,起码一半人,可能会离他而去!陛下所言,皆为人族!那些人,就算六千年前是逃兵……可逃兵,也不代表真的不在意人族这信仰!”

    种族之情,大多种族都有。。

    神皇妃也不算弱,照样惦念种族。

    人皇这些人,前线征战,放弃开辟的大道,也为种族。

    强者? 不代表就不在意种族了。

    这是与生俱来的!

    这也是信仰!

    那些六千年前的逃兵? 何况,还有一部分其实是被动的? 被动的战斗? 被动的死亡,被动的逃亡。

    没人性的肯定有!

    可全部都没了人性? 还能修炼到合道,天王? 天尊……蓝天都不信。

    一部分上古侯? 他们可能还是一些上古人王的弟子门人,或者是忠实下属。

    如此情况下,百战一旦不守诺,他们还会继续跟随吗?

    那岂不是自绝于人族?

    苏宇微微点头:“应该会有人逃亡? 可是……百战会在意吗?”

    蓝天微微一愣。

    “陛下的意思是?”

    “他真的在意这些人吗?”

    苏宇凝眉道:“百战……大周王说他重情重义? 如今看来,却是有些虚情假意!”

    此话何解?

    蓝天不解,因为百战目前看来,对属下还是不错的,哪怕一部分人? 经常和他意志相左,百战好像也从未发怒过。

    苏宇见蓝天不解? 解释道:“不说其他,百战? 我的第一印象是……哪怕不是莽夫,也是一位雄主!霸道? 唯我独尊? 你杀我一人? 我杀你全家……然而,今日我一拳重伤太古巨人王,那是他岳父!”

    苏宇冷冷道:“我若是有岳父,被人一拳重伤,别说我能斗,我斗不过,也绝不会轻易罢休!我乃一方霸主,你伤我岳父,那就是死仇!”

    蓝天微微点头,通天侯诧异道;“陛下想找岳父了?”

    “……”

    我去你玛德!

    苏宇暗骂一声,我正在说正事,你这不靠谱的,忽然插话做什么?

    肥球一听,也好奇道:“苏宇,你要找谁当岳父啊?”

    肥球,一直都喊苏宇的名字,或者喊他“新人主”,苏宇也不太在意这事,这狗也就认它主人和小主子,若不是苏宇说要求救他们,肥球大概都懒得出山。

    话题偏了!

    苏宇无奈!

    我说正事呢!

    他强行扭转话题回来:“百战若是真重情重义,他就不会罢休,看似有雄主气度,实际上,完全就是扯淡!肥球一击打的长眉丢人现眼,长眉是他麾下天尊,也是他的传声筒!可是,百战任由长眉被打,我想试探他,他也想看看我麾下强者战力如何!”

    “但是,百战不想此刻和我翻脸,甚至不希望和我翻脸,否则,他抓住通天,不该轻拿轻放!而是以牙还牙!”

    “肥球打长眉脸,就是打他百战脸,正常情况下,百战作为一方霸主,岂能如此软弱?百战该给通天一个教训,让通天颜面尽失!”

    蓝天微微扬眉:“陛下的意思是,百战太软,软的反而不对劲!作为百战这样的强者,被陛下欺辱到了头上,此刻,就该以牙还牙才对,而他没有,过度的软弱,反而代表图谋更大?”

    “是!”

    苏宇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今日的百战,看似软弱,看似落入下风,看似谦逊有礼,实际上,这种性格,适合谋士,适合大周王这些人,适合长青这些人。

    但是,绝对不适合百战这样的一方之主!

    若是百战是这种人,那他不可能成为第九潮汐,人人敬仰的霸主!

    若是他一直如此,那第九潮汐,大家不会被他折服!

    所以,这一次百战出现,在这六千年中,一定变化极大,图谋不小,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不和苏宇起太大冲突。

    “百战……变了!”

    苏宇不认识六千年前的百战,但是,他知道百战变了。

    和当年不一样!

    到了现在,他手底下人都有些反对他了,之前甘愿为他牺牲自己,自爆肉身毫不含糊的镇南侯,之前居然主动和苏宇道出百战一切。

    而镇南侯,临走那一刻,背影萧瑟,那种还愿意为百战一战……但是,有些伤心的态度,是很复杂的。

    百战若是真无能,镇南侯早就走了,可是没有。

    这代表什么?

    代表镇南侯其实希望百战能改变,能变回以前的样子,希望百战可以扭转局面,不枉他追随一场。

    爱之深,恨之切!

    镇南侯,打心眼里,其实是佩服百战的,可因为百战的一系列举措,让他伤心了,所以这才有了之前那一幕。

    这一切,苏宇分析着,判断着。

    于是,苏宇有了结论,现在的百战,和当年不同!

    完全不同!

    一个任由手下人被打脸的百战,是无法得到那么多强者认可的,甚至甘愿为了百战,放弃人皇皇庭中的上古侯位!

    一个有可能,五十多个,不可能的!

    何况,还有人为他让道,可以说,上个潮汐的老人,几乎都愿意为了他去死。

    “百战不对劲!”

    苏宇摇头,太不对劲了!

    这让他不安!

    这时候,蓝天也重视了起来,点头:“按照陛下的话来看,的确不太对劲!从雄主,变成了如今的笑面虎……百战一定是经历了什么大变故!”

    他分析了一下,想了想道:“陛下,会不会和巨人族有关,和那周稷有关?”

    “怎么说?”苏宇来了兴趣,笑道:“你说说看。”

    蓝天分析道:“百战的变化,我觉得未必是现在,而是六千年前,最后一战之前!或者说,和巨人族诞生下周稷之后!你想啊,若是百战一开始就如此,那不会有人追随他的!那些老古董,对人主防范的厉害,加上传火一脉还是大周王这种老阴货执掌,结果居然入了套,传火一脉,几乎倾巢而出……大周王真的无法控制吗?”

    蓝天笑道:“所以我很怀疑,也许兵窟他们的出现,就是大周王下了赌注,他觉得百战能赢,能完成他的梦想和目标,所以,他全力支持百战!”

    “大周王眼光很毒的,这点我得承认!”

    “可他,却是在百战身上下了血本,这代表,那时候的大周王,是觉得百战没问题的!直到最后,大周王才可能发现了一些不对劲,抽身而出,保全了自己,但是却是不得不放弃传火一脉!”

    蓝天笑呵呵道:“能让大周王看走眼,并且吃了亏,我觉得吧,百战也许就在那一段时间内,突然改变了态度,这才导致溃败!这事,我觉得问问大周王,也许就知道了!”

    苏宇若有所思,开口道:“为何会想到周稷呢?”

    蓝天笑道:“百战一直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成长起来的,唯独有些脱离的,应该是和巨人族联姻,生下周稷!至于月罗的事,我怀疑,大周王可能都清楚这事!”

    “而在那之后,百战可能就以人祖血脉自称,在这之前,也许并未考虑过这些,陛下你觉得呢?”

    苏宇眼神闪烁,有道理!

    很有道理!

    不得不说,蓝天的这一番分析,可能真的猜中了要点。

    百战的改变,可能真的和周稷有关。

    苏宇很快道:“有个数就行,具体情况,也许百战自己才知道!但是周稷、巨人族、人祖、地狱之门……这一系列的存在,可能都有一个联系,有一条线存在……我目前还没理清头绪!”

    苏宇不是神,现在线索太少,脑补都有点脑补不过来。

    但是,随着线索增多,他迟早可以分析出具体情况。

    正说着,苏宇眼神微动,下一刻,一道人影浮现在他们前方,黑暗中,人影眼神明亮,和死灵完全不同,但是对方的确是死灵!

    死灵帝尊!

    他破封了!

    死灵帝尊并未靠近他们,以免引起冲突。

    此刻的他,真身展露,到了他这个境界,其实和活人差距不大,样貌稍显枯黄,但是不再焦黑,除了死气浓郁,更像是半死灵,不像完全体的死灵。

    很瘦弱,也有些儒雅的意味。

    生前,可能是个读书人。

    “辰,见过苏皇!”

    苏宇诧异道:“你……这就自称臣了?你都不开点条件?”

    “……”

    尴尬!

    刚刚还有些儒雅的死灵帝尊,有些尴尬,被苏宇一句话破功了,也是,容易被误会,他轻咳一声:“我……我本名为辰!星辰的辰!”

    苏宇一愣,点头:“你们这些人,好像喜欢单名单字的。”

    死灵帝尊只好解释道:“也不算是……只是,我们那个时期,不需要太过复杂的名字。譬如人祖,他名为周!譬如死灵之主,他名为……”

    刚说到这,他忽然自嘲一笑道:“此地,不宜提及他名!”

    这是死灵界域,不好提。

    寻常人无意识说出也就罢了,没人会在意,他知道那位存在,又是顶级存在,他一旦提及,可能会引起死灵长河感应。

    苏宇倒是来了兴趣:“有趣,这么说,你算是开天后期,太古初期的人物,是吗?”

    “是。”

    死灵帝尊微微点头:“此次破封,多谢苏皇相助!”

    “顺带的,何况我之前答应过你!”

    苏宇笑道:“你算是死灵界域,第一批死灵吧?”

    “是。”

    死灵帝尊微微点头,“实际上,当初死灵之主,开天的时候,我还曾观摩过……”

    他有些自嘲一笑:“结果,我倒是成了第一批死灵了!也好,没有死灵之主,也许就没有我的第二次生命!在我之前,陨落的人,就真陨落了,我好歹多活了无数岁月。”

    对死灵之主,他倒是谈不上什么爱恨情仇,对方给了自己死灵的机会,其实也是好事,只是,他们死灵,也算是给死灵之主打工,打工无数岁月,也算偿还了。

    这是合则两利的事。

    苏宇这下子却是来了兴趣:“你是说,你还曾观摩过他开天?”

    “嗯。”

    死灵帝尊又道:“当然,只是隔空相望,不是近距离的,当日开天,动静很大!那个时期,大概都有感受,只是我们有些人,胆子稍大一些,靠近了一点,死灵之主其实气度不凡,也并未驱逐我们,所以得以远观!”

    苏宇微微点头,笑道:“开天者,我想,也未必那么介意被人观摩!每个人的道不同,你可以看,未必能模仿,模仿了,那也不是自己的开天道了,只能说,有一些借鉴意义!”

    说到这,苏宇兴致勃勃道:“他开天,有什么异常吗?”

    “异常?”

    死灵帝尊也不知道苏宇说的是哪方面的,想了想道:“倒也没什么异常,开天,吸引了一些混沌古兽前来,阻拦他开天……哦,他抽离了大量时光长河中的死气,所以开天的时候,时光长河倒是震荡了一阵,给了制造了一些麻烦!”

    “不过他开天之前,就强大无比,倒也没造成什么损伤。”

    说到这,死灵帝尊想了想又道:“倒是开天之后,死灵之主,忽然说了一句什么,不知算不算苏皇口中特殊之处。”

    苏宇笑道:“说什么了?”

    这么多年了,死了都还记得,显然,记忆很深刻。

    死灵帝尊想了想才道:“他好像是说……晚生了一些年,要不然,也轮不到老家伙抢占先机!”

    苏宇一怔,这算什么话?

    老家伙抢占先机,晚生了一些年……死灵之主这说的是谁?

    能在他开天后,忽然冒出这话,显然,说的人不简单。

    “时光之主?”

    苏宇喃喃一声,难道是说时光之主?

    死灵之主,为人霸道,一般人大概看不上眼,之所以说他霸道,看他死灵大道,唯我独尊,唯我一道便可知晓。

    大道,才是反应人的本质!

    死灵帝尊记得这话,显然当年也是思考过的,果然,苏宇喃喃一声,他也听到了,很快点头道:“我们也这么推测,他可能是在说时光之主。他开天在后,时光之主开天在前,至于这抢占先机……我们当初都推测是什么机缘,被时光之主抢占了,因为他开天更早!”

    苏宇疑惑道:“那我开天,为啥没什么感觉?”

    我开天后,也没感悟到什么啊。

    什么机缘被抢走了?

    死灵帝尊期期艾艾,没说什么。

    倒是通天侯,真想说一句,没点那啥数的!

    你开天……你这么弱,你感悟个毛线啊,人家那才是大佬开天,苏宇应该算是开天者中最弱的吧,就和自己一样,门族最弱!

    通天侯腹诽一阵,作为一群人中最弱的存在,你惦记个啥。

    你看我,我就不惦记什么。

    我从来不想吃天门,吃地狱之门什么的。

    死灵帝尊的话,苏宇记下了,死灵之主开天后,可能察觉到了什么,机缘……机缘被时光之主抢占了,他后来的,抢不过对方。

    想到这,苏宇又道:“那死灵之主,最后去哪了?死了?被封印了?天门的事,你知道吗?你既然活到了太古,应该经历过开天时代的结束吧?”

    死灵帝尊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太高端了,不过……”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道:“不过据我所知,死灵之主开天后,开辟了死灵界域,没多久就不再现世了!开天时代的结束,这也算是标志吧!”

    他又解释道:“其实,他开天后没多久,我就陨落了!我也不知道,我该不该算是太古时代的人,也许……算开天时代末期吧!毕竟,在我们那个时代,没人会特意去区分什么开天、太古之类的,这都是后来者定义的!”

    好吧!

    也是,比如现在这个时代,鬼知道后来者如何命名,如何区分各个时代,这都是后来者的事了,当事人是不会说,老子这个时代是上古时代,太古时代的。

    苏宇见他所知不多,虽然见识过死灵之主开天,但是这个苏宇其实不太感兴趣,他也没亲眼看到,问了也白问,苏宇很干脆道:“帝尊有兴趣当一回死灵王吗?”

    死灵帝尊沉默一会,其实,破封之后,他无路可选,此刻,见苏宇提及,他也知道,这只是苏宇客套一下,他没的选择!

    死灵帝尊微微躬身:“荣幸之至!若是陛下不弃,那辰,愿接下这死灵王之位!”

    苏宇看了他一眼,忽然感慨道:“也不知,我是否给后来人留下了一些祸患!”

    死灵帝尊心中微震。

    苏宇再次叹息:“你当年不愿臣服上古,没办法之下,上古强者封印了你们!而今,你却是轻易臣服了我……其实,这不符合我的预期!”

    苏宇自嘲一笑!

    “我笑文王他们心软,笑他们给后来者留下隐患……可真到了我这地步,设身处地地一想,你不曾得罪我,还愿意臣服,难道我无端端地杀了你?那我只能册封你,可是……你是好人吗?”

    死灵帝尊有些尴尬。

    苏宇再次叹息:“你要是好人,早就给上古打工了,何必给我打工?你只是觉得,上古强者太多,未必有翻盘机会,还不如被封印算了……而我,随时可能会死,先敷衍着吧!是这意思吧?”

    “陛下……误会了!”

    死灵帝尊尴尬:“陛下是开天者……”

    “人皇和文王还开了天呢,又如何?”

    苏宇嗤笑一声:“算了,留下隐患就留下隐患吧!”

    苏宇平静道:“这都是我死后的事了,不问身后事,不管身后事!我死后,还管那么多做什么?我生前,你是别想翻盘了!”

    话落,苏宇探手一招,一方天地大印,再次浮现。

    下一刻,苏宇手托大印,右手举印,左手抓向混沌,一瞬间,一条条大道之力,贯穿而来,紧接着,一条死气大道爆发出强大的死气,映射在大印之上。

    “敕封辰主掌死灵之界,封死灵王!宇皇府敕令!”

    简短几个大字,万道规则编制而成,瞬间落在虚空之上,一瞬间,虚空化为纸张,凭空生成一份金册,苏宇大印盖下!

    轰!

    一声巨响,颤动天地,人主印上,浮现出死灵界域地图,眨眼间,一股气运之力生成。

    苏宇笑了一声:“你……我麾下第一尊册封为王的存在!我曾答应几人为王,却是不曾册封他们,河图、岚山,我都曾允诺过,倒是让死灵王占据先机……也不知是好是坏!”

    此刻,死灵帝尊接过金册,感受到了一些与众不同,瞬间明悟一切,低头道:“死灵界辰,拜谢陛下!”

    苏宇摆摆手:“不用!当然,你现在这个王,有点虚,我毕竟不是人皇他们那样的存在!你这个王,搁在上古,也就和侯位差不多!”

    苏宇笑道:“好好看守死灵界域吧,除非我征召,否则,不得出死灵界域!”

    “臣明白!”

    识时务者为俊杰!

    苏宇只能这么说,这位死灵帝尊,太识时务了!

    但是,这么聪明,当年又为何不臣服上古呢?

    复杂!

    苏宇也不去多想,若是死灵帝尊真要造反,那就杀了,否则,此刻也只能这么安排了。

    “你去见见你的下属们吧,刚刚动静不小,其他人大概也都知道了!”

    苏宇没兴趣帮他去介绍死灵,他自己都不认识几个。

    何况,死灵帝尊实力强大,压服死灵不是问题。

    死灵帝尊再次躬身,迅速朝原本的东王府区域飞去!

    此刻的他,也很复杂。

    ……

    等他走了,通天侯这才道:“陛下,这就封王了?还有,陛下也曾答应过我,给我封王的,刚刚陛下居然没提我!”

    “有吗?”

    苏宇笑了一声,通天侯无奈:“有的!陛下,你不会忘了吧?”

    真的有的!

    苏宇笑道:“真的?我记得,好像是你找我讨要,说是等我死了,你跟后来者吹嘘一下你的地位……但是,我好像没答应你吧?”

    通天侯无言,是吗?

    可我记得你好像答应了啊!

    两人必有一人记错了,当然,苏宇不在意这些,笑道:“那就当是吧!前提是,你靠谱点,话少点,不然,我册封你的话,我就封你为屁王!”

    通天侯彻底无言,至于吗?

    这称号也太难听了!

    “我一定少说话!”

    通天侯严肃点头,好的,以后我就少说话好了,反正,我现在也没啥想说的了。

    苏宇无言,笑了笑,朝混沌之外走去。

    不和通天扯淡,他事情还有很多。

    最近苏宇很忙!

    倒是百战他们清闲,可惜,我天生就是劳碌命,苏宇心中嘀咕了一阵。

    ……

    苏宇的天地。

    当苏宇回归,大周王来迎接的,看到苏宇,有些感慨,轻声道:“陛下今日扬威万界,百战也为陛下所慑,陛下不愧是最强人主!”

    “你定的?”

    苏宇淡笑道:“最强不最强,难道你说了算?”

    大周王也不尴尬,笑容灿烂道:“人心所向,人族定的!陛下为皇,而其他人,也只能为王!”

    苏宇嗤之以鼻:“武皇还是皇呢!”

    说这个有啥用?

    照样被武王吊打!

    打的还特别惨!

    惨的简直毫无人道。

    话说回来,苏宇真有些好奇,忽然道:“武王到底和武皇有什么仇,把他封印了就算了,把他腿都给劈断了,还倒冲头给栽在土里,这仇怨可不浅,什么个情况?”

    不等大周王开口,苏宇喝道:“说实话,我要听八卦,今天心情被百战弄的不好,没八卦听,我就自己制造八卦,目标就是你大周王!”

    艹!

    大周王心中暗骂,你这是威胁吧?

    是的,绝对的威胁!

    人为制造八卦,明摆着是要对我不客气啊!

    他有些无奈,今日你大胜啊,你心情还不好,那百战岂不是不活了?

    想到这,大周王愈发无奈,只好迟疑道:“我想想……我好像听到过一些八卦,当然,真不真,我就不清楚了!”

    大周王好像在回忆,苏宇严重怀疑他是装的!

    这家伙,其实知道,但是就是不想说,逼他,他才能冒出一点真话。

    苏宇的确奇怪,武皇和武王有啥大仇,羞辱……没必要吧?

    强者,也很少会羞辱强者的。

    羞辱弱者,更没必要了。

    大周王回忆了一阵,这才道:“据说……只是据说啊!武皇和武王,的确有点仇怨!这仇怨……不太好明说,所以呢,外界也不是太清楚,我只是偶尔听人提及……”

    苏宇没好气道:“少废话,是,都是你听说来的,又没说你是当事者之一!”

    大周王无言,这是话里有话啊,算了,不管了,当没听见。

    他很快道:“我听人说,武皇可能睡了武王他媳妇。”

    “……”

    苏宇愣住了:“真的假的?”

    “咳咳!”

    大周王尴尬道:“我只是听说,具体是不是我也不清楚,武皇自己都未必清楚!这事比较隐秘,也有些复杂!听说,好像是上古一统的前期,武王弱小时期,有个青梅竹马……算是指腹为婚的那种吧?大概是这样!后来,武王外出学道,结交了文王这些好友,之后征战四方……多年未归!”

    “等武王功成名就之后,觉得有了前途了,衣锦还乡,想去找这青梅竹马,后来得知,被武皇的人掳走了!掳走……也许也不正确,不太好说!”

    “武皇当年是霸主,人族前三的霸主,他有后宫的,武王的青梅竹马,算是……算是当地献给武皇的……所以武皇未必知道这事,而武王的青梅竹马,也未必知道她的青梅竹马就是武王……反正就是这么个情况吧。”

    “打下武皇之后,武王发现,他那青梅竹马,好像已经死了,所以迁怒武皇,击败武皇后,狠狠羞辱了一番!”

    苏宇意外,震撼,半晌才道:“不是……武王的眼光……据说,只是据说啊,和巨斧侯一样的!难道武皇也是这种眼光?”

    这八卦,劲道!

    大周王干笑:“怎么说呢,那个时期,瘦弱的女子,不能打,不能战,往往代表只能看,没任何帮助,所以那个时期的审美观,和现在还是不一样的!”

    好吧,我懂了!

    苏宇喃喃道:“若是夺妻之恨,这就能解释了,换成我,干掉武皇的心都有了,还封印什么!”

    大周王幽幽道:“这也得有个妻才行,陛下,你大概是不会和人有这种仇恨了!”

    砰!

    苏宇突然一拳打中他的眼睛,瞬间打的大周王眼圈化为了三月的模样。

    苏宇哼了一声:“你是在嘲讽我,还是如何?”

    大周王心累!

    你他么就是想打我,对吧?

    早就猜到你心思了!

    他也懒得说什么,很快道:“陛下,武皇呢?”

    至于眼圈黑一下就黑一下好了!

    反正待会就消散了!

    可是,等看到苏宇录制了一下,他还是心累的不行,你他么真不是人,自己打的我,还要记录下来,要点脸行吗?

    苏宇才不在意,又听到大八卦了!

    心情瞬间开朗起来!

    当然,这事有待考证,未必是真。

    不过,我宁愿是真的,这样的八卦才够劲道,才够狗血,换成其他理由,什么武皇杀了武王的兄弟,武皇曾经羞辱过武王……那都很没意思的!

    狗血,才够八卦啊!

    苏宇心情不错,很快朝天地深处走去,边走边道:“他被关了多年,现在应该跑的没影了!比天灭他们关的还要久,一放出去,那不是撒手就没!不过,等他浪完了,大概就会来找我了,他还欠我三个规则之主呢!”

    大周王点头,又道:“那陛下真要对万族出手吗?既然出手,那此次助神皇妃续道,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了。”

    这可是给自己培养强敌!

    “万族必须要打,但是,打也有策略的!”

    苏宇笑道:“神皇妃这边,我自有安排!我说了,我不打罪族,但是,我没说万族不打罪族吧?这是他们得事,和我无关吧?”

    大周王心中微动!

    苏宇淡笑道:“我也说了,我不再接受万族的投降和投诚,这是实话,仇恨,无法化解的!我人族,这五百年,战死了多少人,我想,大周王比我更清楚!”

    大周王沉默一会,点头:“死了很多人!”

    很多很多!

    血海深仇!

    苏宇继续道:“我这话,其实也断了万族的后路,只能火拼!这样一来,战,那就是死战!可死战,也有区别!是和我死战,还是和罪族死战,进入地狱之门,寻找机会,再择机杀出来!”

    大周王心中剧震!

    苏宇眯着眼,幽幽道:“你觉得,是我难对付一点,还是罪族难对付一点?罪族能进入地狱之门,他们可以吗?应该可以吧!进去了,危险更大,还是在外面,被我围杀危险更大?”

    苏宇笑呵呵道:“当然,这要看他们的判断!也许他们觉得我更好对付一点,那就会选择和我死战,我不介意如此!”

    大周王此刻彻底了解苏宇的心思了!

    苏宇,想要驱狼吞虎!

    关键在于,难度还是很大的。

    而且地狱之门,也危险无比,万族是选择去杀罪族的人,闯入地狱之门博取一线生机,还是会和苏宇死战到底?

    这一点,苏宇自己都没办法确定。

    “可陛下不是说,不会让万族干扰百战打罪族吗?”

    “当然!”

    苏宇笑道:“万族又不去骚扰百战,而是去对付罪族,这和我说的不冲突!你觉得呢?”

    大周王想了想,点点头。

    苏宇继续道:“狗咬狗,我们难道还要拉着狗打架?那不是闲得慌吗?百战还得谢我,帮了他一把!”

    大周王不知道百战谢不谢,但是他知道,谢,大概也是谢苏宇全家!

    苏宇又准备不当人了!

    专坑良善之辈!

    此刻再看百战,果然,比苏宇要善良的多,苏宇是真黑了心!